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身上钢针刺字 变态恶魔今日领刑(组图)

水师军品2 收藏 3 1565


女性身上钢针刺字 变态恶魔今日领刑 记者邵莉 曹宇


解说:在长春市铭医整形外科医院我们见到了了现年52岁的刘梅,目前她正在医院治疗身上被纹刺的字。刘梅是被周景志残害的女性中唯一一个站出来报案的。正是她的报案才让这起案件浮出水面。


长春市整形外科医院主治医生 杨军:“大大小小加起来一共316个字,316个字占她整个皮肤2/3的面积,我们看到有这么多刺字,感觉非常吃惊!”


解说:刘梅身上的刺字要经过两年的治疗才能基本消除。刘梅是经人介绍认识了比她小10岁的周景志。


受害人 刘梅:“当时周景志气跟我解释,找个年龄大一点的,我就想成个家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说:两人处半年后,刘梅发现周景志品行不端提出分手,周景志不同意。提出要6万元的分手补偿费。


受害人 刘梅:“就像流氓一样的嘴脸,呲着牙笑嘻嘻,你以为我真看上你这个半老徐娘,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能配上我吗?你要想分手,行, 给我拿钱来!”


解说:刘梅没有答应,周景志就将刘梅囚禁在她的家中。从此周景志就开始疯狂地残害她。周景志逼迫刘梅脱光衣服躺在炕上,然后用针和墨汁在她的身上刺字,将“卖淫”、“勾引男人”、等侮辱性语言刺在她的胸前、背部和腿上。


受害人 刘梅:“当时光穿着一个乳罩,上去他一把给我拽下去了,拽头发就给我摁炕上,我让你看看我的杰作,我说你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第一次扎的就是胸脯,他刻的都是勾引男人,勾引七男人。”


解说:在囚禁期间周景志对刘梅的残害的手段也越来越残忍。不仅在刘梅身上刺有大面积的字,动辄就是一顿毒打。


受害人 刘梅:“笑嘻嘻的他打完人他还高兴,你看你的耳朵你自己照照镜子,我一照镜子,耳朵像一个大灵芝一样,黑紫色肿着,这耳朵怎么这样,他还问我疼吗,我说疼你别打了,上来哐哐又是两拳。”


解说:3个月后。刘梅装作精神失常,跑回了家,在家人的帮助下,到公安机关报了案。吉林省白山市警方接到刘梅的报案后,立即将周景志抓捕。在案件侦查审理过程中,警方发现刘梅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此后另外几名被周景志残害的女性陆续被警方找到。周景志残害的第一位女性就是他的妻子——吴立。吴立1986年嫁给周景志,结婚49天后,周景志就因强奸幼女,被判刑6年,周景志出狱后不久,就开始伤害自己的妻子。


周景志的妻子 吴力:“给我扒得身上连个布丝都没有,趴在水泥地上,完了用皮带抽。”


解说:周景志残害妻子吴立的时间最长、留下伤痕最多。



周景志的妻子 吴力:“他往我身上刺字,我不是没有反抗过,他每次都是给你打死过去,要不就用被子给你蒙上,要不就用电话线,给你绑上栓在窗户框上,都是这样才给你刺字。”


解说:在同周景志共同生活的10年里,吴立全身都被周景志用墨汁刺满了字,连脸部的皮肤也未能幸免。不仅是刺字,周景志是变着手法残害他的妻子。


周景志的妻子 吴力:“我这十个脚趾头盖,都是他用尖嘴钳给撕下来的,我这牙也是他用尖嘴钳,给我掰下去 一掰 啪就折了,当时我的脑袋 嗡一下。什么都看不见了,一下就晕死过去了。”


解说:吴立在被周景志残害的这几年里不堪忍受曾几次服毒自杀,最终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吴立选择领着10岁的儿子离家出走,在外靠捡垃圾生活。另一位同样被周景志刺字残害的女性是白山市的周敏。周敏是周景志在妻子吴立离家后在工作单位中认识的。周景志对她残害的手段如出一辙。


受害人 周敏:“他用皮带抽你 脱地光光的,让你在炕上趴着还要用脚踩着 这样抽你。”


解说:周敏在忍受了周景志4个月的折磨后,趁他不注意时逃了出来。她不敢回家,在一个亲属家躲了起来。从1989开始一直到2005年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周景志先后残害了多名女性,刺字、毒打用尽各种手段进行虐待。在这期间他们都有逃跑报案的机会,但是前几人都选择了沉默和逃避。她们中如果有一个站出来报案,后面其她人身上的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几位女性选择了沉默。


周景志的妻子 吴力:“他说你要是去报案,反正我也犯不了死罪,我进去呆三年五年出来了,我把你全家有一口算一口,我都整死你。整天在家摆弄炸药包雷管。弹簧刀。


受害人 刘梅:“他说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炸药包送到你家,我就把你们全家都崩上西天。”


受害人 周敏:“他说你要是跑了让我知道了,我就上你家把你全家都炸死。”


解说:除了恐吓,周景志在这些女性身上刺的的污言秽语。也成了他威胁这些人的手段。


受害人 刘梅:“他让我写跟某某搞破鞋,就是让我承认这个,写完以后还要牵上我的名,签上年月日还要摁上手印。”


受害人 周敏:“他说我拿你照片给你写上大破鞋,贴你们单位去。”


受害人 刘梅:“这样我就害怕了,行行行,当时他提什么要求,我都得答应他。”


周景志的妻子 吴力:“害怕,我就害怕他逮住我,整死我。”


解说:周景志在与这些女性接近前都是处心积虑,一但在取得她们信任后就将这些人囚禁起来。除了残害外就是用尽手段诈尽这些人的钱财。


受害人 刘梅:“他就认为我有十万二十万不给他 不往外拿 解着恨打我 折磨我”


周景志的妻子 吴力:“我发了工资,我要快点跑回家给他。”


受害人 周敏:“这一来二去时间长了,就让你写罚款条,一万两万越写越多,他说你不跟我也不行,谁让你认识我,认识我你就倒霉,你欠我这么多钱,写这么多欠条,我就找你家人要你就得给,不给我就把你家人如何如何怎么样。”


解说:吉林省白山市妇联在得知这几位女性的不幸遭遇后,也为她们感到痛惜。


白山市妇女联合会 副主席 江世红:“我们呼吁广大妇女,遇到类似的家庭暴力,要勇敢的站出来,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


解说:最终刘梅在家人的鼓励和帮助下向白山市公安局报了案。白山市公安局给刘梅和吴立鉴定为重伤害,周敏为轻伤害。今年3月20日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周景志犯故意伤害罪,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3名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共26万余元。6月20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景志的一审判决宣判后,周景志没有上诉。


CCTV-12 《中国法治报道》 首播时间 每晚19:30 重播时间 次日中午12:00 敬请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