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第二十七章 第三次联合 125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1255


郑和一号重新挂上船列拖缆,电缆随着接了过去。

船列的各道铰接处扇形摆动机构随着海浪举托船体的起伏,摆动压缩扇形区内的液压油,液压油经液压马达驱动铰接处左、右螺旋桨,并经齿轮升速器驱动发电机-电动机,在海浪能富裕时将多余电能经电缆输送到郑和一号的飞轮电池储存起来。现在是逆过程,飞轮电池放出电流,经电缆给到船列铰接处电动机,驱动螺旋桨轴,与液压马达的机械连接则被无摩擦片离合器切断。

船列靠自身螺旋桨驱动,尾部在前,绕过一个半圆形的圈子,将尾部“工程岛”节顶斜向推上钓鱼岛东端浅滩,50米长的一段搁浅在浅滩上,三面钢板一放,里面的十几台工程车辆开了出来开始施工,工程岛搁浅段内6个直径1米5的空心螺旋钢柱被外圆齿环啮合的一个小齿轮驱动缓缓旋转,顶端钻头伸出船底向下钻入沙砾地表再钻入疏松的岩层,钻头顶部和侧壁上的一些小孔在压力下向沙砾层和岩层缝隙注入混凝土固化剂,接着钻头达到预定深度,混凝土在压力下从空心柱壁上各孔注入地下,凝固后,深8米的螺旋钢柱就与周围10几米范围内的岩层凝固为一大块坚硬的混凝土,这样的6个大管桩把工程岛船体与地表岩层牢牢地固成一体,同时,工程车辆用钢筋混凝土梁和直径1米多的混凝土管桩,从工程岛20米高的甲板到岛东部浅滩后的“中央山脉”,接出一道长600米宽30米的混凝土栈桥,将近三分之一是垫平铺在地表上的,预计3昼夜内即可完工。工程岛尾部铰链脱开,船列缓缓离开,郑和一号开过来,右登陆舌对准工程岛,支上垳架以液压机构举起,时间已是傍晚,落日余辉中,烂柿子一般的大岛号在四周瀑布般流下的海水中缓缓升出水面,工程岛铰链的扇形液压机构举起一个梳子状的钢梁排,平插到靠上来的乱七八糟的大岛号的甲板上,一个焊工班冲上去,把每根钢梁都与大岛号甲板牢牢焊在一起,电弧光芒闪闪,照耀着登岛施工的队伍,照耀着岛中部383米高主峰顶上正在架设中的雷达天线钢塔。

彻夜施工。

中国收回钓鱼岛群实际控制权后的第一个清晨。朝阳在乳白色的主峰雷达――航标灯塔上又涂复了一层金色,塔顶桅杆上,一面五星红旗在晨风中呼啦啦地飞扬,塔下的中部山脊上矗立着一块1米见方的中国领土标记石碑,石碑后,曾南岳居中,黑马居右,郑和一号船长居左,两边数十名中方人员排成3排,照了一张合影。

下得山来,黑马意犹未尽,问曾南岳:“五哥,听说鬼子在甲午海战后把镇远、靖远两舰的铁锚运回什么狗屁公园当战利品展览,有没有这回事?” 曾南岳彻夜处理周边敌情变化,脑子里正沉甸甸的,听到黑马问,说:“有这回事。日本为炫耀甲午海战的胜利,把镇远、靖远两舰舰锚竖立于东京上野公园,周围以镇远舰主炮弹头10颗做桩焊上镇远舰锚链20寻,环绕一圈,陈列场地,一旁还立了块字碑向世人炫耀。当时许多华侨、中国留学生经过那里,或者转头就走,或者掩面痛哭。不过,我们在1947年已经把这些东西要回来了。”黑马说:“五哥,我先下去办点事。”一溜烟跑下去了。

曾南岳下到栈桥时,侦制通指挥仪上接到电话报告:“赤尾屿、黄尾屿、南北小岛上的相控阵雷达已装好通电。”曾南岳命令:“五点雷达联网调试!”电话里请示钓鱼岛雷达网进入“海上长城”大系统的编定号码,曾南岳驻足,遥望北面,脑海里从北往南,奄美第一段、中绳第二段数了过来,回答道:“钓鱼岛雷达网在海上长城系统内的编定号码是:03”。

600米栈桥的中间一大段还没架,一行人从沙砾滩上走过去,上到钓鱼台工程岛甲板,走过200米长的甲板,看到焊接在铰链梳状钢梁下大岛号砸得扁平的上层建筑上刚用黄色油漆涂写上书桌大小的两个字“倭奴”,黑马踩在上面,两腿叉开双手按在屁股上,挺胸昂首向天撇着大嘴岔子让人给他照了两张,

看见曾南岳一行人走过,黑马跑了下来,郑和一号的船长笑说:“马哥NB呀!” 曾南岳淡淡地对黑马说:“跟我回船,小日本的反应上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