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修罗 第二章 风雨归程 第一节 故人来

feimeng820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24.html


雪城。一片冰山雾霭起,两河入林满城花。


雪城坐落于中土东北部,离北林雪原东南约一百里,虽说不上常年积雪,但在入冬到初夏这段时间,满城皆由厚厚积雪覆盖。而黑河和松河两条河流穿城而过,河水遇暖蒸腾而上,在碰到河沿的树木时又纷纷凝结成冰花。整城银装素裹,满树冰花摇曳,端得好景,雪城之名也是由此而来。


不过雪城出名的不仅只是雪景而已,相对于雪景而言,作为中土四大城之一,雪城更让人记称的是这里有个江湖盛名的烟雨阁。


其实烟雨阁并不只是雪城有,在中土称得上城的地方,几乎都可以看得到它的影子。不过雪城的烟雨阁之所以被许多人记称,因为它是烟雨阁阁主所在之地,也可以说是烟雨阁的总舵所在。


而关于烟雨阁有句话一直为江湖人所津津乐道:不进烟雨阁,枉称江湖客。


烟雨阁,大概崛起于二十年前,但其并不是一个所谓的世家或者说门派,而是一个烟花之地,江湖最大的风月联盟。


在这里,你可以见到江湖上最多妩媚的女子,喝到最美味迷情的美酒,见到各式各样的江湖中人,听到很多很多的江湖逸闻趣事。每座城镇的烟雨阁是江湖豪客游侠最喜欢去的集聚地。烟雨阁就是江湖的缩影,没去过烟雨阁的人,即便早入了江湖,却都不好意思称自己是江湖中人。


不过烟雨阁最让人称道的却不是里面的美女多,也不是来往的江湖人多,而是它的情报多。烟雨阁分号遍布整个中土,又因为其生意性质特殊,三教九流集聚,可以说所有的江湖人都是它的耳目,再加上其它手段,那所得的消息情报自不是一般门派可比。烟雨阁号称江湖消息灵通第一,自然不是徒有虚名。


晨明,天微亮。


雪城烟雨阁所在烟雨楼也消去了一夜的人声鼎沸,渐渐归于平静。


在烟雨楼最顶一层唯一的大房间,房里北侧大壁炉内红碳滚滚,房子四面厚幔垂挂,阻挡了外面冷气侵袭,所以房子里是暖意浓浓,与外面冰天雪地相比是天差地异。


壁炉前有一张长长矮矮的卧榻,卧榻高不过膝,上铺厚厚几层毛皮毯子,毯子上半卧着一年轻女子。


女子面对壁炉,身着淡青透亮轻纱,不过轻纱本薄,难掩女子雪白肌肤,苗条体态,玲珑曲线。壁炉火光映照,女子面显微红,春意浓浓,但一双微闭丹凤眼,两弯柳叶吊梢眉却又稍露威仪贵气。

此人正是烟雨阁的主人,名字烟雨。

虽然江湖人往来烟雨阁频繁,却没有几人知道烟雨阁的主人就是这么一年轻女子,更不消说亲堵她的真面目。

烟雨身后两丈处挂着一挂珍珠垂帘,把房间虚隔成了两个,垂帘后站着一微胖中年女子,小心翼翼地对着里面报告着新一天得到的江湖情报。中年女子是雪城这座烟雨楼里的总管,手下的女子都叫她徐麽麽。

烟雨一边听着徐麽麽的报告,时不时啜饮一口右手高脚玻璃杯里的葡萄美酒,表情慵懒。

听得片刻,烟雨似有些不耐,从低榻上坐了起来,打断报告问道:“就只有这些琐碎小事?没有月随风的新消息吗?”

“没有,小姐。”徐麽麽忙躬身回道。

“那你先下去吧,有了他的消息记得及时告诉我。”烟雨挥了挥手说。

待得徐麽麽退出房子,烟雨放下酒杯,不自由地轻叹了口气,眼神似乎有些迷离,也有些激动,喃喃自语道:“五年了…”

“是啊,五年了,没想到五年前那个整天囔囔着要离开烟雨阁的人却已渐渐习惯了烟雨阁主的生活,还把烟雨阁搞得风声水起,声势浩大。”这时,珍珠挂帘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接道。

“你…?”烟雨先是一惊,这烟雨楼顶层虽看去平静,却是暗哨无数,且都是烟雨阁中一等一的好手。


待得明白声音的主人,烟雨放松了下来,掩饰着内心的惊喜,妩媚一笑,假嗔道:“你还知道回来看看我?”

“现在江湖都说不进烟雨阁,枉称江湖客,我虽称不上江湖中人,也还是要来转转的,免得出门在外被人瞧不起。”帘外男子轻笑道。

“臭小子,就你贫嘴。”烟雨轻笑道:“假如你真会顾忌被人瞧不起,那就不会有以前那个放荡的五毒公子了。”

原来外面的男子正是月随风。

不过月随风却没接着烟雨的话题,笑说道:“既知老朋友来了,也不请我里面坐么,你自己享受着甜蜜美酒温暖壁炉,却不知道我站在外面可冷。”

“……?”烟雨楞了一楞,接着笑回道:“美酒是有,壁炉火也旺,不过我卧榻刚醒,身未着衣,你不介意就进来吧。”

“你不是穿着衣服的么?不管怎么说,轻纱虽不御寒,却也算衣。”月随风哈哈笑道,随即掀起挂帘走了进去:“我可进来了,背着朋友独享美酒,可不是待客之道。”

“等等啊!”这一下,烟雨却慌了,忙理了下睡后微乱的头发,又拉了块毯子盖身上,才假意怒道:“臭小子,还真敢进来,真是死性不改,脸皮厚得要紧。”

“哈哈,不是你邀我进来的么?我可是什么都没看到。”月随风满脸笑意,接着走向旁边的酒柜,也倒了杯葡萄酒,轻轻摇了摇,浅酌一口,赞道:“好酒。这西域贡酒果非凡品,烟雨阁主倒也懂得享受。”

“哼,你没看见怎知我穿了纱衣。骗子!”烟雨说。

“骗你做什么?我只是猜测而已,你也知道我向来是不说谎的。”月随风戏谑道,手拿酒杯随随便便在卧榻另一侧坐了下来,摆了个舒服的姿势。

“你不只会骗人,还会说笑话。”烟雨说道:“只怕很少有人知道,这世上最会骗人的就是你五毒公子了。”

“荣幸,荣幸,没想到在堂堂烟雨阁主的嘴里,我也能有个天下第一。”月随风却不以为耻,假装沾沾自得道。

“去你的,不跟你贫了。”烟雨说道:“话说回来,这几年不见,看来你的武功精进不少,近我十步我居然未能察觉。”

“不是我武功有进步,而是你对自己放的暗哨太过自信,所以自己也失了警惕。”月随风说。

“是么?”烟雨很诚恳地问道。

“是的。”月随风定定说。

两人相视片刻,而后相约一笑。接着又是沉默。

过了许久,烟雨假装捶了捶腰,轻笑出声:“你来这里该不会就是来抢我的酒喝吧?还是良心发现,单纯就为了来看看我?”

听烟雨这么一说,月随风眼里闪过一丝尴尬,随后无奈笑了笑说:“回来了自然也是来见见你,顺便尝尝你的好酒,另外也要问你些事情,毕竟你烟雨阁耳目众多。”

“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过问我可以,你要答应我个条件,另外我也不能保证你的问题我都能给你答案。”烟雨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条件?”月随风问。

“这个先等你问了后再说。”烟雨呵呵笑道,眼里露出些许狡黠。

“哎,什么时候你都变得这么精明了?是不是跟钱大头学的?看来钱大掌柜不远千里三天两头跑你这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月随风摇摇头说。

“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大头鬼,你应是不应。”烟雨似乎真有些生气,说话声音也高了些。

“好好,我应就是。”月随风忙点了点头,接着又轻声喃喃自语:“下次见了钱大头一定要好好问问他。”

“我看你还是先去问他吧,我要补觉了。”烟雨粉脸一冷,站起来道。

“别急别急,我不是答应了么。”月随风忙回道。

“那快说你的问题吧,再扯其它的我可真要把你踢出去的。”烟雨复又坐了下来。

“我这次回中土,外面可有我的传闻?”月随风正色问道。

“恩,三天前,江湖里开始隐约传闻说你在北林雪原上出现,跟你在一起的还有鑫家的三小姐。”烟雨点了点头说:“这几天江湖有一大半的武林中人都跑来了这边,大概就为你身上那十万白银而来。我还一直以为是讹传,现在看来都是真的。你们你是不是在雪原上遇到了武林中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