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一部:西州记事 第二十章: 决战(三)

mamimima 收藏 1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卫兵刚走,陆续有其他几个营团长都赶来了,七嘴八舌跟李武耀汇报着城里各种奇怪的情况。李武耀挥手制止了他们,让他们等会再说。 不一会,卫兵带着满头大汗的刘团长爬上城来。见到李武耀满脸黑线,一身肥肉的刘团长,一边小心地擦着汗,一边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 李武耀压住怒气,对着刘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卫兵刚走,陆续有其他几个营团长都赶来了,七嘴八舌跟李武耀汇报着城里各种奇怪的情况。李武耀挥手制止了他们,让他们等会再说。

不一会,卫兵带着满头大汗的刘团长爬上城来。见到李武耀满脸黑线,一身肥肉的刘团长,一边小心地擦着汗,一边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

李武耀压住怒气,对着刘团长说到“老刘,是你刚才跟我讲你们后卫团被袭?”

“是~是的”刘团长感到气氛不对,不仅有些结巴

“损失了多少人啊?”

“没有什么伤亡,不过殿后的有近一个营被截在山谷里了”

“什么?!”李武耀一下提高了声音“那辎重队呢?”

只见刘团长的汗下的更快了,大粒大粒的汗珠,就差象河一样了,在脸上滚淌着。一边拼命抹着,一边带着哭腔说“也被拦在山谷中了,没有抢出来”

李武耀虽然预感情况不好,但是没有想到还是出现了最差的情况,脑袋一空,差点晕了过去。怒火中烧下,李武耀逼到刘团长面前,用马鞭指着他大声问到“你他娘的,你的队伍呢?你看护的辎重队呢?全让你他娘的没有用的家伙败掉了。你败掉,还跟我打马虎眼,不跟我据实汇报。企图隐瞒军情。你当这战场上是你搂窑姐那般惬意的?!你他妈你以为每次出了事,我都能给你擦屁股?大家今天被围在这死城里,你他娘的罪不容赦。今天不正军法,不能服众”

一听李武耀如此说,刘团长一下瘫坐在地上,忙连滚带爬跪着给李武耀磕起头来“旅长饶命呀!看我平日对您忠心耿耿,没功劳也有苦劳的,饶小的一命呀……”

李武耀双眼怒睁,凶象毕露,抽出腰间左轮,上去一脚把刘团长踢翻在地,“我饶你的命,谁来饶我的命?!”说罢,“砰”“砰”两枪,将后卫刘团长击毙当场。

旁边几个还等在那里的军官望见此景,不由都噤若寒蝉起来。


李武耀满脸杀气,回身看了大伙几眼,冷冷地说道“今天刘胖子无能,连累我们被该死的阮仁毅那混蛋诓进这死城中,今天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没得商量”,随一指两里多地外山谷谷口,大吼道“我们的辎重队在那边,活路在那边,狗日的西州残部也在那边,冲过去就升官发财,冲不过去就死路一条,你们要死要活?!”

“要活!要活!”城上的诸人举着拳头大声喊着!


半个时辰!

也就半个时辰,卫富贵他们刚刚构筑了两条不太完善的步兵壕,李武耀的反击队伍终于出了城。

由于正面宽度狭小,无法同时投入过多兵力,第一攻击,只出动了一个连的兵力试探火力,结果队伍刚进山头重机枪火力有效射距内,就被一波弹雨打的人仰马翻,丢下数十具尸体,退回城内。

随即城内火炮对重机场阵地及山脚下阵地进行了猛烈的轰炸。随即在炮火的掩护下,迅速在城外构筑了十几个机枪阵地。接着在压制火力的帮助下,一个团的士兵涌出城来,一个连紧跟一个连,不顾伤亡的冲向了富贵他们。

而富贵这边唯一的炮兵部队,在老卢的带领迅速的作出了回击,并不断的转移射击阵地,躲避对方炮兵的锁定。

阵地上,二营和警卫连的队伍奋力还击,密集的交叉火力,把进攻路上的2里多路,变成了进攻者死亡之地,队伍冲到一半,队伍终于溃退回去,沿路丢下两百多死伤官兵。但是还没容卫富贵喘口气,更疯狂的攻击又开始了。


…………



整整一天,李武耀发了疯一样的驱赶队伍反复向谷口阵地冲击。因为进攻不利,又有一个团长在队伍退回城里时,被出离愤怒的李武耀当场枪毙。随后攻击就更疯狂了,督战队向所有后退的人开火,士兵在左右都是死的逼迫下,疯狂的冲了过来。而炮兵也几乎打光了所有的炮弹掩护冲锋。

虽然卫富贵这边的防御地形非常有利,但是架不住敌人的持续冲锋,重机枪在不停的射击下,枪身烫的烧手,冷却水都沸腾了,根本来不及换装枪管,只能不断暂停射击来等枪身冷却些再打,于是阵地上不断险象环生,敌军两次冲进了阵地,与守军发生肉搏,守军伤亡过半,紧急关头幸亏卫富贵和周斌,紧急组织降兵队伍,带队发起反击,反复冲杀,才堪堪守住了阵地。


………


傍晚,当最后一丝阳光落下地平线,天尽头还残留着一线如血的晚霞。李武耀部队的士气终于全面崩溃了,撕杀了一天的两方都筋疲力尽,谁都不再想动弹分毫。

从城门到谷口阵地,两里多距离,整整留下了一千多具死尸,这还不包括防守者的伤亡。李武耀一天内就损失了近一半的兵力。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和硝烟的味道经久不散,寂静下来的战场边上,已经可以发现野兽饥饿的眸子射出的绿光。


周斌的二营和卫富贵的警卫连,已经没有完整的班排建制。大量的降兵都补充进各个部队进行了战斗。愣子在中午的时候,肩上挨了一枪,被人抬了下去,大汉的额头也被炮弹碎片划出道口子,如果当时弹片再偏一点,脑袋估计就被人开瓢了。现在他头上缠着个纱布,正伤心着自己的被损毁的两挺重机枪。


今日惨胜!


这一天的血战,彻底打垮了李武耀部的士气和战斗意志。接下来几天里,只有仅有的几次连级规模的战斗。参与突围攻击的部队,往往在战场上一听到枪声,就纷纷溃退下去。即便能坚持战斗一会儿的部队,看着战场上满地遍布的尸首,闻着在夏季中,早早地开始腐烂,发出令人作呕的腐臭尸体味道。没跑几步路,战斗意志就降到冰点。

期间,李武耀还试图从西门出城, 攻击占领通往冒县的山道,逃回到老巢。但是部队一出西城门,就踩上地雷阵。伤亡惨重,无奈地龟缩回县城中。

由于辎重队被意外歼灭在城外。围城的战役进度比预想的要快很多。从第三天开始,城里的部队就吃完了随身带的干粮,开始断粮了。随后的几日,城里的树木被扒皮抽筋,野狗野猫、老鼠蛤蟆,凡是能食用的生物一概捕捉怠尽。有人甚至开始挖地三尺,找蚯蚓来吃。被勉强扒开的水井,只有几口重又出了水,水量很有限,每日总有士兵,为取水的争执在井边打架斗殴接连不断。

偷偷出城投降的士兵也逐渐开始有了,尤其原先西州独立旅的降兵,眼看李武耀大势已去,城外的部队每日不断的劝降宣传诱惑。于是开始还是一个两个自己偷偷逃跑,后来逐渐出现班排规模的逃亡,而在围城第六日那晚出逃规模达到顶峰,一个连的部队集体出城投降。逼的李武耀枪毙了数名军官,加强了城墙守卫,才基本杜绝了大规模的投降势头。

自从断粮以后,阮仁毅就向城里派出了使者,与李武耀悄悄建立了谈判联系。阮仁毅的条件很简单,就一条:


李武耀投降不死!


但是李武耀显然对这个条件非常不甘心,回的价也很高,导致双方一直谈不拢。于是战事变的异常无聊起来。城里的没有再战的意志,而城外的队伍也没有能力全歼城内队伍。唯一对李武耀不利的就是粮食了,因此结果也就在几日内就会出来了。于是两方的队伍,都整日在阵地上无所事事,只是有一边的队伍,每天眼睛都是绿的。

而卫富贵开头两天,还坚持整天在阵地上。到后来,看实在无聊,就常常躲在山背面一个舒服的山洞中睡到日上三杆,才晃悠到阵地上转一圈。

这天,卫富贵刚上山顶阵地,就见二营长周斌在观察哨位向山下了望着。富贵远远就招呼了他一下。周斌回过头,见是卫富贵来了,就将手里一个东西递给他,让他用这个东西往下望。富贵顺着两个镜片望过去,远处的城墙一下子就拉进到眼前。“这个是望远镜,在缴获里翻到的,原装的德国货,是个好东西呀,正好给你带个来”周斌说着,自己又掏出个望远镜,也跟着望下去。

两人也不吭气,远望了好久。半天,富贵才放下望远镜,喜爱地擦拭着手中的泛着漂亮光泽的铜质镜身,喃喃道“真是好东西呀,可真要多谢周营长了”

“富贵,你可别在营长、营长的叫,咱两可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如此太生分了。如你不嫌弃,你我不妨兄弟相称,如何?”

听闻周斌如此说话,富贵忙抱拳深躬一礼,诚惶诚恐道“周营长如此抬爱,却之不恭,大哥在上,受小弟一礼”

周斌一把扶住卫富贵,“战场之上,事从权宜,不必有这许多礼节”

两人互扶,相视大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