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虚构《梅兰芳》八大败笔

1 国剧大师邱如白不是幕后杀手




关于国剧大师邱如白的身份,竟在陈凯歌导演电影《梅兰芳》当中,居然演绎成了一个脏兮兮的幕后杀手。可是邱如白怎么就成了幕后杀手的呢?画面故事交待的理由实在不显十足。依照今天现成的电影《梅兰芳》情景看起来,邱如白满身满眼仿佛更加具有着某一些同性恋倾向。并没有什么恶性杀手气息。怕不是因为孙红雷常演的银幕杀手角色,陈凯歌顺水推舟的吧?不过,如果一但真的就是杀手,邱如白也应是为了他自已而进行情杀。其实邱如白的原来生活真实人物原型齐如山也完全不是陈凯歌导演的这样。至少,齐如山为梅兰芳创作排演了三十多出戏。齐如山尽了自己毕生心力,殚精竭虑从事国剧京剧以及其他地方戏曲的专门研究。一定意义上面,侮辱邱如白就是侮辱了国剧。




真正历史上面,齐如山是梅兰芳编创新戏的导演和宣传总监。齐如山五岁到十七岁博习古代经典,他是吮吸着中国传统文化精髓成长起来的。齐如山十九岁进同文馆学习德文及法文,同文馆是由曾纪泽奏请成立于1862年(同治元年)的一座培养翻译及外交官的学校。《梅兰芳》电影中的邱如白本应是以齐如山为原型的。根据《齐如山回忆录》里面的叙述,民国元年齐如山开始看梅兰芳戏,感觉梅有天赋,可是艺实平平。齐如山看了梅兰芳演的《汾河湾》给梅写了一封长信,指出他演出不足。过了十几天,梅又演此戏,齐再去看,发现梅竟全照齐信中的意思改过来了,而且受到观众欢迎。由此齐如山每看一次梅戏,都要写信,总共写了百十来封。民国三年,齐如山正式与梅兰芳认识,应梅之邀,为梅编戏。




齐如山知识渊博,治学严谨。齐如山并不满足于书本研究,在现实生活中广泛搜集资料并与书本记载相参照。在将近四十年时间里面,齐如山曾访问过京剧界老角名宿达三四千人,记录下了丰富原始手工材料。而且从古代经籍、辞赋、笔记、风土志以及西方有关的心理学、戏剧理论著作中寻找线索和印证,整理纳为著作。齐如山主要有《说戏》、《观剧建言》、《中国剧之组织》、《京剧之变迁》、《脸谱图解》、《梅兰芳艺术之一斑》、《梅兰芳游美记》等三十余种。他提出的“无声不歌无动不舞”论点,对中国传统戏剧最精炼最准确的艺术概括。齐如山晚年著作《国剧艺术汇考》内容丰富,考据周详,重新修订了个人早期研究中不成熟看法,对有关京剧艺术问题擘肌分理,客观考证,为中国京剧研究做出了源源贡献。可是这样的国剧大师邱如白(齐如山),居然成为了陈凯歌导演电影《梅兰芳》当中幕后杀手。不懂陈导是何居心?







2 梅兰芳只好金屋藏一娇










孟小冬遇刺未遂事件还要从“梅孟之恋”事件说起。“梅孟之恋”势必归为一度梅孟结合。当时出版的《北洋画报》于1926年8月28日,分别刊发了梅孟二人的献艺照片。戏装梅兰芳照片下的文字写道:“将娶孟小冬之梅兰芳”。旗装中的孟小冬照片配有文字:“将嫁梅兰芳之孟小冬”。不久以后,身为新人的梅兰芳孟小冬把自已宅子置在了北京东城内务部街。这个时候,喜事当中的孟小冬芳华十九岁。梅兰芳岁数也在而立前后。










当时年月,孟小冬梅兰芳喜结良缘在梨园社会,甚至“黑社会”是一件非常轰动的社会新闻。对于拥有两房太太的戏人梅兰芳娶进孟小冬,社会拥有不同态度。梅家大奶奶王明华此时此刻已然病入膏肓。当时《北洋画报》载文明说:“梅之发妻王明华素来不喜欢福芝芳的,所以决然使其夫预约孟小冬为继室。”另一位太太福芝芳出身京剧旦角,向有天桥梅兰芳称誉。新婚之后的孟小冬由于身贱,只好金屋藏娇,不好抛头露面。这些生活中的真实内容在银幕上绝无表达。










当时社会名流齐香回忆孟小冬说:“平时我看她并不过分打扮,衣服式样平常,颜色素雅,身材窈窕,态度庄重。有时候她低头看书画,别人招呼她一声,她一抬头,两只眼睛光彩照人,她那天生丽质和奕奕神采。”年大孟小冬十多岁的梅兰芳,其实对于美丽端庄,温婉可人的孟小冬,本来呵护有加。孟小冬出自对于夫的爱戴,虽然基本不登台了,却仍然常在家里吊吊嗓子。如果冬皇没有日后那一些婆婆妈妈的家务风波,诺大中国一定更会多出一个贤惠妻子。不过恐怕则会失去一名梨界大师。







3 孟小冬为什么离开梅兰芳











孟小冬情场不顺,才有了戏场大顺。她终于在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一日正式拜余叔岩为师,成为余叔岩关门弟子,也是余派惟一女弟子。孟小冬对于体弱多病余叔岩殷勤奉侍。请问艺事,敬业执著,余叔岩也倾囊相授,一招一式力求完美。孟小冬京戏艺术拜余之后有了本质飞跃,甚至能与当时京剧老生翘楚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同相颉颃。一时被尊称为“冬皇”。有评价说:“孟小冬自拜叔岩,则每日必至余家用功,寒暑无间。前后五年,学了数十出戏,是余派惟一得到衣钵真传的女艺人。假若余派的东西是真正研究院的玩艺,孟小冬倒真是一位惟一够资格的研究生。名贵则名贵极矣,然大好艺术不能广传,总是一件令人扼腕的事。”







上面的所谓“梅孟旋风”,在如今电影《梅兰芳》当中也有表达。就是邱如白台下坐立不安的那一场戏。之后孟小冬被邱如白劝退。退居不成便开了杀戒。对于孟小冬的天生丽质,不以色相事人的女杰身子骨之类说法,社会上引来不少异端求者。而且单相思的人还不只一两个。陈凯歌导演电影《梅兰芳》当中的行刺孟小冬的场面,不象真实历史事件那般是一起骇人听闻的血案。而成了对于邱如白的幕后杀手。电影里面孟梅分离。干干净净终告一双戏人仳离的画影结局,似乎只是打击到了孟小冬一下。这跟生活中的孟小冬不同,因为至少孟小冬曾经一度皈依佛门。









4 无量大人胡同行刺梅兰芳



1933年9月在天津《大公报》头版连载了一篇《孟小冬紧要启事》。文章当中,二十五岁孟小冬追述了自己跟梅兰芳成婚以后的心态境遇:“窃冬甫届八龄,先严即抱重病,迫于环境,始学皮黄。粗窥皮毛,便出台演唱,藉维生计,历走津沪汉粤、菲律宾各埠。忽忽十年,正事修养。旋经人介绍,与梅兰芳结婚。冬当时年岁幼稚,世故不熟,一切皆听介绍人主持。名定兼祧,尽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其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虽经友人劝导,本人辩论,兰芳概置不理,足见毫无情义可言。冬自叹身世苦恼,复遭打击,遂毅然与兰芳脱离家庭关系。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抑冬更有重要声明者:数年前,九条胡同有李某,威迫兰芳,致生剧变。有人以为冬与李某颇有关系,当日举动,疑系因冬而发。并有好事者,未经访察,遽编说部,含沙射影,希图敲诈,实属侮辱太甚……”







这一篇孟小冬的“启事”当中所谓的““李某”,大约是指当时追星一族大学生李志刚。还有另外一传杀手是纨绔子弟王惟琛。他们都是深入暗恋孟小冬的人。可是自从梅兰芳娶走了孟小冬以后,杀手之流怀恨在心。有一天携枪窜进北京东城无量大人胡同梅兰芳的“缀玉轩”,寻衅勒索,误伤张某,后被军警击毙,枭首示众。此事成为小报制造花边新闻的噱头,一时间流言蜚语四起,甚至有的言论说,孟小冬原本就是李某的未婚妻,梅兰芳属于夺人之美。并且还把命案绯闻搅在一起。梅兰芳因此大觉郁闷。不象电影梅兰芳或者孟小冬那样子大义凛然。









史料记:孟小冬离开梅兰芳是为了赌气出走的。孟小冬与坤伶名旦雪艳琴搭班到天津唱戏。这一次复出未唱先红,津门媒体给予了大面积报道。当时的《天津商报》甚至特意开了“孟话”个人专栏,报章称孟小冬为梨园的“冬皇”。孟小冬演出期间,经常以男装出入交际场合,气宇轩昂,不露地道小妾幽怨。更有点意思的是,电影画面对此一字不提。也更不提后来孟小冬的婚嫁梅兰芳。电影只是用了少数镜头表达了孟梅的“同志”友谊。而且孟梅双双出入全跟黑白电影《永不消逝电波》里面孙道临演的地下夫妻那样。







5 电影《梅兰芳》唱戏事关品味高低




袁四爷在电影《霸王别姬》117分钟,反击当场检察官认为昆曲《牡丹亭》里面《游园》一折属于淫词艳曲。记得京城混世魔天袁四爷是当作大汉奸大恶霸被新中国人民政府拉出去枪毙的。对于一惯反人民的袁四爷的死无论何时也是反不了底案的。恶霸就是恶霸。汉奸就是汉奸。可问题是,现如今电影《梅兰芳》当中,仍旧让邱如白开局赏的戏还是那一出被袁四爷激赏的《游园》。历史不同电影。因为历史还是明了戏曲艺术当中度的,历史以为民间戏曲还是有着一定糟粕的。所以历史上邱如白的原型人场齐如山,在最初听赏的梅兰芳戏不是《游园》惊梦之类。而是《汾河湾》。




京剧《汾河湾》在行中的悲剧意性是多重的。《汾河湾》又名:《丁山打雁》。此剧在中国京剧历史上面占居重要位置。情节描写的是,唐代薛仁贵投军多年不归家乡,薛仁贵妻柳迎春生子薛丁山,长大以后每日打雁奉养母亲。薛仁贵在战场立功受爵,回乡探望柳迎春,行至汾河湾,恰遇薛丁山打雁,见其好箭法,正在惊讶。突然一猛虎奔至,薛仁贵为护薛丁山,急发袖箭,不料却误伤薛丁山,仓皇逃走。行至寒窑,夫妻相会,薛仁贵见床下有一双男鞋,于是疑妻不贞,柳迎春告诉这是薛丁山所穿。薛仁贵见到儿子,才知道那个在汾河湾射死的孩子就是自己儿子薛丁山。悲伤摇曳。悲情阉人。然而昆曲《牡丹亭》里面《游园》一折又是一个什么东西呢?拿电影《霸王别姬》检察官话讲,属于一个淫词艳曲也。




6 章子怡不应该是五四青年




孟小冬乳名孟若兰,本名令辉。孟小冬艺名小冬。出身梨园世家的北京人。孟小冬祖父孟七出身徽班,擅演文武老生兼武净。孟小冬的父亲、伯父、叔父都是京剧演员,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孟小冬别无选择地走上了从艺的道路。她九岁开蒙,向姑父仇月祥学唱老生,孟小冬十二岁在无锡首次登台,十四岁就在上海乾坤大剧场和共舞台先后与张少泉(电影明星李丽华之母),粉菊花、露兰春、姚玉兰同台演出,居然大角风范,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当时的评论界赞她“扮相俊秀,嗓音宽亮,不带雌音,在坤生中已有首屈一指之势”。上述这些重要人物背景资料,电影几乎全无一字交待。



当时社会舆论认为,这样冰雪聪明的女戏人孟小冬,梨园明日之星一定非她莫属。当时的北京是京剧演员心目中憧憬的一块圣地。为了开拓个人新天地,1925年孟小冬离开了上海,北上造就自已。要说起来命运还是比较眷顾孟小冬的,失却了婚姻。成为了戏王。可是现如今电影《梅兰芳》当中的孟小冬人物形象,全无描写这些。而且孟小冬形象不免让人想起来了电影《青春之歌》里面的林道静。秀发齐耳,故做朝气。旧世戏人恐怕不应当是这幅模样的。不过后来生活中孟小冬下嫁黑社会的超人本领也让人不能不服气。当然了,恐怕我们也还是要服气章子怡戏里戏外本事的。


7 日本鬼子绑架梅兰芳了么




至于陈凯歌导演电影《梅兰芳》当中那些日本兵绑架梅兰芳的戏,则完全属于胡编乱造。自然了,陈凯歌导演也完全可以把电影《梅兰芳》拍摄成一部抗日战争题材故事片。导演完全可以让梅兰芳象《地道战》《地雷战》《平游击队》《小兵张嘎》《红高梁》《血战台儿庄》《苦菜花》等等抗战影片那样,陈凯歌导演应该让梅先生唱着京戏,打了伤寒针,冲上抗战前线,为国捐驱报效百姓。不过那样的操着手榴弹冲锋陷阵的场面,黎明演不合适,要换孙红雷上。实在讲,邱如白的人物形象有一些糟残了孙红雷过去一向稳定的精彩出戏。记得中国银幕正派小生王心刚一辈子只演了一个小反角,却遭到了观众一片坦白埋怨。本色就是本色。




8 不仅仅只有一个孟小冬




1926年北京的梨园界生出了所谓“梅孟之恋”事件一刻,梅夫人王明华已经过世,二夫人福芝芳生有四子。另外梅兰芳身边还有一位爱的种子刘喜奎。电影当然没有提这位梨园行的刘喜奎。要是再提就显更乱了。上一个世纪二十年代前后的艺术界,一部份会活的小市民对于戏台上的女性化男伶,以及男性化女伶之类之类阴阳倒错,深心怀有猎奇愿望。社会上那一种所谓的私求泛欲的戏说愿望在灯红酒绿之下得到某些满足。据一说法,梅孟在一次堂会《四郎探母》演出当中,以其中的所谓对儿戏《坐宫》叫响。戏中的男女主人公情真意切。于是在京城刮起了一阵所谓“梅孟旋风”。






不过这一记“梅孟旋风”也只是真实历史生活当中梅兰芳的一件旧事而己。对戏界热爱一生并且熟悉梨园界的前辈曹禺在他的著述中间,不止一次提及过戏人名坤刘喜奎。早在公元1915年前后,刘喜奎跟谭鑫培,杨小楼等大版台上对练之刻,刘喜奎与梅兰芳在台上热火朝天演戏,同时台下恋情乌山云雨有爱时候,孟小冬还尚未正式映世。其实要仔细说起来,陈凯歌导演电影《梅兰芳》当中如果非要搞什么友谊爱情之流的话,孟小冬的人选恐怕不抵刘喜奎光明正派。至少刘喜奎是不怎么买黑社会幌的豪杰侠姐。据当时报刊讲,有一度袁世凯还想请刘喜奎打麻将,刘喜奎严词回拒了曾经的大总统。仅此一事与章子怡角色孟小冬比,刘喜奎绝对算上高风亮节了。陈凯歌导演电影《梅兰芳》里面如果把孟小冬改成为刘喜奎,估计住在米国的陈凯歌导演就更加显得热爱我们中国了。




附: 孟小冬是妻是妾身份基本不明




电影里孟小冬的妾位或者是三房太太的身份基本不明。就象电影《霸王别姬》里菊仙在妓场上的身份不明一个样子。电影《霸王别姬》57分钟菊仙形象扯着嗓子嚷嚷:“那帮丫挺的让俺嘴对嘴喂他们酒喝”。这话听了让人不大明白,一个八大胡同的烂女仔难道还怕什么口上口之类的戏法吗?陈凯歌导演画面下的妓人应当不会是身体干净的心美标兵吧?同样是《霸王别姬》63分另一妓人之口讲的全真:“那窑姐永远就是窑姐。”难道陈导镜筒之下的窑姐不跟客人对嘴的吗?要是电影《霸王别姬》这样做的话,陈凯歌导演的这一幕则显得不够敬业。同样的道理,孟小冬在电影当中是妻是妾的身份也基本不明的。因为不明,所以陈凯歌导演干脆不叫梅孟成婚。有意思的是,陈凯歌导演连古人发生过的婚姻之类大事都能干涉和涂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