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


骨哲警惕地走在几人的最前面,左手虚按着战术手电的开关,而右手中的92手枪枪口微微向下,随时准备对突然出现的危险进行射击,在绕过十几个木屋后,骨哲等人走到了距离柴房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

“嘘。”骨哲将手指贴在嘴边示意大家保持安静,然后警惕地看了看左右,在确定安全后,骨哲蹑手蹑脚地走向柴房的门口。

“当”的一声脆响突然地在寂静的冬夜里炸响,“妈的,有机关。”一向冷静的骨哲也在心里骂了一句,白雪覆盖的地面上一定连着土制的报警机关。

突然响起的报警声让骨哲没有任何的退路,在一脚踹开柴房的木门后,骨哲迅速地打开了战术手电的开关,“噗,噗”两秒钟内两颗快速打出的子弹在近距离将两个还没有任何反应的土匪打得是脑浆横流。

“是我,老张。”骨哲一边将92手枪插入枪套,一边用拔出的匕首割开了老张身上的绳子。

“骨,骨队长。”黑暗中的老张凭着声音猜着眼前的人就是骨哲,“但可能为了救我来冒这个险吗?”老张自己也在怀疑。

“快走。”骨哲左手一把拉起还在怀疑的老张,同时右手操起背后的95突击步枪。

“有人来了。”一个破锣般的声音在冬夜里没心没肺地喊了起来。

“去死。”骨哲暗暗地喊了一声,随即对着声音响起的地方凭空打出一个三点射。

“有人偷袭啊。”

“快来人啊。”

又是几个声音同时在山寨里响了起来,很快地木屋中开始亮起了烛光,不断地有人端着枪跑出木屋,对着天空鸣放着。

“快走。”骨哲拽着张在福跑到了队员们隐身的地方,“噗,噗,噗”几个队员倚着木屋对着悬挂的灯笼打着短点射。

“你们走,我断后。”骨哲对着身后十几个跑近的身影扔出了一个手雷。

“轰”的一声,手雷的爆炸将几个身影高高地抛起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妈的,给我打,点子硬啊。”一个头领模样的人对着手下的人喊着,随即几十杆枪对着骨哲等人藏身的地方打来一排子弹。

“快冲,他们在乱开枪。”骨哲将老张推给一名队员后又对着几个灯笼打了几个短点射。

“在那里。”一个眼尖的土匪站在一个木屋的屋顶上指着阴影中正急速外冲的小分队喊着,但随即一颗从远处飞来的5.8毫米机枪弹就将喊话的土匪的脖子打成了两段,喷溅着鲜血的尸体一下子就从高处跌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雪地里。

“就这么打。”骨哲看着跌落的土匪就知道是小黄花在发挥着狙击支援手的作用。

“抓人啊,抓住赏银元两百啊。”一个声音在群匪中高声地叫道。

“要钱不要命的家伙。”骨哲对着喊声响起的地方打了一个长点射,将喊话的土匪打成了几截。

“嗒,嗒,嗒。”一串机枪子弹劈头盖脑地打了过来,“趴下”骨哲一个飞扑将身前的几个队员按到在地上,机枪子弹在骨哲等人的身旁打出一道纷飞的雪雾。

“奶奶的,还有机枪。”一个队员怒怒地骂道,然后飞快的冲着机枪打过来的方向还击着同样疯狂的子弹。

“快走。”骨哲看着不断涌过来的土匪换了一个弹匣后喊道。

“骨队长,你先走。”一个队员挡在骨哲的面前迎着不断前扑过来的土匪打着连发。

“一边去。”骨哲一把将挡在自己身前的队员拽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继续对着面前的土匪扣动着扳机。

“妈的,谁这么大胆?敢来劫我黑羊山。”从一个木屋里钻出来的土匪大声地喊道。

“二爷,不知道哪里摸过来的点子,弟兄们已经死了几十个了。”一个土匪气喘吁吁地说道。

“反了,真是反了。”被叫做二爷的土匪抓过旁边一个小喽啰手上的机枪,对着正和土匪们对射的队员们就是一梭子。

“啊”一个队员突然地叫了一声,骨哲急忙转身细看,只见叫喊的队员捂着左腿的大腿正努力地向后挪着身子,拼命地躲闪着不断打过来的子弹。

“还真准。”骨哲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对着眼前的空地甩出一颗手雷,趁着手雷炸起的雪雾,骨哲拉着几个队员躲在了两座相连的木屋之后,得到了暂时的安全。

“住手。”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所有的土匪都停止了射击,目光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

骨哲从木屋底下的缝隙中向外望去,只见三十米外一座两层的木屋走廊上,一个面带威严的女子正抓着一枝步枪大声地说着话,声音中充满一种莫名的力量。

“哪条道上的并肩子,豆儿我是这黑羊山的总瓢把子,为何夜闯山寨伤我弟兄?出来亮亮招子递个门槛,咱是攒儿亮的人,只要不是鹰爪孙,一切有商量,开山立柜就是求口饭。”女子一开口就是一大堆江湖的切口。

骨哲知道眼前的女子就应该是黑羊山两大当家之一,于是清了清嗓子对着外面喊道:“我是来救人的,你们绑了我的人,我来救人,放一条路,日后好相见。”

“你当我是新上跳板的,你叫鞭土(打死人了),想松人(赶快逃走)?”站在高处的女子不屑地说道:

骨哲几乎完全听不懂对面女子的黑话,只是感觉自己两侧几十米的地方似乎有人在慢慢地接近,“想包围我?”骨哲在心里暗暗地说道,“我听不懂你的话,你要五千银元,我拿不出来,只好冒险救人。”骨哲一边喊着一边从战术背心上掏出两颗震荡弹。

对面的女匪见答话的骨哲听不懂自己的江湖话当下换了说话的口吻,“当我这里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看在你有胆量有义气,给自己一个三刀六洞,我让你们走。”

“老大,这么就让他们走啊,我兄弟死了啊。”一个抱着马枪的土匪仰起头对着女匪首喊道。

“四麻,你想造反啊,老大的话你敢不听。”站在另一座木屋门口的一个土匪大声地呵斥道。

“二爷,在我脑袋顶上耍大刀,我能咽下这口气吗?”抱着马枪的土匪冲着呵斥自己的二爷喊道,随即转身举起马枪就要对着骨哲等人藏身的地方开枪。

“四麻”女匪首怒怒地喊了一声,还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黑羊山上不听自己的号令,真是不想活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