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连袁世凯也害怕的女流氓(图)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4 1521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一张存于日本的辛亥革命时期老照片,拍摄于1911年,题目是“女豪杰沈佩贞”


看到这个名字,第一个感觉是有些耳熟,但又确实想不起来辛亥革命中有这样一位女豪杰,当时被称作女豪杰的,大体记得的只有秋瑾。


略一沉吟,忽然恍然大悟--沈佩贞啊,前两天刚写过她的呢!


之所以没有认出来,原来是反差太大了。在我的记忆中,沈佩贞的名字只是和“女流氓”联系起来的,却不料本人是如此气宇轩昂,不亚男儿的模样。


沈佩贞,我对她最深刻的印象是她曾经劝进袁世凯。而高芾先生在《野史记》中则这样描述她--“这个女人了不得,一张大名片,中间的大字是“大总统门生沈佩贞”———怎么个门生法呢?一问,她年轻时候读过北洋学堂,所以就认创办人袁世凯做老师,自行印刷了这么张名片。不过,袁世凯收到这张名片,居然也就点头承认,从此北京政坛多了一位竭力拥护帝制的“女臣”。


名片上还有一行小字:“原籍黄陂,寄籍香山,现籍项城”,也就是说,她的籍贯是和民国伟人谁在台上密切联系的,反正她和现任总统是同乡就对了。沈佩贞后来下落不明,不然她肯定会再变为宁波人。


沈佩贞还是京师步军统领江朝宗的干女儿,朝中权贵,无不结纳,在北京城里风风火火,做下了偌大的事业。她有个闺中密友刘四奶奶,为了抢风头闹翻,结果京城警厅冲进刘府抓赌,抓到交通总长一名,参谋次长、财政次长各一名,关了一小时才放。自此以后,北京没有人不知道沈大门生的威名。”


高先生因此称她作民初的“政治宝贝”,算是一种温和而俏皮的说法。


今天知道沈佩贞的人不多,至少远不如知道秋瑾的多,而其真容更加扑朔迷离,这张流落日本的照片,或许是她唯一的留影了。


知道沈的人中,更多的人对沈佩贞是很不屑的,比如田邀谈起杨度第一次见沈佩贞,就不由得将她与妓女远春对比,说纯洁的在妓院,而堕落的在官场,而且经常出入总统府,这个世界多么颠倒阿。


杨度也是拥护袁世凯复辟的,和“总统府顾问”沈佩贞本来是一条船上的人,都这样说她,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的确,沈佩贞有过脚踢议院卫士,拳打宋教仁的作为,更献身攀附于各高官,以求风头,这都是史有所考的。人们看不起她有道理,这是因为她自己做得让人看不起,而不是别人的偏见。她在袁世凯称帝失败后遁走江湖,从此失去人们的关注,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她留下来,除了被人唾骂也没有别的可以记录。


不过,这张照片上的沈佩贞给人另一种印象,没有淫荡和势利,乃至疯狂,却有一种志士的坚定和冷峻。而且这张照片上的沈男性化特点强烈,让我很怀疑那种和她关系暧昧的政治人物欠缺健康的审美观。


这或许是沈佩贞的真容,因为照片的时间是1911年,辛亥革命那一年。


那一年,沈佩贞先在天津组织起义呼应武昌首义。失败后脱狱到上海,带着“一腔热血满身杀气”创办女子尚武会,为北伐培养女性侦探(即特工)人才,章程规定学成后的女生将“随同女子军北伐满虏”。


种种所为,秋瑾不过如此。


一个热血沸腾的时代,一个不畏牺牲的女性。在1911年,沈佩贞的确是“女豪杰”。


她对袁世凯的劝进,是几年以后的事情。这让我想起了汪精卫的刺摄政王,江青的随同毛彭转战陕北。文人曰:“假使当时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我的看法历史其实远比真伪更加复杂。只怕当年的汪精卫,江青和沈佩贞,也都是真的,而后来的汪精卫,江青和沈佩贞,也是真的,只是人会变而已。


沈佩贞被称作女流氓的记忆依然不会从我的脑海中抹去,但是,也会记得1911年这个英武的女豪杰沈佩贞吧。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