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湾省博士眼中的中国海军远征索马里

大约七,八年前,我在台湾(省)担任“立委”。一天路过台北鸿霖画廊,看见那里挂着“纪念郑和下西洋六百年展览”的招示,便高兴地进去参观。主事者是一位与我有同名之雅的王志宏先生,我对他们举办这样一个有意义的活动,与为它所下的数年工夫,深深的敬佩。



我站在一幅《郑和舰队航海图》的巨画前,震惊而又激动。那是一个两百多艘各式船舰,承载两万七千多人,世界航海史上前所未有的庞大舰队,却又井然有序罗列于大海之中,在金黄色的阳光之下,昂首前行。它满载着中国探索海洋的希望,像大鹏鸟似的航向远方;它准备载囘中国人的荣耀与骄傲,为我国历史写下壮伟的海洋史诗。我站在那里,眼角泛着泪光,久久不愿离去。


中国的挫败,在于航海事业不如西方。当欧洲人越过海洋,占领了美洲与澳洲,割据了非洲与亚洲时,中国正在沉沉大睡。中国有太好的机会比欧洲人先一步到达各地,只要十五世纪郑和的海洋事业能被继续下去。但继之而起的却是横跨明,清两代的“海禁”政策,让中国失去了海上动力,依旧是一个封闭而停滞不前的大陆国家。


我们都知道,郑和下西洋最远到达的地方,是非洲东岸的“竹步”。这个“竹步”,就位在最近国际上大大有名,屡次閙出海盗劫船事件的索马利亚。当地还有土着自称是中国人后裔,至今仍可找到发音近似“林”、“黄”等中国姓氏的索马利亚人。


六百年过去了,这块海域上不再见到中国舰队鼓浪而过。那在金黄色的阳光下昂首前行的庞大舰队,你到哪里去了?印度洋上风云仍旧,但是找不到一面汉家旌旗。


我们听到了春雷乍动。中国决定接受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案的呼吁,派遣舰队到亚丁湾护航,避免国际商船受到索马利亚海盗的劫掠。六百年后,中国人又要来了。


这个行动,正当而应该,舰队护航是履行身为国际社会成员的义务,何况它有联合国的授权。列强的官方声明中对此都有正面的回应,但骨子里却有不安和疑惧。尤其是曾与清朝作过海上决战的日本,右翼分子不断地咆哮或者哀鸣。


六百年后的中国,已经觉醒而认识到海洋的重要。虽然晚了,但已开始整建远洋海军,把目光投射到四大缘海之外的海洋。


美国太平洋军区司令最近透露,在与中国海军交流的过程中,曾有一中方将领建议,中美何不以夏威夷群岛为中界,平分太平洋?


美国将领当然震惊而不悦,其中更有嗤之以鼻认为中国不自量力者。但是且莫把这件事当作笑话看,中美平分太平洋的事必定成真,只是时间迟早而已。


中国作为“三洋大国”将海军佈局全世界的时日,或者还远;但成为“两洋国家”,左倚太平洋,右傍印度洋的日子,就在明天。中国必须让它的力量到达两洋,才能保障东起巴拿马运河,西至波斯湾,红海,与好望角,这块水域的贸易与资源运输路线的畅通无阻。


我们往东看去,中国要出太平洋必须经过琉球群岛与台湾。二战之后,蒋介石政府错误地不去争取琉球群岛由中国托管,乃至东大门被人堵住了大半。所幸台湾仍在。台湾要作怎样的战略取向? 究竟是作中华民族东出太平洋的绊脚石,还是作面向太平洋的一艘伟大的航空母舰?


中国要作太平洋西半边的主人,就要与日本化敌为友,并联好在南太平洋的澳洲。甲午海战的失利,只能用来激励我们向海上发展的雄心,却不宜成为阻碍中日两国结成联盟感情上的纠结。


郑和下西洋开啓了中国向东南亚的移民。现在中国在这一带已颇有实力,因此西经麻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应该没有克服不了的障碍。如果以铁路连接昆明与仰光,则南临安达曼海西接孟加拉湾的缅甸,更可以成爲中国迅速通往印度洋的基地。


西方国家不必疑虑。郑和下西洋,并没有用火砲去兼并土地劫掠资源,它的目的仅在于宣扬国威与认识世界。它基本上,只是一支促进贸易与文化交流的亲善访问舰队。当中国再度成为海上的主人,西方国家将会见识到,那与十七世纪欧洲殖民主义截然不同的东方王道文化。


沉睡了六百年之后,中国终于醒来,现在要循着郑和的踪迹前进。这次进驻亚丁湾,并不是去打几艘海盗船,捉几个赤脚海贼而已;那是一个开始,它将揭开中国远洋海权时代的序幕。


我们欣喜地看着中国自己研发制造的“武汉号”、“海口号”导弹驱逐舰,与“微山湖号”综合补给舰,在三亚港升火待发,准备去完成国家及历史交付的使命。我依稀看见那在大洋之上鼓风前进由鲲鱼化成的大鹏,它不仅仅是郑和的舰队,还是我梦里的中国!


作者营志宏,法学博士,前新党“立法委员”,“国民大会”代表,现于洛杉矶任美国联邦及加州律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