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点猛料!!关于上海某医院的种种丑闻!!!

houxin231 收藏 1 395



大上海,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外来人口大量增加,相伴而来大量因外伤,车祸所致的骨科创伤病人。各家医院都大力发展骨科,拓展业务,并成立创伤中心,加快急诊创伤的救治。


在上海西区某一大型医院,有这么一位院长,看到别的医院纷纷成立创伤中心,想想:哎,我也成立一个。但他的做法与众不同,别的医院依靠骨科发展创伤中心,成立之后,相互依托,业务分工明确。而这位院长想想,太~慢,马上成立、马上运转,树了一块大大的牌子,上报卫生局:我院成立创伤中心。


那医生配备呢?在那位院长的大力支持下,两位原急诊科医生欣然领命。这两位医生都是被骨科淘汰下来转到急诊科,平日翻翻班,做做清创缝合什么的,5-10年没做过骨科手术了,能行吗?不怕,有院长撑着,院长说了:“创伤中心是我挂帅,创伤中心的每个决定都是我同意的。”哇噻,那还怕什么,干呗!没病源?骨科有,那就骗、抢!没器械,那就进一套。好不好,行不行,做了再说。“没看见腰包瘪瘪的?再说了,我上面有人(看过《武林外传》吗?)。”其中一位还是Communistparty员,更是发扬了革命大无畏精神,八小时急诊班下来,接着做手术。革命前辈万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这点累算什么,不就是把一块钢板,把几根钉子打到骨头上吗?但二位都还只是主治医生,三级查房、手术方案制定、器械领料单要主任签字才行,那怎么办呢?没关系,急诊科就有啊――急诊科骨、外科都有一位主任。骨科主任一看,自叹技术“不如”人家,理念“不如”人家,不参与;倒是外科主任一看,来劲了!本来还有几年退休了,本着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上台拉拉钩,学习学习,不就签个字嘛。(开工啦)一年不到,喜报频传:创伤中心手术xxx例、抢救xxx例、成功xxx例,成功率达90%(神医啊),不有那一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吗?那就让我们“欣赏”一下他们的“杰作”吧:




这是一个胫骨骨折进行髓内钉手术后的X片,粗看似乎没有什么,再仔细一点,(这里不乏骨科医师吧)不禁令人大吃一惊:手术中置入的髓内钉竟然是反过来插进病人的体内的。这样的内固定不说让以后取内固定的医生吃药,要这么打进去我看是蛮难的。这就叫:“知难而进”。看样子只有让他们取内固定了。也不知道半月板、交叉韧带会不会损伤,或者已经损伤了。也不知道病人知不知道,乐不乐意接受这一“技术改革”。哎,天知道!再往下看:






这是一个严重的踝关节骨折脱位病人术前、术后的X片,你们能看出它们之间除了多出一块钢板、几根钉子之外还有什么变化吗?呐,刀也开了,钢板也打了,任务完成了,还要做什么?可怜呐,这位病人31岁,外来务工人员,原先还是运动员。脚没法着地,却仍然相信上海的医疗水平是全国最好的。(眼泪要掉下来了,给点餐巾纸吧)




这是一个肱骨骨折进行髓内钉手术后的X片,您看髓内钉的尾部露在外面多少。哎呀,都顶在肩峰下面了,这样的手术过后病人的肩关节还举得起来吗?您别说,这位病人术后来随访时问过手术医生,怎么术后功能锻炼一动就疼,抬不起来?医生回答:“啊,没事,等你骨头长好拔了钉子就举得起来了!”天哪,骨折愈合需要1年到1年半的时间,到那时候再进行肩关节功能锻炼,肩关节早就粘连得没法活动了!


看过这两位“神医”的“经典”之作,大家对这他们应该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虽然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总有一个疑问:医学界是一个相当严肃的领域,医生作为一个古老而永恒的职业,被冠以“悬壶济世”、“救死扶伤”、“白衣天使”的美名,而这两位医生却能“另辟蹊径”、“大胆创新”?为解答这一疑问,让我们对他们二位作进一步剖析(解剖是医学重要的诊断方法):


看头先:这二人大脑发达、目光敏锐、嗅觉灵敏、耳力聪慧,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他们所想到的、看到的、闻到的、听到的居然就一样东东――money。过去院长对急诊的肌腱手术进行奖励,他们就拼命做肌腱,后来院长鼓励他们做内固定手术并给予一定的提成,他们又疯狂地收治骨折病人进行内固定手术,同时向院部申请进了一套新器械。当时医院已经有多套可使用的骨科器械,相互弥补足以供所有类型的骨科手术使用,但二人却还要另行申请,而且对他们进行的所有手术都只使用这个新器械,其原因不言自明了。而前面提到的那位“Communistparty员”在其它方面也是“急先锋”――多次占据医院自费用药量榜首。


再看躯干:哎!怎么没心没肺?除了冲天的铜臭味,满肚子的稻草,什么也没有,大失所望。


总算在四肢有了惊人发现:上肢双手拿刀――非“柳叶刀”,乃“宰人刀”,上面还滴着鲜血。再看下肢脚下:原先没有找到的“事业心”、“责任心”、“同情心”都在这里。――难怪他们没心没肺。


而作为一个普通医生的基本特征,在他们二位身上居然一点都没有找到,什么刻苦钻研业务的精神,什么高尚的医疗道德,什么救死扶伤,都被替换成一样东西――money!


看到这里,不禁一身冷汗――还好有这么深层的剖析。平日里我们看到的都是他们“医德高尚”的表现:骨折病人来了,要住院手术,他们会说:骨科病房满了,没床位,要么干脆说:没骨科病房。但我们有“创伤中心”――医院门口竖着块大大的牌子,没看见?你等着,下班后加班帮你手术做掉。病人、家属们能不感激涕零?至于床位要求就不要太高了――做完手术,跟那些肺炎、老慢支、糖尿病老烂脚混杂在急诊观察室里。我太忙,翻班、手术,查房就由小医生代劳了。而他们从病房骨科医生那里“抢”病人的理由更充分:你们要为病人着想,病人进病房,要做这样那样检查,耽误病人时间,多花病人的钱。但有一个事实是:尽管病人住院时间短了,但费用却没见减少。


读到这里,有人憋不住了:“停!停!在上海,这样一家大型国营医院,怎会发生这种令人发指、令人不可思议的事?就算有,就没人出来制止?这家医院都是死人啊?”――不正常!


对此疑问,深表理解。但在我们隔壁――台湾,不也有这类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大家会说,那是因为台湾有个陈水扁,那这家医院有个这样的院长――这就是答案。当然,把这个院长跟陈水扁相提并论,那是抬举他了。“人家阿扁是台湾最高领导,有兴风作浪的资本,这个院长――一个最多正处级干部能有什么?”错了,在台湾,陈水扁最大,而在这家医院里,这位院长是最大的土皇帝――最大的说了算,至于其他的,差不多就都是“死人”了。――是不正常吗?


说起这个院长,先讲一个故事――看大家怎么去理解:


话说这位院长原是个小儿科医生,不满现状考了某院一辅助科的研究生,做了这家医院这个科室的领导,不满两年,因同事间关系紧张被迫走人了。碰巧上海西区这家医院老院长退休,公开招聘院长,这好事就让他给逮着了。上任没多久,某一天一个电话打到医教科――总机把应该接到院长室的电话错接到医教科了。那人一听是总机接错了,就说了:“啊,总机怎么搞的,我说了接院长室的。没关系,你们帮我传个话给你们那个X院长,他能做院长?我叫XXX,是某院的(上面提到过的“某院”),你叫他等着,我要把他杀了。”――是不是不正常?


当然,这个人讲的是气话,真给杀了,那这两个人就都不存在了。


院长上任了,那就要烧火,这正常啊――不有那么一句俗话说:…….吗?可那火呀,这把烧完,那把点起,这个医生急诊夜班,早晨没病人,看看英语书――开涮;那个医生因病人看病时说到认识卫生局XX人,要他好好看,有情绪了――滚蛋,…….这火是一把接一把,这人是一个接一个走,院长做了十来年,这家医院走了百来号人:住院医生、主治医生,还有主任――麻醉科的,内科的,妇产科的……


这可把大家搞糊涂了,尤其是这家医院的职工搞糊涂了:原先我们这家医院的职工都那么差吗?可时间一长,不对了:那些走掉的医生在其它医疗单位都有很好的发展,有些成了某院学科带头人,经常上电视;有些自己开诊所,生意很好;有的还成了院长接班人,等等。那他们在我们医院怎么就被评价得那么差,被迫走人呢?――是不正常。


有一个做药的一次无意中说起:我上次去找这个院长,想拉拉关系,他倒蛮热情,谈了很多,还说了他家的情况,什么老婆么生癌开刀了,女儿么发精神病住院了,搞不懂什么意思,是不是想叫我……...。暂且先别想这位院长说这话的意思,我们却似乎从中找到了这些“不正常”的原因――这位院长的精神状态XXX。


既然谈到医院,本着治病救人的宗旨,建议这位院长去做一下心理咨询,但看来他是不愿意去的,这不,那火还在烧呢――又一位职工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停职6个月,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在这些一把接一把的火中,烧得最旺的,时间最长的,就要数创伤中心这一把了,那可是这位院长最宏伟的“政绩”!


作为新时代上海各大医院具有代表性的专业特色部门,创伤中心的建立实际上体现了国际大都市快节奏行进过程中的各种特殊复合性创伤的特点,符合临床科室日趋细化分支最终有效整合的要求。创伤中心是一支由外、骨科精英所组成的特种部队,它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对重大复合创伤做出准确判断和处理应对决定,及时拯救危重病人生命,提高抢救成功率,改善病人预后。这位院长当然也要赶时髦、跟上时代潮流,但是他对创伤中心的概念一无所知、对临床一窍不通,完全凭借其几近于畸形的思路、牺牲病人利益的乱搞作风以及无所畏惧的胆量,在2004年底各项准备工作都未完善的情况下搞出来一个西区创伤中心。正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犬”,由此演绎出诸如前面大家看到的一幕幕犹如肥皂剧一般的临床笑话。


论理来说,创伤中心应该负责诊治各类急诊创伤病人,而这个西区创伤中心对病人的诊治是有选择性的。对于病情较轻、有经济效益的患者,他们欣然接纳,全力挖掘病人的经济潜力;而对于病情危重、情况复杂、抢救难度高的病人,由于本身技术力量的先天性不足,他们唯一的手段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病人进行转移,把其他一切诸如监测生命体征、必要的急诊检查、必需的抢救措施全都置于脑后不顾,总之就两个字:“脱手”再说!急诊室的常规项目却要在病房进行,不说增加病房科室之间的协调难度,单就耽误病人宝贵的抢救时间而言,与创伤中心成立的宗旨就是背道而驰。当各临床科室纷纷提出抗议之后,此时院长出面“协调”了:一旦出现危重病人的抢救,创伤中心的值班主任就要作为协调者指挥抢救。但是院长欠考虑的是,那些具有先天性缺陷的创伤中心精英能担此重任吗?接下来的事情不难想像,危重病人来啦,创伤中心值班主任出面协调啦,主任将所有相关临床科室的值班人员集合起来,然后双手一摊,等各科室商讨决定该由谁主要负责抢救。而整个抢救过程从来不见有创伤中心的医生参与。抢救成功的危重病人,将立即被转往创伤中心病房;一旦抢救失败,病人就算在主要负责抢救的科室身上。由此,急诊科抢救成功率由最初的不满20%直线飙升至90%以上。这样节节攀升的医疗质量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至此这位院长“家长制、一言堂”的作风尽现无遗,他又下达指示要求急诊台面医生统看骨、外科急诊。随着社会发展和国际间交流,国内医学界各科的分支已经极为细致,各专业都向高精尖发展,创伤中心是各临床专业的有机整合体。但我们这位院长对这个概念的理解高度是这样的:急诊科医生要统看骨、外科, 但他所启用的不是被骨、外科淘汰的,就是刚进入医疗行当的年资很低的小医生,让他们来处理各类复杂的创伤病人,不就象让小学生来解大学数学难题吗?这样做带来的结果可想而知,大量的漏诊、误诊举不胜举:1)全身多发性骨折的患者,开放性伤口未处理,失血性休克竟未发现、未处理,幸亏及时由骨科病房医师组织抢救,否则病人极可能死亡;2)X线摄片漏诊骨折,导致病人骨折移位,最后住院手术;3)陈旧性骨折当新鲜骨折处理,增加病人经济负担及生活不便。要不是骨科门诊医生紧紧跟随在后,在复诊时全力帮他们擦屁股,急诊间的门面不知要给病患家属砸烂多少次了!


讲到这里,又要回过头来提提那2位技艺高超的主刀骨科手术的创伤中心医生了,全院上下莫有不闻此二人大名的。医院职工自己的亲属患了骨科疾病需要手术,即便是已经给收进了创伤中心,还是会立刻要求转出而进入骨科病房进行手术,他们可不敢拿自己亲属的肢体开玩笑。尽管是心知肚明,可这两位是院长大人倾力扶植起来的啊,谁要对他们提意见,不是鸡蛋碰石头吗?谁敢直撄其锐啊!不但不能说不好,还要跟在屁股后面翘大拇指颂扬院部的英明举措,如此才符合“全院一盘棋”的精神啊!


在那一片指鹿为马的歌功颂德的氛围之下,院长觉得时机已然成熟,他大旗一挥,公开宣布创伤中心全面接管骨科急诊台面,并扩大创伤病房规模,用于收治创伤骨科病患,这就意味着把以创伤病源为主的骨科病房断了生计!说到这里,不禁令人奇怪了:别的医院的急诊创伤中心是靠骨、外科扶植,相辅相成而获得发展的,这个医院怎么非要把骨科整垮来换得创伤中心的繁荣呢?这院长和骨科有仇啊?!是的,说对了,这个仇数年前就结下了――


话说这位院长新官上任之始,政治上一片空白,上级组织为培养他让他加入了某民主party派,而该party派的地区负责人恰是医院骨科的老主任。作为老主任的party派接班人,应是以老带新、承上启下,却因骨科业务发展发生分歧,矛盾加深,以致于party派元老指责院长以小欺老。他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强咽这口气,当骨科老主任退休、院长顺利接任后,他就对骨科展开了疯狂报复,正所谓“卧薪尝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建立创伤中心,正是他“一石二鸟”之计。一方面创造自己的政绩,另一方面借机打压骨科。他借医院发展之名扶植创伤中心,有意使之业务与骨科发生重叠,让科室之间产生矛盾。然后他利用各种机会抓骨科小尾巴、揪骨科小辫子,通过各种途径来杀骨科威风、挫骨科锐气。最绝的一招无异于叫骨科进行下午查房了,明里这是要加强医患交流沟通,提高查房质量,还高举精神文明建设大旗到处炫耀,实际上这记杀着是要取消骨科医生出夜班――就是说必须在前24小时值班后再工作8小时才能下班――你们骨科医生精力太旺盛了,有力气没地方用、还敢跟我院长搞脑子不是吗?好阿,你们不是要谈业务吗?就把这种精力好好放在查房上,这样看你们累不累!看你们还有力气跟院部搞!


当创伤中心悍然阻断骨科病房创伤病源之后,长久压抑于院长淫威之下的骨科医生们终于按耐不住了,尤其当大家看到急诊神医们的那些令人发指的灾难性手术片子时,真可谓是痛心疾首、义愤填膺。要知道,这种败坏门风的手术最直接影响的就是骨科病房的声誉了,人家骨科主任是全国50名医之一,怎么会坐视自己辛辛苦苦创立起来的牌子被这种宵小之辈毁于一旦呢?于是大家整理了材料联名向院部各领导进行反映,希望能挽回医院声誉、使病人利益不再受到损害,但他们面对的却是一批“死人”――


party委领导拍案而起――(别误会,不是怒斥那两个兽医)――喝道:“无知的人!这是院部经营的创伤中心,岂是尔等所能理解?人家数年没有碰过骨科真正的创伤手术,难免有所失误,你们怎么能看笑话呢?……住嘴住嘴!我不和你们讲业务,要讲就讲觉悟、讲政治……”


人事科领导微笑地说:“大家坐,大家坐……哎呀,大家情绪要控制阿,要从各个角度看这个问题嘛!就说这个胫骨髓内钉,确实插反了,可业务上有问题,你们可以向人家提出阿,你们不说人家怎么知道呢(!!!!!)?慢慢来,慢慢来……”


由于院长的撑腰,创伤中心更为嚣张跋扈,骨科各位医生只能忍气吞声,科室之间的矛盾不断深化,在一个事件中终于爆发了:创伤中心为得到更多病源,在未通知骨科的情况下擅自调离骨科台面医生,事后又采取回避欺骗的做法,这种不尊重同级科室的态度引起骨科全体医生的愤怒,大家集体向院部提出申诉。而院长大人不是去正确协调两个科室搞好工作,而是把当事人直接叫去了院长室――(这个“当事人”不是创伤中心的领导,而是骨科的两位科主任)――厉声吼道:“干什么?想造反阿!创伤中心是我开的,是我挂帅!他们执行的都是我的指示,谁反对创伤中心就是反对我!创伤中心的排班既然排了,就不容更改!你们堂堂科主任,连底下的人都管不好,还当什么主任?再出现这种聚众闹事的情况,你们都给我下来,到创伤中心做轮转医生去!(哪个医院的院长这么跟一个临床科室的主任说话?还像话吗?)”


虽然痛快地喝骂了两位骨科主任,但院长的这口恶气还是没有出够――他要让骨科伤筋动骨。尽管找不到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能兴正义之师,正如布什推翻萨达姆政权的理由――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尽管到今天也没能找到),院长找到了一条镇压骨科的途径:一位骨科病房医生在值班期间因一开放性骨折病人的治疗问题与创伤中心一位“神医”发生争执,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在事发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未被提及,在两个科室发生矛盾后的第一天,院长就找这位骨科医师谈话,给这个很简单的业务争论戴上了挑起科室矛盾、威胁同事的罪名,说他冲击急诊科,寻衅闹事,不需任何调查即可定罪!“这件事吃定你了”!罪证确凿的罪犯在法院尚有申诉的权利,这位院长的行径不禁让人想起了“文革”时期的种种定“罪”手段,真让人不寒而栗!然而,这位医生业务出色,为人正派,要抓点毛病还真不容易,怎么办?别急,院长心中自有妙计――做临床的肯定先要把他业务名声搞臭。经过周密计划,院长授意下属,硬是在几份明明没有问题的病史里挑骨头,连续三次考核他主诊不合格。这位医生不服,当然要问个究竟,得到的回答是:“你就是不合格,刀开得好有屁用啊!”然后,院长又通过亲信制造了这位医生的桃色新闻,借此还给其戴了顶“B社会分子”的帽子。这下总算出师有名了,在院部反复讨论斟酌、本着挽救职工的善良正义的前提之下,医院做出了停职半年的处理决定,院长终于拔除了这颗眼中钉。在院部领导集体镇压之下,这场风波终于暂时得以平息,骨科也随着这位“B社会分子”的离开而恢复了温良顺从的听话羔羊的状态。


“风潇潇兮易水寒,吾将上下而求索”。这家医院在该院长的领导下,还在畸形地发展,一件件“作品”还在那两位“神医”的手中不断地创造出来,骨科病房不断萎缩,创伤中心不断膨胀,医院的名声不断“上升”……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