扫码订阅

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刚刚结束,东北解放军未及休整便挥师入关,与华北解放军一起发起了平津战役。解放就是东北解放军人关后的第一仗。

密云县城依山傍水,是平(北平)承(承德)铁路线上的军事重镇,潮白河上的重要渡口,历来为华北至东北、冀东至平北的交通枢纽。1948年末,它虽已被人民解放军紧紧包围,成为一座孤城,但它仍是平津地区国民党军队赖以阻挡解放军从东北方向进逼北平城的一个防地。因此派有重兵把守,并苦心经营,使其更加易守难攻。城墙在原厚度已达9米的基础上,现在又加高l米,并修建了垛口,城墙内外还修建起大批明碉暗堡,护城河也修筑伪装,并在河底埋下密密麻麻的尖木桩。城墙外200米之内的民房、商店及一切障碍物也全部拆除,形成了一道开阔地。又用沙袋堵住了城门,大街小巷及重要的交叉路口都修建了防御工事及临时掩体。东北大军入关,国民党军队惊恐万状,驻古北口国民党十三军六十三师一团、驻石匣的热河保安队都仓惶逃蹿到密云城,与驻密云城的敌人一道企图以坚不可摧的防线阻挡我军前进的步伐。

东北大军先遣队48军(1l纵队)奉命经密云西进,如不及时拔除密云县城这颗"钉子",就会影响到先遣军顺利渡过潮白河前进,进而更会威协解放军的辎重及后继部队。经过研究,48军决定:攻克密云城。142师师长欧致富亲自化装进入密云县城附近进行侦察,观测地形,并顺路活捉了两个"舌头"。经过审问,了解到县城内仅有一两千名保安队,战斗力很弱,并且已成为惊弓之鸟,48军更坚定了攻城的决心。而实际上守城敌人是三个团和两个大队。由于侦察工作不细,对守敌力量估计不足,为攻城战斗带来了意外的困难。

3日,我军开始清扫外围据点,异常顺利,很快密云县城的敌人就完全暴露在我军面前。

5日,对县城发起总攻。上午8时,总攻信号发出后,城东北角主攻方向首先开火,随着炮弹的轰鸣声,城墙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缺口。攻城战士在轻重机枪火力的掩护下,跃出掩体,越过护城河,逼近城墙。突然,从缺口两侧倾泻出暴风雨般的子弹,交织成一道立体火力墙,英勇的解放军战士接二连三地倒下,但他们前仆后继,轮番冲击,终因敌人火力过猛,战士伤亡过大,激战到下午2时,我军仍未能攻入城内。

随着总攻信号的升起,摆在城南河套里的8门山炮一齐开火,轰隆隆一阵巨响,西南城墙被炸开一个豁口。在各种火力的掩护下,三营(突击营)八连(尖刀连)冲过壕沟,一举占领突破口,七、九连相继突人城内,一营尾随登城,分头直插纵深与敌展开巷战。由于敌人火力封锁,后继部队受阻,导致登城部队孤军作战,伤亡严重,七、九连只剩下数十名战士孤守一座破庙,以刺刀、石块与敌血战,气壮山河。

下午4时,进攻城东北角的142师把山炮拉到城北山坡上,对准城上的碉堡群猛烈轰击,神炮手炮炮击中目标,顿时,东城墙暗堡群变成了哑巴,我军趁势越上城墙豁口,攻入城内,直插城中心在城内展开巷战。为争夺突破口,429团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下午5时,也分别从城西南角攻人城内,此时426团也从北门冲进城来。敌人遭到三路大军夹击,首尾不能相顾,再也无力反扑,只能狼狈逃蹿。敌军政官员眼看县城不守,扔下士兵,纷纷逃命。城内敌军顿时乱了阵角,有的举手投降,有的四散逃命。一部残敌妄图过白河大桥西逃,早已等候在这里的乙化县(时密云分密云、乙化二县)支队,一阵机枪扫射,敌人倒下一片,剩余敌人顺城墙向北逃蹿,又遭迎头痛击,穷途末路之际纷纷跳入白河,有的葬身河底,有的爬到河两岸,也立即成为解放军的俘虏。经过14个小时的激战,当晚22时,密云县城全部解放。

战后统计,这次战斗共歼灭敌人5307人,其中毙敌正规军948人,俘虏敌人4359人,其中包括456团团长钟国雄,还有一批地方武装,缴获枪支器械无数。但人民解放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伤亡1143名,密云人民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将烈士们安葬在檀营、提辖庄等地。

解放密云城的战斗,不仅是东北大军入关第一仗,在一定意义上,它揭开了平津战役的序幕,打开了北平的北大门。对于密云人民来说,它标志着密云人民从此摆脱反动统治,开始了新的历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