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班长训女兵的尴尬事:我的初吻不给你!

国家大元帅 收藏 6 158
导读: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新兵站夜岗是难闯的一大关,特别是我们部队,还是在深山老林里的军事禁区.自然环境非常的险恶,总有野生动物出没,即便是我这些所为的老兵,在站岗时也要警惕万分的.因为说不定就出现什么紧急状况   由于女兵新训的到来,所也站岗也是必需的,这是从新兵过渡到合格战士的必要条件.当然对男兵不是个太大的问题,但要是放在女兵身上,这节目就多了啊.在站岗的问题上,连里根据我们部队的具体情况,没让女兵进库区里站岗,而是选择在我们营区的大门岗,最主要的是她们离干部值班室非常近.说白了就是给女兵壮胆.即便这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新兵站夜岗是难闯的一大关,特别是我们部队,还是在深山老林里的军事禁区.自然环境非常的险恶,总有野生动物出没,即便是我这些所为的老兵,在站岗时也要警惕万分的.因为说不定就出现什么紧急状况


由于女兵新训的到来,所也站岗也是必需的,这是从新兵过渡到合格战士的必要条件.当然对男兵不是个太大的问题,但要是放在女兵身上,这节目就多了啊.在站岗的问题上,连里根据我们部队的具体情况,没让女兵进库区里站岗,而是选择在我们营区的大门岗,最主要的是她们离干部值班室非常近.说白了就是给女兵壮胆.即便这样女兵站岗,还是出了N多的笑话.这也难怪她们了.象我们也周围环境地势险要,特别是在秋冬季节,满山都是柞树,这中树的树叶在当年掉下的很少,都是等来年开春才掉下来.特别是当阵阵山风吹过时,那树的叶子哗哗作响,不时的在远处山坳里,传出野狍子那凄凉的吼声,你的汗毛都回立起来呀.别说女兵,就是男兵也得有个过程啊.


女兵站岗的"绝招"


1.女兵站夜岗害怕就狂吃小食品.刚开始站夜岗,说不害怕,那绝对是假的,但女兵们有独家"秘籍".就是每个人在一个小时的站岗中,都偷偷带足量的小食品,尽量的在这段时间内嘴多动,来分散高度紧张的情绪.这样一来,可把我们部队唯一的军人服务社给搞"火"了.原来女兵没来的时候,进点小食品指不定要卖到猴年马月的呢,可女兵一来就带动了消费群体,这下可好服务社三天两头的进货.开始我们谁也没注意到,由于小食品的美味吸引,我们一楼新兵连里的老鼠,在这段时间突然就多了起来.特别是在晚上竟在走廊里来回跑,我们这些班长还都直呐闷呢?连长还要求文书去领老鼠药,要大规模的投药,要彻底根治.灭鼠药到是没少撒,可没过几天老鼠还是多,有时它们竟然在大白天旁若无人的在楼里跑,把胆小的女兵吓的"嗷,嗷"叫,就象演戏一样,一惊一炸的.


有次连长领着各班长检查内务卫生,在查看个人的储藏柜时,就发现了这个小密密.连长他这才明白我们楼里老鼠为何突然多的原因,在点名时就要求女兵,从现在开始谁要在吃小食品,只要抓着就处分,毫不留情.你连长话是这样说啊,那些女兵有的真是非常"艮"呀,老"猪腰子"---主意"贼正",是你说你地,她做她地.只要是有夜岗就是着带小食品,为此连长还和服务社的干了几架,也没起多大作用,80多个女兵真要是想管好真是难了点.


2.女兵站岗为给自己壮胆,也不知道是那个高人的指点,人家手一个小半导体收音机,耳机一塞,吃找小食品,感觉还是很惬意的啊.有的胆大一点的干脆连枪都不背,把枪往岗楼里一搓,在大门前和呼着耳机里的音乐节拍,蹦蹦哒哒的跳上了.能把连里的领导气的直翻白眼,连里强调了多次,但收效并不大,都是些小女孩话稍过一点头就"下雨",女人的强项就是"下雨",她回滴水穿石的,我们没有一点办公呀.我们当班长的也有这种想法,她们快结业吧,对我们也是个解脱,少点折磨.


3.连里有个女兵她平是挺拽的,特别是要到她晚上的岗,坐班的叫岗,总是叫不起来她,就是赖在床上不上岗.这样一来她上班岗的女兵意见非常大,总向连里反应这事.后来只要有这个女兵的夜岗,都有连长和指导员两名男的和坐班的女兵去叫她上岗.一次她就是赖在床上不去接岗,指导员和连长又来叫岗,指导员他低头就用手轻轻的拽女兵的枕巾,谁知这女兵,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的恶作剧,一把就把指导员的脖搂住,当时没吧指导员吓晕死过去,我们指导员可是个小伙呀,他当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把连长气的直哆缩.


也就是在这个晚上,出来让人笑掉大牙的事.原来在我们这住的老百姓放牛都习惯散放,不需要用过多的人力来管理,所以这牛就随便走.当这女兵在岗的时候, 就有一头牛在她前面不远处的走动,开始她没注意,等冷不防到她前面一个黑糊糊的东西,正向她走近时,她以为是大黑熊要象她袭击呢,就听"嗷"的一声,就把这个女兵吓背过气了.


这时干部值班室的人听到这声惨叫声后,就跑出人来,一看这女兵以昏过去了.他马上把连里的人喊来,连长一看,就让人又是掐她的仁中,友是拍打,可她还就是没有反应.连长就喊过她的班长(男班长),命令他给女兵做人工呼吸,男班长说:嘴对嘴,没做过啊.连长说:救人要紧,不要考滤那么多了,快,就是捏住她鼻子,你往她嘴里使劲吹气.在让一个男班长给她胸部按压.快就人要紧.


只见她的班长,鼓足勇气,捏住她的鼻子,哈腰正要嘴对嘴的往里吹气时,只见这女兵手急忙把她的嘴堵住说:我的初吻不给你.我们站在一旁差点乐"喷井".只见这女兵一下站起来说:好了,我没是了,你们回去吧.连长说:你真的没事了嘛.她很爽快的回答:我没事了.


事后连长对我们说:就你们那小家雀,还能斗过我这老家贼.还和我耍花招,我治不死你们.


从出过这事以后,就在也没有出现过有女兵晕死的事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