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周恩来和李鸿章,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e网 收藏 2 2193
导读:  这几天,经常作一些需要排队的事情,于是有时间看看书。最近在看的一本,是张社生先生的《绝版李鸿章》。   吸引我开始写这篇文章,大约是因为看了书中这张图。   [img]http://www.1n0.net/jszl/UploadFiles_2028/200812/2008123013165895.jpg[/img]   [img]http://www.1n0.net/jszl/UploadFiles_2028/200812/2008123013171197.jpg[/img]  

这几天,经常作一些需要排队的事情,于是有时间看看书。最近在看的一本,是张社生先生的《绝版李鸿章》。


吸引我开始写这篇文章,大约是因为看了书中这张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鸿章在1901年


这个年轻时略带江淮武气,和外国人交涉时靠着一米八三的身高总能让人高看一眼的“李大架子”,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左边是他在最后岁月里签订的那个让中国赔款最多的条约 -- 《辛丑条约》,下面,是他在贤良寺病榻上依然在发表的“卖国言论” – “臣等伏查近数十年内,每有一次构衅,必多一次吃亏。上年事变之来尤为仓促,创深痛巨,薄海惊心,今议和已成,大局稍定,仍希朝廷坚持定见,外修和好,内图富强,或可渐有转机。譬如多病之人,善自医调,犹恐或伤元气,若再好勇斗狠,必有性命之忧矣。”


从这段儿话看,李鸿章确实比湖南人左宗棠软得多,他没有那么多刚烈的气质。也许因为这个区别,中法战争,打赢了他也要和。


其实,本来是想说点儿关于李鸿章的话。倒不是给他翻案,而是觉得这个人值得真实地审视,而不是先扣上一个卖国贼的帽子再说。


比如《辛丑条约》,他一个两广总督,怎么会被派来办和八国联军议和这件事?他办了有什么好处?


(事实上李鸿章死后留下的家产虽然不少但也多不到哪儿去,反而是离开直隶总督位置的时候,把800万两银子的小金库给了后任王文韶)


别人来办是不是损失可以小一点或者变成八国联军给我们赔款?


(后者纯属做梦,前者如果减少个一两亿两不是照样被骂卖国贼,反正还是最大一笔赔款啊)


或者这个议和的事儿压根儿就不该办,坚决打下去结果必是民族解放?


(谁来打?怎么打?在哪儿打?那一年毛泽东八岁,蒋介石十四岁,孙中山。。。正在日本)?


不过看到这张照片,这些话都消失了。


李鸿章的眼神告诉我,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那里面没有抱怨和不甘,只有屈辱和失落。


他失败了,这就是事实。说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


那,还说什么呢?


这本《绝版李鸿章》收了李中堂两百多幅照片,就这一幅让我忍不住叹息。


说到这儿,估计已经有朋友要砸砖了,意思是你怎么能同情李大架子呢?立场很不坚定啊。


那您要看到我下面把周恩来总理和李鸿章摆一块儿,估计就该抄板凳了。


别着急,虽然江青骂周总理是当代李鸿章,那个“婊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副主席宋庆龄语)嘴里的话从来是没谱的,她还说过王昆里通外国呢,这也能当一回事儿吗?


看李鸿章的书,想到周恩来,是因为书里下面这张照片。


在《马关条约》的谈判地春帆楼,保留了全部当时的场景。其中,引人注目的是李鸿章的座位下,那只青花瓷痰缸。


这口青花瓷痰缸,是李鸿章的老对手伊藤博文专门为他准备的。


好了,就不必打哑谜了。李鸿章这个人,毛病很多,其中之一就是痰多,美国作家西格雷夫写道:“总督大人清理喉咙和鼻窦时所发出的叽里咕噜的声音,闻之者无不脊梁发冷”


就冲这个毛病,李鸿章在今天也不是谁都会欢迎的。


然而,李鸿章多痰这个毛病,也不是很多人知道。从《绝版李鸿章》中提供的这张照片说明中看出,李鸿章总是在腰间携带一个袖珍的痰罐,把痰吐在里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可是,谈判还没有开始,伊藤博文已经“体贴”地给他预备下了一个青花痰缸,就放在他的脚底下。

这是中日两国坏蛋狼狈为奸么?


恐怕李鸿章不会这样看,他应该对这个痰缸倒吸一口冷气 – 伊藤博文在说:李鸿章,我对你很清楚,你有什么底牌,是瞒不过我的!


伊藤说的是句大实话,李鸿章来谈判的底牌,由于电报被日本破译,伊藤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样谈下去,结果可想而知。


这个,怎么会让跟周恩来总理拉上关系呢?


原因简单得很。2003年夏天,日本创价学会在神户举办“周恩来与池田大作”主题展览,公明党的朋友约我去参观,在那里遇到一位曾任日本国会议员的政治家,曾随田中角荣,池田大作等多次访华的人物,演讲中把周恩来称作“二十世纪亚洲一番(最出色)政治家”。


下来以后,在休息室以采访的名义和这位老先生谈了一下,我问他 – “您见过周恩来总理么?”


“见过两次,一次和池田名誉会长访问中国,一次和田中角荣首相访问中国。”(据此,其实大家已经大致可以猜出我说的是谁了,查一下当时的访问名单就可以。)


“您真的认为周恩来总理是亚洲一番的政治家么?”


“我是这样想的,他很厉害,我看田中首相也是这样想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


“比如,到达中国后吃的第一次早餐,饭后首相很高兴,说这个酱汤真好吃,正是我喜欢的味道(旁边有人补充说,田中角荣喜欢喝味道特别浓厚的酱汤)。他让侍从询问自己的饭食是谁安排的,回答是周恩来首相亲自指点的。。。”


“看来,周恩来总理果然是很周到啊。”我感叹道。


老先生苦笑一声,说:“周首相的确是很周到的。但是,田中首相听了沉默半晌,说了一句话。”


“他说了什么呢?”


“首相说– 他连这个也知道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周恩来会见田中角荣


据日本人说,那一次,因为谈判期间吃到了非常可口的酱汤和豆包,高兴的田中首相在很多条款上作了让步。


看来,日本的政治白痴还真是不少。


现在,您知道我怎么会从《绝版李鸿章》里面那张照片想到周恩来总理了吧?


[完]


同样是对日本首相,田中和伊藤都是日本政坛的强人,不一样的场景不是某一个人如何,只能说 -- 他背后的国家不一样了。


看过很多人指责周恩来总理出于“媚日”,在对日谈判中放弃了战争索赔,出卖了国家利益。这种指责说来轻松,但是否有人指责之前肯认真去查一下史料呢?事实上,日本在1972年与北京建交之前,所承认的中国政府一直是“中华民国政府”。“中华民国政府”与日本政府签订的《中日和平条约》中,于第一条第二款宣布“出于对日本国民的宽厚和善意”,自动放弃了向日本索赔的权利。当1972年中日建交的时候,事实上这个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已经无法从法理上继续追溯。因此,如日方报道中所述 – “「日本に対する戦争賠償請求の放棄」は、先の中華民国(台湾)との日華平和条約の内容を踏襲したものであった(关于‘对日战争索赔的放弃’,沿袭此前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签署的《中日和平条约》之内容)”。这个问题在国际法的意义上,和外蒙古的独立,是同一个性质。


事实上,在周恩来等中国政治家的努力下,尽管对日索赔已经无法从法理上取得进展,但仍然拿下了日本承诺对华政府开发援助(ODA)的条款,这是此前的中国政府所根本没有争得的。


这个指责,其之于周恩来是否公平,一目了然。指责周恩来者,若是不了解史料尚可说是情绪使然,而偏偏有的朋友看来并非不了解史料,依然这样说法,以萨的看法,就是 –


换你上去试试?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