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凭票供应

白得空间 收藏 247 692
导读:旧年往事

其实,这一天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记不大清楚,反正我第一次去村里的供销社,就是采用凭票供应的形式。我当时是跟我母亲一块儿去的,是到那里去买的棉布,这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期,在一个普通夏日的上午。

我母亲少年时代曾在冬学扫盲班(上个世纪50年代)学习四个月,因在学期间师生关系特别融洽,感恩之情难以言表,所以,到了学习期满毕业时,我母亲就把她所学过的汉字一个不拉的全都奉还给老师了,同时,为了表达诚意,格外还把阿拉伯数字也给捎带上了。因此,时至今日,我母亲依然是大字不识一个,当然也包括阿拉伯数字。

当时,由于母亲是文盲,我也没到上学的年龄,而各种票券种类又很繁多,你每次只能带一、两样,不能把它们全都带在身边(全家一年的营生都在它身上,一旦丢失麻烦就大了),况且在我母亲去买东西时,她总是拿错票券,所以,去买一次东西而往返数次的现象屡屡发生,多亏乡里的供销社离我家不远,仅有18里路!后来,我们村里也设置了一个供销社,他离我家就更近了,只有不到1里路,这一下可好了,再也不怕拿错票券往返运动了。

在所有的票券当中,粮票最为重要,毕竟是民以食为天嘛。当时的黑市和民间交易中,地方粮票的价格曾达到斤/0.44元人民币,而全国粮票因其自带豆油,故而价格更高。由于农村是不给配发粮票的,所以,如果谁要使用粮票的话,比如外出探亲、走访亲友等,一是靠去借,二是去黑市上或邻居家购买,三是去当地的粮库卖粮食换取(它是限量的,并不是随意换取)。我记得粮票一直使用到上个世纪的80年代中期才废弃。所有的票券中最为奇缺和珍贵的,当属自行车、手表和缝纫机等所谓大件商品的供应票,在我们这个地方,它必须通过拉关系,走后门才能得到,不瞒你说,我从来就没见过这类票券。至于布票、线票、棉花票、副食票等,虽说也是不可多得,但其重要性就要低很多了。除了粮票之外,其它票券停止流通的时间要早一些。

那个时候,除了粮票极少发生过期现象之外(我只发现过一次,并且还是是在改革开放的初期,过期的原因是粮票上面有不宜语言),其它票券都是限定当年发放当年使用,偶尔也有延期使用现象,那是因为供销社无货供应所致。由于担心票券过期作废,居民们都在年底串用,其串用形式就是今年你用我的这种票券,我用你的那种票券,明年再反过来继续进行。在日常生活当中,居民中谁的家里一旦遇到了诸如红白喜事等大宗事情,票券短缺的窘况马上就会彰显出来,到了这个时候,你就只有采取“非法集资”的手段了。好在那个时代的人们团队精神比较上扬,一般都会度过这个难关。

闲暇时,人们也喜欢到供销社去聊天闲逛,到了供销社以后,由于大多数人都苦于囊中如洗,或没有钱财,或缺票少券,只能浏览风光,所以,往往有人把这种行为称之为点货。另外,在平常时节,由于许多商品需要供应券(当时称为不随便卖的东西),其中的某些东西销量又很少,因此,供销社里一些商品平时都是处于库存状态中,只是在遇到上级来检查时,这才拿出来放到货架上,摆摆样子,走走形式,所以,商店里几乎空空如也,营业员们也无所事事,他们就只好和社员们用下棋、打扑克来消磨时光。

当时,有此前提过的走后门现象,也有资产阶级特权一说,比如在抽烟方面就有一个顺口溜,它是这样说的:省中华,市牡丹,县区干部辽叶烟,乡里领导大生产,牛B小伙两毛三(向阳牌),农民老汉大老卷(旱烟)。这种现象虽然比较特殊,但是,大多数人都不以为然,因为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在这一时期,我在老百姓家中见过的香烟中,不需供应券的,价格最贵的是飞雪牌和迎春牌,它们的单价是0.27元人民币/包。

到了特殊的节日,比如国庆节、元旦还有春节等,供销社还会加发特殊的供应券,主要是供应面粉、白糖和糖块、鱼类、偶尔还有烟酒等,这在那个当时属于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而我们这些孩子们就更加高兴了,因为我们的伙食又要得到改善了,我们的生活水平又要临时性的大大提高了。不过,令人高兴的事情终究是短暂的,过了这几天,周而复始的苦日子又在等待着我们了。

今天提到了这些旧年往事,我一直想哭,我忘不了自己当时看见别人吃糖时的内心感受。珍惜今天吧,朋友们,虽然冬天已经过去,我们不再经受凭票供应之苦,但是,为了更好的明天,我们还是继续努力吧。


----顺致新年愉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