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任站在那儿数了半天的钥匙,看起来就像想找什么钥匙,又因醉酒迟钝半天也寻摸不着似的,直到身体恢复了正常,他才奔向茅房。等他再回来时见到房中场面不禁大是惊讶,包房里已经没有人唱歌了,男人、女人摸爬滚打在一起正在亲热,只有水狩坐在最内侧的沙发上吸烟,不见什么动静,一个小妹坐在他的腿上。

小马和另一个女孩儿被一个面目黝黑的男人压人身下,嬉笑着欲拒还迎地做着挑逗动作。身上的男人们更是丑态百出,在酒精和昏暗的灯光作用下,衣冠禽兽变成了赤裸裸的禽兽,男人为性,女人为钱,空气里漾溢着迷乱的味道。

老任可没有这种表演欲望,见此情况只能站在一边,既不想参予进去,又不便再次退出房去,显得十分尴尬。水狩见老任回来,便叫小姐打亮灯,买单结帐,众色狼这才依依不舍地恢复正人君子状。

买完单,众人各自挑选了中意的小妹,继续他们的余兴节目,准备上楼开房。小宛幽怨地看着老任,老任只做未见,贾斯文搂着小琪和小马,哈哈笑道:“小宛呐,人家靓仔看不上你呀,走吧,今晚跟我走。”

“谢谢老板!”小宛雀跃而起,扑上去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水狩倒没忘了老任,揽着那个体态丰满的女孩对张胜笑道:“老任,你也挑两个,开开心。”

老任脑门都要炸开了,结结巴巴地道:“不……不了,我在外边等你们,顺……顺便醒醒酒,喝多了,难受。”

贾斯文一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水狩一见,在那位小姐屁股上拍了拍,放开手笑嘻嘻地走过来,揽住老任的肩膀低笑道:“男人嘛,出来玩就是要开心,你是主,他们是客,你不玩,他们敢放心玩吗?这种事情,逢场作戏而已,该怎么做,还要我教你吗?”

老任心口怦怦乱跳,汗顺着脖子哗哗地往下淌:“老水啊,我……我……”

水狩眼神猛地一亮,把老任嘴里的话逼了回去,然后呵呵一笑道:“总有第一次嘛,再推大家脸上可就不好看了。”

他左右看看,伸手一指道:“你,还有你,你们姐妹俩要好好照应着我哥们。”

那两个小妹姿色都不算上等,但是身材火辣,这正符合水狩的审美观点,那就是身材要好。二来也是因为姿色太出众的小妹,赏光的人也多,心里有所倚仗,服侍客人未必会尽心尽力。

而姿色稍差一点的没有这本钱,只能加倍卖力求得男人欢心,为自己招揽回头客。毕竟办事的时候谁也不能老盯着女人的脸看,有一副漂亮脸蛋,不如有一手娴熟的技巧,水狩看出老任有点放不开,才想找两个经验丰富的熟女好好陪陪他。

那两个小妹一听,便嫣然一笑,大大方方地走过来,一左一右挽住了老任的胳膊。

水狩哈哈笑道:“行了,咱们走!”说着回去揽住他挑好的姑娘,便一起往楼上走。楼上的房间装修很豪华,但走廊去很窄,两旁全是闪着暗红灯光的小包间。

老任给那两个小姐左右一夹,结实的乳丘就抵在他的手臂上,电得他麻麻酥酥的,迷迷瞪瞪地就被带进了一间房子。

两个小妹大大方方地把衣服脱了,光洁溜溜地凑过来,一个替他脱去上衣,轻轻一推,让他坐在床上,另一个已先上了床,跪坐在他后面,两团丰满结实,又似涂了油般滑腻柔软的肉团在他背上摩擦起来。

前边的小妹则柔媚地笑道:“大哥,抬一下,我给你把裤子脱了,让小屁屁凉快凉快。”

鼓鼓的酥胸、诱人的乳沟、平坦小腹下那隐约的一丛黑,攸然映入老任的眼帘,他哪见过这种场面,只觉轰地一下,一股热血涌上了头顶。

听了小妹的话,老任如受催眠,下意识地抬了抬屁股,小妹麻利地解开腰带,连着底裤向下一扒,立即娇叫一声,退开了一步。原来老任那好似充了气的大家伙攸地一下弹了出来,差点儿触在她的脸上。

那小妹吃吃地笑,向他飞了个的眼神:“哥哥要忍住喔,小妹帮你品一壶吧。”

说着,双手扶着他的大腿,俏生生地一张脸便埋进了他的双腿之间……

“别……”,老任脸红如鸡血,在她的嘴唇接触到自已的一刹那,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立即仓惶地推开她,面红耳赤地又把衣服穿了起来。

两个小妹还没见过这样的客人,都诧异地看着他。

老任咳嗽一声,讪讪地道:“我……我就不需要什么服务了,你们回去吧,我喝多了,在这儿睡一觉就行。”

两个小妹互相看了一眼,前边那个小妹搔首弄姿地说:“大哥,出来玩玩嘛,何必那么拘谨呢?你放心,我们这儿绝对安全,我们小姐妹一定把你侍候的舒舒服服的,保证你来了一次还想第二次。”

“不必了,我真的不需要,你……你们回去吧。”

说实话,两个小妹姿色虽只中上,但身材惹火,颇有动人之处,而且同来的人都在做着同样的事,这里装修虽好却不隔音,左右房间的叫床声此起彼伏,在这样的声色刺激下,老任一个身心健康的大男人,又不会有守身如玉的念头,不动心才怪。

一般来说,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一个是现实中的自已,一个是虚幻中的自己;一个是放纵的自己,一个是收敛的自己;人们往往将一个伪装好的自己来面对任何人和事,只有在一个没有负担、没有约束的环境中,才会放纵自已的欲望。

老任只是一个凡夫俗子,说他心里不想那是假的。如果此时进来的只是一个小妹,含羞带怯地偎依到他怀里用温柔和女色轻轻撩拨一番,以他醉酒后已经薄弱了的自制力,再加上暗室可欺的心理,很可能就会顺水推舟品尝人生第一次的女人滋味了。

坏就坏在水狩一下子推给他两个女人,这一来暗室效果就没了,象老任这种有色心没色胆的人头一回办“人事”就有两个对手,惊吓和紧张、羞涩的效果远大于诱惑,两个女人又过于大胆、主动,把他吓的下意识地说出了拒绝的话。

或许拒绝的当时他心中还有一丝不舍和留恋,但是等他穿上衣服之后,就不可能为了色欲在两个女人面前再度把衣服脱不来了。

两个女孩的脸色有点难看了:“大哥,你让我们这么离开会被骂的,姐妹们也会笑我们,而且我们不好把钱退给你的”。

老任忙道:“这样啊……那……那你们就在这坐到时间好了,我也不会出去说什么。”

两个女孩互相看看,耸耸肩膀,她们又不便穿衣服,就那么在床边坐了下来,这么坐着比较冷,两个小姐合披上一张床单,这一来没有光溜溜的胴体可看,老任心中的躁动进一步平静下来。

老任咽了口唾沫,摸出他那包‘大中华’点燃了一枝,两个默默听着左右房中姐妹不断浪叫的女孩儿看了他一眼,说:“给我一支”。

老任心中颇有点对不起人家的感觉,于是连忙站起来,点头哈腰地派了一圈香烟,又殷勤地给她们点上。一男两女三个人就在此起彼伏的叫春声中默默地吸起烟来……

“啊……啊……喔,老板,慢一些,我快要被你撞到地上去了……”

“嗯~~啊~~,老板,人……人家的腰都快折了,换个姿势行不行?”

“滋~~~”,那个身段苗条的小妹,吸了好长的一口烟,呼地一口喷出去,向张胜道:“这烟不错!”

老任忙道:“一般,一般,还算凑和。”

另一个丰盈些的小妹说:“大哥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放点歌曲。”

她赤条条地走到墙边开一月,老任瞪着她腰肢下面浑圆丰满、颤颤巍巍的两个半球,忽然嗯了口唾沫,不好意思地“请示”道:“有水吗?哦……要是没茶……白开水也行……”

本文内容于 2009-1-3 16:42:07 被ywbo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