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关于茶,一直有着丝丝缕缕的情愫。有天看到一个讨论茶的聊天贴,勾起了我对茶的回忆,禁不住也进去说了几句。


小时候,看到父母总是泡一杯清茶,捧着一张报纸,袅袅的热气,清新的茶香,小小的心也受了诱惑,偷着去尝了一口。恩,苦苦的,咽下去后,却有一股淡淡的甜味升起在喉间,唇齿间还有余香,说不清的滋味。“疏香皓齿有余味,更觉鹤心通杳冥。”


有一天也去泡了一杯,发现有个好处,就是可以提神。当时读高中,学业很重,总是嫌时间太少,瞌睡太多。喝一杯茶,能够提神,让自己多看一会功课,何乐不为?况且虽然入口有些苦,但回味无穷,算得上销魂。从此我总是不忘记看书时泡一杯清茶,渐渐的一发不可收拾,一天不喝到茶水就是一天觉得难受,就好像上了瘾一样。


喜欢每天喝茶的我,从刚开始的几片茶叶,到最后,茶叶越泡越多,茶水越来越浓。有一天我半夜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才醒悟,白天我喝茶喝得太多了太浓了。


顽劣的陈习一时间难以改掉,一方面依旧给失眠折磨着。十七八岁的年龄,人却瘦瘦的。终于下定决心,用了很大的毅力,花了一段时间,戒掉了茶。

很多年后向友人提起,都对着我哈哈大笑,不相信有这回事,小小的孩子怎么会喜欢喝茶,小小的茶叶怎么会有上瘾这样大的魔力?甚至还用到“戒”这个字。我只能是苦笑一下说:“戒茶10年,终不敢碰。”


茶的魔力却是大的。近几年,我又慢慢喝茶了,不过因为有了控制自己的能力,不再像从前那样喝很多,偶而一杯,几片茶叶。再度引起喝茶的欲望,是因为有天有朋友送了罐上好的铁观音,清香,淡淡……以后,就喜欢上了铁观音。


想起从前,不过是牛饮,给真正的茶客会笑话的“茶牛”而已。小时候的喝茶牛饮,虽然能尝得出茶的优劣,但一直因为家境关系,喝的是一般的茶叶。

我们这的人都喜欢喝绿茶。偶而有亲戚朋友送红茶,浅尝之下,都因为不适合口味,扔掉了。


有天妈妈送我一些小叶的苦丁茶,稍苦,味甘,放几片绿茶,就是一杯不错的降脂减肥茶。自己其实不胖,只是喜欢那味道。


正如朋友所说的:春季碧螺春,夏季小叶苦丁,秋冬铁观音。前个月嘴馋,在超市买了罐碧螺春,说是刚起的新茶,虽然人们说秋茶不如春茶好,但味道也不错。


网友介绍说安吉白茶,我足不出户,见识少,没喝过,很是向往。有苏州的网友喝过潽洱茶,说是太难喝了,还不如铁观音。听了之下,也不敢去买了。


年少时有段时间喜欢茉莉花茶,那时嘴不刁,普通的都要喝。去年,我怀念起这种感觉,买了一包,想回味一下当年的味道。真是很难喝,都扔了。

仔细想想,超市里的茉莉花茶用的茶叶不好,影响了整体的味道。我只要单买优质的茉莉花,再配上品质好的绿茶,这样的味道就能及格了。


“烹调味尽东南美,最是工夫茶与汤。”朋友说去同里旅游的时候,在一座古老的宅院里喝过地道的功夫茶。悠悠的古筝琴声,明清风格的桌椅屏风花窗,扑鼻的清清茶香,年纪的姑娘身着清朝的服装表演着传统的茶艺……“恍若隔世的感觉啊!”他眯着眼回想。


如有机会,带上心爱的人,一起去一个幽远的山间品茶,一定是件快事。“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无奈生活匆匆,工作繁忙,没有时间做这种闲雅的事。我们唯一还能做到的,是找一些朋友,在某个下午,茶香袅袅,款款而谈,说一些琐事。“野泉烟火白云间,坐饮香茶爱此山。岩下维舟不忍去,清溪流水暮潺潺。”的境界,也只能是在梦里意会了。


喜欢这样一个场景:冬天的下午,和熙的太阳穿过玻璃,投在毛衣上,捧一本喜欢的书,懒洋洋地蜷在软软的沙发里,手边是一杯香气腾腾的清茶,窗外是高远的蓝天……对了,配上一段轻柔的音乐。


家乡小城,城虽小,但青青的虞山,也有葱绿的茶园,山脚下、山顶上,一片片,一垄垄。“待到春风二三月,石炉敲火试新茶。”春暖花开,茶农就喜笑颜开了。此时上山,会看到路边的茶园里采茶人的身影。


在西门外居住的大姑也有茶园。为了就近照顾,祖父祖母就葬在茶园上面的山坡上。清明时节,大姑领我们上山祭扫时就能经过这片葱绿。三十岁的表哥童心未泯,总是把我们撇在一边,兀自摘起早茶。正当我们寻找他时,他嚷嚷着从树丛间钻出来,捧着一大把茶叶哈哈大笑:“这些可以泡一杯了!”我们都不能理解他,面面相觑。直到他真的炒好了茶叶,欢天喜地地来招待我们时,我们才明白这是茶农对茶叶的爱呀。


原来这里的家家户户都有茶园,都有一手炒茶的功夫。自家的茶叶,能卖钱,还能满足口腹之欲,真是快乐的劳动啊!他们炒的茶叶,也就是本地的土特产之一虞山绿茶了。勤劳善良的茶农正用自己灵活的双手,采摘出幸福美好的生活。此刻,杯里的茶,喝在喉间,更是美味无穷。茶叶赋予生活无穷尽的魅力……






PS:初秋写成,冬天来晒太阳。同时发表于强国军事论坛中国文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