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他出生在一个特殊的家庭,一一个不平凡的家庭,注定了他一生的不平凡,注定了他一生的坎坷和无奈。这,就是他的命,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改变的。



他的爷爷,执行过“596”计划的核心警卫任务,离开部队的时候,他的爷爷和原河北某城工部的一位干部结婚了,就是他的奶奶,他奶奶的领导和当年他爷爷的领导告诉他的爷爷和他的奶奶:“你们从今天开始就是普通的工人,从来没有参军过,从来没有在部队和相关情报单位呆过,包括你们的子女和后代,都永远没有在相关单位和部队呆过。”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为了一些事情的保密工作,他们答应了或者说服从命令,分配到了五机部在西安的一个分厂,西安92号信箱,一干就是几十年。


后来,他的爷爷生了2个儿子,就是他的爸爸和他的伯伯,因为当年的保密和承诺,他们不知道他的爷爷和奶奶曾经是英雄一样的人物。1979年,他的爸爸和伯伯在家庭的熏陶下进入了部队,分到沈阳军区同一个步兵部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的原因,他的爸爸和伯伯的军事技术就像他爷爷当年一样出众。80年,他们被派到了南疆,参加了20世纪我国最后一场边境战争——自卫反击战。战场上,他的伯伯为了掩护他的爸爸,牺牲了。爸爸悲痛欲绝,第二年转业回家,在特意的安排下,进入了他爷爷的工厂,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人。同样是当年的承诺,他的爸爸也和他的爷爷一样,对所有的人隐瞒他们上过战场的事情,更不承认他有一个哥哥。于是,所有的人都只知道他们一家一直是普通的工人家庭,只有他爸爸一个儿子...


1987年,他的爸爸和他的妈妈生下了他的哥哥,一家人很高兴,很开心。把他的小哥哥当做掌上明珠,含着还怕化了..1年后,因为急病,他的哥哥夭折了。他的爸爸和妈妈,爷爷和奶奶都很伤心,悲痛欲绝。他的爸爸,在病床前跪了2天2夜,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最喜欢的最心疼是,是他的哥哥,那个在1岁就夭折的小男孩。


1990年,他终于出生了,他终于降生在了这个他陌生而又好奇的世界上,他睁开自己的大眼睛,不满的瞅瞅这个世界,不满的大声的哭了出来。


那一刻,风起云涌......


家人对他的哥哥的宠和疼没有延续到他的身上,或者说他的家人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小家伙。他们永远最喜欢的儿子和孙子,是那个已经不幸夭折的小孩子,而不是他,在他们的心中,永远不是,在他们的心中,因为他的出生,他的哥哥才会死,他代替不了他的哥哥,他没有资格得到爱...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就把最好吃的点心和最好玩的玩具留给他的表哥和表弟,总是没有他的份,他的哥哥弟弟们吃5块糖的时候,往往他只有1块,然后吃完了再眼巴巴的看着他的哥哥和弟弟吃。有的时候他也会忍不住嘴馋,偷偷的吃一点,他怎么能不嘴馋呢?他还不过是个3,4岁的孩子而已啊,怎么能不嘴馋呢?换了你,难道你不会吗?都是孩子啊。然后他的爸爸就会打他,说他不应该偷吃,然后把好吃和好玩的东西放到他够不到的柜子上,实际上柜子不高,只要他拿着小板凳垫一垫,就可以拿下来。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他爸爸不想给他吃,他怕他爸爸打他,一个小孩子会真的很怕他的爸爸打他的不是吗?于是,在他嘴馋的时候,他就站在柜子下面,唆着自己指头眼巴巴的看着柜子上面的好吃的东西,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看着......


1996年,他六岁的时候,他的爸爸有一天说要带他出去玩,他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高兴,或者说是有些不相信。为什么不相信?因为他的爸爸从没有带他出去玩过一次。他的爸爸,在一个星期的时间中,带他去了很多很多好玩的地方,有公园,动物园,植物园,西安所有孩子可以去玩的地方他都去了,甚至还去了西安周围的一座山上去玩。孩子很高兴很高兴,他从来没有玩过那么多好玩的东西,从来没有去过那么多好玩的地方过,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多好吃的过。他们照了很多的照片,很多.照片中,孩子笑的很甜,很开心,小脸兴奋和通红,他的爸爸在他的身后,也笑着,抚摩着他的小脑袋...


过了一个星期,他的叔叔来到了他家,他的叔叔是一个军人,一个特种部队的营级干部。孩子从小在家庭的影响下就很崇拜军人很崇拜很崇拜。对他叔叔的一手绝活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的叔叔经常逗他,劈砖啊什么的给他看,他会很开心,而且想学,六岁的孩子,就是好奇嘛)。他的叔叔很喜欢他一直都很喜欢,甚至比他的爸爸妈妈更喜欢他,叔叔没有子女,一直把他当亲生的一样。这天,他的叔叔和他爸爸交谈了很长时间,然后抚摩的小家伙的脑袋问他:“**,你想不想像叔叔一样可以一巴掌把砖头打碎呀?”孩子很兴奋,还一直沉浸在前几天的快乐中,他高兴的使劲点头:“我想学,叔叔交我好不好。”叔叔说:“你要是想学的话就和叔叔回叔叔家去,那有好多好多的叔叔都可以交你好多好多好玩的东西,好不好,去叔叔家玩,等小家伙也可以把石头打碎的时候,在回家好不好?”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他才六岁啊他能知道什么呢?他还是个孩子,一个只知道游戏和玩耍的孩子不是吗?他兴奋的答应去叔叔家玩,去和很多很多的叔叔学把石头打碎,就像动画片里的英雄一样...于是,叔叔拉着他的手,走出了家门,上了一辆车...红旗,没有牌照,只有挡风玻璃中的“特别通行”,家门,“砰”的关上了,黑洞洞......


9年后......


孩子回到了西安,黑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皮鞋。眼睛上缠了一层纱布,他的眼睛受了伤,视力下降了很多很多。他在别人的引领下回到了自己的家。数天后,医生取下了他眼睛上的纱布,他再次得到了光明,虽然他的眼睛受了伤,虽然视力下降严重。可是,当他的眼睛睁开的时候,掩饰不住的气势,凌厉的气势,散开,瞳孔收缩。他的眼前,是他的爸爸妈妈和医生,他问医生:“他们是谁?”医生惊讶:“他们是你的父母”孩子安静的下床,自顾自的走出门口,只留下了自己深沉的声音:“我先回家了。”关门的手,结满了茧,修长有力...


同年,他进了他爸爸所在单位的子弟中学学习高中课程。中学中,他一如既往的冷,冷的像冰一样,眼神总是冷酷忧郁。成熟深沉。在学校中,他经常将一些部队上的习惯带到生活当中去。可能,很多事情已经是他的本能反应了吧。极其高的警惕性,出色的判断力和体能...


......


......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