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阿部规秀,1886年生于日本青森县,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青年时期曾在关东军服役。1937年8月,升任关东军第1师团步兵第1旅团旅团长,驻屯黑龙江省孙吴地区。同年12月,晋升为陆军少将。1939年6月1日,调任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驻蒙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同年10月2日,晋升为陆军中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部规秀

1939年10月下旬,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调集第26、110师团,独立混成第2、3、8旅团各一部,共2万余人,开始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行冬季大 "扫荡"。11月2日,日军村宪吉大佐率独立混成第2旅团第1大队1 500余人,从涞源出动,分3路向水堡、走马驿、银坊方向进犯,企图寻歼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指挥机关和部队。

第1军分区司令杨成武审时度势,决定歼灭进攻银坊的这一路日军。于是,第1军分区第1、3团,第3军分区第2团,分别以急行军于11月3日拂晓进至雁宿崖设伏;八路军第120师第715团一部及第1军分区游击第3支队担负牵制和诱敌任务;第1军分区第25团一部为预备队。7时许,游击第3支队一部,节节抗击向银坊方向进犯的日军,诱其进入峡谷,第1团一部迅速迂回到峡谷北口断日军退路,第3团一部封锁峡谷南口,其余预备队突然从东、西两面勇猛夹击,经激烈拼杀,500余日军除13人被俘、少数漏网外,其余全部被击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成武

独立混成第2旅堪称日军精锐,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在日本军界又享有"名将之花"的盛誉,是擅长运用"新战术"的"俊才"和"山地战"专家,遭此惨败后,恼羞成怒。4日凌晨,阿部规秀不待集结于易县、满城、完县、唐县等地日军出动配合,即亲率驻张家口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所属各部,即由中熊直正中佐率领的二大队,绿川纯治大佐率领的三大队, 堤纠中佐率领的四大队,森田春次中佐率领的五大队,约1500多人,于11月4日晨分乘90多辆卡车,沿村宪吉的旧路,进行报复性"扫荡"。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决定,在黄土岭附近再歼灭东进之故,通知第120师特务团赶来参战,并令军区第20、26、34团钳制易县、满城、徐水的敌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聂荣榛与杨成武检阅突击部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路军参战机枪部队

11月6日,阿部规秀率部在八路军游击队的引诱下进入黄土岭一线,八路军参战部队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第l、3、25团游击第3支队,第3军分区第2 团,第120师特务团等部完成对日军的包围。7日晨,有所察觉的阿部沿山谷东移,企图返回涞源城避免被歼。下午15时,日军完全进入了八路军伏击圈。一声令下,八路军伏击部队向敌人展开猛烈冲杀。日军阵势大乱,急忙抢占了几个小山头,企图冲出包围圈。八路军针锋相对,寸土必争,包围圈越缩越小,战斗异常激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9年,黄土岭围歼日军战斗中我军的机枪手

11月7日下午4时许,八路军第1团团长陈正湘、政委王道邦发现在黄土岭与上庄子之间的一座独立家屋附近,有多名腰挂战刀的日军指挥官在活动,便命令通讯主任邱荣辉跑步下山急调配属于该团的分区迫击炮连。迫击炮连连长杨九坪火速上山后,陈正湘指给他们两个目标,要求他们务必要用迫击炮将这两个目标摧毁。杨九坪在目测距离后说:“直线距离约800米,在有效射程之内,保证打好。当时的炮手叫李二喜,18岁,杨九坪和李二喜用仅存的四发炮弹向山包和小院射击。其中有一发炮弹正打在日军指挥官群中,炸死日军官12人,阿部规秀当场被炸成重伤,3小时后死去。 (那门击毙阿部规秀的82mm迫击炮现在保存在军博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击毙阿部规秀的82mm迫击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部规秀毙命的庄院

炮击过后,陈正湘用望远镜发现,山的日军拖着伤亡人员撤下山,小院的日军也慌乱地进进出出。当时,陈正湘、杨九坪、李二喜还不知道他们在抗战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战后,他们才在日本的报纸和电台上得知:阿部规秀被打死了!”

日军因失去指挥官极度恐慌,几次突围又遭八路军迎头痛击。11月8日,被围困的日军在其空军的掩护和配合下,占领部分高地,开始向司各庄、雁宿崖突围。遭我一分区部队杀伤。当晚,第三大队绿川忠治大佐接替死去的阿部进行指挥。

驻保定的110师团津田少将之133旅团 , 接到黄土岭增援的命令后, 即以驻易县柳川大佐联队前往增援,该敌在行动中,迭遭八路军部队之阻击。同时,日军第26师团及独立混成第2旅团余部也分路向黄土岭方向增援。八路军也接到多路日军正向黄土岭靠拢的消息,为避免遭敌合击,主动撤离战场,转移到外线作战。

10 日, 黄土岭一带仍在升起处处黑烟 , 那是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的部队,正在为他们的大批战死者举行火葬。黄土岭、雁宿崖战斗,是晋察冀军区在抗战史上取得的一次空前的大胜利。据统计两次战斗共歼灭日军1500多名,缴获大量的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路军在黄土岭战斗中缴获的武器

阿布规秀是以“蒙疆驻屯军司令”的身份接替1938年被我军击伤的常岗宽治少将,兼任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该旅团在日军中堪称精锐,而阿布规秀又是在日本军界享有盛誉的“名将之花”,是擅长运用“新战术”的“俊才”和“山地战专家”,1939年10月份才晋升中将。村宪吉大队被歼,他十分恼火,因此亲率精锐出师“扫荡”。

他临行前,在一封家信中写道:爸爸从今天 起去南方战斗!回来的日子是十一月十三四日,虽然不是什么大战斗,但也将是一场相当的战斗。八时三十分乘汽车向涞源城出发了!我们打仗的时候是最悠闲而且是最有趣的,支那已经逐渐衰弱下去了,再使一把劲就会投降……圣战还要继续,我们必须战斗。那么再见。(日军战后的公布)

黄土岭战役结束后,我军从敌占区获得的11月20日的《朝日新闻》上才得知击毙了阿布规秀。《朝日新闻》特派员11月20日发出评报说:……阿布中将亲临第一线,以便视查敌情,随时下达命令。其到达上庄子以南约一公里的一处人家时,敌人一发炮弹突然飞至身旁爆炸,阿布中将右腹部及双腿数处受伤,但他未重伤屈服,仍大声激呼“我请求大家坚持”。然后俯着向东方遥拜 。负伤约三个小时,即七日晚九时五十分,中将死去……(根据日方的记载阿部規秀在昭和14年,即1939年11月4日在太行山阵亡,死时52岁)

阿布规秀是是八路军的整个抗日战争中消灭的职务最高的一个日军指挥官。日本朝野为之震惊。他的骨灰送回东京时,“帝都降半旗致哀”,“以高龄的柴大将为首,杉山大将、东防司令官稻叶中将、代理陆军大臣中村以下各位将领到车站持吊旗致哀。爱妇、国妇等团体和很多遗族前往迎接”。

击毙阿部规秀后,全国各地都发来贺电,当时的政府首脑蒋介石,也发来了嘉奖电,并奖励军资三万元。贺电如下:

朱总司令:据敌皓日(十九日)播音,敌迁村部队本月江日(三日)向冀西涞源进犯……支日(四日)阿部中将率部驰援,复陷我重围,阿部中将当场毙命。足见我官兵杀敌英勇,殊堪奖慰。希饬将上项战斗经过及出力官兵详查具报,以凭奖赏,为要。

中正(二十八年十二月)

黄土岭战斗之后不久,驻张家口日军警备司令小柴,胆颤心惊地给杨成武司令员写了一封信皮封口处,插了三根鸡毛的“万分火急”的鸡毛信。小柴在这封近乎投降书的信中说道:

杨师长麾下:

中日之战是中日两国政府的事,麾下与鄙人同是人类一分子,没有私仇,鄙人参加战争只是为了吃饭,国家的争论与鄙人无关,别因此影响我们的友谊。麾下之部队,武运亨通,长胜不败,鄙人极为敬佩。

现鄙人有两件事相求,一是请通知鄙人在黄土岭被麾下部队生俘的皇军官兵的数目字、军职、姓名及他们的生活近况;二是战死的皇军官兵是埋葬在何处?是否可以准予找回尸骨,以慰英灵。仅向前线战死的阿部中将致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土岭战斗中为八路军伤员做手术的加拿大医生:白求恩

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医生就是在同一场战役为战士做手术感染细菌而牺牲的。杨成武在其回忆录写道:阿部规秀就是太行山下的一堆粪土而已,而在同一场战役感染细菌去世的加拿大医生白求恩则有如巍巍太行一样壮烈。


本文内容于 2009-1-3 15:00:58 被e网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