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 第四章 尖兵出击 第四章 尖兵出击(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5.html


次日拂晓,经过短暂的炮火准备,中国军队冒雨又一次发起全面进攻。


华连诚这才亲眼目睹了日军严密的防御体系,也明白了为什么多日来中国军队付出惨重代价却进展不大的原因:那些沿街构筑的街垒、地堡三五成群,互相用交叉火力掩护。工事外围的鹿砦、拒马、铁丝网多至三四层,成为进攻的严重障碍。日军的火炮预先就设定了射击诸元,一旦需要,即可猛烈开火。以工事为依托的日本士兵,可以从容不迫地射杀那些在重重障碍中步履艰难的中国士兵。


滂沱大雨中,在密集的弹雨里冒死直冲的中国士兵奋不顾身,前仆后继,进攻的人潮此起彼伏。日军机枪喷吐的火舌将成群的中国士兵舔倒在地,许多人是在离日军枪口不到十米的地方倒下的。震天的枪炮声中夹杂着凄厉的惨叫,血水和着雨水四处横流,将大地染成一片红色。


与地上鲜血流淌相呼应的是,中日双方阵地上空不时升起成串密集的照明弹,无数条曳光弹组成的光带,接连不断地平行或者交叉地穿过照明弹的白光之下。


这样的硬冲显然不是什么良策。以轻武器为主的中国军队,实在无法突破日军的灼烈火网。然而炮火准备时间又不能太长,因为日军拥有绝对的火力优势,中国的大炮只要一打响,日军便利用声测、双曲线交绘,很快测出中国炮兵阵地所在,炮火和飞机马上就进行压制轰击。几天下来,中国军队的炮兵损失颇大,为保存实力,只有打几炮就走,再加上缺乏烧夷弹,对日军坚固工事起不到大的杀伤效果。


在德国顾问的建议下,第87师、第88师开始改变战术,每师以三个精锐步兵连、一个德制PAK36战防炮连组成步炮混编突击队,加上工兵和通讯兵,一共五百多人,作为攻击尖兵,选取战线上日军防守较为薄弱的一点,不顾一切地持续深入突进,遇到日军工事的猛烈阻击就绕路而过,其目的不在于夺取敌据点和杀伤敌人,而是以持续不断的推进来破坏敌军阵地的稳定,造成不利于日军的态势,为主力部队大量歼敌创造条件。这种新奇的战术已隐然带有后来德军在欧洲闪击战的影子。


华连诚的连队被编入突击队,每人携带手榴弹四枚、子弹三百发,为了加强火力,全连的机枪和冲锋枪数量增加了一倍,每个班又增加了四支二十响德制自来得手枪,一些步枪还配备了枪榴弹发射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当时全中国装备最精良的步兵部队。


出击前,第9集团军司令官张治中亲自为他们送行:“你们是突进的先锋,是我军的精华,我对你们寄予厚望。为了保卫我们的国家和亲人不被倭寇侵凌,为了四万万同胞不当亡国奴,弟兄们,你们先走一步啦!”他特地要求突击队将攻击到达的街道门牌号码拆下,以为凭据。


转变战术后,第87师突击部队的攻势一度收效显著,连续突击至唐山路、公平路交叉路口,前锋已攻入岳州路,并开始向百老汇路挺进,目标是日军补给的重心——汇山码头。


然而,黄昏时,突击队的前锋部队在丁字路口遭遇了日军的猛烈阻击,数度强攻亦不能攻克。


作为后继部队,得到消息后,华连诚率领连队跑步赶去增援,老远就听见前面有人沙哑着嗓子喊:“卧倒,匍匐前进!”


华连诚一听嗓音就知道那是好友郭怀路营长。郭怀路是湖南衡阳人,新婚才三个月,那时还邀他喝过喜酒,此时担任前锋部队的指挥官。他伏下身,一边前进一边观察地形:这条街道朝南纵向笔直,长约一百五六十米,很宽阔,街道两侧都是高低不平的楼房,密密层层紧挨着。街道的尽头是一条与之垂直相交的横向街道,两条街道呈“丁”字形,丁字路口的南边横卧着一座巨大的纱厂,正对着中国军队进攻方向。日军充分的利用了这个有利地形,在纱厂布置了重兵,其火力能覆盖前方的整条街道。


距离丁字路口两百多米远的街道旁有几堵断墙,这里有中国军队临时垒起的工事。等到快接近时,华连诚爬起来,屈身快步靠墙。


一个左耳缠着绷带的少校军官挨了过来:“连诚,你们终于赶来了!这下咱们碰上硬骨头了!”


此人正是郭怀路,但此时的他脸色狰狞,与平时大异,绷带上的血迹未干。华连诚心里早已明白了几分,问:“情况如何?”


郭怀路一拳砸到墙上:“他妈的,怪不得叫‘鬼子’,鬼得很,一直等我们靠到近边才开火,一开始我们还以为那个工厂里没人,吃了大亏。”摘下望远镜递给华连诚:“你自己看吧,要小心鬼子的冷枪,他们专打带望远镜的!”指了指自己的左耳,“刚才就被他们来了一下。”


华连诚一点一点地把望远镜伸出坍塌的墙垛,小心翼翼地扫视着眼前这座废弃的厂房。


两百米开外的街道上,横七竖八地散落着中国士兵的尸体和武器,那是多次惨烈进攻后的遗留物,其中还有两门战防炮。视野内一片寂静,没有一丝风,仿佛连空气也凝固了,只听见偶尔一两声烧焦木料的爆裂声。这座三层楼的厂房就像是一头熟睡的巨兽,见不到任何活动的迹象。


然而,这不过都是些假象,透过镜筒,华连诚能嗅出这只巨兽假寐外表下的丝丝杀气,那些堆着沙袋的黑洞洞的窗口后面,无疑是一双双猛兽饥饿的眼睛,它们正一边舔拭身上的伤口,一边耐心地等待下一场杀戮的到来。


华连诚正要把望远镜收回来,“乒勾——”一声三八式步枪独特的脆响打破了周围的寂静,随着一声碎裂声,华连诚虎口一震,右眼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望远镜跌落在地,他赶紧把头缩回墙后。


周围的士兵们早按捺不住,一听枪响,“哒哒哒……”机枪开了火,接着是步枪一声紧一声的射击。


“连长,怎么样?”钱才官矮身跑近。


“碰上了鬼子的冷枪。”华连诚一摸右侧眼角,手上都是血,还好眼睛没伤着,只是被玻璃碎片擦破了皮。他看了一下望远镜,一只镜筒已被打坏,心里明白了,我方阵地在日军的北面,夕阳照在望远镜片上引起反光,因而老远就被日军狙击手瞄上了。这一枪和刚才打郭怀路的那一枪,来自不同方向,楼里的日军狙击手显然有多人,占据着不同的角度。


中国军队阵地上射击声紧锣密鼓,厂房大楼“噗嗤、噗嗤”腾起片片灰尘,夹杂着“叮叮当当”的金属砖石碎裂声,但是,却没有听到一声日军的还击,也看不到半个日军的人影。


郭怀路扯着嗓子喊:“停火,赶紧停火!别浪费子弹!”


华连诚问郭怀路:“能绕过去吗?”


郭怀路摇了摇头,指着地图说:“从这到汇山码头,这条路是必经的。要绕道,那得往后退回去好长一段路,等于前功尽弃。”


华连诚说:“鬼子也知道这一点,已经有了准备,如果强攻,正中他们的圈套。”


郭怀路苦笑了一下:“咱们的大炮要是能拉到这里就好了。”两人一时束手无策,对着地图都陷入的沉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