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17

列多总部作战室。

“报告!于邦前线来电,孙立人将军。”参谋长石惊风接到机要室递传来的电文就行色匆匆赶到总部作战室向孙立人将军汇报。

孙立人正正身子,说:“念!”

“列多总部孙立人将军阁下,我系你部一一二团一营,因情报有误,本团进攻于邦,深陷重敌。我营为掩护团部突围,被上千日军割离于大龙河东岸大榕树一带,战斗惨烈。现弹药、食粮、药品诸物,均将告罄,亟需支援!尔后,与敌顽战,以图突围。如能部队增援,你我里外夹击,歼灭顽敌千人,指日可待!如旱望雨,祈盼!营长:游有志。”

“史迪威将军,这就是你们向我汇报的驻印军反攻节节胜利的消息吗?”盟军东南亚战区总司令蒙巴顿疑惑地问道。

原来驻印军反攻虽然节节胜利,但终究因为兵力有限,而且伤亡很大,加上中国政府考虑到固守国门,下令滇西远征军不能配合反攻,所以驻印军反攻进展缓慢。史迪威希望英军能够出兵协同反攻,虽不能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但至少也能牵制一部分日本兵力,减少驻印军反攻时的压力,所以频频将驻印军的战绩向盟军东南亚战区总司令蒙巴顿勋爵通报。

“是的,勋爵阁下,你说的对极了!虽然驻印军节节胜利,终因兵力有限,反攻进展缓慢,我还是希望阁下能考虑出兵协同反攻,减少驻印军反攻压力。毕竟反攻缅甸是我们的共同事业。”史迪威不骄不躁,心平气和地说道。

“哦, NO!NO!史迪威将军,你错了!只要你们的美利坚合众国,也就是我们的盟国动用远程轰炸机,直接轰炸日本本土,将对日本构成巨大的威胁,这对丧失空中防御能力的日本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缅甸日军也将会不战自退,这不就是釜底抽薪吗?你难道不赞同我的说法吗?史迪威将军。”蒙巴顿说完耸耸肩膀,深吸一口雪茄,仰面悠闲地喷出一口烟雾。

“诺,诺,勋爵阁下,我不敢否认你说的不无一定道理,但中国本土牵制了大部分日本兵力,倘若不能保障滇缅公路的安全通畅,美国援华物资不能顺利的到达中国,那么中国的抗战前途将不是令人乐观的。果真如此的话,日本将从中国战场抽出大量兵力染指欧洲战场,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战争将会变得更加异常艰难,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不愿意看到那一天的到来。”史迪威脸上架着一副很大的无框眼镜,几乎遮住了半个脸,头戴一顶一战时流行的战斗帽,衔着烟斗,烟斗里升起的烟雾,逆着他高而陡峭的鼻梁袅袅升腾。

“是的,勋爵阁下,对付日本,当然我们有许多办法。想想看,等我们把欧洲问题解决后,再腾出手来对付日本时,苏联可能早就把手伸过来了。苏联离日本多近,新式轰炸机只有一个小时航程。如果苏联把日本抢先拿到手,天下会是什么样子呢?最好的办法是帮助中国打通滇缅公路,扶住中国。”史迪威继续不厌其烦地向蒙巴顿陈述利害,目的是把蒙巴顿拖到他所讨厌的缅甸丛林来。

“哦,上帝啊!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史迪威将军!你不是说你们打了胜仗了吗?看来我开始的怀疑是正确的,因为据我所知,日本是很野蛮的民族,战争就是很野蛮的行为,野蛮人的野蛮行径是很难克服的。现在我来到这里,即使我强迫自己相信你们所说的胜利,但是我还是很惊讶,这不,还没等我来得及祝贺你们的胜利,你们却——”蒙巴顿的意思是还没等我祝贺你们的胜利,你们却伸手向我讨援兵了。

郑国熙问一旁的孙立人:“英国佬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替英军不敢抵抗找理由吧,或者是在宣扬圣经上说的——别人打你右脸的时候,你应该把左脸伸出去让别人打!”孙立人冷笑地说。

孙立人坐在史迪威的身边,目光犀利而冷峻,闪烁着东方人的,精明、干练和坚毅。这是他第一次参加盟军的作战会议。从蒙巴顿勋爵,史迪威各自的神情,他已感觉到缅甸战场,盟国之间错综复杂的微妙关系。

英国在亚洲有大大小小好几块殖民地,可在英国政府的心里,缅甸这块殖民地好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印度,所以当日本人进攻缅甸时,为了保护印度,英军自仰光陷落后,从西路且战且退,先后放弃了普罗美,阿兰庙和马格威,非常轻易地放弃了缅甸。现在要收复缅甸,英国政府总不那么热心。

蒙巴顿与史迪威对话之后,又回过头来对中国将领说:“你们——是怎样打败野蛮的日本人的?”

蒙巴顿疑惑而挑衅的神情,极大地激怒了郑国熙,郑国熙腾地站起身来说:

“蒙巴顿勋爵阁下,我可以郑重地告诉你,中国驻印军反攻缅甸以来,据战场统计数据表明:击毙日军军官六十多名,士兵四千一百多名,击伤一万多人,我军殉国军官八十多名,士兵一千五百余名,士兵负伤四千多名。可以说每一寸土地都是将士们用鲜血换来的,要想取得反攻缅甸的全面胜利中国驻印军还将继续付出沉重的代价。当初入缅作战就是因为没有得到盟军的有力配合,致使中国远征军孤军作战,惨败野人山。英军撤退印度时,留下的战略物资竟然烧毁也不会交接给中国军队……”

郑国熙很激动,接着一字一顿地说:“蒙巴顿勋爵阁下,我强烈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了!!”

蒙巴顿很尴尬,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掏出雪白的手帕,捂着嘴干咳了几声,做作地擦擦嘴说:“可我们英国政府并没有要求中国军队反攻缅甸啊?你们打通滇缅公路,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美国的军事援助物资能顺利地运到中国去,并不是帮助我们英国人作战。”

蒙巴顿以及英国政府认为,缅甸除了通往中国,哪儿也不通,他们的算盘是首先收复被日军占领的殖民地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香港,等日本投降后,再在谈判桌上收复缅甸,以免中国人染指他们的殖民地。他们知道,中国同缅甸的渊源太深了,一百多年前,英国占领缅甸时,在缅甸的卖身契上签字的就是大清皇帝。如果中国人染指他们的殖民地缅甸,对依靠殖民地发展起来的不列颠国有什么好处呢?

“够了!蒙巴顿勋爵阁下!!”孙立人勃然起立,用一口流利的英语朗声反驳道:“如果我们只是为了打通滇缅公路,那么一九四二年就不会在担任掩护英军撤退后还留在缅甸与日军交战而被日寇攻击得损失惨重了。因为要打通滇缅公路,我们在云南装备了二十个军六十个师的兵力,完全可以从腾冲、龙陵、打到密支那,与驻印军会合,将日寇压迫到缅甸西南部,如果真那样,对你们控制下的印度将是十分不利的。

打蛇要打到三寸上,孙立人将军的话打到了蒙巴顿勋爵的致命处,因为他知道印度的形势,甘地领导的推翻殖民统治的运动正在兴起,英国在印度的殖民统治也是岌岌可危。

再说在新三十八师退至印度之初,孙立人曾挫败了蒙巴顿想改编中国军队的想法,孙立人的精明、干练、坚毅的风格,蒙巴顿是领教过的。况且孙立人因为驰援仁安羌,援救出被日军一个营围困的七千英军,因此曾获过英国女皇颁发的银星勋章。

这个难以对付的狡猾而愚昧的殖民者蒙巴顿勋爵收敛起傲慢的态度:“孙立人将军,你是我们英军心目中的英雄,你提出的英军协同作战的要求,我会认真考虑的。”

“蒙巴顿勋爵阁下,刚才你也听到了,现在我部一一二团一营被日军千人围困在大龙河东岸,因为事情再明显不过了,不必需要过多的考虑,我希望得到你实质性的答复。”

孙立人知道蒙巴顿勋爵是一个狡猾而愚昧的家伙,这将是对难以对付的。因为仅仅狡猾,他还能见机行事,见风使舵,仅仅愚昧呢,也还有忠厚的一面。狡猾加上愚昧,就失去了机敏的一面;愚昧加上狡猾,就失去了忠厚的一面;狡猾和愚昧二者集于蒙巴顿一个人身上,他必定是一个即野蛮又残忍的家伙。跟一个没有理性,没有感情的家伙打交道,孙立人怎能不多一个心眼呢?所以孙立人进一步逼问说。

“是的,是的,孙将军,如果能派兵进攻印道和温藻两地,这将大大牵制欲增兵野人山的日军,缓解深陷野人山的中国军队的压力。”蒙巴顿沉思良久,很不情愿地说:“我会考虑的!我会考虑的!”

一直一语不发地看着蒙巴顿勋爵跟中国驻印军将领舌战的史迪威,听到蒙巴顿勋爵表态愿意出兵协同作战,暗自为自己邀请蒙巴顿来参加军事会议的目的的实现而窃喜,为了进一步稳住蒙巴顿,史迪威说:“那下面就请蒙巴顿勋爵给我们说说,看他能为反攻缅甸做点什么吧!”说完史迪威兀自鼓起了掌。

在座的中国远征军将领啪啪啪地也不约而同地鼓掌欢迎。

蒙巴顿骑虎难下,被逼无奈,只好承诺道:“好吧,我回去就下令温特沃尔将军率领英军向印道,温藻出击!”

“尊敬的蒙巴顿勋爵,我很敬仰你的骑士风度,既然你如此深明大义,我们美军也会派出侦察机侦探被困远征军的具体位置,然后给他们空投食品、弹药、药品等一切战需物资,孙将军,你看呢?”史迪威征询地问。

孙立人说:“目前只有如此了!于邦距此上百公里,况且无兵可增,电令一营必须坚守阵地数日,待我军剿清大奈河日军,再进军大龙河地区于邦,太白家一线,里外夹击,全歼顽敌。”

会议结束后,孙立人为了促使蒙巴顿出兵的决心,邀请了他去参观被摧毁的日军阵地,随后又去野战医院看望受伤的士兵。

参观结束后,中国驻印军将领急于回前线指挥作战,纷纷离开。剩下史迪威陪着蒙巴顿勋爵了,这位爵爷的怒火铺天盖地向史迪威喷来:

“你不断向我汇报驻印军的战绩目的就是要我前来参观,让我陷入你设下的陷阱,对!是陷阱!——协同中国军队对日作战,你难道还想说不是这样的吗?NO!NO!我不需要你的解释……”蒙巴顿完全顾不得绅士风度,捏着手中的雪茄,像指挥棒一样挥舞着。

“你说——面对中国将领对我的刁难,你!——史迪威!居然一语不发,这难道还不能证明你的居心不良,心怀叵测吗?”蒙巴顿越说越气,怒不可遏:“只有流氓,才会用这样卑鄙下流的手段来伤害一位英国的绅士!”

“蒙巴顿勋爵,当年英国将军克莱夫用一百多名英国士兵就征服了印度,现在你掌握一支现代化装备的英国皇家军队,我相信你一定能维护这一份来自祖先的荣誉的!”面对这位傲慢自负的英国佬的辱骂,史迪威强忍住心里的不服抄山绕水地反唇相讥。

“狗屁!我用得着在“乞丐”一样的中国人面前维护这份荣誉吗?没有中国人,我们照样可以打败日本!我们完全可以不依赖中国!——见你的鬼去吧!你这可恶的流氓!”蒙巴顿破口大骂。

“中国人,中国人怎么啦?武器是比你们差,装备是比你们落后,可正是被你称为“乞丐”的这群中国人,在仁安羌解救出被日军一个营就围困得不敢动弹的七千英军,七千英军啊!竟然被日军一个营包围得不敢反抗,奇耻大辱!”面对蒙巴顿的辱骂史迪威忍无可忍,跟蒙巴顿撕破脸皮,干上了,“再说你——拥有一支现代化的皇家军队,却不敢向日军进攻,有辱你的祖宗!”

两头人都像发怒的狮子,最终还是蒙巴顿败了下来,史迪威的反唇相讥,让蒙巴顿气得嘴唇哆嗦,几乎闭过气去:“好……好……好……你——你——史迪威——你——”蒙巴顿指着史迪威的脸说:“你——竟敢这样对盟军东南亚战区总司令说话……好……好……”

第二天,机场上。

蒙巴顿在上飞机时对送行的史迪威说了一句:“史迪威将军,你会感到来自英国勋爵的压力的。”

这也许就是史迪威被提前调回国内的原因之一吧。

可脸上像一块姜,满是褶皱的史迪威顾不了那么多了,此时的他头戴一顶一战时流行的战斗帽,这顶战斗帽倒是与他的精神气质很合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