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爷爷们的“闯关东”

清末山东,河南大旱。

我的祖籍是山东的登州,在现在的蓬莱附近,饥饿难奈,太爷爷和太奶奶挑着一对箩筐,里面装着我的大爷爷,三口人和家族的其他人一起奔向往北的路。

走了2年多(百年走边谋生计),到了现在的辽宁阜新,就在那里安顿了下来。

生活安定了,我的爷爷(排行老2)和爷爷的2个弟弟相继诞生,家族内部因为土地等问题矛盾尖锐了起来,没办法,太爷爷的一家6口又踏上了向北方开拓的路。那一年,我爷爷7岁。

一年半的光景,他们来到了现在的内蒙古兴安盟的突泉地界(也叫礼泉),当时是典型的东北地区,在此安顿了下来。太爷爷带着大爷爷开荒打栅,重新建设了个属于自己家族的家园(这时候,太奶奶死了),虽然是艰苦的生活,但是他们有着中国传统农民的知足。大爷爷结婚得非常早(好象是16岁),大奶奶就成了把持家族一切的掌门人,大家的钱都交给她,她再支配开销,这和电视剧〈闯关东〉里的景象大致相似。


民国了,爷爷的哥4个渐渐长大了,不同的性格也显现出来。大爷爷和二爷爷(就是我爷爷)老实巴交,是中国最最传统的农民,三爷爷和四爷爷(我们叫老爷)却是很聪敏。三爷爷真争气,考上了公立学校,毕业后考上了东北的一个讲武堂。老爷却很蹩脚,什么都没考上,整天和村子里的一些不务正业的人在一起玩。1929年的9月,我父亲出生了。

9.18了,三爷差不点就毕业了,日本人来了。三爷一毕业就直接当了伪军。三年后,被日本人挑选去新京(长春)做了伪康德皇帝的侍卫武官,又过了1年,被提升为侍卫长官。那年,太爷爷走了。

大爷爷和爷爷依旧在农村种地,但是他们的4弟--我的老爷在家里呆不住了,有天,他突然出现在我三爷的面前---直接跑去新京的伪皇宫去找三爷了。当时宫里有专门的风水相面先生看了看老爷说:你不适合当官,只适合做手艺(这句话验证了以后老爷的命运)。于是,留在“内政部”做了个司机。开了2年的车,伪满洲和关里打了起来,老爷硬飙着要去前线,结果,给关里的国民党兵给打断了一条胳膊,最后,以“荣归军人”的身份,被安置到家乡所在的兴安省公署做了“宪兵征管课课长”,属于最最典型的汉奸。光复时,骑一条小毛驴跑了辽宁一带 ,以后一直以教书为生,1947年,镇反的时候,迫于压力,自缢在一个荒凉的山包上。

三爷爷在伪皇宫里也不是那么自在,处处看着日本人的脸色,尤其是日本人的所作所为,更让他难受。终于,在老爷回家的第2年, 他有机会参加部队作战,当时给了个连长。在归绥一带,他带着手下的弟兄跑到国军那里。

国民党的上级很注重他,很快,三爷就给送到黄埔军校的一个分校去学习,在那里,他认识了光复后曾经做过嫩江支队领导的张**,接受了共产主义的思想,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1944-1945年,三爷在河北一带任冀北剿匪副司令长官,常驻枣强县。并和活动在这一地区的吕正操部联系很深。光复后思念家乡,辽沈战役前后,只带了2个马卉回家探亲,这一去就是条绝路。

离别了6~7年,三奶和他有说不完的话,三爷说想走的时候,三奶总是劝他“再多呆2天”。就在一天晚上,活动在突泉一带的土匪知道了他在家的消息,被抓后,绑在村口的木桩上,用刺刀活活刺死了。死前,三爷对这些土匪说“共产党会找你们算帐的”。胸膛给扎烂了,肠子都留到了地上。我奶奶哭着帮她的3小叔子收尸,肚皮没有完整的肉,想用针线缝都缝不起来,没办法,只找了块布缠上了事。我的父亲亲眼看到了这一切。

4天后,共产党的队伍闻讯赶到,带兵的就是那个张**,经过几天战斗,擒获了16个匪首,在三爷的坟前处决了7个。以后,三奶精神就不太正常了,见到谁都反复说那句话:我要是不留他,他就死不了了。

三爷的死,说起来还怪一个人,就是我大爷爷家的儿子-----我的大伯。大伯在1990年的时候过世了,记得父亲和大伯都在的时候,有时候他们老哥两个喝酒,大伯说起他三叔,都是留着泪“唉,我就是胆小,要是把三叔那封信早点给张队长,三叔不会死。。。。。”三爷在家的时候,曾经交给大伯一封信,叫他赶快送给在白城地区驻扎的联军的张队长,就是那个张**,但是他到了部队大门口,看到有兵拿枪站在那里,就没敢进去,在白城闲逛了2天才见到想见的人。

大爷爷在那年也去世了。

留在这块土地的,只有我爷爷哥一个了。

大爷爷只有一个孩子,就是我大伯,我爷爷有2个儿子,我父亲和我一个智力不完全的叔叔,三爷有2个男孩,在一个县城做工人,享受政协委员的待遇,老爷没有子嗣。大伯和父亲都牢记父辈的教训,都成为了裁缝。

因为2个爷爷的关系,我们家的成分是富农,我记事的时候,每每有什么运动,大伯和父亲都低下头,站到主席台上接受群众的教育。

“打跑了日本,中国又打起来了。。。。但是你记得,小日本是最坏的”

三爷最后和父亲说的一句话。

现在和我同辈分的本家兄弟,都没什么大作为。有的当老师,有的开TAXI,我自己做生意。对比我的那些爷爷们,我的生活就是在天堂,我庆幸我赶上了好时代,没有流血杀戮和生离死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