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1948年的7月14日,军委给粟裕等人来电,提出: “拟令许谭(指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华野副政委兼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于攻克兖济(指兖州、济宁)后,休息两星期,即向济南攻击。” 与此同时,军委于7月16日就明确电报许谭: “主力应不惜疲劳,抢占济南飞机场,并迅速完成攻击济南之准备,以期提早夺取济南。” 许谭研究后确认,徐州机械化的援兵不大可能走鲁西南或鲁南水网地带,或者曲折绕行数百公里而能够迅速到达,济南争取外界唯一联系的通道就是空运。于是,许谭报告军委,决定几天后开始“抢占飞机场及攻击济南外围”。之后,许谭对济南战事既无行动,又无报告。

军委在此情况下,于8月20日电令粟裕考虑济南作战方案,8月31日,粟裕向中央军委报告攻济打援作战方案。方案中确定许谭主力9纵为主要攻城部队。

中央军委在9月2日就迅速复电,“完全同意未世电所提攻济及打援之整个部署”。

9月3日,毛电粟裕:“你负总责,许世友为济南攻城总指挥。请许速来你处。”

在粟裕回毛许世友在益州(华东局和山东军区驻地),毛给华东局去电要许世友执行任务。许给毛电称“伤病发作”,需要疗养,毛9月6日再次催促:‘战事重大,需你亲征’在9月8日得知许仍在益州未动。毛对在西柏坡的饶漱石当面动了肝火:‘这个许世友,他要干什么?’饶当即发电华东局及许,将主席原话转告。许收到饶电,知道有被抗命撤职的风险了,对部下说:‘看来不去是不行了,走吧”一天300里,9月10日到指挥部给主席发电以现在情况打下济南是有把握的,但从部署看,我们兵力不集中,没有重点的使用,这样很容易造对我不利,尤其是攻济南的兵力已布置好,不能变动,第一步就这样,但第二步我一定集中使用兵力。打下济南我们有最大的决心与把握,只要能挡住援敌。请令打援部队坚决挡住援敌,以争取时间解决济南。”

主席收到许电,很高兴(完全不计较从9月4日到9月9日许世友对他三次电催不予理睬的态度)“你已到前方,甚慰。你所说的有重点的使用兵力,是正确的。此次作战部署是根据军委指示决定的,即目的与手段应当联系而又区别。此次作战目的,主要是夺取济南,其次才是歼灭一部分援敌,但在手段即在兵力部署,却不应以多数兵力打济南。如果以多数兵力打济南,以少数兵力打援敌,则因援敌甚多,势必阻不住,不能歼其一部,因而不能取得攻济的必要时间,则攻济必不功。而以一、四、六、七、八、十一、韦吉等共八个纵队担任打援,以其余各纵担任攻城。这种部署,在下列两种形下是准备予以改变的,即: (一)在阻援与打援有出乎意料的顺利(歼敌甚多,敌已停顿),而攻城尚未得手之时,应当从打援方面调兵力参加攻城。 (二)攻城已有把握,但尚不能最后解决战斗,而援敌则因被阻难于急进之时,亦可从打援方面调一部兵力参加攻城。但在另一种况下,则应准备作和述调动相反的调动,即在攻城第一阶段中,已经证明不能短期解决战斗,而援敌又已大举进犯,非歼灭援敌不能继续攻城,在此种况下则应坚决由攻城兵团中调一部至半数兵力(除占领飞机场及其他必要部分外),加入打援。此点,你们亦应预先作精神准备。 至于攻城部署应分两阶段,第一阶段集中优势兵力攻占西面飞机场,东面不要使用主力。此点甚为重要,并应迅即部署。第二阶段则依战况发展,将主力使用于最利发展之方向,如果东面利于发展,则应使用于东面。整个攻城指挥,由你们担负。全军指挥,由粟裕担负。整个战役应争取一个月左右打完,但是必须准备打两个月至三个月,准备对付最困难的况,并以此作为一切部署和工作的主要的出发点。饶政委大约三天后即可由中央所在地动回山东,并先到粟及你。”

比较林彪抗命是作战方针分歧,粟裕抗命(注意粟裕是执行了作好下江南准备工作的指示的)是斗胆直陈,公开完整地向中央提出自己的战略设想。

那么,许世友的抗命表现了什么?

他是毛主席指到哪里打倒哪里的忠诚,实在的军事将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