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2.html


东边的天际边一片嫣红,绚丽,那抹隐藏在云彩中的红日似乎随时都要探出头来。晨光慢慢退去,火红的太阳撩开了它的面纱。在万道霞光中呈现一个美妙的、崭新的世界。看!那无边的绿叶上,闪动着无数颗晶莹的珍珠,一颗、二颗、千颗……像夜空璀璨的繁星,像碧波上撒满的宝石,又像千百万闪光的眼睛。

山城迎来崭新的一天。

清风岭沐浴在喷薄的朝阳下,一大两小的三座新建的坟墓并排着,三个人对着坟墓敬礼。大坟墓的墓碑写着:清风岭抗战烈士墓;一座小坟墓的墓碑写着:彭中华、黄彩蝶贤伉俪烈士墓;另一座小坟墓的墓碑赫然写着:梁麒麟烈士墓。

三个敬礼之人,一个是李政委,一个是梁卫国,最后一人竟然是其中一座坟墓的主人——梁麒麟。

梁麒麟活生生的,为什么提前为他建坟?

李政委说:“彩蝶同志,你的遗愿我为你达成了。你和中华同志埋葬在一起,在地成为连理枝了。”

梁卫国轻轻说:“猎日三号同志,黄彩蝶同志,你们不会寂寞的,还有很多战友在暗暗陪伴着你。”

梁麒麟望向父亲,父亲庄重的脸上饱经风霜,皱纹纵横交错,如一条条蚯蚓。父亲挺不直腰了,已经驼背了。

父亲有家不能归,有儿子而不敢相认。还要面对战友、面对亲朋好友、面对儿子、甚至面对全国人民的千夫所指,父亲为了敌后工作,为了以“猎日”震慑敌人,独自一人默默承受着这些非常人所能承受的指责和打击。若果父亲没有海阔般的胸襟,没有坚韧如钢的意志,没有崇高的爱国理想在支撑,常人根本经受不起这些非人的精神折磨。

在重重大山的重压之下,父亲的腰怎能不弯?皱纹怎能不多?

梁麒麟百感交加,“嘭”的一声跪在梁卫国面前,哽咽着说:“爸爸,孩儿错怪你了,孩儿不孝。”

梁卫国扶起梁麒麟,两父子紧紧地拥抱着一起。梁麒麟第一次感觉到父亲怀抱竟然是如此的温暖,才第一次真心地感受父爱伟岸如清山,圣洁如冰雪,温暖如骄阳,宽广如江海。

他不禁痛哭着说:“爸爸,我的脉搏流淌着您的热血;我的性格刻烙着你的印记;我的思想继承着您的指挥……”

梁卫国拍拍梁麒麟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麟儿,你师父牺牲了,我也老了。我安排你进国民政府是有深意的,你就是我和你师父培养的接班人。麟儿,从你接过师父的纸条那时开始,你就正式接过了我和你师父手中的枪。你看,你的坟墓在这儿,坟墓里掩埋的只是你的过去,是为了迷惑敌人的。从今天起,你就用新的身份——猎日,你现在就是新一代的猎日。别哭,以猎杀日本鬼子为己任的新一代猎日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梁麒麟是新一代的猎日特工?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李政委眼中露出激动的泪花。

最容易忘记的,就是疼痛吧?当你第一次松开相爱的手,你觉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整颗心都痛得粉碎,痛得无法呼吸,痛到了骨髓。可是,当长长的雨季过去,当新的爱情来临,你就会迅速复活,犹如枯木逢春般地流光溢彩起来。你的心脏仍然强壮地律动着,你发现那些失恋的痛苦对你已经构不成任何的伤害,甚至你连他的面容都记不真切。

一切如过眼云烟,如阳光的下的水滴,很快会消失的无踪无影,不留下游丝一样的痕迹。所有的承诺如痴人说梦话,悲伤的伤口是难以愈合的,但梁麒麟深信伤口总有愈合的一天。

梁卫国和梁麒麟共乘一骑,迎着灿烂的朝阳奔赴抗日敌后最前线,接受新的任务,踏上新的征程。

(战谍之《玉虎行动》全文结束,若反响好,就继续写猎日的《雾锁重庆》和《碧血蓝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