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票哪去了?大学生亲述售票员藏票

2008年12月30日凌晨3点,在男生寝室熬了一晚上的4人偷偷的钻出教学楼,1台笔记本电脑2块电池1张桌子4个凳子就是我们全部装备,虽然装备夸张但为了度过8点卖票的5个小时我们也想不得那么多了。学校里我们算比较早的所以排了个好位置之前来的只有一个人,两方各自在一个窗口排队,外面气温很低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或许东北的棉衣特别保暖或许我俨然触摸到了到家的希望。


7点03分,一位兼职的同学叫售票阿姨开门,这支2对足有150+而且多数都等待了3个小时左右的队伍似乎开始有些躁动,我和我后的刚认识的一个西安的学长更是激动,或许只是因为我们回家的路程都要24小时一样,我们格外聊的来。这时候我代表一起的7个东北同学(4男3女),看到自己的好位置不由感叹一晚上的冷风没白喝。


7 点31分,由于窗帘的宽度有限,我透过露出的一丝缝隙加上一个不近视的眼睛(我相信即使是近视只要不是太高或者是没带眼睛的情况下也能看到)离我位置2米左右的位置有一打一打的火车票约30张。或许有些人提出质疑:"火车站的票不是8点才卖么?"对此我只能说我和你一样疑惑。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会有那么多票,可是当场和我在内至少4名同学看到这情景。


3至4分钟之后,售票阿姨扯开窗帘,(约7:35左右)头都不抬下还来不及坐稳可能都没碰下她手边上的电脑,(解释下售票点2太电脑,一台是兼职学生用的,我排在另外的一个窗口,当时她们打票用的是兼职学生的电脑所以才可以有个角度看到。之所以这样或许可能是为了事情暴露是有个借口,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直接说:"西安和沈阳北方向的票卖光了"。


很快我和售票阿姨发生争执,措词强硬表示里面有票,我已经看到了,气氛紧张。售票阿姨迅速表示要叫保安,还说去年就是我,说我只会无理取闹。(再解释下,去年我也是早早的排在队伍的第一个,她当时带了个男的进入售票窗口内将票带走,被我告发到铁路部门,事后她不知道如何得知我的电话号码给我打电话要给我和当时在队伍里一起的若干学生带票,希望息事宁人。因为我认为是我应得的所以我就收下了,本以为她不会如此,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当然我是不带眼镜的,同时也为我没有继续告她而失望)我更是要求叫110,同时她却说处写什么我不感激她,并且告诉我10号以后都没有票,态度极其肯定。我很不解,她一年前打出去给那个买走后门的买票大户男人,当时那男人带出来的不会少于三四十张,有隔壁学校的一起买票的2学生见证,也是他们告诉打出来票和此男子有违法违规嫌疑,此男子在没有证据面前我姑且不称其为票贩子。那男人拿走的本应该是我们的票,是我排队买票应得的,为什么要感激她???并且叫嚣说我可以再去告他,铁路局铁道部也可以。同时打电话给某个称呼为小赵的人。我猜测可能去打通关节或者是恶人先告状,我是发自内心的希望是第二种可能。


之后的若干分钟由于我处在情绪不稳定情况下,没注意具体时间,一穿白衣服女子从售票点走出匆匆走掉了,但是这一幕没有逃出我们同学的眼睛。


8点卖票之前售票阿姨走掉,我们试图跟阿姨沟通,表示我们一定要我们应得的票但没有结果。


今天是元旦新年,相信很多人度过了个美好的一晚还在休息,可是我却是奥了一个晚上可是回家的票还没有着落。刚才看到新闻,08年末灾区孩子告别板房,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很累虽然我的打字速度是在算不上快和准确,可我还是要把我的经历写下来。或许我跟灾区比真是太过于矫情了,可是我看到漫天和我一样正经排队买不到票,可是越来越多的“火车票购买服务者”放出豪言,“要多少张吧”。我真是没办法心里不由的羡慕下他们,至少在新年即将到来之际貌似还有人惦记,貌似不想现在的我们"死不死谁儿子”,可是我和希望一起坐火车走的3个女生,还有整个学校来想回家的,整个南昌打算过年回家的人,所有对火车票望眼欲穿的人。我想带大家问一下,“我们的火车票哪去了?”


现在我对我能不能在春节回到家已经感觉到怀疑了,难道所有想买票的人都应该去黄牛党手中买票?????回来跟学校某老师反映,简单明了的回我几句话“这也不是我管辖范围之内不是,你们去找铁路部门,我还在外边。。。” 难道我们出门在外的学生就没活路了?????难道这就是成熟要学习的代价?????难道我要适应这些才叫成熟?????难道这就是社会现实的一面?????难道就因为我们没后台就成了死了都没人管的人????或许只有我成为他麻烦的时候才会来“耐心教导下”。。。。


呜呼哀哉


我知道我是告不倒售票阿姨的,我相信公正,相信公正或许存在。。。我认为大家有个公正的评价,我也幻想着坏人得到应有的处罚,幻想闪电来闪电去的严打能更日常化,幻想我们的每个人都能方方便便出行。


我还要对那名老师说,或许你管不了,但我们都知道你的位置不算很低你说话要比我们更容易受重视,或者你不想去趟着浑水至少对我们给予一定的安慰不应该说这些几乎等同于“我不管”的代名词。还有我很抱歉打扰了你“极其重要的出差”


回想一年半以前,平平淡淡的夏日清晨但如今想起来却让我不禁冷飕飕。我倔强的踏上由家乡长春通往南昌的行程,毫不犹豫,充满向往,我的目的地是南昌的某较知名的大学,可如今我的心情今非昔比或许我高考考试差些留在东北,12月的雪我会感到更温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