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麾前行 风云变幻 悍匪现身(1)

骨哲 收藏 24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size][/URL] 天微微亮的时候,骨哲和六个队员赶着两辆马车回到了大青杨村。 “够了,够了。”张在福看着两大车皮子笑着说道,“最少能做两百件。” “那就抓紧时间,咱们的人会越来越多的。”只休息了两个小时的骨哲又精神奕奕地站在了院子里和张在福说着话。 “快,很快,木片和瓷片已经赶出来不少,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


天微微亮的时候,骨哲和六个队员赶着两辆马车回到了大青杨村。

“够了,够了。”张在福看着两大车皮子笑着说道,“最少能做两百件。”

“那就抓紧时间,咱们的人会越来越多的。”只休息了两个小时的骨哲又精神奕奕地站在了院子里和张在福说着话。

“快,很快,木片和瓷片已经赶出来不少,就差这皮子。”张在福边说边招手让几个队员过来帮忙卸皮子。

“后天就过年了,拿点钱上县上买点年货,给大家都置办点东西,给翠铃还有小黄花买点好看的花布,过年要有个过年的样子。”骨哲对着张在福说道。

“知道了,保准大家过个好年。”张在福点着头说道。

“还有平时帮咱缝皮子的乡亲,每家都送点东西过去,表示一下咱们的感谢。”骨哲继续地说道。

“知道了。”张在福点着头说道。

“好了,你忙吧,记得等会儿到我屋里把桌子上的银元和金条收好。”骨哲拍了拍张在福的肩膀说道。

“昨晚抢的?”张在福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

“充公,这叫充公,不叫抢。”骨哲摇了摇头说道,随即就向外走去。

“充公?不就是抢吗,一个意思啊。”张在福看着骨哲远去的身影喃喃地在嘴里念叨着。

出了大门的骨哲在和门口几个看热闹的乡亲打完招呼后就直奔后山而去,一切以练兵为中心,骨哲心中时刻记挂的就是队员们的军事技能的训练,要知道抗战初期的日本兵是单兵素质最好的时候,要想取得压倒性胜利就必需下苦功不惜成本的训练,这也是形势所逼来不得半点投机取巧的。

所有训练中骨哲认为只有射击一项是可以和小鬼子有一拼的,至于刺刀格斗,骨哲则认为没有丝毫的可能赢过小鬼子,刺杀活人练出来的感觉和扎稻草人练出来的感觉永远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枪法,特别是远距离的射击就被骨哲放到了重中之重。

边走边思考问题的骨哲很快就走到了后山,这里山高林密,特别适合训练打靶射击,即不用耽心流弹伤到老百姓,也不用怕过密的枪声引来鬼子围剿。

“队长好”一个站在路口站岗的队员对着骨哲敬礼问好。

“你好。”骨哲也还了一个礼然后问道:“现在是哪个小队在里面练枪?”

“报告队长,是二小队在练习,一小队刚打完从那边跑步回去了。”站岗的队员指着通向村里的另一条小路回答到。

“好,我进去看看,提高警惕。”骨哲对着站岗的队员敬了一个礼后就走进了密林深处。

“啪”,“啪”的枪声在骨哲走进山沟后不久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间或还杂有六九式轻机枪的射击声,“千万不能吝惜弹药,机枪手也要隔几天打一下。”想着自己和洪斌曾经为机枪手需不需要经常训练讨论一宿的场景时骨哲不禁轻轻地笑了起来。

“队长好。”二小队的小队长范弘跑到骨哲的面前敬礼问好道。

“你好。”骨哲回了一个礼后说道:“继续训练,好好打,对每一个人都要细心指导,一定要把枪法练出来。”

“是,一定把枪法练出来。”范弘挺直了身子答道。

“看见小黄花了吗?”骨哲突然想起自己从早上到现在也没有看见小黄花。

“在那边练眼力呢。”范弘伸手指向身后的一个小山沟。

“练眼力?好,我去看看,你们继续练。”骨哲点着头说道,然后就缓步走向范弘手指向的小山沟。

“骨大哥。”骨哲走进小山沟不远就听见小黄花开口叫自己。

“自己坐在这里练枪啊。”骨哲看着抱着两枝枪坐在一块石头上的小黄花问道。

“是啊,我自己坐在这里摸着枪想着怎么打就行了,想累了就放两枪,打累了就继续坐着想。”小黄花站起身来答道。

“哦,这么厉害,坐着想就可以练枪?来,打一枪我看看。”骨哲笑着说道。

“好啊,打什么?”小黄花把KBU88狙击步枪轻轻地放在身旁,然后端着已经上好膛的三八大盖问道。

“我给你定个目标。”骨哲说完四下望了望,“打那个,看见没有,那个松果。”骨哲指着三百米开外一棵松树上孤零零的一个松果说道。

“好。”小黄花脆脆地应答了一声,然后就迅速举枪瞄准,“啪”,三八大盖发出清脆的一声枪响,骨哲急忙向远处的松树望去,只见刚才还在树枝上的松果早已经不知道被小黄花打到了哪里。

“好,用那枝枪打。”骨哲指了一下小黄花放在地上的KBU88狙击步枪说道。

“打什么?”小黄花放下三八大盖抓起了KBU88狙击步枪抱在了胸前。

“最远的那棵树。”骨哲伸手指向最远处山顶上最高的一棵树。

“打哪里?”小黄花追问了一句。

“打中间,看你能偏多少。”骨哲用手比量了一下树干的粗细。

“好。”小黄花看了看远在四五里之外的大树,轻轻地出了一口气,然后端起KBU88狙击步枪,在仔细瞄准了一会后,右手扣动了扳机。

“十环。”骨哲高声地喊了起来,“简直就是天才。”通过望远镜观察小黄花弹着点的骨哲大声地喊道。

“骨大哥,我打这么好,我还要奖励。”小黄花听到骨哲夸奖自己打得好急忙要求着奖励。

“有,有,打得好就有奖励,这个送给你了。”骨哲边说边把自己的望远镜挂到了小黄花的脖子上。

“谢谢骨大哥。”小黄花高兴地叫到,天天练习远距离射击的小黄花早就想要一个望远镜来观察自己打得准不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这回骨哲主动把望远镜奖励给了自己,怎么能不高兴万分。

看着小黄花高兴的样子,骨哲的心里也是十分地安慰,自己的到来给眼前苦难深重的老百姓带来了希望和欢笑,真希望可以早一天彻底地将小鬼子赶出中国去,不仅如此,还要永远解决掉日本这一个毒瘤。

“骨队长。”刚才和骨哲对话的范弘对着骨哲喊道。

“什么事?’范弘的喊话把骨哲一下子从思绪中拽了回来。

“我们要回去吃饭了,队长走不走啊。”范弘继续地喊道。

“好,我也走,你们先走吧。”骨哲大声地回答到。

得到命令的范弘带着自己的小队转身离开了射击场,而骨哲和小黄花也慢慢地跟在了队伍的后面向村子里走去,一路上队员们有说有笑面带兴奋之情,毕竟眼前即将有一个没有鬼子骚扰的春节在等着自己,中国人盼的不就是一个年吗?


过了中午,有一点疲惫的骨哲在安排好警戒哨后躺在床上小寐起来,昨夜的长途夜袭还是用掉了一些体力,为了时刻保持最充沛的体力以应付不可预料的危险,骨哲通过随时休息来不断恢复积攒自己的体力,这是骨哲曾经有过的生存方式,也是很有效的一种生存方式。

“骨队长,骨队长。”一个急促的声音让骨哲一下子就从休息状态中警觉了起来。

“什么事?”骨哲推开屋门对着几乎要和自己碰个满怀的队员问道。

“车,咱们的车被劫了。”报信的队员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什么车?别急,慢慢说。”骨哲用双手把着有点站不住的队员问道。

“咱们去买年货的车,让土匪给劫了,老张也叫他们抓走了,土匪让我带话回来,五千银元,见钱放人。”说完话的队员累得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土匪?哪里的土匪?在哪劫的车。”骨哲蹲下身来对着大口喘气的队员问道。

“黑羊山的土匪劫的车,在我们快到县城的时候。”说话的队员终于恢复了一点平稳。

“黑羊山的土匪?在哪里?”骨哲抬起头来对着围过来的队员们问道。

“我知道。”

“我也知道。”

三四个队员急急地举起手来答道,“好,你们几个跟我进来,还有,扶他回屋去休息,再把洪队长喊回来。”骨哲一边招呼几个队员进屋一边让小牛子去找洪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