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哨兵 第五卷:潜伏的子弹 第五十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第五十四节

春天的阳光一天比一天耀眼,很快,东江市迎来了又一个夏天,这个夏天似乎比往年更加炎热,五一没到,大街小巷的男女老少便换上了夏装,穿行在城市之间的妙龄少女迫不及待地套上长裙,婀娜多姿地飘逸在都市的边缘,似乎想尽情展示自己迷人的魅力,吸引那些男人的躁动不安的目光。

此时的石虎已经离开农场已有近两个月,他并没有从旧梦与噩耗中醒来,仍生活在那个与班长相依为命的世界,尽管是封闭的,可依然满足。没有谁能真正走近石虎,石虎也不走近任何人;没谁是他的朋友,他也不是任何人的朋友。石虎就象是一个异类,处身于一帮圆滑老到的士兵中。

东江支队的官兵早已从李古力牺牲的伤痛中走出来。有些人必定要离去,有些人也必定要活下来。死去的,是一块巍然矗立的丰碑;活下去的,必然得给自己一个解脱的理由。所以,李古力这个人,这件事,如同一场骤然降临的风暴,席卷东江城的每一个角落后,又如过眼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也只有石虎,才把李古力真正装在心底。这也没什么奇怪,当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血脉相连的时候,彼此一个人的离去,必然会敲打另外一个人的神经,如亲人之间,爱人之间,兄弟之间等等。

武警东江支队是一个任务繁重的支队,担任看押,守桥,维护社会治安,打击犯罪,处置突发事件等等任务。东江市是一个地级市,下面有3个代管市,2个县。每个市县各有一个武警中队(编制是中队,但不是全员),另外东江市监狱和东江铁路大桥各有一个完整的中队。作为东江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东江城,也只驻扎着一个防暴中队,原来为机动中队,担负东江城的应付突发事件的工作,平时也是其它勤务中队的支援力量。每到5月,东江支队都会开展一次“夏季大练兵”,以检验部队春节以来的作战能力和业务能力,提高部队战斗力,防止懈怠思想的出现。

5月初的某一天,随着一声尖锐哨子的响起,支队警卫排拉起了紧急集合,上级指示,部队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刻苦训练,任何人不得遗露,必须全员参加。一些当兵几年的老兵都知道,这都是部队的惯例了,突袭训练一个月后,将在6月中旬进行考核,这次考核非同寻常,会决定一个兵的走与留。走的,直接在11月底卷铺盖走人;留的,义务兵转为士官待遇,低一级的晋升为高一级的士官。

哨声响起以后,警卫排的士兵全副武装,整整齐齐排成一个绿色的方阵,站住龚排长的面前,等待上级发号施令。龚排长如往常一样,没把石虎算进警卫排的正常兵力,直接把这些没有石虎的队伍拉到外面越野拉练。刚一出门,一辆越野车闪电般地拦住他们,主管军事训练的陆股长跳了下来,对龚排长一阵猛吼,把他骂得一愣一愣。

“龚排长,我看你们排好像差一个人?你们警卫排不是满员参加训练吧?你是干什么吃的?少一个人难道不知道?搞特殊化?好你个龚一剑!竟敢不服从上级的命令,擅做主张,胆子不小!”

“报告首长!只剩下石虎!”龚一剑戴着钢盔,背着背包和自动步枪,精神抖擞地向陆股长立正敬礼。

“为什么不把石虎带出来?难道你这个当排长的不知道纪律?”陆股长黑着脸,砸砸厚厚的嘴唇,继续训斥龚一剑。

“那个石虎,那个石虎,你们支队首长不是知道吗?他现在几乎是一个废人,他那...那能跑五公里武装越野?”龚一剑满腹牢骚,为自己申辩。

“废话!当兵的不能跑五公里武装越野?那当的什么兵?你们警卫排能有这样的兵吗?龚一剑,你可是我们支队赫赫有名的带兵能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呢?”陆股长继续敲打龚一剑,黑红浑圆的脸露出鄙夷的表情。

“首长!石虎不就是那个李古力的兵吗?他是被首长安排到我这里的,再说,我这里那会出现他那样的人啊!”龚一剑靠近陆股长,小声说道。

后面排成一行的警卫排战士一听首长提到石虎,便立刻窃窃私语起来。

“老子不管你什么毛病,你得无条件执行支队的命令!满员参训,一个不落地达到军训大纲的要求,石虎要是练不好,老子拿你试问!你少唧唧歪歪拿首长压我,我告诉你,这也是首长的命令!”陆股长甩给龚一剑一个白眼,再没理他,直接跳上车,绝尘而去。

龚一剑思索着陆股长的话,半晌才回过神。

“王二强!”他扭头向身后的队伍发出命令。

“到!”一个高高的战士踏出队列。

“你回营房,想办法把石虎叫出来一起训练!其它的人,跑步走--- ”龚一剑领着二十几号人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城郊奔去。只留下傻乎乎发愣的王二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