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战区 第二部 [血雨] 第十四章 画虎画皮

国产推土机 收藏 10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size][/URL] 第十四章 画虎画皮 在回来的路上,汤度彻底明白过来。这次突袭行动,只是一次演习,所谓的二营,目前还只是当作后备的“民兵”。当圣战团因为“战斗减员”需要补充兵员的时候,这所谓的“二营”就会输送新兵加入。与其说这是个训练基地,毋宁说这里是圣战团的“血库”。 这么一个重要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


第十四章 画虎画皮


在回来的路上,汤度彻底明白过来。这次突袭行动,只是一次演习,所谓的二营,目前还只是当作后备的“民兵”。当圣战团因为“战斗减员”需要补充兵员的时候,这所谓的“二营”就会输送新兵加入。与其说这是个训练基地,毋宁说这里是圣战团的“血库”。

这么一个重要的情况,夏伯炎居然没有在行动计划中列出。还有,雷五龙至今没有出现,紫罗兰说代号“棕熊”的人会和我联系,到现在那个“棕熊”还没有出现,犹如孤身置身孤岛的游客,汤度忽然搞到有些寂寥起来。

演习过后的第三天,汤度被正式任命为副营长兼任教官,他的汉语水平和格斗技巧太出众了。在前一天,李明峰已经就任营长。汤度的任命是李明峰提出来的。汤度看到李明峰拿着任命书搂着少妇乐不可支的怪笑,心中慨然。

西北边陲人烟稀少,大教堂这个地方除了不允许饮酒以及饮食上的禁忌外,对于李明峰这样的纨绔,也算是醉生梦死了吧?

演习事件结束后,大家的关系协调了很多,汤度搞清楚了“战友”们的名字和来历。

朝鲜逃兵武丁甲、崔真昌,新义州人,因不堪长官压迫逃到这边找理想。在汤度看来,所谓的长官压迫就是吃不饱,其实长官也吃不饱;而所谓的理想就是吃饱。那两个追赶摩托艇顺路捎过来的朝鲜人民军士兵,他们到这里来的唯一目的就是就是吃一顿饱饭。可怜的国度啊。

刚满二十岁的武丁甲瞪大了眼睛看着汤度,流着口水笑道:“大哥,老实说,在来这里之前,我还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吃不饱饭呢,没想到你们中国天天都能吃饱饭,而且还是三顿呢!你们一直都是这么吃的吗?这么吃不会被判刑?”

汤度叹了口气:“不会被判刑,反倒是吃不饱的话政府会派部队来让你吃饱。这样吃都好几千年了。”

武丁甲抱住身边的崔真昌,激动的喊道:“我们来的是吃饱饭的国家!”

崔真昌年龄比他大,三十多岁,已有妻室,要稳重得多,没好气的回答道:“很多国家都能吃饱饭,只有我们领袖领导下的朝鲜共和国没得饭吃。我们来这里,家里人都会受牵连,可能现在还在审查呢,如果被中国政府发现,把我们遣送回去那就惨了。”

汤度宽慰他们:“不会的,我们在圣战团,有吃有喝。除了执行任务,就是在这里训练了,不会被政府发现的,只要我们好好训练,锻炼好野外生存技能,就一定能健康平安到老!”

“乌拉!”武丁甲激动地搂着崔真昌欢呼起来。

汤度现在是他们的副营长,而且还是教官,这样就有更充裕的时间和他们接触交流,更便于开展工作。从接触中他发现,有三个越狱的死刑犯比较凶悍。他们是结义三兄弟:

老大胡建强,四十五岁,陕西丹凤人,老二付黎明,四十二岁,河南周口人,老三付凯明,和老二是孪生兄弟。三人联手抢劫了河南郑州的一家银行,截获现金35万元人民币,虽然钱不多,但是他们徒手击毙了五名荷枪实弹的警察,而且炸开了银行的防弹玻璃。这起抢劫银行运钞车案件轰动了河南省乃至全国。也是公安部派专员督办的答案,汤度在浏览汤可风卷宗的时候曾经见到过胡建强三兄弟的案子。对这三兄弟的穷凶极恶印象很深。

胡建强嗜赌成性,而且逢赌必输,借了高利贷在家乡无法立足,于是这位李自成的老乡就流窜于陕豫冀三省之间抢劫、盗窃,付黎明、付凯明兄弟和他相仿,只是这二兄弟好色,犯下轮奸杀人案被判死刑后也越狱流窜在外,三人相识后臭味相投,在湖北武汉纠集一帮两劳释放人员成立“聚义帮”,为非作歹。2001年9月,付黎明兄弟奸杀了一个新华社女记者,武汉市纪检委受到各方面的压力,开展了一场打黑除恶的专项整治活动,使得这三兄弟无法立足,在开枪拘捕杀害死了两名武警战士后,他俩四处逃亡,偷越云南边境不果,鬼使神差般的跑到了朝鲜,结果在哪里饿肚子几个月后没奈何只好通过魏光启的偷渡船返回了中国大陆。圣战团是他们目前最好的归宿,国内现在每年都会有一次“严打”或者扫黑除恶的专项整治活动,使得各地的黑社会势力风声鹤唳,胡建强三兄弟一直都无处藏身,来到圣战团就感到很幸福,有吃有住,还不查身份证。

这三兄弟是货真价实的亡命徒,决不当逃兵。他们是最受圣战团欢迎的病源。

除了朝鲜逃兵和这三个国产逃犯外,其他的就是些土生土长的维族人了。他们受到了许多扭曲的传闻渲染,认知能力也随之发生扭曲,他们不要工资,关注的只有信仰和灵魂。

和这群人很难接触,汤度曾经尝试和他们谈论天主国度的存在,却被他们冷漠的眼神和更加冷漠的态度拒绝。

和彻底的恐怖分子打交道总要比和特工们打交道随意。汤度由衷的想到,在俄罗斯执行“捕鼠行动”的那段日子,他周旋于俄罗斯外交部、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人民解放军驻俄罗斯办事处这几个单位之间,还要和大使馆的那些文职官员照面,搞得精疲力竭,要不是有沐阳这个绝佳的副手帮自己,恐怕自己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想到沐阳,汤度忽然来了精神,按照“熊猫行动”的方案,沐阳从另一个途径展开行动,计划执行到一定时期的时候,两个人互为策应,联手执行“熊猫行动”,沐阳是个机警可爱的小伙子,话语不多但是有很多古灵精怪的想法,身手敏捷而且俏皮话也很多。

可是现在还没有沐阳现身的迹象,也只有苦等了。汤度暗想,自己被委任为教官,负责训练做这些乌合之众,上午李明峰拿来了一些陆军地面部队教材让自己看。他粗略的翻了翻,尽是些台湾翻版美国的特训教材,完全是按照特种兵的体格设计的,如若遵照执行,不累死几个胚子才怪。

打定主意,汤度漫步向李明峰七楼的办公室走去。

他想掏支烟,一摸口袋,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块梅花牌手表就在自己的口袋里!

脸上的表情还没有恢复,他出身的看着七楼李明峰的办公室,那个韩国少妇在六楼到七楼之间徘徊。这几天只有韩国少妇“白玫瑰”近距离接触过自己,自己最后一次使用手表是五天前窃听李明峰和都拉密谈的那次,到现在和自己近距离接触的也只有白玫瑰和朝鲜逃兵武丁甲、崔真昌,逃犯胡建强三兄弟这六个人。

“棕熊”要出现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