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民党军队派系追踪(之新桂系五)

江程浩 收藏 0 813
导读:国民党军队派系追踪(之新桂系五) [face=仿宋_GB2312]底 定 东 南[/face] 江程浩 二00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1926年7月6日,李宗仁率师离开桂林,取道黄沙河直下衡阳。在北伐军先遣部队的胜利鼓舞下,到达湘中前线的第四、第七军的部队和唐生智的第八军,在唐生智的统一指挥下,已对据守涟水、渌水北岸的吴佩孚、叶开鑫军发起攻击。 两湖地区是直系军阀吴佩孚的势力范围。是北伐首先要打倒的敌人。国民革命军第四、第

国民党军队派系追踪(之新桂系五)

底 定 东 南

江程浩

二00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1926年7月6日,李宗仁率师离开桂林,取道黄沙河直下衡阳。在北伐军先遣部队的胜利鼓舞下,到达湘中前线的第四、第七军的部队和唐生智的第八军,在唐生智的统一指挥下,已对据守涟水、渌水北岸的吴佩孚、叶开鑫军发起攻击。

两湖地区是直系军阀吴佩孚的势力范围。是北伐首先要打倒的敌人。国民革命军第四、第七和第八军担负了两湖主战场的主攻任务。其中第四、第七两军为右路军,第八军为左路军,均以攻占长沙、武汉为作战目标。

吴佩孚为了确保其两湖地盘,于6月中旬命令“湘军总司令”叶开鑫统一指挥在湘的北洋军各部,准备向北伐军进行反击。6月18日,吴佩孚又任命李济臣为援湘军总司令,由宋大霈、王都庆、唐福山、董政国分率四路大军,支援叶开鑫。北军云集湖南,大战迫在眉睫。北伐军前敌总指挥唐生智率第四、七、八军部队先发制人,提前向北军进攻,意在首先夺取长沙。

在第七军第八旅的支援下,唐生智部第八军第一、四两师强渡涟水,于7月6日攻占北军重要据点娄底。随后又在湘潭打败叶开鑫军主力,并乘胜追击,11日进占长沙,叶开鑫逃出长沙。第四军在第10师师长陈铭枢指挥下,也于7月10日攻占了湘东重镇醴陵。北伐军取得首期大战的胜利,北洋军全面退守汩罗江防线。

8月15日,以北伐军主力第四、七、八军为中央军,由北伐军前敌总指挥唐生智统一指挥,沿武长铁路北进,目标直指武汉。李宗仁指挥四、七两军为主攻部队,唐生智指挥第八军为助攻。以第三军军长朱培德指挥的北伐军第二、第三军为右翼军,集结醴陵、攸县、茶陵一带,对江西方面的北洋军孙传芳部取守势。以新归附革命阵营的贵州袁祖铭部第九、第十军为左翼军,集中常德附近,攻占荆州、沙市,切断武汉、宜昌间敌人的联络,相机进占宜昌、襄阳;另以第一、第六两军为中央军的总预备队,分别随第八和第四军向前推进。一切准备就绪后,北伐军各部按既定布置进入攻击位置。

8月18日下午,李宗仁向中央纵队四、七两军下达了攻击令,北伐二期战役打响了。19日拂晓,第七军兵分两路,分别由夏威和胡宗铎指挥向吴佩浮布置的汨罗江防线发起猛攻,双方展开了一场恶战,到当日下午,第七军终于将北军击溃,占领张家碑,北洋军向汀泗桥方向退却,北洋军的所谓"汩罗江防线"全面崩溃。李宗仁下令对敌衔尾穷追。23日,第七军一、二两路主力会师北港,次日越过湖南湖北边境进驻大沙坪。

汨罗江战役后,北伐军四、七两军主力以追击残敌的态势,在湖北南部地区沿武长铁路继续向北推进,到达武长路两大铁桥之一的汀泗桥。从8月25日夜间起,第四军与吴佩浮北洋军2万余人在汀泗桥展开激战,中间几经反复双方相持不下。26日,江水暴涨,进攻越发困难。北洋军都认为汀泗桥插翅难飞,于是放松警戒。第四军第36团团长黄琪翔自告奋勇,在附近港湾找到十几只渔船,乘夜将36团官兵渡过河去。当吴军还在酣梦中时,黄琪翔率本团精兵冲进守桥部队的营房,杀声震天。在第七、第八军各一部的配合下,第四军终于夺取了汀泗桥,打开了鄂南通往武昌的第一道门户。

在第四军攻打汀泗桥时,吴佩孚已在北方结束击溃冯玉祥国民军的南口之役,亲率精锐部队刘玉春、张占鳌、靳云鹗等师兼程南下增援湘中。不料才到武汉,汀泗桥已失,吴佩孚急怒攻心,未经休整立即从武汉南下,赶至武长铁路另一重要关口贺胜桥亲自部署。

攻打贺胜桥的战役由李宗仁任总指挥,指挥第四、七两军为攻桥主力,第八军为总预备队。29日下午,吴部大军已在贺胜桥北严阵以待,双方主力云集,不惜倾全力作决定胜负的一搏。

30日拂晓,李宗仁向第四、七两军同时下达出击令,一场恶仗打响了。李宗仁率陈可钰、张发奎、陈铭枢、夏威、胡宗铎等众将领,直趋第一线指挥。北军也恃险顽抗,战场上顿时成了一片火海。北伐军攻势凌厉,战士奋勇当先,北洋军竭力抵抗,仍然渐渐感到不支。吴佩孚亲率机关枪、大刀队上贺胜桥头督战,甚至手刃退却的旅团长十数人。无奈北伐军攻势太猛,战至黄昏,吴佩孚见大势已去,在乱军中夺路爬上火车北驰逃命。攻占贺胜桥后,北伐军第四、七两军在李宗仁指挥下乘胜追击,于9月1日晚攻抵武昌城下。

不久,江西传来了孙传芳部西犯威胁湖北的消息。北伐军第一、二、三、六军在江西战场取得初步胜利并攻下省会南昌后,又被孙传芳调大军反扑,夺回南昌。北伐军反而受到重大损失。李宗仁接到总司令蒋介石电令,调第七军离鄂赴赣增援。遂将武汉攻城的任务交给第四、八两军负责,自己率第七军取道鄂城向江西进发。李宗仁指挥之第七军自入湘参与北伐以来,仅仅数月时间,以绝对主力的姿态横扫两湖,为北伐初战立下大功。

9月25日李宗仁率第七军经湖北阳新与江西武宁交界地区进入江西,在箬溪镇一战歼灭孙传芳嫡系王牌部队谢鸿勋部2万多人,又在德安以不足两万人的久战之师击败孙军第四方面军总司令卢香亭部4万余人。由于与孙军力量相差太大,此战第七军虽然获胜,但本身损失也很大,全军仅存7000余人,第九团团长陆受祺阵亡。李宗仁后来回忆说,此役是“第七军北伐以来,战斗最激烈、死伤最大的一役”。

陆受祺(1893-1926),广西容县人。 1908年入桂林陆军小学,学习军事。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遂投笔从戎。退役后,到南洋考察。1914年回国后,曾就读于湖北中学。1919年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新桂系建立之初即是重要成员之一。

德安一役,李宗仁出奇制胜,打乱了孙传芳在江西的全部部署。使孙传芳西向进攻湖北的主力不得不回援德安。

为避开孙军回援的锋芒,李宗仁在l0月5日晚撤离德安,返回箬溪休整。几天后,孙军陈调元部主力刘凤图、毕化东两混成旅及一个骑兵团共1万余人突袭退守箬溪、武宁一带的第七军,在十分疲惫的情况下,李宗仁率第七军再次击败刘凤图、毕化东部一万多人,刘凤图毙命,毕化东受伤。此战第七军再伤亡两千多人,第二团团长吕演新、机关枪大队长吴铁英阵亡。经此三战,援赣北伐军第七军彻底打乱了孙传芳的整个战略布署,解除了湖北战场的侧翼威胁,同时也传来第四、第八军攻克武昌的捷报。

10月21日蒋介石致电嘉勉李宗仁时称赞说:“兄弟孤军深入,屡摧强敌,赣局转危为安,实深利赖。”经过几个月的苦战,虽然连战皆捷,但此时的第七军的实力已经大大削弱。经广西后方紧急补充,第七军才得以重新恢复作战能力。新桂系李宗仁统率第七军自奉调入赣后,孤军深入赣北,独立作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以劣势兵力屡克强敌,对江西战场的决胜起到了至为重大的作用,“钢军”之称由此名闻遐迩,李宗仁也成了蜚声中外的北伐名将。

湖北战事结束后,北伐军全部主力齐集江西,北伐军总部亦迁移至江西,白崇禧也趁此机会回到第七军与将士们小聚。11月6日起北伐军在江西展开了全线反攻,一战歼灭孙军卢香亭第三方面军第一军刘士林部;再战又歼灭孙军第二方面军郑俊彦部3万余人。8日攻占南昌,守将唐福山、张凤岐、岳思寅被俘获。

北伐军肃清江西孙军后,分为东、西两路,乘两湖和江西战场胜利的余威,以风卷残云之势,向仍然被孙传芳控制的长江下游东南各省进军。李宗仁率西路军第七军渡过长江,沿长江北岸东进,沿途收编了孙传芳之败军安徽省长陈调元部和皖军王普等部,兵不血刃进入安庆和省会合肥,进迫津浦铁路南段,威胁南京、上海。东路军第一、二、三纵队在前敌总指挥白崇禧率领下,由江西东部向浙江进击。于1927年2月18日占领浙江省会杭州。3月22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胜利,整个上海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人武装占领。白崇禧指挥的东路军第一纵队亦在此时由龙华进入上海。3月20日,李宗仁接受蒋介石任命为安徽省主席一职,从此开始了新桂系对安徽长达二十多年的统治。

新桂系三首领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三人在当时的中国属于具有反帝、反封建、反军阀割据等爱国思想的进步军人。其统率下的第七军作战能力超强,在北伐战争中屡建奇功,为北伐战争的胜利、为打倒军阀,统一中国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在政治态度上李、黄、白与蒋介石一样属于国民党右派。在某些方面甚至比蒋介石更加右倾。在新桂系统治广西时期,广西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不仅规模小,而且影响也很弱,这与李、黄、白三人的政治态度有直接关系。由于这种原因,李、黄、白在上海“四·一二”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的所谓“清党”事件中与蒋介石一样成为最主要刽子手之一就不足为奇了。比蒋介石更过分是,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是由蒋介石、何应欣与李、黄、白三人为主策划的,是在白崇禧直接指挥下进行的。这是新桂系对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犯下的滔天大罪!其统率下的第七军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到上海屠杀共产党和革命群众的事件中来,但却在打击北伐军中左派部队,保护上海“清党”顺利进行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本文内容于 2009-1-2 13:33:44 被江程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