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天跟几位同行的软件工程师在一家台湾刷刷锅吃午饭。台湾刷刷锅已经不是一个什么新名词,相信国内不少朋友也去吃过。原本普通的一顿午饭却因为一段令人狂汗的小插曲令我深刻难忘。

台湾刷刷锅是我喜欢的一种火锅吃法,吃的时候每人一个锅子,用电磁炉控制火候,食客不但能吃到火锅的特色,还不用担心吃别人的口水,是一种比较卫生,,起码看起来比较卫生,,的火锅吃法。我们每位点了一份套餐,有海鲜、飞牛片、蔬菜、鱼丸等,非常丰盛。我们边吃边喝さけ,喝到兴起不免高谈阔论。也许是大厅的客人不多的原因吧,我们的“大吃会”居然把刷刷锅的老板也吸引过来了。他自称是台湾人,姓陈,是一位到大陆做生意的商人,除了台湾刷刷锅还经营茶叶、瓷砖生意。陈老板非常好客,也很健谈,知道我们是IT人后十分感兴趣,大家不知不觉就攀谈了起来。陈老板非常好客,叫来了几瓶清酒跟我们一起喝。

就在大家喝得有点醉意的时候,陈老板神秘地跟我们说:“我今天进的大虾很新鲜,各位要不要试试?”我们虽然已经半饱,但转念一想一碟大虾能花多少钱呢?为了几十块扫了大家的兴不好,所以我欣然加了一碟大虾。大虾的确很生猛,虽然已经用一条竹签从头插到尾,但大虾的N条小腿还是在不停地动。

“要不要玩一个温水煮青蛙的游戏?”陈老板又故作神秘地问。

“怎样温水煮青蛙呢?”我十分好奇。

“我们台湾现在流行一种吃大虾的方法,可以边煮边看到大虾有多新鲜!”

陈老板故作神秘的举动,我们当然一致要求看看。

只见陈老板先在一个空锅上倒上味噌汁,用慢火稍微煮了一阵子。然后陈老板把其中一只用竹签贯插头尾的大虾放进锅里。锅里的味噌汁才煮了一阵子,还不是很烫。大虾的下半身是浸在味噌汁里的,上半身露出水面。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虾头部分和腹部的小腿,N条小腿还在不停地动。

“你看,我们的大虾多新鲜,它的腿还在动!”陈老板得意洋洋地炫耀着。

虽然饭桌上的动物都免不了被煮熟,但看着面前的情景,心里还是有点别扭。陈老板把火力调大了。渐渐地,大虾的小腿动得更厉害了。

“你们看!它在还动呢!其实它的下半身已经被煮熟了,但上半身还活着!”看着陈老板美滋滋的表情,简直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又好像是拿小白鼠做实验的游戏。

大约过了半分钟,大虾终于完全不动了,见佛祖去了。这时,陈老板提起竹签,大虾露出来了。效果就像文头的照片所示,大虾的下半身被煮成红色,上半身还是灰青色的。陈老板乘着酒意向我们得意洋洋地炫耀着他的作品,“看着大虾被慢慢煮熟的样子是不是很过瘾?这就像温水煮青蛙嘛!下面已经熟了,上面还会动。”

陈老板还意犹未尽地向我们每人递了一只大虾,“大家试试,很过瘾的!”我心里纳闷,有些人看到动物慢慢死去的时候为什么会产生快感呢?我不是针对所有的台湾人,但从耳闻目睹的台湾人“逸事”里面,的确充满我无法理解的元素。至少那些什么换妻俱乐部、和台湾人有着重要渊源的所谓“东莞式服务”以及陈老板的变态吃虾法,本人无法认同。我希望陈老板这种“新”吃虾方法仅是少数台湾人的特殊嗜好,这家台湾刷刷锅我以后是不会再光顾的了。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