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罗士信去买通行帖的功夫,山口中突然杀出一票人马,看样子个个勇武彪悍、弓马娴熟,凭罗士信的直观感觉,这些人绝对都是长期在马背上讨生活的汉子。

这些人是马匪没错了,但他们却没有像那些押粮山贼说的那样抢粮车,反倒一把火将四十几辆粮车全给点着了,然后趁乱四处抓人。马贼抓山匪,这本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但罗士信却没心情看热闹,因为江洛琪和碧儿小此刻还被隔在车队的另一侧,那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两个姑娘难免不被殃及池鱼。

罗士信所在山坡距离山口本不算远,但这短短的一段路却是难走异常,因为那些被马贼驱赶得无处可逃的山匪,统统朝这处山坡跑来,刚好阻碍了罗士信下去的速度。待罗士信纵马来到山坡下时,那些粮车已经燃起了熊熊的大火,四十多辆“火车”形成了一堵火墙,火焰足有一丈多高,浓烟滚滚!

火墙挡住了罗士信的视线,他只能听见火墙后面哭爹喊娘乱成了一大片,却不清楚情况,情急之下,罗士信催马向后奔出数十步,然后掉转马头,准备强行跃过熊熊火墙。

“追风,这次看你的了!驾!”

言罢罗士信双腿夹马,追风好像离弦之箭一般,蹭的一下就窜了出去。追风的启动倒是迅猛如电,可是还没等它窜到火墙近前,这畜生便产生了怯意,一声嘶鸣,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急停之下,罗士信好悬没飞进火堆里。后来罗士信又经过了数次尝试,可是追风这厮始终打死也不肯去跳那滚滚火墙。

“你个废物,这么大点儿个小火都不敢跳,还有脸吃草...”

罗士信说是这样说,其实他心里也明白,畜生本就怕火,除非经过特殊训练,否则以这样熊熊的火墙,别的畜生早吓跑了,追风还能安安分分站在这里,其实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追风不肯跳,罗士信只好想别的办法,绕圈肯定是不可取的,山口靠近罗士信的一侧已经被大火封住,要想绕圈,罗士信就只能从后绕,可是四十辆车说长不长,说短也的确是不短,等自己绕个大圈过去,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对面的嘈杂声越来越弱,听马蹄的动向,那些马贼好像已经远遁而走,罗士信心中焦急,也发了蛮劲儿,伸手摘下镔铁霸王枪,照着眼前一辆“火车”猛的刺了进去,然后暗叫内力,暴喝一声:

“给我起来!”

一辆装满粮食的大车,分量接近三千斤,硬是被罗士信给生生掀了起来,这一幕别说山头上那些山匪看了吃惊,就是神驹追风,也被罗士信的生猛气息所摄,直勾勾盯着这比自己还畜生的怪物。

打开了空隙,罗士信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火墙另一边狼藉一片,兵刃被丢得到处都是,也有几个挂了彩的山匪躺在地上兀自呻吟,不过却没有人丧命,罗士信也没心思看他们,提着长枪直奔稍远处江洛琪和碧儿的马车而去。

“洛琪,碧儿...啊!”

刚一掀开车帘,罗士信脑袋就嗡了一声,马车之内空无一人,向四周看看,哪里还能见到美人的影子!罗士信登时就失去了理智,飞身来到一个受伤的山贼面前,抓着他的衣领,指着那边的马车恶狠狠问道:

“那车里的人呢?!快说!”

那山贼被眼前这黑罗刹吓傻了,哆哆嗦嗦道:

“马...马...马...马贼...”

罗士信在发现车上没人后,脑中第一印象就是那些马贼掳走了江大美女等人,所以当他听到山匪口出“马贼”二字,立即就断定两个姑娘是在那些马贼手中,也不等那山匪把话说全,转身拉过神驹追风,上马就朝山口方向追了过去。

数百骑行过的痕迹是非常明显的,罗士信顺着马蹄的痕迹一路追踪,用了大概一顿饭的功夫,终于发现了那拨马贼的尾巴,不过此时他们已经回到了老窝,罗士信远远就能看到他们那木质的寨墙和简陋的山门,前方的马贼还在不断的进入山寨。凭罗士信一己之力单挑人家几百马术娴熟的悍匪,这本就是一件及其富有挑战性的工作,若是再让他们全部回去了山寨,那问题就更麻烦了。

想到此处,罗士信伸手从马屁股上摘下落日神弓,弯弓搭箭,奔行中一支雕翎箭离弦而出,随着“蹦”的一声闷响,箭锋正钉在山寨大门之上的门牌中央。考虑到自己的妞儿还在人家手里,罗士信决定先礼后兵,这一箭不过是想引起对方的注意而已。

他的目的达到了,因为狼牙箭所中的位置实在太过显眼,鱼贯而入的马贼想不看见这支颤巍巍的箭尾都难。众马贼顺着箭矢飞来的方向转头望来,就见一个黑面小将口中高喊着“把人交出来!”,杀气腾腾的朝他们冲了过来。

把人交出来?听那小子的口气倒像是卧虎寨的人来找场子,可就派一个人来找场子是不是太嚣张了点儿,莫不是大队人马还在后边?一群马贼都被气势汹汹的罗士信照得一愣,不由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如何是好。

“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罗士信来到距离马贼几十步的地方勒住马头,这时一声闷雷般的暴喝从人群中传出,然后就见马贼群中有三骑分众而出,中间一人头戴银盔,身披银甲,面如紫玉,目若朗星,胯下一匹灰鬃马,手中一杆精铁亮银枪,美髯飘飘,英姿飒爽!

美髯将两侧之人却是异常的显眼,左边一将身长七尺有余(两米以上),腰大数围,黑面铁须,虎头环眼,胯下一匹高头乌骓马,手中抄着两柄车轮大板斧,看样子分量加起来绝不少于六百斤,刚刚的喊话者便是此将。

右侧之将模样更是夸张,只见此人身高也在七尺以上,手中一柄凤翅混金镗,分量也不比那两柄板斧轻多少,最主要是这人的长相,红面黄须,就连一双眼睛都是血红血红的,再配合他那散披着的长发,当真是见者胆寒!如果这厮肯把舌头伸出来的话,那活脱脱就是一个吊死鬼。

罗士信见状,心就不由得微微一沉,单看这三将的气势,就知道这仨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绝对不会像弥勒教那些软柿子任由自己随便去捏,若是江大美女等人真的落在了这群人的手中,那问题就相当麻烦了!

“问你话呢,你是何人,来此为甚?!”

板斧将声如洪钟,喊出话来,好似整个山谷都被震得嗡嗡作响,罗士信被他的大嗓门打断了思路,用手中神弓遥指对方,也扯足了嗓门回应道:

“我是来要人的!”

“你是卧虎寨的人?”,血眼男闻言突然插话问道,这厮长得像鬼,声音更像鬼,语调飘飘忽忽的,好似微弱,却又听得一清二楚,让罗士信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不是!”

中间银甲将一听罗士信说他不是卧虎寨的人,当即放下了之前的警惕,冲罗士信微微一笑,挥了挥手道:

“既然小兄弟你不是卧虎寨的人,那就赶快离去吧,你要的人不在我们这里!”

还得是银甲将说话耐听,至少称呼就很客气,不过罗士信却不会因为他的客气而就此罢休!人不在你们那里?鬼才相信,坏人什么时候会承认自己做过坏事。

“你知道我来要什么人!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人不在你们手里!我要检查!”

“小子休得嚣张!”

“哎,二位兄弟莫要动气...”,银甲将制止了身旁两个想要发飙的恶男,然后冲罗士信冷冷一笑,道:

“小兄弟这话就不讲道理了,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能骗你不成!再者说来,你又凭什么说你要的人在我们这里呢?!”

“这个...”

银甲将一句话把罗士信给问住了,是呀,自己又没亲眼看见他们抓走洛琪和碧儿,凭什么就说人在他们手里,要是动起手来,最后发现江大美女和碧儿小姑娘真不在他们手中,到时候出糗是小,耽误了寻找两个姑娘的时间,那就糟了!

吁——

罗士信正在踌躇间,就听对方匪群之中传出一声马鸣,罗士信眼尖,寻声望去,就见那嘶鸣之驹乃是一匹周身雪白的突厥马,长长的鬃毛随风抖动,马鞍之上还铺了张淡粉色的坐垫——这匹漂亮的白马不正是洛琪的坐骑吗!马是通人性的,它一定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所以才放声嘶鸣,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事情已经是明摆着的了,洛琪和碧儿一定在他们手里!

“你丫的撒谎!”

想到此处罗士信杀机顿起,突然暴喝一声,同时闪电般从箭袋中抽出三支狼牙雕翎箭,连珠箭发,意欲先解决掉这三个马贼之首......


作者祝大家新年快乐!(*^__^*)

四号、七号、九号这三天就是最悲壮的考试日,大家请原谅作者这段时间偷点懒,九号之后,小弟一定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