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第五十五节


警卫排一班的宿舍里,石虎正坐在桌子边面对窗户发呆,透过明亮的玻璃,石虎看着外面整洁的支队大院,灰色的楼房,以及那整齐一致的花坛绿树,还有那规规矩矩行走的军人,石虎感觉这些景物都离他太远。

石虎的眼前,出现了农场那无边无际的原野,天是蓝的,树是绿的,云是白的,泥土是褐黄色的。在农场那个僻静的地方,没有人世间的喧嚣,没有压抑,没有羁绊,可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生活。可以躺在草地上,与大地融为一体,仰看着上空飞翔掠过的小鸟,倾听这些可爱小精灵的清脆叫声,在心底与它们来一场心灵的对话。如果厌倦,又可以旋风般的爬起,绕着平房外面坑洼不平的崎岖小道,跑上几十个来回,累了,汗流多了,衣服湿透了,就跳进农场的小河里,惬意地游上一个小时,没有谁干扰,就是班长恼了,就嬉皮笑脸地默不作声,独自一人跑进猪圈清理粪便,不一会,班长准能哑然失笑。石虎对班长的脾气掌握得一清二楚。现在,石虎看着支队这个陌生的地方,就想起了农场,想起了农场,就想起了班长。

石虎觉得农场那个地方,班长有可能会随时出现。

在石虎的记忆里,班长并没有离开这个世界。班长他,正在农场某一个角落等着他。虽然石虎也知道这个念头很天真,很可笑,这不是真的,可石虎仍然喜欢这样痴痴地思考,痴痴的回忆。石虎不愿意面对现实,现实太残酷。只能抛弃现实,心灵才会得到片刻安宁。

王二强回到班里的时候,石虎正沉湎在往日的思念中。王二强看着眼前的石虎,看着他那痴呆的表情,苍白的面孔,还有他那双松弛无力的手,王二强不禁思潮翻滚,感慨万千。

王二强不相信2个月前那头烦躁凶猛的野兽竟变成现在的模样。那时候的石虎野性十足,浑身充满攻击力,是一头让人感到恐惧的雄狮。而现在的石虎呢?什么也不是,颓废,虚弱,呆滞,几乎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在王二强瘦高的体内,一直蕴藏着一种复杂的情绪,这种情绪让他分不清楚对石虎的真正感觉,是敬畏?是嫉妒?是怜悯?是同情?还是关爱?分不清,也理不明。石虎初来的时候,王二强曾经欣喜过,他曾睁着大眼睛仔细地观察石虎的一举一动,就连吃饭睡觉上厕所也不放过。他想看看这个黑黝黝的矮个子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是什么原因让这矮小的身躯爆发出让人惊恐的力量,就令警卫排里技艺超群的老兵也甘拜下风?王二强一直期待石虎能够重新振作,那时候,王二强将和石虎来一场巅峰对决,谁是真正的王者?只有通过比试才能知道。然而,王二强失望了,都两个多月了,石虎仍没有醒来。

所以,王二强打量石虎的时候,就象是看动物园里的珍惜动物一般,好奇,不解。内心爱恨交集。

王二强想起了陆股长对排长的讲话:全员参训,一个不落!

王二强似乎明白了首长真正的意图,无论是谁,只要穿着这身军装,就必须训练!这才是部队嘛!那能处处搞特殊化?

王二强理解到上级对石虎的用意开始发生变化,石虎现在不能享受到别具一格的“照顾”,现在是非常时期,是部队开展的大练兵,就是石虎,也必须服从整体的大局。

王二强看着石虎,思考了一会后,很快帮石虎打好背包,又帮他找来水壶挂包,拿来枪支,他看石虎仍然没动,来气了,吼:“石虎!参加训练!听见了吗?”

石虎坐在那里置若罔闻,纹丝不动。

王二强压抑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白净的脸涨得通红,他扑了过去,拽住石虎的衣领,把他从凳子上拽起。

呼呼呼。王二强笨拙地把背包套在石虎身上,又把枪,背包水壶等物品挂在他的脖子上。

石虎仍然对王二强的动作没有反应。

“你是不是白痴了,傻了?我看你傻?我让你傻!”王二强“砰”地一声将重重的钢盔扣在石虎的头上,就象是NBA的超级明星扣篮一般猛烈。石虎在他巨大的压力下几乎摔倒,可仍然没有任何反应,他的眼光暗淡无光,充满迷茫,对王二强的愤怒视而不见。

“我让你白痴!我让你傻!”王二强气急败坏地扯着石虎的衣服,往外拉,啪-- 石虎因为脚步跟不上,栽倒在地,王二强仍没有收住步伐,就象拖牲口一样把石虎拉到宿舍外的地面上。钢盔和枪支因为剧烈的摩擦发出刺耳的金属音,让人听后心脏跳动不安。

石虎静静地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任凭王二强发泄着心中的怒火。他蜷伏着,如一条狗,眼睛充斥着无助,无力,无奈。又仿佛是一个悲戚的妇人,对王二强过分的行为感到胆怯,瑟瑟发抖,无动于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