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1917 第三卷 危机四伏 一、谁坏了规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


面对突然从天而降的大买家,陈光甫的脑子顿时乱成了一团。

“那我们就减到70万,凑足资本100万。银行总经理仍然由你担任。虽然我们控股你们银行,但我们保证不插手银行的内部事务。也就是说你可以自主管理银行,完全按照你的想法来干。我们只有一个要求,你把银行经营好,业务要铺遍全中国。为实现这个目的,我们每年还会追加资本100万银元。你觉得怎么样?”王志坚抛出的“饵料”明显具有极大杀伤力,方觉一直在观察着眼前这个小银行的总经理陈光甫,当看到陈光甫神情已经处于失态的边缘时,不由暗喜,成了!

陈光甫陪同方觉和王志坚办理完入股合作意向相关手续,接过王志坚递过来的70万花旗银行支票,忍不住问道:“请问贵商号的名字是?”

“大庾方氏集团?”在南京路上一栋五层大厦经理室里,刚开业不久的上海先施公司总经理黄焕南仔细看了看王志坚送上来的精美名片惊诧不已。在南方经营这么多年,江西也跑过很多次,从来没听说过大庾方氏集团的名字。而眼前这一大一小据说来自方氏集团公司的来客,居然要跟他谈收购先施公司的事情!

“王先生,敝公司总资本超过200万。据我所知,本地的大洋行也没有能力单独收购本公司,你们。。。”黄焕南氏想提醒一下这两个小地方来的人,这收购如此庞大的上海公司可不是儿戏。

方觉示意王志坚拿出一本支票簿,随手在上面填了几个数字并加盖了私章,王志坚接过支票探身递给黄焕南。黄焕南疑惑的接过支票,虽然是商场老手,仍然为支票上的数字下了一大跳,这张开自花旗银行的支票上清清楚楚地标着500万字样!

“我要立即向敝公司董事长马应彪知会一下。。。”紧紧攥着手里这张随时可以兑现的巨额支票,黄焕南汗都出来了。

在这么巨额的金钱攻势下,先施公司上下的抵抗和犹豫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就同意了。紧接着,方觉又以同样的方式出资20万银元拿下了上海五洲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

“志坚,咱们现在花了多少钱了?”在五洲股份有限公司经理项松茂毕恭毕敬的目送下,方觉边登上黄包车边问王志坚。

“少爷,咱们一共花了590万块了!”王志坚使劲砸吧砸吧嘴,仍然没有从亲自参与方觉这几天大手笔的狂购震撼中恢复过来。迟疑了一下,王志坚还是决定劝劝这个做事方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小少爷。

“少爷,我可都打听过了,这几家公司和银行都是刚开业不久的新公司新银行,按常理说这时候风险很大的,我们当地人入股他们都是很谨慎的。您一下子投了这么多钱下去,风险恐怕很高啊!”

哈哈,方觉笑了笑没有向王志坚过多解释什么。银行有了,百货公司有了,药店有了,离计划又大大地迈进了一步,更妙的是,这3家公司和银行的高层都正值壮年,又都是极其有魄力的专业人士,方觉更在乎的是这些人都是那种抱住“实业救国”理想的爱国人士,这就是方觉最想要的助力。

收购计划出乎意料的顺利,方觉分析是这个时代中国资本主义正处于萌芽阶段,因此具有更大的魄力来接受外部势力而不是保守地统统拒之门外。然而,相对于锐意进取的资本家,方觉对王志坚介绍的上海几家大的铁工厂和机器工程公司的表现却难以满意,他们对待方觉一行人居然像防贼一样。工业基础的薄弱导致懂机器设备的技术人才奇缺,这几家机器厂好像知道方觉的来意,往往打发一些不懂技术的职员来应付方觉一行人,严格禁止技术人员和方觉等人接触。方觉估计一个铁工厂里有几个技术骨干就不错了,如果他们被人挖走,这些厂的命运可想而知,也难怪他们这么紧张。

经受了机器厂如临大敌的尴尬待遇,方觉也失去了继续转下去的兴趣,吩咐王志坚道:“志坚,你去吴淞镇那边办事吧。另外一定要发动你的熟人关系,务必把我说的那个人找出来。”王志坚点点头,当即跟方觉和李天宝分了手朝吴淞镇方向去了。

“李天宝,你觉得王志坚这个人怎么样?”方觉眯眼注视着王志坚瘦弱的背影,问道。李天宝想了想,老老实实回答道:“少爷,我觉得这个人还行。他们夫妻俩都还行,没有大地方出来的人那股子酸味!”

“你这家伙,不要因为他老婆经常帮你洗你那堆臭衣服,你就替他说好话。”方觉取笑道。

“那您都知道,就别问我呀。再说,能生出玉儿那么乖巧的小孩,肯定不像坏人。玉儿跟您那么投缘,您也不用这么疑神疑鬼吧。”李天宝瞧出来方觉心情不坏,大着胆子顶撞了一下。

是啊,想到自从第一次在寄宿学堂见到那个活泼可爱的玉儿,这个小家伙整天围着自己甜甜地叫天哥哥的样子,方觉不由笑了。

“走!时间不早了,咱们回旅馆去,看看格林斯回没回来。”李天宝熟练地招呼来一辆黄包车,两个人沿路返回了旅馆。

上海的晚上,正在李天宝恋恋不舍地注视着街道上霓虹灯五彩斑斓的影像时,大庾黄龙镇特勤中队一小队的班长王大柱查完哨摸黑一脚浅一脚深地赶回了家。王大柱已经结婚了,因为看中了他在方家的前途一片光明,在石头村的表姨妈毅然把女儿嫁给了他这个穷小子。当然,因为王大柱家底太薄,团丁班长每月2块钱的薪水虽然不算少,但也只够王大柱一家子的开销而已,毕竟他还有几个未成年的兄弟要养活。所以目前王大柱夫妻俩还只能住在黄龙镇边一间简陋的茅棚里。就是这样,王大柱已经非常满足了,整天笑不拢嘴。

不过,今天等他回到家,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昏暗的厨房,他那刚娶过门不久的新媳妇没给他递来热乎乎的饭菜,而是急不可待地把他一把拽进了隔壁的睡房。还一边得意地说道:“阿牛,你看我手里是什么?”

王大柱仔细一看,自己新媳妇手里捏着的竟然是几枚银元!他疑惑地问新媳妇:“这钱从哪来的?我记得咱们家的钱都给我妈拿去了呀!”

“你来。”王大柱的新媳妇越发得意了,拽着他了茅屋外一堆黑乎乎的东西一指道:“你看看这是啥?”王大柱顺着媳妇的手指方向一看,吓得嘴巴张得老大。

第二天一大早,在漂塘镇方家矿场的瞭望楼值班的团丁突然发现对面的山上冒出了一大群人,手里都抄着家伙热火朝天地刨起石头来。这个团丁还算机灵,想想不对劲,赶紧向驻守在漂塘镇的民团自卫大队三中队报告去了。

中队长潘明毅丢下手上的事,立刻带了一个分队团丁气势汹汹地赶到了方家矿场对面的山上。他和那个瞭望台值班的团丁猜的都没错,漂塘镇镇长同时也是地主的何家才正在山上指挥家丁和家里的长短工们采矿!

“都给我停下来!”潘明毅气愤地喝止道,随同而来的团丁也纷纷举枪对准了山上的所有人。可是令潘明毅和手下团丁吃惊的是,一直对他们唯唯诺诺的漂塘镇镇长何家才居然根本不听,还喝令手下的家丁也举起武器跟潘明毅等人对峙起来!

何家才站在家丁身后冷笑着对潘明毅道:“潘队长,这山是我家的山,这路是我家的路。我采我家山上的石头。跟你们方家有关系吗?你们管的未免太宽了点吧!”

潘明毅一愣,突然恶狠狠地道:“我不管!我们少爷说了,所有人都不得私采矿石!你们采了,就是不行!”。说完一挥手,手下团丁们齐刷刷拉开枪栓顶上火,一步步向何家才和他的家丁逼了过去。潘明毅看清楚了,何家才手下的人拿的都是些烂枪,真打起来他们根本就是对手,所以也懒得跟何家才解释,决定来硬的!

可是潘明毅发现何家才和手下人居然一点也不慌,心里突然预感不妙。

“乡亲们都来看啊,方家的人不讲理了!”何家才突然扯起脖子喊了起来!

这荒郊野外的地方哪有人啊,喊有作用吗?正当自卫大队的团丁们纳闷的时候,山脚下从四面八方不断有举着锄头和柴刀的村民涌了上来,把潘明毅和他的小分队围了起来!

看着怒视自己的村民,潘明毅狞笑不已,人多是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他们该来了。正在双方继续对峙中,从远远的对面方家矿场开来了一队人马。

“大哥,我们来了!”预感到有事,潘明毅上山之前派人给漂塘镇自卫中队送了信,这不,手下几个分队长带着各自的队伍也赶来助阵了。

“好,弟兄们!让我们教训教训这帮不长眼的家伙!”潘明毅精神大振,就想命令手下团丁向人群开火。

“潘队长,先别动手!”刘武和漂塘镇方家商铺四管事夏得贵挥舞着手从队伍里跑了出来。潘明毅吓得赶紧示意手下先别急着动,四管家夏得贵倒没什么,潘明毅可是知道,这年纪尚小的刘武的话是绝对要听的!

潘明毅中队驻守在漂塘镇方家矿业大楼里,当中队接到潘明毅的传信开拔的时候动静太大,恰好惊动了正在公司办公室谈事情的刘武和夏得贵,两个人不放心,也跟着来了。

看着现场足足聚集了上千愤怒的村民,刘武和夏得贵也吓了一跳。潘明毅赶紧迎上来简单地把事情汇报了一下。

“何镇长,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少爷定的规矩吗?干嘛要乱来呢!”夏得贵跟何家才比较熟悉,疑惑地问道。

何家才气呼呼地回答道:“夏管家,你来评评理。我们采矿是得到胡家铺允许的,而且这山和这路也是我自家的地方,他们自卫队管的着吗?”

夏得贵劝道:“老何,这形势比人强,如今我们少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他知道了。。。”

“知道了又怎么样?你们不让我们采矿,可你们自己却有人私自采起来了,凭什么啊?我们是光明正大地采矿,可不像你们方家人,只知道偷偷摸摸地干些没屁眼的事情!是吧,乡亲们?!”何家才高声叫道。

“是啊是啊!”村民们纷纷点头。

“胡说!说我们的人私自乱采,你有什么证据吗?”面对无理指责,刘武到底年纪小,沉不住气了。

“是谁,乡亲们早都知道了。难道你们不知道?不可能吧!”何家才冷冷地道。

趁着刘武和何家才说话的空当,在潘明毅的示意下,中队士兵悄悄地把这一带都控制住了,子弹也都推上了膛。又听了一会儿,潘明毅凑到刘武身边低声道:“老弟,哥哥这都准备好了,别跟他墨迹了,这时候就看看谁手硬!”

“你能保证只对何家才下手不伤害到其他人吗?”

“没问题!”潘明毅干脆地答道,刷地掏出了手枪。

“那就。。。”刘武果断地做了个手势道:“这么干吧!”


收购暂时告一段落,格林斯这几天就很少和方觉见面了。虽然他说是去整理一下住所接待方觉,不过方觉估计这家伙肯定是在借谈生意之际泡在弗兰克家里。李天宝也是这么说格林斯的。

还真被他俩给猜着了,陪同格林斯去弗兰克家谈生意的方家男不是一个喜欢说三道四的人,可是见到方觉还是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从方家男的嘴里,方觉知道了,本来是到银行去谈,格林斯居然借口所进机器设备敏感而且交易金额数额巨大,大胆地要求去弗兰克家里洽谈具体事宜。弗兰克没办法,只好同意。可是真正谈生意的时候,格林斯把方家男一个人撇下来谈判,自己却偷偷溜上楼找琳达搭讪去了!幸好方家男会说英语,弗兰克也比较配合,一个人倒也应付下来了。

第二天,格林斯罕见地在方觉的房间里出现了,方觉连忙叫住了他:“约翰,过来一下,我有一件事情要你立刻去办一下!”

“要买十辆卡车吗?”格林斯眼睛不由一亮,高声嚷道:“天,那就找弗兰克想办法买好了,这最好不过了。我现在就去找他!”还没等方觉反应过来,格林斯一溜烟就不见了。旁边李天宝摇摇头,嘟囔了几句,走开了。

第三天,当方觉召集所有人商量寻找矿石新买家的时候,格林斯立即站起来嚷道:“天,那就找弗兰克吧。我去找他!”也不管一屋子人的反应,格林斯急不可待地夺门而出。

还别说,几天之后,所有的事情都顺利地敲定下来了,各个合同也签好了。格林斯带着方家男返回旅馆,急急忙忙在方觉面前挥舞着一大摞合同书邀功起来:“天,你看,全做好了。你要求的机器设备包括汽车的技术培训和技术资料,弗兰克都答应了。弗兰克还说,他会派三名优秀的技师随同汽车以及机器设备一起到大庾去的。你觉得怎么样?”

看着格林斯眉飞色舞的样子,方觉也很高兴:“非常好,约翰!”停了一会儿,方觉朝格林斯招招手道:“约翰,你走近点。我有事跟你说。”

格林斯把合同交给方家男,走到方觉面前蹲了下来,诧异地看着方觉。

“你瞧,约翰,这边的事情都办完了。张彪派人传来话了,大庾那边出了一点小状况,我们呢也要尽快赶回大庾去了。”方觉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不过,约翰,你就留在上海好了,就不要回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