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亡减少四分之三,我军对越军发动电子战

e网 收藏 2 251
导读:  [img]http://www.1n0.net/jszl/UploadFiles_2028/200812/2008121207051091.jpg[/img]   1985年,战区“9·23”拔点战斗的区位图   中越之间地区的边界战争已经进入了第二个年头。   9月8日,67军199师597团的原明带领17名队员,对211高地进行突袭,一举全歼211高地上的守敌,越军随即组织兵力反扑,在付出300多人伤亡的代价后,最终无奈地放弃了211高地。方向相对沉寂下来,遭受惨重打击的越军并没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5年,战区“9·23”拔点战斗的区位图


中越之间地区的边界战争已经进入了第二个年头。


9月8日,67军199师597团的原明带领17名队员,对211高地进行突袭,一举全歼211高地上的守敌,越军随即组织兵力反扑,在付出300多人伤亡的代价后,最终无奈地放弃了211高地。方向相对沉寂下来,遭受惨重打击的越军并没有因此放弃对我军防线的军事行动。


在东山方向,越军防线与我军防线犬牙交错,而且部分在地形上居高临下对我阵地构成了极大的压力。尤其在盘龙江以东的395高地,其上满布天然洞穴,地形复杂。越军利用这些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盘踞其中,修筑了坚固的工事,并且囤积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同时与侧翼的436高地、-23号阵地以及周边的三个无名高地相互呼应,构成了立体交叉的防御体系。利用地形上的优势,牢牢地控制着我军防线上的几个阵地,只要我军阵地上有任何异动,这几个高地上的越军火力就有反应,对我军附近的阵地构成了极大的威胁。有鉴于此,我军决定拔除395及其周边的几个高地,以减轻我军防线的压力。经初步研究后,138师决定以步兵414团7连为主,同时配以师直属侦察连、师直属防化连、工兵、沈阳军区无线电通信/干扰营、机枪连、炮兵、军工共计8个兵种参与今次的拔点作战行动。


接受任务后,414团7连立即制定作战计划,同时派出核心人员配合138师侦察连对395、436、-23等周边高地前沿进行多次的潜伏侦察,查明395及其周边高地上约有越军80余人;屯兵洞22个;掩蔽部、火力点等约有13个。根据侦察返回的信息,7连制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按照作战计划组织班、排进行了30多次的沙盘推演,50余次的合练以及2次协同演练。后勤部队也为这次拔点作战囤积了大量的武器弹药以及充足的装备补给。根据计划,414团7连7班负责-23阵地南侧的无名高地;2班负责436高地;5班担任主攻,负责395高地;1班负责436东南侧无名高地;4班负责-23阵地;3班作为预备队,担任第二突击队。炮兵将派人员跟随突击队出发,与炮兵保持联络,提供及时的火力支援;师直属防化连也将派喷火兵、40火箭筒手随同前进;沈阳军区的无线电通讯/干扰营将对越军的步兵、炮兵指挥枢纽进行电子干扰;同时在那拉口、黄泥坝进行佯攻,迷惑越军的判断方向,作战时间定在9月23日清晨。


出击前夕,每个参战队员都获得了充分的休息放松,同时派发了崭新的军装,拍照,连同写好的遗书一起封存到每个人的档案之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23”出击前,每个参战的队员都派发了一身崭新的军装,并且留影一张。牺牲了,留给家人做永久的纪念,回来了,留给自己作永久的纪念。


拔点作战


1985年9月17日拂晓,414团7连分成搜索队、两翼警戒分队、攻击分队、连基层指挥、预指几个单位秘密进入进攻出发阵地集结。为了捕俘,师直属的侦察连也随后进入了阵地待机,但在进入阵地运动过程中被越军发现,越军立即向侦察连所在的位置开炮,无奈之下,侦察连立即撤退,越军的炮火向侦察连撤退的方向穷追,由于撤退及时,无一人伤亡。7连由于位置靠前而且隐蔽良好,退路也被越军炮火封锁,决定留在原地待机。随后越军向该地域进行了长时间的炮击,隐蔽其中的414团7连受尽折磨。但由于隐蔽得好,没有造成人员的伤亡。随后,越军见我军阵地没有什么动静,炮击逐渐平息。


9月22日夜间,天空漆黑一团,下着阵雨。师直属侦察连再次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待机。22:30分,各个单位开始向冲击出发阵地运动,每个队员平均负重30多公斤,在泥泞、崎岖的山路上,一步步向前爬行,很多队员的衣服被乱石锋利的边角刮得破破烂烂,部分人身上甚至被刮得鲜血淋漓,班长杨荣伟从7米高的悬崖失足掉进石缝间,为怕暴露,强忍着剧痛不吭一声,爬上来继续前行。7连战士童培友甚至不惜冒死在雷区以身开辟通路15米……六小时以后,所有的单位全部秘密占领距越军阵地仅几十米的冲击出发阵地并且顺利展开,突击分队与穿插分队按照预定分配的任务分五路继续向前摸进,秘密接敌。负责436东南无名高地的1班,在距离越军屯兵洞前五米的地方潜伏下来,担任主攻395高地任务的5班,摸进到与越军仅隔一条堑壕处……


9月23日清晨5:00,各个单位已经全部就位,静静地等候进攻时间的到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23”战斗中,我军火箭炮向越军实施火力覆盖


9月23日清晨6:15分,随着火箭炮的呼啸,战斗准时打响。我军的大口径炮群、火箭炮群对395及其周边的高地进行狂轰滥炸,炮火掀起的泥土、工事碎片、人体残肢漫天飞舞,然后再重重地砸下来,隐蔽在出击位置的突击队员把脸死死地贴近地面,感受着因炮弹剧烈爆炸引起的地表剧烈震动!数分钟后,我军炮火开始延伸,连指“泰山”发出命令:“天鹅”出击!隐蔽的突击队猛地一跃而起,跟着延伸的炮火往上冲。负责-23南侧无名高地的侦察兵、工兵把越军的6条通讯线路截断,同时迅速夺占了-23南侧无名高地的表面阵地,将大部分的越军全部堵在屯兵洞里,部分拼死冲出来的越军刚出到洞口,马上就被密集的弹雨打成马蜂窝。在395高地方向,5班的突击队员不顾一切地向上冲击,这时,越军的炮火开始进行猛烈的还击,由于沈阳军区的无线电通讯营对越军的457炮团指挥网实施了压制性干扰,给该团的通信指挥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始终无法有效地对395及其周边的高地进行精确炮击,只能根据大概位置进行炮火覆盖,尽管还击猛烈,但真正命中395及其周边高地的炮弹并不多。尽管如此,越军的炮火还是给主攻的5班造成了麻烦,在冲击过程中,数发炮弹在战士曹阳秋附近爆炸,瞬间把曹阳秋炸伤30多处,曹阳秋小跑数步后终因伤势过重倒在395的峰顶上,越军布置在汉阳上的高射机枪也以凶狠的火力不间断地向395高地射击,串串如萤火虫般的高机子弹挟带着刺破空气的呼啸将395高地打得尘土飞扬,数度将5班压制着动弹不得,面对越军的猛烈还击,5班不再对越军的火力点进行短兵相接的强攻,不断地趁越军换弹的空隙,利用40火箭筒、火焰喷射器逐一将越军顽抗的火力点一一摧毁;在436高地,2班与高地上的越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喷火兵的火龙不时向顽抗的越军火力点喷射,使大量的越军在凄厉的呼号中变成焦炭,经过15分钟的激战,436高地上的越军放弃地表,全部退入洞中,436上的地表已全被我军控制。经过50余分钟的激烈战斗,5个进攻方向上的地表基本被我军控制,整个395及其周边高地上的越军伤亡惨重,越军精心布置的工事、火力点大部分被摧毁,残缺不全的尸体、枪支弹药散落周围,面对我军强大攻势,残余的越军无法再作正面的抗击,被迫全部转退入洞中继续与我军进行对抗。


占领地表后,突击队随即转入第二阶段的搜剿打洞。根据作战要求,必须将395及其周边高地上所有的屯兵洞、工事、掩蔽部全部摧毁。各高地上的突击队互相配合,用爆破筒、炸药块逐洞清剿,对特别难对付的洞穴用40火箭筒在远距离予以摧毁,1班战士孙志玉,用40火箭筒多次击发,摧毁3个越军洞穴,数名侥幸生还的越军冲出洞穴,随即被淹没在冲锋枪的弹雨之中;师直属防化队的喷火手吴珍彪、熊常武,背着火焰喷火器在高地上到处跑,火龙不时地舔向越军的洞穴,刚才正猛烈射击的工事立即被一团烈火淹没,伴随着惨叫与弹药的殉爆,随即一切归于沉寂……越军的排指(后来判定为越军983团5营5连前指)也葬身于剧烈的爆炸中,在395高地-23号阵地一个结合部,414团7连7班副班长与战士李荣亮、王道斌成功捕获越军一名上等兵。


9:40分,距战斗打响3个半小时后,395、436、-23以及三个无名高地上除了越军并不算猛烈的还击炮火外,再无任何还击的有生力量,86名越军被击毙;1名被俘。拔点作战的任务达到预期目标。随即,突击队占领了部分山洞、有利地形转入防御,防止越军趁我立足未稳之际进行反冲击。


其后不久,越军20多人在炮火的掩护下从432高地向436高地摸过来,突击队立即开火,双方打成一团,在激烈的战斗中,一发越军发射的火箭炮弹在师直属防化队的喷火手吴珍彪身旁爆炸,吴珍彪被炸成两段当场阵亡!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越军第一次反冲击被瓦解,其后,越军再次从-28号阵地、432高地、907高地等方向连续组织二次排级规模的反冲击,均被瓦解,10:20分,在付出阵亡34名,伤33名的代价后,越军停止了对395及其周边高地的进攻。


中午12:00,连指根据突击队已经全部完成作战任务,将原定于16:00进行分批撤出阵地的计划提前执行。突击队在互相掩护下分批从6个高地后撤,至14:00,所有突击队全部撤回我方防线。


晚上,恢复通信联络后的越军才得悉395及其周边的共计6个高地被我军全歼,457炮团发射的炮火没有打中几个中国兵,作为报复,越军对我防线的前沿步兵阵地进行了整整一个晚上的狂轰滥炸,使防守前沿的兄弟部队受足了折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23”战斗出击前,陆军138师侦察连部分战士合影


“9·23”出击前,138师侦察连出击分队全体出发前的集体照,也是张锋的最后一张遗照,其中第一排有四位战友在此役中永远倒在了那片红土地上,发出来以祭奠战友


后记


此战,我军共击毙越军119名,伤34名,俘虏越军983团5营5连1排上等兵陈文勇(越南河内市东英县玉茴乡人,1963年1月生,1982年2月入伍)。其中在拔点作战阶段击毙86名,俘1名;防御阶段击毙33名,伤34名;摧毁395及其周边高地上的屯兵洞22个;掩蔽部、火力点等约13个;缴获高射机枪1挺;重机枪3挺;轻机枪5挺;60迫击炮2门;冲锋枪52支;40火箭筒2具;掷弹筒1具;手榴弹1000枚;子弹一万余发;电话机3部;硅2瓦电台1部;军用物资一批;摧毁越军大口径火炮4门;迫击炮6门。我军参战的突击队阵亡10人,伤16人,共发射炮弹10462发。战后,参战的414团7连被中央军委授予“攻坚英雄连”;414团7连5班战士童培友因表现突出,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414团3营部副班长王刚在这次战斗中双眼被炸瞎,双腿被炸伤,右手掌被炸穿,四个牙齿被击碎,全身30多处负伤,仍强忍剧痛,向指挥所报告3个重要情况,荣立一等功,被成都军区授予“英雄通信兵”称号;10名阵亡人员全部追记一等功。


沈阳军区参战的无线电通信营在此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其对越军457炮团指挥网实施了压制性干扰,致使改团始终无法有效地对395及其周边的高地进行精确炮击,只能根据大概位置进行炮火覆盖,该炮团共向我发射炮弹3231发,命中我军阵地仅781发,占耗弹总数24%,且绝大多数没有命中我步兵攻击的395高地,直接指挥这次作战的138师政委对该营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由于通信干扰营参加作战,9·23作战我军的伤亡人数比战前预料的减少四分之三!”9·23拔点战斗创造了我军在地区转入防御以来最成功的出击战例,打破了在山岳丛林地带难以打歼灭战的传统观点,中央军委、军区首长对这次战斗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极大地鼓舞了前线官兵的士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5年9月23日,在对越军占领的395高地地区出击作战中,以无畏的献身精神和革命气概,冒着触雷的危险,用身体滚过十五米,为全班开辟道路


附录:9.23拔点作战我军部分阵亡人员名单


唐家成烈士:414团7连1班班长,进攻主峰过程中,在攀登悬崖时中弹牺牲,追记一等功。


李庆轩烈士:414团7连战士,追记一等功。


徐立烈士:师防化连喷火排班长,9.23战斗中清剿越军洞穴时身中三弹阵亡,追记一等功。


曹阳秋烈士:414团7连5班,冲击395高地时被炮弹击伤30余处,阵亡在395主峰。


吴珍彪烈士:师直防化连战士。9.23战斗中,配属414团7连5班出击395高地。烧死越军5人,烧伤2人,破坏火力点3个。转入防御后,主动在洞外担任警戒任务,不幸被弹片击中牺牲。追记一等功。


张峰烈士:师直侦察连班长,9.23战斗中,带领全班炸毁屯兵洞6个,毙敌21人,只身毙敌3人。战斗即将结束时头部中弹负重伤,当场昏迷,后在昆明死于感染。追记一等功。


李兰华烈士:师直侦察连战士,配属414团7连参加战斗,只身毙敌1人,在右眼被炸瞎,三次负伤的情况下,继续向前攻击,直到壮烈牺牲,追记一等功。


荣伟烈士:师直侦察连副班长,只身毙敌2人,负伤3处仍坚持战斗,左腿触雷炸断后,仍顽强向前爬,身后留下二十多米的血路,直到牺牲,追记一等功。


周秋波烈士:师直侦察连4班战士。9.23战斗中配属414团7连参加战斗,担任穿插捕俘,断敌后路,阻敌增援,捣毁敌排指挥所的任务。战斗中,在负重伤的情况下仍坚持战斗,三次在危险时刻抢救战友,毙敌4人,伤敌1人,炸毁屯兵洞1个,最后壮烈牺牲,追记一等功。


名字不详:414团7连二排排长,9.23战斗打响后不久,被越军炮火击中排指挥所,当场阵亡,追记一等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14团特务连侦察排排长,“9·23”战斗中率领侦察1班摧毁屯兵洞6个,个人摧毁屯兵洞2个,毙敌3人,荣立一等功






414团7连连长。“9·23”战斗中,带领全连以小群多路,穿插分割,迂回包围、分片包干的战术手段,以三个半小时全部占领395地区的6个高地,全歼守敌,并打退越军三次排规模的反扑,共毙、伤153人,俘1人,摧毁屯兵洞22个,掩蔽部、火力点13个




张峰烈士:师直侦察连班长,“9·23”战斗中,带领全班炸毁屯兵洞6个,毙敌21人,只身毙敌3人。战斗即将结束时头部中弹负重伤,当场昏迷,后死于昆明




414团特务连侦察排排长,9·23战斗中率领侦察1班摧毁屯兵洞6个,个人摧毁屯兵洞2个,毙敌3人,荣立一等功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