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王爷在现代

xzh0001 收藏 3 921

第一章 奉命剿灭红花会

雍正年间,和亲王府,和亲王正在书房来回渡着步子,此时他的心中烦躁异常,跟后院执事交代一声自己今晚不去王妃那里后就一直坐在椅子上不发半点言语。

啪的一声,桌子被拍的巨响!皇子弘昼此时很是恼怒!手底下这些蠢材现在连红花会的影子都没有找见!自己在皇阿玛面前主动请缨出战,想要为皇阿玛分担一直以来的忧虑。不过红花会确实够狡猾,自己已经派出多人出去找寻红花会的藏身之地,可是现在连个影子都没瞧见。抓回来的人大多是老百姓!但是如果不找人充数,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无能!


弘昼此时焦虑万分!他是雍正的第五子,虽然皇帝还算宠爱自己,但是会被自己的四哥嘲笑的!四哥比自己早出生一个时辰,但是身为哥哥,弘历确实比弘昼强很多!皇帝每次吩咐的事情,他的那个哥哥总是做的很好!虽然哥哥对自己不错,但是暗地里自己总是和他比较。此时弘历在江南考察旱灾情况。皇兄可以为父皇做些事情。自己也想证明自己也是可以的。


此次自己主动要求平复乱党,本来想着皇阿玛会让自己做此次领兵都统,但是皇上以没有战略经验为由,只是授予自己副都统,正都统让乌怀勇拿走了。但是在皇上面前自己不能表现任何不满。本来以为领命出来后,乌怀勇会征求自己的意见,看看如何抓捕红花会的乱党。可是等了三四个时辰后,也不见那个鸟人半点音训。命家人出去打听才知道,乌怀勇已经到军营里布置过,让各地县衙负责打听消息。此时觉得也是,不知道红花会动向,如何布置抓捕?但是不来找自己就开始布置,分明是不把自己这个皇子放在眼里。


“去把乌将军给本王请来。”弘昼吩咐下人,想要和乌怀勇好好谈谈此次的任务。


等了大约一柱香,乌怀勇还是来了,还算他把弘昼这个王爷放在眼里,起身相迎,一抱拳,“劳将军大架,还要请您过府一叙!”


“哪里,王爷您客气了,只要您传唤一声末将那是万死不辞。”乌怀勇面无表情,丝毫看不出有半点乐意之处。毕竟人家是皇子,给点面子,客套下还是要的。


弘昼把乌怀勇让进客厅里面,让下人奉上茶水,等着乌怀勇和自己讨论此次红花会之事,但是对方没有任何表示,自顾自的开始喝起茶来。


无奈弘昼当先开口:“本王此次请将军前来,是想询问下将军准备如何开始抓捕红花会的乱党?”


乌怀勇把茶碗放下,看了下眼前这个20多岁的王爷,对他的虚心请教还算满意。自己本是八旗子弟,又手握重兵,对于他这个没有任何实权的王爷本可以不理睬,但是毕竟人家是皇上的儿子,有些时候面子还是要给的。


“不知道王爷有何打算?”


“本王觉得应该先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地,然后进行抓捕。”


“不错,末将也觉得先摸清红花会的底后再出手比较好。先知会各地府衙,让他们贴出告示,凡举报红花会乱党者赏黄金百两。重赏之下必有所获。”乌怀勇缓缓道出自己的计策。


弘昼现在不关心到底如何抓捕乱党,毕竟自己是副手,无法调动人马,而且自己的经验不足,自己所需要的不是操心如何抓捕,而是这份功劳自己要和他如何分配。想到这里,弘昼对乌怀勇道:“将军,不知抓到乱党后将如何处置?”


乌怀勇如何不知道他那点花花肠子,自己吃的盐比他吃的饭都多,但是毕竟他是王爷,面子要给,功劳当然也要给大的,不过自己相信皇上当然能分得出来到底是谁平定的乱党。当下哈哈一笑,道:“王爷这个请放心,乱党当然是在您的努力下才会被平定,当然此功劳是您的了!”小王八蛋,这下一定高兴吧,爷爷把功劳全都让给你。要不是此次是皇上特意交代,要好生教导如何你如何带兵,如何处理国家遇到的一系列问题,老子鸟你。你这个王爷在本将军眼里算个屁。不就是皇帝的儿子。跟我玩心眼。


“哪里,将军您太客气了,本王岂敢遇阻代庖?功劳当然也有您一份,只要此次事成,本王必在皇阿玛面前替你美言几句。那时将军必能再往上升一步。”弘昼也客气的和乌怀勇打着哈哈。


俩人此时在此讨论功劳,好像已经平定了乱党似的。


乌怀勇起身对弘昼说:“末将还有军务要处理,就不再此打搅王爷休息。只要抓到乱党,我先派人移交王爷,王爷在送往刑部如何?”


“那本王就先行谢过将军,既然将军有要务在身本王就不多留了。”弘昼笑哈哈对乌怀勇一抱拳。


待乌怀勇一离开和亲王府,弘昼立刻派自己的心腹前往乌怀勇的大军盯看,看他如何动作。


此时弘昼已经觉得一身轻松,下面要看的就是乌怀勇如何抓捕乱党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他这个王爷操心。


抓捕红花会乱党的消息闹的沸沸洋洋的。京城附近的各县都出现大量捕快,在挨家挨户的进行搜索。各县衙也是红红火火,也不乏前来举报之人。不过为此红花会事件受冤屈的人也不少。某捕快到一家农户搜索,查看是否有可疑人物,在和男主人攀谈的时候,农户妻子端茶进来,捕快发现其妻样貌颇有些姿色。尤其是她那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倒有几分美人的影子。那公差伸手抓住农妇的手就抚摸起来。农妇收到惊吓急忙把手抽出。站到她男人的身旁。


农夫站起身把农妇推向里屋,然后转身对公差嬉皮笑脸的道:“让公爷见笑了,我媳妇不懂事,还请公爷见谅,不要跟女人一般计较。”


捕快因妇人反抗恼怒,此时听了农户的话,嘿嘿一笑:“你媳妇不懂事,你应该晓得规矩吧。大爷们天天为了保护你们的安全,每日的奔波劳苦,到现在日上三杆,也没有吃饭呢,你是不是有所表示?”说完咧开大嘴笑笑,还对农夫挤挤眼睛,然后等着农户有所表示。


农户岂是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这就是赤裸裸的搜刮。没办法,进到内屋里取出几十个铜板出来,颤悠悠的递给了这个当兵的。


捕快看了一眼铜板,对农夫道:“你他妈当老子是要饭的,是不?就这几个钱就像打发我们兄弟?我看你是皮痒了,欠收拾。”说着一巴掌过去,把他给打翻了。


等在门外的两个公差听见屋子里的动静都进来了。问道:“老李,怎么回事,不就是让你询问个乱党,又怎么了?”


“妈的这小子那这么点钱打发兄弟们,把兄弟们当成要饭的。老子怎么说也是本县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妈的分明是瞧不起我。”叫老李的那个捕快气呼呼的对俩人说。边说还边用脚踹躺在地上的农夫。农夫也没有起身的想法。只是抱着头承受着。


“小子,我黄刚向来讲义气,我见你家穷,只要你给十两银子赔偿我兄弟收到的精神惊吓,我们以后对此时决不再提,不然你以后就别再武清县混了。大爷不敢说让你家破人亡,但是让你民不聊生还是轻松地。”说完用脚踢踢农户的腿,示意的站起来说话。


黄刚对农户敲诈,而捕快老李却直接进到内堂,想要非礼农夫的媳妇。


农妇受到惊吓,失声叫了出来,“救命,救命呀。你这个畜生.。”


老李嘿嘿一笑,“你叫呀,你就是叫破嗓子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满脸淫相的捕快,追着农妇就从里屋出来了。


“救救我,当家的,救救我。”农妇向她的男人发起了求救信号。


农夫上前一拉农妇,把她挡在身后,对姓李这个捕快到:“公爷求求你看在小民的面子上饶了贱内吧,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说完还对捕快一礼。农夫对他们的野蛮已经害怕了,但是看到自己的妻子被欺负不站出来,那还是男人么?


“妈的,小子你找死。”黄刚说着一脚把农夫踹倒在地。随后三人就对农夫进行拳打脚踢。此时农夫护住头部不受伤害以外,其他地方都成了他们攻击的地方。而他老婆吓的也只能在旁边哭泣。


就在农夫以为自己就要被打死的时候,听见嘭的一声,紧接着听见他们居然在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出了什么事情?农夫心里差异,偷偷抬头看去,见门口站一女子,身材高挑,穿一红色劲装。乌黑的秀发盘在脑后,一张脸秀丽脸上充满了怒气,又见女子一抬手,一个捕快就不吭声了。他知道一定是死了,吓得农夫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这时,又从门外进来一男子,大约三十来岁,体形高大,那双手更是看起来比常人宽大。国字脸棱角分明。两眼如电在屋里扫射一番,开口道:“冰妹,留下活口,我还要问问他们那里来的狗胆,当天化日之下敢如此行凶。”这男人声如闷雷,直震的屋内众人耳膜嗡嗡作响。


黄刚看到自己的两个同僚已经命丧那女人暗器之下,已是吓破了胆。上前抓住那高大男子的衣角求饶:“大侠饶命,爷爷饶命。”


那男人嘿嘿一笑道:“叫大侠不敢当,叫爷爷么,倒是可以。”说完一脚把黄刚踹一边。


“我才不要这么不要脸的孙子呢。”那女侠恨恨的说到。


两人如此调侃黄刚,黄刚却没有半分怒气,为了活命叫什么都行,就是现在让自己更名改性做亲孙子也行。当下有跪着迅速爬到那女子身前伸手拉住那女子衣服,叫道:“你是我奶奶,你是我亲奶奶,求奶奶绕孙子一命。”


还没见那女子有半点动作,就见那男人一巴掌甩了过来:“找死,我娘子的便宜你也敢占。”那男人是怒极了,一巴掌下去竟把黄刚的两颗门牙直接扇掉。咳咳的往外吐着血。


那个高大男人上前,踏住黄刚胸上,嘿嘿问道:“小子为什么来这里为非作歹?今天不给个交代,下场和他们两个一样。


“这个,我......”还没等黄刚说完,那男人又是一掌扇过来,又把黄刚的几颗牙给打了出来。


男人揪住他领子威胁道:“别跟爷爷打哈哈,小心爷爷阉了你”


黄刚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下体道:“爷爷你就饶了我吧,我们也是按上面的指示办事,我们是来查找红花会的乱党,这个农夫不合作,我们才出手教训,小人也是不得已。”


大汉一手把黄刚提起,“是谁派你们来这里为非作歹?红花会是乱党么?红花会只是伸张正义,比你们这群清朝的狗腿子强多了。”


“爷爷,小的也是迫不得已,是镶蓝旗都统和和亲王的命令,我们也是执行而已。”


“和亲王?皇帝的蠢儿子?凭他能做什么?给我提鞋我还觉得是侮辱呢。”


“是是,和亲王狗屁不如,我知道的也不多,大爷饶命。”黄刚边说边磕头。


“听好了,你爷爷我是奔雷手文泰来,而这位女侠就是鸳鸯刀骆冰,我们都是红花会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一并说了吧,省得留下遗憾。”文泰来说完,对黄刚遗憾的摇摇头。对他已经做了决定,将这种为虎作伥的狗腿子,只有死才是对他们最好的。


“爷爷饶命,只要你绕我不死,我告诉你个天大的秘密。”黄刚急忙表示自己还有用处,以此来换取生机。


文泰来和他妻子交换个眼神,然后对黄刚说:“说吧,只要这条消息足够换取你的一条命,我们绝对说到做到,放你一条生路。”


“这个还是我在和亲王府做护卫的一个兄弟告诉我的,和亲王很喜欢听曲,而且喜欢到天外音,每次还点天琴姑娘,而天琴姑娘也是只对和亲王唱曲,你们不是要反清复明么?杀了和亲王就少一个满清高贵。”


“小子没想到你还挺毒。消息是有用,但是留下你还是会祸害百姓,但是我们还是会留你一命”说完,手起掌落把黄刚的左腿打折。“滚吧,以后你也是个废人了,好好活着吧。”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