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六章 武汉会战中的川军 七,长江南岸唐式遵二十三集团军(三)

何允中 收藏 0 1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日军在攻击获港和长江北岸安庆的同时,又以波田支队的一部向二十三集团军所固守的贵池地区煤炭山进攻。

贵池位于长江南岸一块长达百余公里的河岸冲积平原中,北东起铜陵的横港,东达青阳,南西止于安庆对岸,三面环山。贵池县城距长江仅五华里,古称池州,以贵池水得名。每当春夏水发,即三面为贵池水所包围,仅北面可通陆地。敌人一旦从江边进攻,即是背水为战之地。但贵池周围河湾湖杈纵横,双方都难于用兵。

贵池向东约六十公里地便是铜陵县城。在贵池和铜陵间有一片山地,为九华山余脉,大山直逼长江。山峦起伏的众山之中有一座山,该山曾因官私均在此开采过煤炭,人称煤炭山。红火的时候山上有人手两万多,山中井坑纵横,成为防炮防空的天然坑道。此地长江成南北流向,因大山阻碍,江面变窄,成为一条咽喉水道。山上视野开阔,俯视大江,一瞰无余,是我炮兵控制江水要道的锁钥。山脚北、东侧,依然湖港河湾纵横,芦草丛生,污泥遍布,无法通行,其中只有一条长约五公里的狭窄鹅颈地带可通向江边。这片宽约十余里的湖港河湾地带同贵池周围的湿地连在一起,被称为梅埂。旁边一个小镇即称梅埂镇。

贵池坐落江边,暴露在敌人威力强大的舰炮面前,因此我军放弃了固守。但在贵池地区的煤炭山,却成了敌人的心腹之患。


六月七日,敌机十余架对我贵池地区沿江阵地来回轰炸,另有军舰十六艘在江中上下游弋,不时以舰炮向我沿岸阵地和纵深轰击。敌舰或者气势汹汹直逼江岸作纵兵登陆的姿态,或又慢慢向后退回江心。如此反复三天,以火力侦察为主,探我防线虚实。

三天之后,日登陆部队在煤炭山周围四处地段同时上岸,向我守军发起攻击。双方战斗十分激烈,尤在敌主攻的我主阵地七二五高地一带,海军陆战队在飞机和舰炮的掩护下步步进逼。此地为我二十一军廖敬安旅一个团,阵地失而复得、几度易手,我军伤亡惨重,大部阵地失守,战线动摇。

集团军总司令唐式遵得到主阵地危急的报告,急命二十一军军长陈万仞增援。陈万仞升任军长后,其一四八师由潘佐接替师长遗缺,这项艰巨任务自然落到潘佐头上。在潘佐的督令下,其部两团率先赶到,当即从侧面向日军展开攻击,以解主阵地之危。日军竟然毫不动摇,分兵两侧作战,双方战斗异常激烈,多次以近距离肉搏,战斗持续三昼夜,主阵地第七次易手后,我始将阵地巩固。此时天上下起瓢泼大雨,正好又有一四八师廖敬安旅又有一个团赶到增援。该团赶到后,乘天黑大雨之际全体守兵奋力发起猛攻,日军猝不及防,终于不能支持被赶到江边,全靠舰炮掩护才得以固守江岸。

二十三日,陈万仞再接再厉,第二次命令向江边增援。当又有一个旅汗流浃背奉命赶到时,我全体守兵士气大增、发力猛攻,拼命攻打,终将全部登陆之敌赶回江中。逃跑的敌人慌不择路抢登小艇,又受到我火力追杀,密集的迫击炮弹在水中爆炸,一些炮弹直接命中堆满鬼子的小艇,机枪子弹穿透小艇船板,江中浮尸无数,随波漂流。是役击沉小艇二十余艘,敌军死伤约数百之众,有四名伤兵被我俘虏,我缴获重机枪四挺,三八式步枪数十支,另有无数旗帜、弹药及军用品。

我军伤亡近千,九名连长阵亡。陈万仞和潘佐因伤亡过大向集团军总部自请处分。唐式遵以为以少击众,斩获颇多,不仅没有给予处分,反奖大洋一千,以资鼓励。

这是二十三集团军反攻芜湖后的第一场大规模的战役,全体参战将士倾其全力,打破了日军波田支队在梅埂登陆攻占煤炭山的企图。耀武扬威的波田支队终于未能如愿,只好留下一块心病而溯江向西,攻击我沿江要地和马当去了。而在长江水道上则始终有了一块我军的根据地,成为威胁日军长江运输线的江岸堡垒。


武汉会战开始,我煤炭山炮兵阵地对敌人的打击日见成效,以致敌船经过此地多只有利用夜间和靠北岸航行。但我炮兵也越打越精,无论白天黑夜,长江中不时都可以看到日船沉没和燃起大火的敌船拼命逃跑。

因之煤炭山炮兵阵地成了双方争夺和反争夺的要点。无奈我二十三集团军拼命以重兵固守,日军也一时只有望山兴叹。

后来,日本鬼子想出了新的一招,在梅埂的沿江一带各大小山头修筑据点,与我煤炭山炮兵阵地对峙和进行围困。各据点围上铁丝网,据点间以小型电台和报话机相联络。平时在每天早中均开炮向我轰击,我炮兵也回敬几炮,天天如此,犹如例行公事。

双方据点间相距二三里、八九里不等,中间地势平坦开阔,一些村子零星散落其中。一些村民两边走动,鬼子也来村子拉夫抢粮和调戏妇女。我谍报人员乘机混杂其间,把鬼子据点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为我寻机打掉敌人的据点作了充分准备。


打掉这里敌人两个据点的战斗是一个精采的战例。

八月底,据点的敌人突然一反常态,连续三天枪炮声不断,大家都以为敌人将有新的扫荡行动了。可是,不久我谍报人员回来报告,日本鬼子要来几名日本慰安妇在对面两个据点进行“慰安”,据点官兵欢呼雀跃、欣喜若狂,所以打破“例行公事”打枪打炮发泄一通。我一四六师上校主任参谋薛彦夫一听到我谍报人员报告的这个消息,心中一动:机会来了。

师长周绍轩听完薛彦夫的叙述,一记重掌拍在薛彦夫的肩上:“真是所见略同。”立即布置偷袭敌羊尾山、尖子山这两个据点的作战计划。周绍轩在与敌相对峙的四三八旅旅部召开全师营以上军官会议,宣布攻占对面两个据点。接近敌人据点的两名连长也奉命参加,各项任务一一布置完毕,具体的指挥由四三八旅旅长梁泽民负责。


九月四日下午,有一伙人朝鬼子的据点走去。这是两个白皮红心的保甲长带着几个老百姓模样的人抬着几筐蔬菜和一些猪肉食品分别给鬼子送东西。鬼子的据点在山头,在山下路口的地方放有两个岗哨。这伙人走到路口岗哨前停住,鬼子哨兵“叽哩哇啦”一阵喊,两个保长上前嘻嘻笑着:“太君,太君。”指着这些食品。鬼子用刺刀挑开筐子检查完毕,然后向山上打过招呼,叫这伙人把东西放下,由据点下来几个鬼子搬走。

其实,这伙人除开两个保长外,都是昨天开会后挑选出来的敢死队员。敢死队员一共四十名,分成两队,一队负责一个据点。他们原本打算乘送东西时进入据点侦察,结果被鬼子挡在路口。不过,就在那一会,大家已经把上山几百米的道路、夜间隐蔽的地方和剪断铁丝网的地点侦察清楚了。至于据点内部的情况,因为保长经常要进出其间,也从保长嘴里了解得详详细细,绘出据点内房屋火力详情。

到了夜里预定的时间,梁泽民旅两团各派出一个连的掩护部队已经出发,估计已经进入预定的位置。这时,每人配备手枪一支、大刀一把、手榴弹八颗的敢死队员集合完毕,雄纠纠地列队两排。旅长梁泽民亲自作战前讲话和下令出发,他同副旅长徐元勋一道送走敢死队员后回到旅部,召集旅部人员选了一个便于观察的地点,在黑暗中静静地等待情况出现。

手上的夜光表指到午夜一时半,两个据点几乎在同一时间里都枪炮声四起,手榴弹不断爆炸,火光闪烁不停。我指挥部的人在开先沉静的时光最难熬,此时一听到这手榴弹的爆炸声时心里一块石头反倒落了地。大家从声音就已经知道,我敢死队得手了。旅长的望远镜里甚至可以看到火光中闪动的人影,令人兴奋不已。

四时左右,由我掩护部队断后,四十名敢死队员扛着胜利品返回旅部。缴获的胜利品有电台、军刀、枪支、衣物、照像机和文件等,另加两名日籍慰安女子。敢死队员报告说,先剪断铁丝网,后摸掉鬼子哨兵,翻进据点后,鬼子还全无防备。随着敢死队突然动手,掩护部队随之也攻进去。鬼子小队长正搂着慰安妇睡觉,光着身子提着枪还没有跑出房门就被我乱枪打死。很多鬼子都是赤条条的被子打死在床上,到底打死多少敌人,因为时间紧,又是天黑,也无法计数,反正两个据点的敌全都报销。攻入据点后,却意外地发现每个据点都关着一些掳来的妇女,敢死队员为了救人和带领这些苦难的姐妹逃走,只好放弃了炸毁敌人坑道中存放弹药的计划,十分惋惜。旅长梁泽民十分高兴,没想到如此干净利落。对救人的事也大加赞扬,连说:“应该如此,应该如此。”并报请集团军总部授奖。

直到这时,其它几个据点还在不断地向外打枪打炮。

从缴获的文件得知,这两个据点都属日军江防联队管辖。每个据点连通讯人员共四十名官兵,三个月轮换一次。刚轮换不久,殊知正兴高采烈接受慰安时,被全部消灭。而我方仅十余人轻伤。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