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审爆出三鹿危险的A计划 差点害了一代中国人!!

危险的A物质,三鹿差点害了一代人


田文华到底有多少钱?




2008年31日对田文华、王玉良等三鹿集团领导的庭审可谓具有历史性的意义。


这一天,我们终于认识了我们所谓的个别民族企业是如何的利欲熏心。


这一天,我们认清了我们所谓的著名的优秀的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企业家们是如何的利用人民的充分信任,然后又怎么样把人民生命当作儿戏的。


这一天,我们见识了这些食品行业的优秀带头人,准备如何利用一个A物质,实施一个伟大的A计划,准备把数十万婴儿毁灭。


这一天的历史性庭审,让我心里发凉,背心出汗,愤怒无以复加。每个善良的人,请睁开你们的雪亮的眼睛吧!看看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的!




一,三鹿副总王玉良跳楼自杀未遂




在几个月前,记者再次到石家庄对三鹿问题奶粉作进一步的调查采访。在采访时,记者从三鹿集团职工及其它渠道获知,该集团管技术副总王玉良在被调查期间曾跳楼自杀未遂,随后被送进医院。


由于一些原因,稿件没有发出来。所以这个信息是30日才在我的博客中第一次披露。在12月31日庭审现场,坐在轮椅上接受审判的原三鹿集团副总经理王玉良泣不成声:“想到那些因食用三鹿奶粉而患病的众多婴幼儿们,给许多家庭造成了很大痛苦,我感到万分对不起这些患病的婴幼儿及家长。”


怀着负罪心情的王玉良确实曾因在监视居住期间跳楼自杀导致双腿伤残。




二,危险的A物质,几个月里三鹿确实是知情不报




在此前的报道及博客中,我认为三鹿可能无辜,但绝不可恕。因为其最大的错误在于“知情不报”。庭审的证据比想像的可怕一百倍,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那高度保密的A物质,正是这个被三鹿集团领导命名为A的物质夺去了数条婴儿的生命。


从庭审的证据来看,所谓的这个A物质,实为A计划,就是准备夺去中国一代人生命健康的A计划。


这个A计划,看得我惊出一身冷汗。看看这些人是多么的冷静,多么地有组织,多么地保密。我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在我们9.11的报道见报之后,他们还能如此地冷静,如此地信誓旦旦地向人民网、新浪网发去产品质量合格声明。


如此地冷静,如此地置几十万婴儿生命于不顾地义正词严,让我背上出汗,心里发凉。如果不是鹿死,我今天肯定早已成阶下之囚了。


以下为新华网庭审现场纪实:


田文华当庭承认,她最早是在今年5月中旬才接到相关问题奶粉投诉的报告的,“接到报告后,我们非常重视,马上成立了领导小组,我是组长,下设技术攻关小组进行排查。”据了解,这个技术攻关小组由集团副总经理王玉良领导,并吸取了部分技术人员。


5月27日,三鹿集团召开领导班子会议,通报了投诉情况,决定调查问题奶粉发生的原因,协调媒体,安抚患者。


7月23日,技术人员向王玉良汇报,检测发现非乳蛋白态氮含量比其他品牌产品高2至4倍。王要求注意保密,对本厂产品取样送检。


7月24日,三鹿集团对问题奶粉抽样送河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进行检测。8月1日,河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出具了含有三聚氰胺的检测报告。当晚,三鹿集团召开领导班子会议议定:一是保密,二是封存库存的奶粉,三是购买三聚氰胺试纸,准备检测。


在法庭上,田文华透露,三鹿集团在8月2日第一次向石家庄市政府就有关情况进行了书面汇报,8月29日进行了第二次书面汇报,期间他们曾多次口头跟政府汇报过。


8月3日,三鹿集团副总经理杭志奇根据8月1日晚田文华主持召开的集团领导班子会议精神,将三鹿婴幼儿奶粉发现质量问题的情况告知给了原奶事业部总经理吴聚生,但他并没有说明发现的质量问题是出自三聚氰胺,只说是含有非乳蛋白态氮(集团高层为保密起见,内部称为“A物质”)。同时,他竟然通知吴聚生对三鹿集团两家企业检测出含有“A物质”的原奶,调配到集团其他生产液态奶的企业收购。


8月4日,吴聚生召集原奶事业部下属经营部部长等多人开会,会议明确要求将加工三厂检有“A物质”的原奶调到加工二厂和行唐调配中心。


此后相当长时间内,三鹿集团多家企业在明知原奶含三聚氰胺的情况下,仍大量收购问题原奶,甚至直到9月10日,有的调配中心在收购原奶时仍不检测三聚氰胺。


同时,三鹿集团原奶部工作人员请示是否收购加水和其他物质的原奶,集团有关负责人默许了这种行为,从而导致大量问题原奶源源不断地进入生产车间。


2008年8月2日,三鹿集团高层决定停止出库销售婴幼儿奶粉。然而,由于市场紧俏,8月13日,集团召开领导班子会议,再次决定每公斤奶粉三聚氰胺含量不超过一定毫克的可以销售。这一天,王玉良召集奶粉事业部副部长等人开会,决定由质检部门对8月7日前生产的所有产品准予放行,对8月8日以后生产的三聚氰胺含量在10MG/KG以下的产品按合格产品准予放行。就是这种行为,使得三鹿集团在事发前的一个月内,向市场上推出了数千吨的问题奶粉。




三,是不是从田文华家中搜出数千万?


对于一切未经证实的消息,我在报道中很少会去传言。但是看了田文华们上述“伟大”的残酷的A计划之后,我再次无法忍住自己的愤怒。


在石家庄采访时,有一些人传言说,三鹿问题奶粉事件发生之后,有关方面从田文华家中搜出以数千万元计的巨款。有人传言说是三千万,不知道此传言是真是假,希望有关方面尽快证实。今天,我第一次以人民的名义,请求有关方面尽快地给人民一个交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