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滏阳 第七章 38、开禾抢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



悄悄摸进开禾,柳雪梅轻敲一家临街老乡的房门。敲了好半天,门吱呀一声开了个缝,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从门缝里向外张望,满脸惊慌之色。见是位年轻的姑娘,老人的脸色才缓了下来,问道:“闺女,你找谁?”

“大爷,打听个事儿。那家日本人开得药店在哪儿?”

“噢,就在日本人的司令部对面,现在早关门了。”没等柳雪梅道谢,老人关上了房门。


日本人开的这家药店,老板叫山口。山口本来是小野部队的一名军医,根据小野的授意,脱掉军装开了这家西药店。西药店所有的药品都由日军供给,并不以盈利为目的,治疗和药物都出奇的便宜。用小野的话讲,这家西药店是宣扬中日亲善的一个窗口,也是小野“攻心战略”的一步棋。药店开业时间虽然不长,由于山口医术高超,加之态度友善、价格便宜,开禾的百姓口口相传,居然博得了不小的名声和许多人的好感。

司令部门前灯火通明,除了站岗的士兵,还有一小队日军在来回巡逻。敲药店的门很快就会被发现,看着不好进去,柳雪梅转到了药店的后面。

掏出飞爪抛上去,她敏捷地越过了墙头,进了药店的后院。看着一个房间的灯还在亮着,柳雪梅摸了过去。

趴在窗户上倾听,房间里传出来一个男人喘息声和一个女人的呻吟声。柳雪梅顿时面红而赤,轻轻啐了一口。犹豫了好一会儿,柳雪梅拔枪一脚踹开了房门,用枪逼住了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女的惊叫着扎进男的怀里,男的拉被子遮住了两个人的身体。

“不许叫!谁是医生?”柳雪梅厌恶地低声喝道。

“我是医生。”男的颤颤巍巍,操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答道。

“赶紧穿上衣服!”柳雪梅说完扭过了头。

那男的就是山口,开始不紧不慢穿衣服。看柳雪梅扭着头,山口猛地从床上窜下来,突然抓住了柳雪梅持枪的右手,开始抢枪。

柳雪梅反应很快,用左手刁住山口的手腕,腰身一扭顺势一带,将山口摔倒在地,用枪逼住了山口的头,一旁的日本女人尖声惊叫。

摁住山口,柳雪梅用枪指着那个女人,“再叫,就毙了你!别动,躺下。”然后掏出腰里的飞爪,用飞爪的绳子把山口捆了个结结实实,又掏出手帕塞住了山口的嘴。接着来到床前,撕了几条床单,捆住了那个瑟瑟发抖的女人,顺手抓起枕巾,塞住了对方的嘴。

柳雪梅扯起了地上的山口,用枪顶住他的后腰,“起来,跟俺去拿药!”

塞住了嘴的山口呜呜咽咽,被柳雪梅扯下手帕时才说出话来,“什么药?”

“盘尼西林,快点!”


走进药房,面对着琳琅满目的药品,柳雪梅有点傻了,哪个才是盘尼西林?

“快说,药在哪?”柳雪梅用枪戳了一下山口。

看柳雪梅不认识药品,山口嘴角狞笑了一下,说道:“这里没有盘尼西林。”

“胡说!不说就毙了你,快说哪个是!”柳雪梅狠狠踹了山口一脚。

“就那个,第三层中间的盒子就是。”山口装出一副不得不从的样子。柳雪梅大喜,上前抓起了那几盒药。

这时,药房里突然进来了几个人,一身百姓打扮,手里都提着枪。柳雪梅大惊,扭身把枪口对准了几个不速之客。

“柳姑娘,是自己人,我们是八路军骑兵团侦察连的,政委让我们来保护你。”领头的那个人笑着说道,“我是连长肖东来。”

柳雪梅轻舒一口气,抚着胸口笑着说:“肖连长,可把俺吓坏了,还以为是日本人来了呢。”

“药搞到了?”

“搞到了,还有不少呢!”柳雪梅拿过了那几盒药,递给了肖连长。

“这洋码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王医生你瞅瞅,别拿错了!”肖连长把药递给了身边的王军医。因为侦察连的同志都不认识盘尼西林,郑原特意安排王军医跟侦察连一起过来的。

“这不是盘尼西林,是维他命!”王医生扫了一眼手里的药品,气呼呼地说道。

“狗日的小鬼子,敢耍花样!”肖连长冲着山口小腹狠狠来了一拳,打得山口弯下了身体,嘴角冒出了鲜血,“快说!盘尼西林藏在哪?”

山口倔强地挺直了身子,闭口不言。

“这小鬼子够死硬的,王医生你自己找找看!”肖连长说。

王医生翻了半天,终于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找到了一盒盘尼西林,“就是这个,可惜太少了!”

肖连长用枪把在山口头上敲了一下,将山口打昏在地,说道:“赶紧撤,这地方不能久留!”

柳雪梅在山口身上狠狠提了几脚,笑着向肖连长谢道:“多亏你们来了,要不就让这小鬼子给骗了!”

肖连长也笑了,“要谢就谢王医生吧,我也不认识这玩意儿。”

王医生好像没听见他们的话,正手忙脚乱往带来的包里塞药品,边塞边嘟囔:“多好的药啊,这次真是发财了。。。”


避开巡逻的日本兵,还没走到城墙边,开禾城里枪声、号子声、呐喊声响成一片,醒来后的山口报警了!

“赶紧走,被发现了!”肖连长说。

身后响起了枪声,日本人追过来了,前面也响了皮鞋声和日本人的呐喊声。

“看来有些麻烦。这样,小三和老帽子你们三个跟我来,引开日本人。李排长带其他人跟柳姑娘、王军医一起撤。”肖连长果断地命令。

“肖连长。。。”柳雪梅正要阻止,肖连长已经带着三个人向另一个方向跑了过去,边开枪边喊:“狗日的小鬼子,老子们在这儿,有种过来过过招!”追兵迅速被吸引了过去,枪声像爆豆一样响了起来。

李排长眼睛里像要喷火,看了一眼肖连长远去的方向,咬着牙拖起还在发愣的柳雪梅,“柳姑娘,趁乱赶紧走,要不谁也走不了了!”

翻过城墙来到城外,听着城里的枪声越来越稀,直到最后归于沉静,柳雪梅的泪水夺眶而出。李排长哭着跪下,向开禾的方向撕心裂肺地喊着“连长。。。”,其他战士也眼含热泪,向肖连长他们致以最后的敬礼。


在返回李屯的路上,几个人都沉默着,只有泪水在不停地流淌。

走到半路,遇见了迎接他们的郑原和柳黑子。柳雪梅一头扑进柳黑子怀里,泣不成声。李排长向郑原敬礼,“报告政委,侦察连完成任务,应到8人,实到4人,报告完毕!”

郑原过来拍着李排长的肩膀,低声问道:“肖连长他们呢?”

李排长一下子蹲到地上,捂着头呜呜哭了起来。

王军医递过了那盒盘尼西林,呜咽着说道:“撤退时被鬼子发现了,肖连长他们四个人引开了敌人,估计都已经。。。。”

四条鲜活生命换来的这盒药,如此珍贵又如此沉重,郑原的手在微微颤抖。扬起头看着满天闪烁的繁星,在泪光里他仿佛看见了肖连长那憨厚的笑容。

柳黑子什么都明白了,也被感染了。他拍着柳雪梅的肩膀说:“八路军都是好样的,好样的。。。。”这个硬朗的汉子竟也有些哽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