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副外长斡旋印巴冲突为何无功而返?

国家大元帅 收藏 2 180
导读:中国副外长何亚非作为特使赴印巴斡旋印巴矛盾,是2008年中国外交界的最后一件大事,不过很可惜他只交了张50分的答卷,而及格线在60分。   印度媒体用“中国特使一到,巴基斯坦态度就软化”来赞叹中国在这个被印度视为敌国的邻国的影响力,12月28日,在印巴关系剑拔弩张之际,中国政府紧急派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作为特使赴巴基斯坦进行斡旋。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斯瓦兰·辛格教授30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灭火”举动展示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通过何副外长的说服和努力,巴基斯坦政府和军队已经在

中国副外长何亚非作为特使赴印巴斡旋印巴矛盾,是2008年中国外交界的最后一件大事,不过很可惜他只交了张50分的答卷,而及格线在60分。


印度媒体用“中国特使一到,巴基斯坦态度就软化”来赞叹中国在这个被印度视为敌国的邻国的影响力,12月28日,在印巴关系剑拔弩张之际,中国政府紧急派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作为特使赴巴基斯坦进行斡旋。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斯瓦兰·辛格教授30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灭火”举动展示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通过何副外长的说服和努力,巴基斯坦政府和军队已经在和印度的强烈对抗中渐渐软化。


但就在印度媒体和外交专家发出这样的“赞叹”的同时,何副外长却在结束对巴基斯坦的访问后,又取消了原订飞向印度首都新德里的行程。据媒体报道:“印情绪化对待中国善意调停”。


据某外交人士表示,印度与巴基斯坦因孟买恐怖袭击事件交恶之后,北京试图插足其间扮演“诚实的仲裁者”角色,但对北京与***堡关系密切早已不满的印度故意不理不睬。印度主要媒体《印度时报》外交新闻主笔英德拉尼•巴格奇今天透露,北京特使副外长何亚非昨天访问巴基斯坦首都***堡,受到巴国领导人热烈欢迎,但由于印度政府直到最后关头仍故作不理不睬,使得何亚非被迫临时取消访问印度首都新德里的行程。


巴格奇又说,12月27日,北京外长杨洁篪打电话给印度外长慕克吉,建议新德里与***堡恢复对话,可能对解决问题会比较有建设性,但对北京与***堡关系密切早有心结的慕克吉正在气头上,断然回绝了杨洁篪提出的任何有关建议。不过,在印巴对峙上处于劣势的巴基斯坦,对北京的及时介入则是感激涕零。巴格奇指出,巴国外长沙阿•马哈茂德•库雷因此在今天又重覆北京提出的印巴对话建议。


印巴紧张关系,不但是这两个国家的事,因为这两个国家和中国都有各自不同的特殊关系,它们之间的紧张对峙,显然也会破坏中国南部边境的和平环境,而且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大国能够承受两个与自己领土接壤的有核国家爆发大规模冲突,所以印巴冲突对中国的干系似乎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大,中国没有任何袖手旁观的理由,而且作为外交手段,从中调整印巴矛盾,对中国来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但现在看来,至少何亚非的调停是失败的,他只搞定了巴基斯坦,而连印度领土都没有沾。


不知道何亚非外交斡旋的结果是不是在他出差之初外交部已经料到的,也不知对于并未缓解的印巴局势,中国外交部还会拿出什么样的调停手段。


或任由印巴关系紧张上升?


当然,直观此事,中国作为一个正在成为“世界公认”的大国在南亚次大陆的影响力也受到了质疑。


看来南亚次大陆真的不是中国的码头,混不开。


为什么中国能这么容易搞定巴基斯坦,却对印度无能为力?


其实,或者2008年底登在《南方周末》上的一篇中国外交学院现任吴院长、前中国驻法国大使的访问可以给何亚非的这个答卷一个注解。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认为中国外交硬就好是浅薄表现》,吴先生为报纸读者认真梳理了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外交重大方略,对所谓的“韬光养晦”、“解放思想”进行了细致解释,不过我觉得这篇采访更多是对“民族主义”和“价值输出”的批判。


按吴先生的解释,首先那个拒绝了中国外长杨洁篪和副外长何亚非的印度外长慕吉克显然是标准的“浅薄”,他对巴基斯坦和从中调停的中国的态度都傲慢,如果相信吴先生的话是对的,那么印度外长就是错误的。


但这回是“不浅薄”的我们不得不面对斡旋的失败。


这次何亚非的外交斡旋也可以说是吴先生所言的“韬光养晦”外交政策的具体表现,吴先生在访问中说:


有人反对韬光养晦,我不同意。一个国家和一个人一样,是夹起尾巴做人好,还是张牙舞爪、锋芒毕露好?当然是前者好。很多反对韬光养晦的人,我想他们很多问题还没有想清楚,比较浅薄。


所以,这次不但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又派出副外长去劝说小兄弟一起“夹着尾巴做人”,小兄弟还很中国面子,正如印度媒体所言:“中国特使一到,巴基斯坦态度就软化”,当然,我们原订的计划是说服印度也要“夹着尾巴做人”的,如果两家都“夹着尾巴做人”,肯定相安无事,天下太平。


但万万没料到印度出了个“张牙舞爪、锋芒毕露”的外长慕吉克,慕吉克肯定是代表了现在印度政府的“张牙舞爪、锋芒毕露”,所以,何亚非的调停只能无功而返——现在,在中国的劝说下“夹着尾巴做人”的巴基斯坦眼中,我们这个“夹着尾巴做人”的大哥会是什么形象呢?


其实,“夹着尾巴做人”和“张牙舞爪、锋芒毕露”确实是国家外交的两种典型形象,比如现在巴以局势的两端哈马斯和以色列,就是两个“张牙舞爪、锋芒毕露 ”的敌对力量,恐怕如吴先生所言,有一方“夹着尾巴做人”也不会至此,但为什么以色列不这么干,而比它弱小的多的哈马斯也不这么干呢?


好,我们各送它们一个“浅薄”吧。


但这次“浅薄”的还不止是以色列和哈马斯,还有美国和英国,它们不但没有劝以色列见好就收“夹着尾巴做人”,还在不断明支持以色列一轮比一轮更猛烈的对巴勒斯坦的军事打击,而且大有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架式――不知道如果让“夹着尾巴做人”的吴院长现在去当巴勒斯坦的外交官,他会如何让两个敌对方都“夹着尾巴做人”――其实谁都知道让两个敌对者都“夹着尾巴做人”是不可能是,只能是在一方“张牙舞爪、锋芒毕露”面前,它的对手最后选择“夹着尾巴做人”,甚至举白旗投降了事。


如果外交上可以把举白旗投降当成最后的底线,“夹着尾巴做人”当然是行得通的。


这也正是我佩服哈马斯而不佩服吴先生的地方,前者当然是宁死不屈的(以色列应该也一样),但吴先生的外交主张却有把举白旗投降当成外交底线的嫌疑。


为吴先生和一切主张“夹尾巴做人”比“张牙舞爪、锋芒毕露”更好的先生们再找一个反面例子:


1965 年9月29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部长的陈毅在北京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就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和当时国际局势中的许多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香港《正午报》、《香港夜报》、《国际文摘》等报社的记者提出一个问题:中国政府怎样看待美国利用香港作为侵越战争的据点?


听完提问,陈毅神情顿时严肃起来,他严正指出:“如果美帝国主义决心要把侵略战争强加于我们,那就欢迎他们早点来,欢迎他们明天就来。中国人民有足够的勇气和胆量来保卫自己神圣的祖国不受凌辱侵犯!”他声若洪钟,语气严厉:“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16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或许我没有这种幸运能看到美帝国主义打进中国,我的儿子会看到,他们也会坚决打下去……”


如果陈毅元帅在世,不知道他的副外长会带着什么样的旨意赴巴基斯坦调停,如果他的副外长被印度外长狠狠地卷了面子后,他是会愤怒地发出咆哮,还是转过头来奉劝国人“夹着尾巴做人”比“张牙舞爪、锋芒毕露”好。


吴先生现在是外交学院的院长,他在《南方周末》上的这篇访问可以看成有外交教科书式意义的东西,但显然它不是得自陈毅元帅及毛周等老一辈革命家开创的新中国外交事业的真传。


中国的外交,在何亚非印巴斡旋半途而废中从2008年过渡到2009年,这个起点一点儿也不好。


莫说别的,只在印巴问题,我们的下一步外交动作是什么?


软的手段,“夹着尾巴做人”的,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巴基斯坦,都用过了,但对印度来说看来没什么大用处,这也是为什么外交部最后决定让何副外长回京的主量用意,是不是紧接着中国的“浅薄”的硬手段要上场了呢?如吴先生在这篇采访中说的:硬和软都是手段,不是目的。


但中国在印巴冲突事件上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说过,在这件事上,中国不可以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对抗太悠关中国利益了,而现在中国仍不能如吴先生所说的用“深刻”的手段制止战争危险的升级,所以,也就必须面对那种战争发生的可能。


那么,这时中国的“目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胜利――第一,让印巴之间的对立在中国的强大压力下瓦解;第二,即使战争真的发生,中国必须站在巴基斯坦一方,尽全力让战局有利于我们。也就是说,即使我们采取了“夹尾巴做人”的手段,早晚有一天也不得不重新回到“张牙舞爪,锋芒毕露”的“浅薄”上来。


就是让中国的军队代替所有的外交官们发言。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中国的军队代替外交官们发言呢?


关于此,我看到一篇《中国军方保卫巴的决心为何如此坚定?》的帖子,觉得说得很有道理:


印度在战略上对巴基斯坦方面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这一点是中国所无法容忍的和漠视的。更何况,印度的背后,美国也在推波助澜,更需要高度警惕。印度已经在美国的帮助下,开始谋求彻底改变中印边界现状。


巴基斯坦亲华的状态就是中印关系中最重要的一个现状。印度谋求改变这个现状也就触及到了中国最核心的利益,一旦巴基斯坦改变现有立场或者实力结构被摧毁,将对中国力量部署的整体格局产生致命的负面影响,巴基斯坦方向的现状被改变的后果之严重,实在是中国所不能承受的


在前一个阶段,中国为了建立双边战略互信的努力也让印度对中国产生了一个不大的战略误判。然而,这个战略误判自产生伊始便似多米诺骨牌一般产生了连锁的反应。印度不断加强自己的试探,在涉华问题上日益反动,最后终于还是走上了触碰巴基斯坦方向现状的道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现今,印度还没有最终进行改变现状的致命一搏,中国还有机会来让事态回归到正常轨道上。一方面,支持巴基斯坦是必要的,另一方面,敲打印度也是必须的。甚至,中国要在孟买问题上表现出与美国截然不同的立场。


从理论上说,我们当然可以时刻准备着应对危机升级。可是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中国不可能时刻保持高度的精力集中应对巴基斯坦方向。因而,还是要将真正的危机扼杀于萌芽阶段,逼迫印度回到互信的道路上来。压力会让印度认识到,在现状的压制下,没有中印互信,印度的脚步很难走出南亚和印度洋这一区域。


事涉中国核心利益,是可忍孰不可忍。用坚决的态度协同巴基斯坦(用军事手段)打消印度改变安全边界现状的任何企图,这是发展中印互信不得不走的道路。如果印度始终无法接受现状,那么他就不适应大国之间的游戏。对付这样一个不成熟的国家,恐怕进一步升级冲突直至走向战场,都是无奈中不得已的选择。适当的时候,确实应该展现一下中巴友谊的力量。


其实,做国与国之间的外交,有时候难免会采取一点儿桌子下的手段,有时候也会有迂回和隐忍,但如吴先生这样,堂堂正正地把这样一个尊严大国的外交政策归结为“夹起尾巴做人好”,说实话,我实在是第一次听说。


联系吴院长曾经服务的中国驻法大使馆在2008年剧烈动荡的中法关系中的负作为,是不是就因为我们太过信奉“夹起尾巴做人好”而将另一种中国软弱可欺的信号传达给了法国政府和萨科奇呢?再联系现在美国政府对以色列在与巴勒斯坦人的战争中的强硬支持,以及印度政府在印巴紧强对峙上的强硬态度,以及俄罗斯在格鲁吉亚等诸国际问题上的强硬态度,我们是不是需要检讨一下那种曾被奉为圭臬的实用外交策略和极可能被吴先生写进外交学院教材中的“夹着尾巴做人”比“张牙舞爪、锋芒毕露”更好的外交原则已经和现在的中国,这样一个可以与美国、印度、俄罗斯这样的世界大国并列的大国应该奉行的外交政府或外交原则非常不相称、甚至背道而驰了呢?


时至今日,我们既要承受何副外长被印度外长卷面子的尴尬,又不能制止印巴冲突的升级,试问,中国外交将这样的尾巴夹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