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五章(在它乡) 第五章第二十四回(明杀)

傲星辉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size][/URL] 第二十四回 等我进船舱时才发现那几个艺妓还站在船舱外。看来她们还以为船舱里,还有什么了不起地大人物呢。想到这里就叫她们几个也进了船舱。 等这一进来她们才知道。这从外表看上去不显眼的客船,在船里边可是非常不错的。可以看出这船主不是一般的有钱人氏。 这也是因为我和兰儿要用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二十四回

等我进船舱时才发现那几个艺妓还站在船舱外。看来她们还以为船舱里,还有什么了不起地大人物呢。想到这里就叫她们几个也进了船舱。

等这一进来她们才知道。这从外表看上去不显眼的客船,在船里边可是非常不错的。可以看出这船主不是一般的有钱人氏。

这也是因为我和兰儿要用船。所以商号把最好的客船又装饰,维修了一下给我们用的。现在这船舱里布置地挺漂亮的。四面新挂上去的几副小画。

船舱里的有两张小方桌放在船舱正中。坐椅上铺着厚厚的毛毯,人坐上去很柔软暖和。靠门边是一个小椅子。边上有个小架子上边放着几条手巾。

在船头那边还隔出了一道小门,可以看得出来那边还有一个小船舱,就是休息时睡觉的船舱一类的地方。并且她们也看到了正端坐在小几前边的兰儿。

兰儿这会还画着妆,并不是她本来的面目。于是我就让她们几个在一边坐了下来。而我走到到兰儿那张小几边上坐下。这时我就没有在说什么。

就在这些艺人们还不知所措地,站在那看着我和兰儿。兰儿却轻笑着看了看她们。指了指一边的长条椅,示意她们坐下说话。

到这时她们才回过一点味来。慢慢的坐了下来。不过也知道她们的一点情况。看样子可能要离开岳阳一阵子了。

因为我刚刚等于是问,她们有没有什么家底要带一样。所以这时神态都有一点变化。有的是悲观失望。有几个是淡然的。

瞅着神态各异的她们我也算是大饱眼福了,不过仅此而以!我可是一丁点别的想法也没有。兰儿这时看着某人轻声开口:“湘彬儿、你改的曲儿演来听听。”

兰儿口中的‘湘彬儿’听兰儿这么一说就是一愣!惊讶地抬头直直地看着兰儿。半响才开口:“不知夫人想听什么曲子。您说的我不太明白。”

兰儿一听就笑了:“就是那支某人和你一起改的高山流水。”

湘彬儿听到这里睁大了杏目看着兰儿,半响才说出话来:“是兰儿姐姐么???”说到这里竟有点要垂泪的样子。

我轻轻品了口茶水。心里暗思:‘瞧瞧、女人泪窝子就是浅,这见个故人也马上就要哭的样子。’

兰儿轻轻地站了起来走到了湘彬儿身边:“彬儿妹妹。时间过得可真快,这一分开快有一年了吧。想当年就是在这洞庭湖上,我看到的彬儿妹妹差点、、、”

说到这里湘彬儿连忙止住了兰儿的话头。不过她是用泪水止住的,只见湘彬儿站起来,哭着扑到了兰儿怀里。兰儿这时也就没有说下去,轻抚着湘彬儿。

湘彬儿抽咽了好半天才慢慢的停了下来:“兰儿姐姐、没想到这一恍快一年了。想当初要不是兰儿姐姐,彬儿早就不在人世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兰姐姐。”

兰儿轻抚了好一阵子,兰儿这时也有点哽咽了。所以缓一会才说话:“彬儿妹妹、姐姐也想你啊!”说完把湘彬儿从身上拉开看了看。

“呵呵、彬儿妹妹还是那么漂亮。”没想到湘彬儿苦笑了一下:“兰姐姐、我们现在这是见着了,要是晚上一阵也就见不着妹妹了。”

等她说完这几个人竟都有点眼圈见红的意思。看到这里兰儿就是一愣,不解地看了看众人。我一听这不对劲啊!!看来还有什么事啊、、、这要生要死???

兰儿也感到不对劲了。就拉住了湘彬儿的手,看了看众人:“你们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说出来让我听听。难不成你们不是去献艺吗?”

湘彬儿点了点头:“听说京城来了一位公子,在湘城已经呆了快半个月了,时不时的叫一些官家的艺人去献艺。周围的几个县城都有艺人被叫去献艺。”

“可是献完艺有一些人没有回来。而回来我们那里回来的人也都闭口不谈那位公子哥儿的事情。但是她们回来都很沉默。于是我们就想到了不好的方面去了。”

“兰儿姐姐也知道。我们这些只是献艺的艺人。与别的低级官妓不同。但是从以前回来的几个人身上,我们感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有一位外阁的艺人。”

“在回来不久就不见了!!!”说到这里湘彬儿的脸色就暗淡了下来。听她说到这里我也听明白了,那京城来的公子哥儿,不像是什么好玩意。

于是我就转头看向了兰儿,兰儿也有点无奈地看了看我。搂着湘彬儿安抚到:“彬儿妹妹、你遇上这位大人、、、”说到这里指了指我:“算是你们的福气了。”

“以后你们都不用在回官乐坊了。等到了湘城就有人送你们去京城。”湘彬儿听兰儿说完抬起了头:“姐姐你说的是真的?我们真不用在回乐坊去了吗?”

兰儿笑着逗了逗她们:“是啊!不用回岳阳乐坊了。去京城王爷府上的乐坊去,哼哼、、、”

湘彬儿一听开始还有点害怕。不过抬头一看兰儿的样子就知道是在逗她们。轻轻地叹了口气。那风情太迷人了。不行我得闪闪!要不可受不了了!!

正当我想起身时兰儿瞄了我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告诉我:“老实呆着,看你乱动的!”看兰儿这样我也知道她还要我在这配合她,哎、、、在忍忍了!!!

这兰儿也真是的。她就没瞧见我在这忍得多难受吗!早知道这样我在她们进来时,就找借口上前边去了。但是现在可走不了了。只好站起来假装看风景。

等我走到窗户边上推开个小缝隙。向外看去时兰儿那才接着聊了起来。兰儿可能没有注意到,但是湘彬儿看到了,她见兰儿这么在乎我,就有点好奇了。

从刚才的事情看来我不过是个御前侍卫罢了,怎么叫兰儿这么上心。突然湘彬儿心里一动!兰儿可公主府上的大管家,并且武艺高强。

虽然已经过了双十的年龄好几年了,可是因为一定要找个比她历害的相公。所以一直是独身一人,上一次就是兰儿把她从虎口里救了出来。

所以她对兰儿的印象特别深。而现在看兰儿这么在乎我,并且这船上看样子就我和兰儿俩人。于是马上明白了我和兰儿的关系。湘彬儿这才恍然大悟。

不禁多看了我两眼。其实这也是因为湘彬儿还不知道京城发生的事情。所以她才这么想的,不过看眼下自己和众姐妹已经脱离了虎口了。

湘彬儿相信兰儿是不会害她们的,这是女人的直觉。所以湘彬儿相信,她们的终于苦尽甘来了。所以嗔笑着:“兰儿姐姐安排的,就是让我们去湘城也认了。”

兰儿笑着用香葱指点了点湘彬儿的脑门:“鬼丫头、还是那么机灵。就是命太苦了点,不过终于好了。现在湘城的事你们也不用在想了,想去都不行了。”

“本来我还想让你们多陪陪我,但是我还有事得急着去长沙有些要事要办。所以就不多陪妹妹们了。我们回京城在好好聊。到了湘城就叫人送你们回京城。”

就在这时我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像那院子里的妇人那样的,都被贼人掂记着,这几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还不把人弄疯狂了。于是就和兰儿说了我的想法。

“首先说明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这万一半路上,出现贼人强盗什么的谋了这几位姑娘。那可就很不好了,我们最好叫官府派几个人保护一下。”

兰儿白了我两眼:“不会出事的,我赵家商号的护卫可不是吃素的。”见兰儿还这么执着我就摇了摇头。

“护卫太历害了未必就是件好事,还是官府的官人来保护好一点。因为就是死几个也不会有事。要是赵家商号的护卫、、、、、、可就不好说了!”

兰儿听我在官人和护卫几个字上音咬的比较重,就没有在急着开口。凝眉想了一会,慢慢的眉头舒展开了,一拍手:“对!还是官人保护好一点。”

说完就一推我。我只好站了起来走出船舱。叫过一个伙计,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我就回到船舱里。不一会的功夫一些酒菜就送了进来。

可是却没有我的份,我借口不舒服去前边船舱躺一会。于是兰儿就和湘彬儿几人留在这里。

和兰儿示意过后,我就去了前边船舱里,到了屋子里我就换下了身上的衣服。穿起了我特制的防护服。纯动物纤维提成溶就。穿在身上能起到防水的功效。

在这层防水服里我还穿了一层保温性衣服,这也是特别制作的,不过料子不太好,我现在手边只有这几种,这里边的是线天然山羊毛做的。

因为是自己暗地里作的,所以有些地方处理的不太好,如羊皮没有弄的太薄。兰儿说她能做得更好,可是那会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就先对付用了。

穿戴好了以后打开了箱子,拿出我的终级杀虫武器、、、‘害死你不偿命九千!!!’随后拿起了保养枪械用的针管,取下针头在专用包里放好装在身上。

嘴里暗暗骂着某人:“丫的、无聊没事做,去哪不好非得跟我凑热闹。等我有功夫的老窝给你端了。”说到这里打开船舱前边的门,这门前边有一小块甲板。

上面可以坐人晒晒太阳什么的。这时前边没有船只。只有刚刚被我这艘船超越的官船在后边。于是赶紧贴着船头下了水。就马上消失在水面上。

因为措施到位!所以入水以后。并没有什么不适应。运起海山内功,就向下摸了下去。在下水以前已经确认好了方向,所以现在我就像条小鱼儿一样。

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特点,我的功夫在水下更适合一些。所以现在我是游出很远以后,才露出水面进行一次呼吸。同时在次确认一下方向,省得在跑偏了。

就这样我在水里飞快的向前游去。而兰儿因为和湘彬儿她们越聊越投机,竟拿起酒壶对饮了起来。湘彬儿几人。也因为没了心头的包袱放开怀喝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众人都喝多了,慢慢的东倒西歪地都睡着了。好在这时天气并不太凉。而且船舱密封好一点。其实在众人睡着以后,兰儿就醒过来了。

不过兰儿坐在那并没有动地方。眼神没有聚集地看着桌子上。忽而端起酒壶,把壶里剩下的酒都喝了下去。才慢慢的趴在桌子上好像也睡着了、、、、、、

因为我的海山内功的原因,我比客船快了两倍还多。只用了半个时辰我就到了湘城。等这一到岸边上了我就有点直眼了,因为这湘城并不在水边上。

而是距离水边还有一点路程。可是我因为出来急了,忘了把衣服穿一身在里边了。于是我就在岸边寻摸了起来。这时我看到岸边有几艘船只靠在那。

看来只好上那边先借身衣服了!!于是一个猛子就到了那边船底下,等到了船底下我才想起件事情来。因为我现在头顶上的这艘船是艘大客船。

现在在船尾还有不少人在甲板上做什么。看样子好像是在喝酒一样。不过前边现在倒是静悄悄的没有声音。来到船的边上,这时因为左右都有船只挡着。

所以我赶紧扳着船帮跳了上去。上了船以后打量了一下,看到边上的船头有人要转过来的样子。想也没想就扳住身边的窗户。轻轻扳开一条缝隙。

向里边扫了一眼,没有看到人影。于是一片身就进了船舱里。等我进去之后,马上又在窗户缝隙上向外看了看果然只见边上的船上,一船夫从边上走过。

见没有被人发现,就回身打量了一下这船舱里。正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丝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哭泣声,声音非常低、、、像是刻意压制着一样。

听声音就是从边上传过来的,于是就贴到舱板上仔细地听了一下。果然确认了是有哭声就在隔壁。于是这才仔细看了看这间船舱。这会我才看出来。

这个船舱是一个普通的客舱。两边都有不太明显的小门。根据我的判断。我身后的门是向船头去的,而面前的小门是进内舱的门。于是就轻手轻脚地来到门边。

轻轻一推好像在里边叉上了,不过这可难不到我。抽出小刀握在手里。把脸贴在门缝上向里瞧了瞧。结果这一看之下,可把我郁闷坏了!!!

原来我看到了这里间是一个休息的地方。只见床上被子底下高高隆起两个大包。在联想到刚刚的哭声。就是用脚后跟也能想到这屋子里刚刚发生过什么。

暗叹自己来晚了一点,也只好来个后补了。想到这里回身看了看这间船舱通向前边的门,结果竟看到那道门并没有叉上。看来还真是和我想的差不多。

于是返身到了门边把门叉上。这样一来不管一会发生什么,最少这门能帮我拖延几秒钟。不过这也足够了。于是在叉好以后回到里舱门口。

直接把匕首插进门缝里向上一挑、、、、、、门竟然开了!!!原来门并没有叉上,只是门里边有东西挡住了。这也怪我刚刚没有太用力的原因。

见门开了,我赶紧把匕首交到单手。用另一只手把住门。因为这船上都是木门,所以在打开时很容易发出声响。不过还好这门边上有个小案子。

上边放着一个茶壶和几个茶杯。于是赶紧把匕首收起来,把茶壶拿在手里。向门轴上倒了一点水。轻轻活动了两下,确认水把门轴都弄湿了。

这才把茶壶放回原处。而这会屋子里的哭泣声已经小了许多。于是把门轻轻地推开将脑袋探了进去。这下看清楚了,只见一男子四仰八叉地躺那睡觉。

而床里边一女人的头露在被子外边。不过这时面朝那边的船舱。而这时船舱地板上散乱地扔着一地的衣服。见此情景我就有点忍不住就想抽匕首了。

不过还好我这时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看这地上扔的衣服女人的就不说了,男子的衣裳明显可以看得出来,不是一般货色。因为地上扔的一条腰带特别显眼。

这不是普通老百姓用的那种长长地布带。而是一只精工缝合的腰带。上边还有一些装饰品。这个我也知道,因为我进宫时看到宫里小太监们都还只是布带。

而一些高级一些的,皇上身边的大太监和总管一类的才用带装饰品的腰带。所以我判断这人最少也是个四五品以上的官员。但看此人还比较年轻。

这人瞧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这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不会这么巧吧??我还想去城里找呢。可是这眼下好像送上门来了。那还等什么!!!

先做了在说!我可知道这世界上有好多药有得卖。可是没得卖的最贵地就是后悔药了,所以赶紧从身上摸出小包。拿出我的超级灭害武器组装上。

反正我带了许多。有两打呢!现在就是先用个十包八包的也无所谓!万一真叫我蒙对了!可就省事了。想到这里打开了两包。其实有一包就够用了。

但是以前我只是见别人作过实验。而我可没有亲自试过。所以我加了一倍的量以保证成功。把两包东西倒在针管里,眼睛盯着床上退到门边。

拿起门外边的茶壶向针管里倒了一点水。用针头在针管里搅拌均匀以后,就把推管和针头安上了。在次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床前。

这时那边的女子已经没有声音了,也不知是哭累了还是睡着了,不过我想可能是在那默默地淌眼泪呢。想到这里那个男子竟动了一下,吓得我赶紧动手了。

万一醒边来就有点麻烦了,虽然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不过现在有省事的我哪能错过。一伸手用一件在地上拾起的衣服,捂住男子的嘴手起针落!

一下子就准确地插在男子露地被子外边的手腕上。马上把东西都推了进去。这时男子的反应出奇地缓慢。我想可能是刚刚这小子坏事干多了的原因。

等到他感觉到痛的时候,要动起来时我已经抽出了针头。向放在一边的包里一扔,然后把小包收在怀里,正想用两只手去按,可是这男子竟没有接着动。

于是就把捂着男子嘴的衣服松开了一点,并且悬空地放在男子嘴上边,只要他一喊我就会在他的声音,刚刚发出来一点时给捂住。

因为这时如果一直按着。反倒可能起反效果倒把男子惊醒。事实证明我猜对了。男子果然并没有完全醒过来。只是歪了歪脑袋瓜子,就接着睡了。

这时我才完全放心下来,就等着看男子的反应了。就这样不一会男子就扑腾起来。很兴奋的那种,不过只是短短的几下子,就挺直了身子然后慢慢软了下去。

在男子扑腾的时候,里边的女子显然是清醒着的。但是根本就没敢回头看。八成是太害怕这个男的了。并且在男子静下来以后,也没有回过头来看看。

这时我才拿着衣服靠近了那名女子伸手推了推她。她也没回过头来,这样正好方便了我。轻声地告诉她:“现在你应该跳河自杀去。要不一会就没命了。”

在听到我声音以后那名女子才惊讶地转过头来。而我赶紧用衣服挡住床这边,我地身体躲藏在衣服后边。

“你身边的男子已经没气了。你要不想叫人误会是你害的。就赶紧装做跳河自杀的样了。当然如果你不想活了大可以留在这里。”

“如果还想活就转过头去。在听到窗户关上的声音就把衣服穿好。然后就跳河去。我可以保证你不会被淹着。”说完把眼睛贴近衣服,透过纹路看过去。

只见那名女子的面容真的挺不错的,这时可以看到眼睛已经哭得红红地肿了起来。而这会正惊讶地看着我。就像见了鬼一样,当然换成谁也吓得不轻。

现在我最庆幸的是这名女子没有大喊大叫。这就证明她把我的话听了进去。所以呆愣了一会就把头转了过去。见她这样我就举着衣服挡在身前。

慢慢地退到窗户边上。贴在上边听了听外边没有人。现在我也想到了,下人可能都叫这床上的男子、给打发后边去了。所以现在这船头这边并没有人。

想到这里一伸手打开窗划,推开一条小缝。然后一点点扩大。偏着头向两边打量了一下,没有看到人影。于是就放下心来,又看了看床上的女子也没转过头来。

就赶紧把衣服扔在地下。从窗户钻了出去。出去之后没有停顿直接又贴着船帮下水了。整个动作是一气呵成。相信以我现在的身法,普通人是看不太清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