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五章(在它乡) 第五章第二十三回(湘彬儿)

傲星辉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size][/URL] 第二十三回 兰儿在进了书房一楼没有看到我,还有点意外。因为现在我在二楼没有点灯,而是在黑暗中跳来跳去的。这也是没办法,我怕亮着灯在叫伙计和侍女们看到。 这我要是把灯一点上。先不说我在屋子里带起的风有多大。在外边看起来,一定是个怪怪的身影在二楼窜来窜去的。在叫他们以为是闹鬼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二十三回

兰儿在进了书房一楼没有看到我,还有点意外。因为现在我在二楼没有点灯,而是在黑暗中跳来跳去的。这也是没办法,我怕亮着灯在叫伙计和侍女们看到。

这我要是把灯一点上。先不说我在屋子里带起的风有多大。在外边看起来,一定是个怪怪的身影在二楼窜来窜去的。在叫他们以为是闹鬼就不好了。

所以为了照顾到观众们。于是我就在黑暗中练了起来,其实这样也更有利于我的轻身功夫地练习。因为万一到了晚上。因为不适应环境怕用不好轻功了。

兰儿在一楼没有看到我。正好听到二楼呼呼地风声。于是就顺着楼梯上了二楼,结果刚刚上来就又把头缩了回去。只见一大片黑影在楼上飘来飘去。

一开始也把兰儿吓得不轻,还以是闹鬼了呢。于是仔细观察一下。到底练家子眼力就是好,在我一个转身腾跳时看清了是我在蹦哒。好气又好笑的从楼梯上站起来。见我竟没有发现她上来。就、、、、、、

“有鬼啊!!!”兰儿突如其来的一嗓子还真把我吓一跳。其实兰儿这一声并不大,在小楼外边可能都听不到。但是对正专心致致地‘飞来飞去’的我来说声音可不小。

本来正好从北向南飞呢。结果兰儿这一喊就偏离了方向。歪歪斜斜地就奔兰儿去了。兰儿机灵地纵身一跳。从楼梯栏边上跳上了二楼。并且顺手一带。

本来已经要撞上她的我就被她拉着回归二楼了。要不然我就得落楼梯上了,但是这黑乎乎的我这一跳下,哪还站得稳!准得骨碌一楼去不可。

兰儿双手一横把我抱住了。没成想我也反手抱住了她。不过也就是我,要是换别人也就让兰儿顺手扔出去了。兰儿的手可不老实!占我便宜!!!

这不在抱着我的时候,还非常轻地摸了我大腿一下:“你这装神弄鬼地干什么呢!这是从哪弄个披风来。还真是把我吓了一跳。还好认出你来了,不然你、、、”

哆嗦着拍掉兰儿占我便宜的手,一片腿从兰儿身上跳了下来:“夫人、你占我便宜的手法是不是重了一点啊?对了夫人、我这一身像不像大侠!!!”

说完摆了个超帅的造型。兰儿上下打量了一下:“嗯 、非常不错!黑乎乎地什么也看不见,要是在黑一点就好了,连你的影子都瞧不见就更像大侠了。”

听完我就昏倒在地。还好兰儿很配合地把我用接住了放在案子上,左右瞧了瞧。找到了火引子,把案子周围的几盏灯都点着了,屋子里一下亮了起来。

兰儿敲了敲我的脑袋:“嗯!看样子是没救了。正好好久没有开荤了,都快忘了味道了。”说完一口冲着我的胳膊就咬了下来。那力道!!!正好、、、、、、

昨晚和兰儿玩的太疯了。直接睡书房里了。还好我把衣柜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了,没想到还有一床薄被。要不还真不好对付。就这样也破天荒地起来晚了。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又享受了一回全鱼宴,我就和兰儿又起程了。不过这次我没有在走旱路。在洞庭湖就下了水。两只箱子早就搬上了船支。

我和兰儿上船以后,就离开了岳阳。又看了看洞庭湖旁的岳阳楼。也不知下回是什么时间在看。而且有可能完事以后。我就带着大队人马回京城了。

到那时可没有机会在看了,所以一直坐在船后看着岳阳楼慢慢地消失在视野中。兰儿可能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不过也陪在我身边呆着。

本来我以为兰儿这时不会十分清楚我的想法。但是她轻轻的一句话,就叫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过去的很美好,值得人留恋。可是明天会更美好!那是因为是我们亲手创造的!”

“人生得一知己足以!”说完拥着兰儿进了船舱里。

这是一只不小的客船。正中间的船舱是一个宽不到三米。长下能有七八米的样子湖船。船体宽大但吃水浅。

就是一些特别水域也能有惊无险地过去。驾船的是商号的几名伙计。绝对可以信任的。所以我和兰儿什么也不用担心。一路之上也安排好了一切。

所以我和兰儿现在。就像是无事一身轻的游客一样。任由船支平稳地穿行在洞庭湖上。时不时的可见一艘打鱼的船只停在湖中。看着渔民一下下的撒网。

几乎可以说每一网都是收获不错的。大鱼小虾米一类地在网里跳哒着。渔民收上网以后,一点点的摘下来,像摘桃子一样,然后就把鱼放在船头网箱里。

接着又撒下新的一网去,如此重覆着先前的动作。看着他们喜悠悠地打着鱼,想着他们为了生计。每天都重覆着这单调的活计,要是换成我,可能、、、

所以现在剩下的只有佩服在心里。这些最底层的人,才是最让人可敬的。想到这里又看到了湖面上的另一种船支。宽宽胖胖的货船。运送着好几样的货物。

不过这些货船的航程都很近,因为吃水深一点有许多地方都过不去。不过好在这些货船大一点,还有个中转的做用。要不早就没有用了。

偶尔也可以看到和我们差不多的客船,不过这是少数的,因为现在走水路的费用还是比陆路高一点。当然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平稳快捷比较安全一些。

因为我们的船支快一点。所以时而超过一些客船。有的船上还可以听见有高声说笑声,可见都是一些近途客船。因为这是一些船体大一点花船。

但是这些船上船夫非常少的。船行起来非常缓慢。而要是长途客船。一般船上都比较安静。船夫也多一点。船支就像我坐的船一样速度快上一点。

以前我还真没有机会,去仔细地体会一下凌波之旅。现在有机会了,当然像个刚刚见世面的孩子一样,新奇地看着外边的一舟一石。

就在这时看到擦边而过的一艘船头上。有个女子坐在船头上弹奏着什么。看样子是个歌妓。这是有钱人包出来游玩时,带出来的一种助兴游乐方式。

以前还只在电视节目里看到过。现在亲眼瞧见,那感觉还真是挺特别的,就像是某些地方开业典礼什么的。请个歌手去唱歌一样,都是祝兴的。

那艘船两侧的窗户都关着,所以看不到船里是什么样的人,不过那艘船上倒是没有什么声音。看样子是在细心聆听艺人所弹奏的曲子,或是低声谈论。

而这时兰儿也顺着我的眼光看到了那边。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兰儿是在为什么叹气。轻轻握了握兰儿的柔荑,兰儿转头对我笑了一下。

“那边船头上人女子,也是岳阳城里有名的艺妓了。听说原来也是官宦人家的。只因战乱受家人连累。落得今日的下场。可惜了一位女才子!落入俗世。”

听了兰儿的话,我就对对面船上的人感上兴趣了:“夫人、那照你这么一说,那个人就是官妓一类的吧?是哪一种?我们要不要也找一个来省得无聊。”

兰儿白了我一眼:“哼!我看你也不像那种人啊,怎么现在也动起了这凡夫俗子的念头!”

听了兰儿的教训,我马上就老实了:“夫人、你可别误会我。我只是呆着没意思。想听听这宋朝的曲子了。以前在海外就是听人盛传。未得一睹真颜而以。”

兰儿瞧我的样子一下子就乐了:“相公、你呀、、、真不劲逗!本夫人还不知道你吗。刚刚不过是逗你玩的,你也当真?我看那船上的意思。不像卖艺!”

“嗯???”听兰儿这么一说我就奇怪了。不卖艺那还有机会出来转悠吗?在说了要是不是卖艺的,坐船出来游玩??不在船舱里坐着,跑船头上显摆什么???

正当我想到这里,只见兰儿冲船后的伙计一摆手。一个伙计就走了过来。站在了门外。听到兰儿叫他们停船的的命令之后,就又回去船尾了。

船只很快就停了下来,而一名伙计就在船尾张望了起来。这是因为刚刚兰儿交待要他拦一下刚刚我们超越的船只。在这时兰儿才告诉我这么做的原因。

刚刚我们超过的那艘船,可能是被人包下的。但是祝兴的地方好像是得坐船过去。所以那艘船上现在是把一些艺人送过去,所以才会那样安静的。

要是现在就在卖艺的话,哪有出来游玩的船边上的窗户还关的那么严实。听兰儿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过来:“哦、、、那听夫人说这些人就是官妓了!”

在看到兰儿点了点头之后,我也为那些可人儿可惜了:“哎!!!那就注定要一辈子沉沦苦海了。”

兰儿看着我的样子开玩笑似地说到:“她们也有脱离苦海的时候,比如相公你给她们要到你的府上。按相公的身份,府上可以收留一定的官妓长期应客。”

使劲搂了一下兰儿:“得了!别逗你相公了。我留几个官妓应客?应谁?开玩笑。我怎么会留这种人在我府上。不过首先声明!我可不是瞧不起这些人。”

“只不过是和我的生活圈子差异太大,看到她们我就忍不住想为她们出头。可是咱们现在是秘密出来的。还是消停点吧。还是叫伙计开船吧!”

兰儿听我说完笑了:“你呀、、、相公、其实我原来就想救这位女才子出苦海,只不过那时没有合适的身份。在者一说我就是强把她救出来,也没法安置。”

“现在可就不一样了,我们可以给你招官妓应客的名义把她留下来。你赶紧写个条子吧。省得一会过来费事。瞧那艘船快到了。快写吧!”

说完兰儿就把我按在了船上的小桌子旁边。我也就赶紧抄起笔来,看了看兰儿:“夫人、怎么写?”

“本王应客之用,招官妓!”兰儿脱口而出。我一听就赶紧写了下来。然后又看着兰儿。可是兰儿就没有在说。这会兰儿看着船外伙计在拦船。

我赶紧问了下边是什么,兰儿看了我一眼:“还写什么!!和下边这些小官们,你还想来个长篇大论的???加印就行了。不用给他们多说什么的。”

听完这里,我赶紧加印吹干。还好我有功夫在身。要不就这一顿吹也把我吹缺氧了。而这时船上的伙计也把那艘船拦了下来。那边船上出来一个中年人。

见此人的样子可能也是个小吏。见有人拦船就从船舱里走了出来,见到我们是艘普通的客船。也就没有太放在眼里,这帮官家乐坊里的人就是这样。

总是有点欺软怕硬的,而我这边船上的伙计,也因为兰儿没有过多交待什么。所以态度很恭敬地对人家。那小吏一瞧这情形脑袋抬的就更高了。

“何人船支拦我们做什么?这里是官家的船只,正在赶路你们还不快快让开水路。耽误了行程你们可吃罪不起的。”说到这里摆出一副很神气地鸟样。

伙计也有点为难了,这时我可有点看不顺眼了。沉声叫回伙计。这么一会的功夫,兰儿已经把我地脸改的是面目全非了。刚刚弄完我就出了船舱。

伙计看到我从船舱里走出来就是一愣,不过也没有敢问什么,见我走到船边。就闪到了一边看着。我瞧了瞧对面的中年人。冲他一招手:“你、过来!”

那个见出来个人,不太一般的样子。就知道可能有点身份,因为他已经报出自己的身份了,我还出来和他这样说话。所以马上就收敛了一点。

这时两艘船几乎并排停在了一起。只不过是前后错开呆着的。我只轻轻一跳就跳到了那艘船上。那人一见我跳过去就闪了一下,不过还是挡在我的前边。

冲他摆了摆手,他疑惑地走近了一点。我从手里拿出块牌子递了出去。这块是兰儿从宫里借出来的。是皇家御前侍卫的牌子。好方便办一些锁事借来用。

眼前的小吏看到我递出去的牌子时,脸色就大变样了。恭恭敬敬地接了过去,仔细地看了好几次,确认之后递了回来:“不知大人在这里,小吏有礼了。”

“不知大人到我船上有何贵干。”看了看他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就走向船舱里。而他因为和我亮出的牌子地身份相差太悬殊。

所以什么也没有在问,只是老实地跟在我的身后。这时本来在船头的那个艺人,也因为船停时看到了伙计拦船。就进到船舱去了。

等我到了船舱一看,才瞅明白。这不太大的小船舱里竟挤了不少的人。不过还是在一边空出了一块地方来,那里有一张小几。现在小几前还坐着两个人。

见我走了进来就有点愣神。等看到小吏老老实实地跟在我的身后,就有点不明白了。我身后小吏赶紧向那两人介绍了一下:“这位是五品御前护卫大人。”

两人一听也赶紧站了起来:“不知护卫大人驾临,有失远迎。还请不要见怪。”冲他们摆了摆手,还是没有说话。打量起这船里的人来。

船舱靠外边挤了有二十左右人的样子,怪不得那个女艺人跑到外边去透风。而这三个身着官服的小吏就是带队的了。于是我也就不在费事。

直接在人堆里扫视了起来。在看到女艺人还抱着她的乐器时,眼神也没在她那过多停留。不过我也感觉到了,她并没有太在意有大人到船舱来。

而人堆里有一些人倒是都盯着我看,见到我看她们也没有回避眼神。看了一圈也没回头:“你们是岳阳官乐坊的吧。这坐船是干什么去?”

身后的一名小吏赶紧上前一步:“大人、我们乐坊是受到了外县的包场,这是带着官妓们去湘城的。”

听他说完我点了点头:“哦、你们出来多长时间了,我这几天没有在岳阳看到你们?”

小吏连忙回答了我,原来他们本来是要乘马车去的。可是刚出去不久。马车就坏了!所以他们只好改乘官船。所以这几天没有城里。

听他说我就松了一口气,还好让我蒙着了。这就好办了:“我是出来给王爷府上办事的。这里有王爷手喻你看看吧。”说完把一张黄绢递给了小吏。

小吏恭恭敬敬地接过去打开看了看,就连忙递了回来:“原来是王爷有事要用,您尽管挑、、、”说完就退了回去。而我就没有在费话。看了看对面人的。

不过这挤成一堆的也看不出个式来。于是就叫她们站松开一点。同时叫几个人站到前边。这几个人里就有兰儿说的女才子。在她们脸上扫了几扫。

看到她们都是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看来她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发生重要转折。瞧现在这意思我也不好只挑走一个人。不过办法我可多得是。

这会她们也只是以为有个什么王爷来了,想找几个官妓听个曲什么的。所以也没有太主动。而我马上就开始挑人了。先叫前边的一堆人或是清唱或演奏。

在都听了一遍之后。就凭我的感觉,可是意外的很!没想到这几个艺人里,还真有好几个嗓子不错的!并且有那么三名五位的,演奏地手法可是相当不错。

说实话我对这古典乐曲还是偶尔一听的。就连我原来的家里,也存放了不少的名曲地碟子。像什么激荡人心的将军令。每次听都让我身处争战的沙场一样。

曲调纯朴而富有激情,略带一点愁绪,表达了离情别意,和对远行友人的关怀的阳关三叠。

体会竟境的‘高山流水’。“借鸿鹄之远志。写逸士之心胸者也。”的平沙落雁。等等都是我的最爱。没想以在这里听到了、了了数声。可动听多了!!!

虽然我知道京城可能有比她们更好的乐师,可是我也不想错过这眼前现成的机会。多几个闲人我想我还是养的起的。于是从这前边的几个人里挑了几位。

我也知道得给岳阳官乐坊留点好乐手。要不然的话我就包圆了。之所以另几个没要,也是她们几个画的太妖娆了一点,而我现在选的几个都清新一点。

挑完之后转身看了看小吏:“这几个人我带走了。等过些时日。王爷府就会行文给你们县令。”说完叫过眼前的几个人:“你们在岳阳有什么要带的东西?”几个人纷纷说了一些东西。于是我就叫小吏用纸笔记了下来之后。把字条收在怀里。和三个小吏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几个人出了船舱。

这时一个小吏赶紧叫过一个船夫。搭了个跳板在两船之间。几个人就依次走了过去。在她们看来只不过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不会有什么改变。

我们过去之后那边就把跳板收了回去。我这时才想起一点事来。叫过身边的几个艺妓:“你们在那船上还有相好的姐妹,或一起配合演奏的不错的没有?”

几个人不明所以地互相看了看,倒是兰儿看中的那位上前一步:“奴家有个伴,一起合奏还算入耳。”我连忙问了名字。就看向官船那边。

而这时因为很近那边的小吏也很会来事。并且也听到了所提到的名字。马上冲船舱里叫了两声,于是又从船里走出一位艺妓,只见此人和这位女才子不相上下。

一身素素的衣装,也是一副相当清淡的样子。看来是人多了被她混在了后边,或者是她不与人争的态度。被几个听说是给王爷表演的人挤到了后边去了。

所以现在这一走出来,也是叫我眼前亮了一亮。那边的船夫连忙又把跳板搭好,那位艺人也走了过来。而这时我冲那个挺会来事的小吏招了招手。

小吏马上到了船边看着我。一伸手从怀里拿出块银子,估摸着十几两的样子轻轻一掂扔了过去:“不错、、、挺会来事的,拿去喝杯小酒去吧。”

那名小吏连忙伸手接牢,不过嘴里还直说:“这怎么使得!!我们没孝敬大人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怎么还能要大人的银子。”说完想上跳板递回来。

我冲他抬头示意了一下:“得了、别客气了。”听我这么说那个小吏也没在客气。马上指挥船夫收跳板。等跳板收好以后,冲小吏挥了一下手就进了船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