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要去森林浴!”

一片欢呼声。一行青春的身影走上绿荫之路。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日上午,我们杂志社几位老师和本刊的大学生记者们互相陪着,在净月潭旅游区,宽泛的传统的说法叫春游、联谊,新派的说法叫呼吸大自然、户外活动,总之是一起解闷吧。其中安排的一项重要活动便是森林浴。

“下了,快躲躲吧。”

几乎是没什么预兆,几粒冰雹像花似的在路面上炸开后,雨骤然来临。我们尚未森林浴,就被淋浴了。当时我跟汪主编和农大发展学院的边同学遥遥领先,走在队伍前面,恰经景区一座小木屋,撒鸭子般冲闯进去。雨不小,透过门玻璃,能看到小学作文里常写的那种冒烟的景致(琼瑶阿姨好像管这叫烟雨濛濛)。


在避雨中等雨停,是个考验心性的事儿。有人焦躁,不停看表,推门望完地望天,有人干脆拿出扑克,三五成堆,战斗上了。小边心肠软,开始担心我们其他学生记者的“安危”问题,一会问我“走在后面的都是谁呀”,一会又问“他们不会淋坏了吧”。发展学院记者站站长郑学林当场用传统哲学观点平抚了小边的担心,郑说“活人不会让尿憋死”,于是小边明白了“活人也不能让雨浇死”的道理,这里的关键问题是人有主观能动性,具有趋利避害的社会本能。接下来的问题是,“同学们都怎样避害避雨呢?”大家一致认为这是小边至今为止提出的惟一有价值问题,引起了大家的超high兴趣:我们走的是净月潭的沿潭大坝公路,不是每处都有小木屋,怎样在空旷的路途上避雨,是一个涉及大学生生存能力的问题。

阵雨过去。队伍集合。不言而喻,每个人身上的干湿程度就是所谓“生存能力”的见证,可分三类:一是全身尽湿的,这证明其此次避雨行动失败,尽管在下雨期间从未放弃避雨的伟大理想并也想付诸行动,但直至雨停,其最大的幸福就是站到一棵树下,用自我暗示原理,在心中默念,“没淋着,没淋着”。

二是裤脚湿但头发干爽如初的,他们是接近于高智慧的一群,未雨绸缪。以提前带伞来傲视同类。

此次的最高智慧出现在本刊项目部王蕾姐姐带领的第三避雨小组,她们身上没湿,也没拿伞,王蕾在介绍其成功避雨经验时,露出三颗小牙微笑着说:“车,介绍完毕。”原来,她们把在路上跑的车和停车场停的车,统一视为能避雨的车……

阳光中我们继续前行。但雨依然是热点话题。出席此次净月潭行动的有一位特别嘉宾——孙潇寒小朋友,2岁半,是我们徐小莉编辑的Baby,这位幼儿园帅哥在接受大学生记者关于“天为什么会下雨”的采访提问时回答:“天阴了”。这让我们恍悟,一切,都是过程!成人世界正是在对结果的过多考虑中消泯了过程中的幸福。一群青春女孩三三两两拦车幸福,树下躲雨就不是幸福吗?一场阵雨后,身上干的就一定比淋湿了的人幸福吗?我们太急于先给出一个标准,更急于用这个标准去裁判别人,裁判生活。2岁半的可爱在于,他用清澈的童真告诉大人,我们刚才经历了三重天:晴天——阴天——雨天。这样的日子玩一天等于三天。我就想,大学生朋友,在大学里要尽量经历尽可能多的事情,过一年等于过三年,用数倍于他人的阅历在人生过程中咀嚼幸福。

当天我们还举行了爬山比赛,表彰了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在写这篇文字时,我想下次记者团登山,应设“最执着奖”,以此鼓励那些在路途中给自己力量,不松懈地前行的人们。

执着过程应该能让人比执着于结果获得的幸福滋味更深,更绵长。

我从此爱上在雨天思考童言。

当你拿不准幸福时,请及时提问小朋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