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7.html


经过正规而严格的紧张训练,国民革命军罗霄大队面貌焕然一新,加上的狙击战名气的也大增,这些日子里又有不少的村民、山民的青壮年和溃散的国军士兵自己找上门来要求参加队伍,李大队长是什么样的人,他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他既然连土匪都要收编何况这些人。昨天下午点名差点把自己给吓一跳,自己只管收人没想到一不小心,两个中队加起来都快八十来人了。这不经过一中队副中队长兼军法主管王副中队长的安排,还成立了一个大队直属的警卫、军法排,虽然才六个人但是清一色的驳壳枪,郭平松任排长,郭启华、陈天生也都在这个排里。对于这个很关键的排在人选在,李队长和王副队长是伤了很大的脑筋的,毕竟以后的大队部的安危、基层后备军官和队伍执法要靠这个贴心排了。二两想来想去认为郭平松他们三个既有文化、勇气也可嘉,正所谓是有勇有谋的,具有培养和发展前途,二个人在也是打心眼的喜欢他们几个,所以一致敲定把他们三个都安排在大队直属的警卫、军法排。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这几天郭平松他们不是挎把驳壳枪跟着大队长官后面巡视队伍训练,就是排里自己组织手枪实弹射击,对于大队直属的警卫、军法排手枪实弹射击那是李大队长亲自批的弹药,不然本来手枪弹药缺少的罗霄大队是不会舍得下这么大的血本的。连负责主抓侦察排一中队刘中队长都在心里嘀咕李队长偏心,因为整个侦察排一共才发了二百发手枪弹。不过对于李队长的安排他刘队长是没有意见的,因为上次他在组织和对掷筒弹手进行实弹射击中,一个掷筒弹手因紧张,手一抖把炮弹给打歪了中好把茅房给炸了,当时茅房里还有几个弟兄们在上茅房,辛好没有伤到人,不过在里面上茅房的几个人被吓了个半死,一个个的一身土一身屎尿光着屁股,骂骂咧咧的冲了出来,特别是郑长风提着裤子除了二个眼睛还能看的出,全身都是黑灰色了。从此以后大家很多人都是心有余悸,他们宁愿跑到后山去解决大小便都不再愿意去茅房了。本来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情,刘队长心里打着毛咕,没想到李队长既没执他的法也没有批评,只是在全体军官会上简单的提出了以后训练的注意事项,让他这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心存感恩。


就在军罗霄大队训练招兵买马如火如荼的时候,有一股势力坐不住了,那就是山下和山里的地主老财们,由于队伍的不断壮大,这么多人的吃喝给养只有靠不断地向这些地主老财们报销,毕竟现在是国军了,过去郑长风他们积累的一些家当也快消耗完了也不能再像过去一样没了就去抢就去绑票了。山下和山里的地主老财们对于罗霄大队的征集表面是笑脸相迎,口口声声的报效国家支持国军,内心却是对罗霄大队恨之入骨,暗中向平安县城的日军通风报信,给岗次送值钱的古董以求日本人派兵前来剿灭这股国军。特别是山下的地主郑老财,本以为自己的儿子侯三在日本人手下当了个侦缉队长,就没人敢欺负自己了,谁知道不是共产党游击队就是军罗霄大队的不断到他家里征集军粮给养,自己家丁的二把驳壳枪和四把步枪几百发子弹也让国军给没收去了,连他的一个最喜欢的五姨太还给军罗霄大队的一个叫什么郑长风的上尉副大队长给拉上床去了,这个郑老财对这两支队伍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不断派人送信给他的儿子,让他儿子为他报仇。侯三本来就需要这些抗日队伍的情报,对于闹到他老爷子家门前的更是无名火起,当听到本来跟他就有一腿的五姨太让国军军官睡了,在心里他不停的诅骂国军,也狠死了这个水性扬花的风骚女人。当下他就派吃自己几个得力干将,找到自己的老爷子,把嬷姑峰及周边的地形地貌和军罗霄大队的驻地人员装备情况,都详细详细摸到了。在日本人对罗霄大队人员、武器装备、番号了如指掌准备一举消灭的时候,而这一切军罗霄大队都无从知晓。


第三战区长官部情报处摆着一份绝密情报,坐在豪华办公椅上的少将情报处长,只见他双眼紧闭不断的用红黑两头的铅笔敲打着自己的光突突的大脑袋,他根本不在意笔挺夹着机密情报文件夹站在办公桌前的中校,因为经过监听和打入日本人内部谍报人员的情报,得知在罗宵山脉有支国军的队伍打了一次漂亮的伏击战,有力的支持了和配合了第三战区的作战意图。可是据少将情报处长掌握的情况,现在在罗宵山脉根本就没有自己的部队在那里坚持战斗,有也就是即将改变成新四军的共产党游击队,可是情报反复显示出国民革命军罗霄大队的字样和日本人的作战意图,就是要集中一个联队的绝对优势兵力一举歼灭这支部队。这不得不让他头痛,以一个谍报人员的高度情报和政治敏感来看待这件事情;通知吧,万一是共产党的南方游击队,虽然上峰有了电令承认了即将改变成新四军红军的合法地位和番号,但是不管是新四军总部几次派来联络官,要求通电和去整编还没改编的许多零星游击队,第三战区长官部总是打哈哈以军务繁忙为由头应付着,就是没有具体的行动,不通知吧,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部队还是共产党的游击队,如果知情不报造成部队损失,退一万步来说是共产党的部队,到时候虽然是达到了领袖的心意,可是自己也会因为破坏国共抗战破坏统一战线而送上军事法庭,掉脑袋也是迟早的事啦!


“处座,您看这件事情怎么办?”已经站了多时小心翼翼的中校把少将情报处长的沉思拉回到现实;


“这样吧!你把这份绝密情报直接面呈第三战区长官部何长官”情报处长没有睁开眼睛,指了指那份绝密情报对着自己的副官说道;“是!”中校听到情报处长的命令把那份绝密情报谨慎的放到牛皮公文包里去,然后对着情报处长敬了一个礼转身迈着军人独有的步伐走出了办公室,情报处长等自己的副官走了以后,睁开了眼睛他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老子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还是直接交给第三战区长官部何长官最保险,至于怎么做那还是让何长官自己去办吧。这年头谁也不能相信呀!领袖也好何长官也好,不要看他们平时说的,他们做的可是不一样,像自己这样的萝卜头一件事情没有做好脑袋搬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