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大爱奉献警察 这几位好警嫂人人夸

三位警嫂相互不认识,亦未谋过面,但她们却分别在扮演自己的角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一个动作,这个动作就是将大爱奉献给警察,奉献给这个社会。


“你是弦上的箭,既然选择了,只有成功……好男儿开弓哪有回头箭。”这是警嫂们说给自己丈夫的话。


我们应该向所有普通、伟大的警嫂们致敬!


“优秀警察背后的好妻子”——吴凤亭


吴凤亭是西安处直属派出所陈鸿亮的妻子,说起自己的丈夫,显得特别善谈:“他工作忙,没时间照顾我和孩子,我不怪他。他经常出差,每次回来都是一脸的疲惫,我不忍心看他这么劳累,我只有把家里照顾好才能让他好好休息,只要他能平平安安的,我就没什么放心不下的……”


今年8月,陈鸿亮奉命执行任务。在他出差的第6天,儿子因患严重的右肺气胸,肺泡破裂,住进医院,一张病危通知书把吴凤亭吓傻了。病房里,儿子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呼吸急促,脸色苍白,右胸上方插着一个直径约6公分的粗排气管,偶尔几声无力的干咳显得十分的痛苦。吴凤亭眼噙泪水在病床边默默地看护着,一脸的无助。派出所女所长闫华伟站在病房外看见吴凤亭单薄的背影,也忍不住扭头擦泪……


闫所长将吴凤亭拉到一旁埋怨到:“嫂子,孩子病成这样,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马上安排民警把鸿亮哥换回来。”


吴凤亭用力地摇了摇头:“千万别叫他回来,他走得时候孩子好好的,他回来我也要他看见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


“嫂子,有陈哥在起码可以让孩子多一份勇气啊,你一个人,这样下去抗不住的。”


“我知道你们工作忙,他回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这么多警察,哪个家里还没点事,都请假了,工作还怎么干啊。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这次我也能抗得过去,我会每天发短信告诉他孩子的情况,让他在外地安心工作,我不想他回来埋怨我。”


话到此,笔者突然感悟到,之所以陈鸿亮工作干得出色,正是因为背后有一位默默无闻一直支持着他的好妻子,一位用孱弱的双肩挑起家庭的重担、用博大的情和无私的爱默默诠释着“警嫂”这个称呼的平凡女性。


陈鸿亮出征前家里正在装修,他本来犹豫着要不要给所里说明情况,吴凤亭让他彻底放下心理包袱,自己主动承担起装修的担子。


所长闫华伟更加牵挂嫂子了,她每天都抽空去医院看看嫂子和孩子,朴实的吴凤亭总是“没事、没事”的劝她回去,不用操心,一直到孩子康复出院,吴凤亭也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任何人帮忙。


孩子经历过一场大病之后,需要人精心照料,可是有谁知道吴凤亭也是一位要常年服药才能正常生活的病人,她也需要同样的呵护。2005年,儿子参加高考的那一年,吴凤亭还在西安车站上着“三班倒”的工作,陈鸿亮经常出差,吴凤亭常常是下了夜班还要去菜场买菜,为孩子准备好午饭,洗衣、收拾家。她是一个勤快的人,见不得家里有一丁点的灰尘,忙碌了一天,刚刚休息不到几个钟头,就又一次站在了工作岗位上。孩子如愿考上了西安一重点高校,吴凤亭却因为劳累患上了肾炎,住院的那段日子,陈鸿亮也没能陪伴在她的身边。后来,吴凤亭虽然出院了,但却要终身服药。孩子也因为这件事埋怨过陈鸿亮:“要不因为爸忙,妈也不会累成这样,我也会考得更好。”


在丈夫眼中,吴凤亭是一个好妻子,尽管她自己工作也十分劳累却仍在丈夫疲惫时送上一杯清茶为他缓解压力,在她生病需要别人照顾时,却仍然在为丈夫分担着工作和生活上的忧愁;在孩子眼中,她是一位好母亲,在父亲无暇照顾他时,是她用母爱加父爱抚育着他茁壮成长;在父母眼中,她更是一个好女儿,多年来她将两对年过七旬的老人照顾的无微不至。一次,陈鸿亮在外执行公务,父亲住进了医院,吴凤亭一个人照顾老人直到出院。陈鸿亮出差回来吴凤亭没告诉他老人住院的事,是老人含着泪将儿媳妇的“事迹”告诉给自己的儿子。


“义务为警区民警做饭的好警嫂”——王金花


忽然发觉,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平凡。也正是在这平凡中往往诞生出一些不平凡的人和事。


吃过早饭,咸阳车站派出所兴平警务区联防队员张战国便早早巡线去了,按理说他10点就可以返回,谁知他在巡线时发现路边麦田里一位正在劳作的大爷晕倒了,小张将大爷背到镇卫生院,通知了大爷的家人,然后又巡线回来的,事后大爷家人感谢暂且不说,单说小张一回到兴平警务区,又渴又饿,累得只想往床上躺。但还是打起了精神,在值班室替一会儿班。这时值班室的门开了,一位大嫂挪动着行动并不方便的身子,给他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感动得张战国顿时没有了累意。


这是2007年2月6日中午我们驱车赶到咸阳车站派出所兴平警务区采访时所看到的真实一幕。


端饭的大嫂叫王金花,49岁,警务区警长王忠杰的妻子。


全国铁路第六次大面积提速,对线路治安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兴平警务区警长王忠杰整天忙得不着家,作为妻子,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没事了就拖着病身子往警务区跑,打扫卫生什么的,尽可能地让警务区民警和联防、保安队员多休息一会儿。时间长了,王金花发现警区民警和联防队员吃饭是个问题,他们要么去街上“对付”一顿,要么就泡方便面,而且吃饭没个整点,极不规律。于是王金花便和丈夫商量:自己退休了,就义务为警区民警和联防队员们做饭。


王金花原是陕西兴化集团一名职工,2005年退休在家。早些年王金花在生儿子时由于照顾不好落下了产后后遗症,行动不便。当妻子提出这一想法时,看着妻子真诚和坚持的眼神,王忠杰应允了。


于是2006年11月底开始,兴平警务区的民警、联防队员吃饭有了“家”。


一间小屋,王金花收拾了整整一天,墙上贴上报纸,干干净净,锅碗瓢盆,包括菜板、菜刀等都是王金花从自己家拿的。联防队员工资不高,王金花计划后和丈夫商量索性每人每月只收100块钱,但一定要让大家吃饱吃好。


一日三餐,每月100块钱,平均每顿饭也就一块钱。采访中,兴平警务区的民警和联防队员们告诉我们,一方面是嫂子每天买菜时讨价还价,她尽量把菜价往低压,另一方面是嫂子和王警长从附近冷库的一位战友处“化缘”来好多蔬菜。


在厨房一角,我们看到整整齐齐码在一起的各种蔬菜。


为了饭菜可口,王金花还从报纸上看烹调小常识,没有器皿,她就在家腌大白菜,然后再拿到警区,看到嫂子这么辛苦,也难怪警区民警和联防队员们整日嫂子长嫂子短地叫哩。


中午大家伙吃完饭,我们看到,金花嫂子提着篮子又去菜市场了,临走时撂下一句话:晚上给大家包饺子。


有了这段经历,笔者想说,我们每位民警都应该用感恩的心去认识金花嫂子

“奉献大爱的贤内助”——铁 萍


在派宣传干部马红光到宝鸡采访西安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刘建平妻子之前,我的大脑里一直回荡着专题片《平凡铸平安》中警嫂陈萍的声音:“你是弦上的箭,既然选择了,只有成功……” 我们之前采访过警嫂陈萍、王金花、吴凤亭等,每次采访首先使我们公安宣传干部自身受到一次教育,我觉得她们付出的要比我们做警察的多得多。早上马红光就乘车去宝鸡采访了,我想刘建平可能也赶回了宝鸡。当天晚上8点,我们加完班,下机关楼,未出小巷,碰到了刚刚从杨凌办案归来的刘建平……


刘建平我们十多年前就认识,见萍姐是第一次


刘建平和萍姐是俩口子。伙计们之所以叫她“萍姐”是因为她的名子中有一个“萍”字,叫她姐,就跟亲姊们一样,更亲近些。


萍姐叫铁萍,宝鸡卷烟厂出了名的“女能人”。她经常给年轻民警家属说:“做自己的事,管好自己的家,更多地支持公安事业。”


为了让丈夫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她包揽了家里的所有家务。她嘴上虽然常说老刘把家当作是歇脚的凉亭、住宿的旅店,但心里却很清楚:家,是丈夫的港湾,绝不能因为家庭琐碎事情而拖了老刘的后腿。九二年初冬,正值铁路春运高峰期,刘建平早出晚归,奔波在刑侦一线。那年冬季的一天,他们的女儿才9岁,一家三口人就住在一间平房里,天气寒冷,为了给孩子取暖,萍姐在家生了蜂窝煤炉子,老刘不在家,她和孩子煤气中毒了。幸亏是单位同事把她娘俩送到医院。为了让丈夫安心工作,她没有让同事告诉老刘。现在老刘都不一定知道这件事。


在家里萍姐是“贤内助”。在老刘单位她可是一个编外“指导员”。特别刚来的新民警,她更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前些年,单位每年都要调进一些新民警,由于地域差别,使他们在语言、风俗习惯等方面一下子难以适应。为了使他们尽快适应工作,她经常到单位里同他们聊天,给他们讲风俗民情,为他们解决一些实际困难,从生活给予关照。刑警队的民警提到萍姐更是赞不绝口。夫妻在生活中总会有摩擦,但只要有什么不愉快,俩人总会不约而同的跑到萍姐那里倾诉,最终和好如初,高兴而归。


一年夏季,萍姐患淋巴炎,刘建平回到家里看见脸色煞白的妻子躺在床上,再三追问得知已经病了三天了,看着病中的妻子,他心如刀绞。在宝鸡铁路医院检查,确诊为淋巴疾病导致下颚部严重发炎,经手术后她脱离了危险。为了不耽误丈夫的工作,住院30天时间里她坚持不让老刘照料。她说:现在没事了,你单位事情多,你去忙你的吧!然而命运再一次捉弄了她,无情的病魔再一次向她袭来:第二年萍姐又患严重风湿病,但她始终对老刘说:没事,你去忙你的就行了。听了这句话刘建平的心都快要碎了,妻子为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


萍姐常对同事说:“俺老刘、他选择了警察职业,就意味着奉献;我选择了他,也是一种奉献,哪就是爱的奉献!”


2007年2月18日晚,刘建平因着凉引起感冒高烧,由于第二天要到咸阳参加专案组会议,萍姐用酒精给他擦身降温,一夜守护着老刘到天亮,第二天,在萍姐细心照料下,刚刚退烧的刘建平挺着虚弱的身体乘车赶到咸阳,参加了“2.13”专案会议。并同全体参战民警一道迅速展开拉网式抓捕,最终将犯罪嫌疑人史江昆、史博磊、史鹏飞、郭航斌抓获。


今年9月,刘建平调到宝鸡直属队当政委了,虽然离家近了,但他回家的次数还是不多。萍姐说:“我真是爱上了一个不回家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