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邮缘(连载)[长城军团]

lq2983333 收藏 186 1794
导读: 邮缘(连载) 序 放学铃声响了,林祥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朝学校收发室走去。 “林祥,你去干什么?还不回家!”鸡子在叫。 “你等一下我,我去收发室看看!看看那些新来的信上有什么新邮票?”林祥回鸡子,接着又说:“要么你先走别等我了。”林祥的业余爱好比较多,除了喜欢习武外,还喜欢打球,弹琴吹唱,也喜欢画画,这一段他又迷起集邮来了。每天一放学都会去那收发室看看那些别人的来信上有没有新款邮票,他只集特殊票和纪念

邮缘(连载)




放学铃声响了,林祥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朝学校收发室走去。

“林祥,你去干什么?还不回家!”鸡子在叫。

“你等一下我,我去收发室看看!看看那些新来的信上有什么新邮票?”林祥回鸡子,接着又说:“要么你先走别等我了。”林祥的业余爱好比较多,除了喜欢习武外,还喜欢打球,弹琴吹唱,也喜欢画画,这一段他又迷起集邮来了。每天一放学都会去那收发室看看那些别人的来信上有没有新款邮票,他只集特殊票和纪念票。

林祥来到收发室,把那里的信一一看了看,他只看邮票。呵呵!终于发现了一张特票,林祥想撕下来,谁知那邮票粘得比较牢,撕不下来,眼见就要撕烂了,林祥想:“烂了多可惜!”于是看了看四周,见别人,林祥一把把邮票连同那信封一齐撕了下来。接着又如法炮制撕了几张邮票才走人。

那鸡子还在等他,见他来了就说:“要集邮,用得那么辛苦?车站那里开了一间邮亭,经常有新邮票出售,只要你有钱,就能买到。”林祥:“几时开了?怎现才告诉我,走,带我去看看,搞得我天天都偷偷地去撕别人信封上的邮票!”鸡子又说:“集邮有什么用?那邮票不就是用来寄信,花那闲功夫去打理,还要买集邮册,真是无事找事。”林祥说:“鸡子,集邮是一种学问,它不但可以增长你的知识面,又可以陶冶你的情趣,唉,你不集邮和你说也白说,快点,带我去你说的那间邮亭。”

二人来到邮亭一看,林祥不禁暗叫一声:“乖乖,真的有好多新的特票和纪票!”林祥二话不说,将那邮亭里所有的邮票每个版都买了四方连。林祥真是高兴也,这是他集邮以来第一次得到那么多既齐且又是那么完整的套票,而且一下子就得到十几套之多。这是他以前没有想到的,他以前的邮票都是靠一张一张去人家信封上撕来,不但那邮票有点残,而且每一套邮票都不齐的。现一下子就得到十几套全新全齐的四方连,那感觉就好比一个武林人士意外得到一本武功秘笈,一个酒徒得到一瓶好酒样,

于是林祥又去买了一本新的集邮册来保存那些新购来的邮票,现他不再愁他的邮册不得装满邮票了。刚刚开始集邮时,有人给林祥送了一套连版票,林祥因邮册太空,竟将那连票撕开来放,以多占邮册的空间,林祥想想那时的不懂事而发笑。

此后,林祥每隔三差五就要去那邮亭看看。那邮亭除了卖新邮票,还卖杂志,林祥不单买邮票,也买一些学习用的书籍。也买了《集邮》的杂志,不断地提高林祥对邮票的认识,也使林祥更懂得对集邮的理解。林祥通过《集邮》上的一些渠道也邮购了好多心仪的邮票。久而久之,林祥和邮亭的人混熟了,只要有新邮票和他要买的书籍,都会替他留下来,等林祥去拿。



第一章


1、

一个初冬的早上,到处一片枯黄,连在城中的车站门坪也看不到一丝绿意。太阳升起来了,大街上的人开始忙碌起来了。

在门坪的一角,一个上身穿旧式军装下身穿牛仔裤的人,脚上穿着一双的球鞋,全身上下都沾满了煤灰,给人感觉不是烧碳的就是烧窑的。虽然很年轻,但一脸苍霜,眼神上也透出一丝丝幽愁。他正在吸着烟,又焦急地朝大街上望了望,一看就知是在等车去哪里的。接着他又看了看手上的表,慢慢地走向另一角的邮亭去了。这个人就是林祥。

林祥来到邮亭,里面坐着二个人,一个是原来林祥认识的亚姨,另一个估计是她的女儿。林祥他不想打招呼,只是看到上面挂着好几套新邮票,他心里也痒痒的,想买几套,但还是强忍住了。他的眼光一转,看到了那二本《读者文摘》和《小小说》杂志上,停了下来。他非常想买,但他知他袋子里不到三十元钱,这钱是他现一个班六天的伙食含来回的四元车费,加上现又学会了吸烟,那怕八毛钱一包的还是要买几包的。林祥叹了一口气,把那念头打消,正要转身走人时,那亚姨问他了。她说:“这不是小林吗?这么久没见了,不是说你去上大学了,怎么回事成了这样?”边说边指着《读者文摘》和《小小说》说:“这二种书是以前最中意看的,我都还记得,以前你每期都叫我给你留下来的,怎么,现不喜欢了?”林祥一听,知是那亚姨认出他来了,苦笑地说:“亚姨好!好久不见,近来还好吧?好多事,唉!一言难尽,那些事都成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这样,车来了,我要坐车走了。”一说完林祥车身就走,他不想多说什么。

车来了,林祥摸出二元钱递给售票员上车去了,车上人不多,林祥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好。林祥现在一个铸造厂打工,说是铸造厂,其实就是做那些公园椅的。林祥的工作就是把那烧熔的铁水浇灌到那特定的砂模就得了,这是纯体力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按件计酬,一天下去,普通人都能挣到十七八块钱,一个月下来也能挣到五百多一点。林祥现每天都加二个小时班,一天比别人多挣五六块钱,每天林祥都把生活开支降到最低,尽可能不去花钱。把节下来的钱全给了他的母亲。林祥正想着,车到站了。从车站到厂房有二公里多,林祥舍不得二元钱去打“摩的”,他挺了挺胸走了过去。

一进厂房,只见那些枝工正在装那些砂模,那个大熔炉正在加温,林祥舒了一口气,赶着正合时,否刚那领班的又要K他了,林祥忙去做好上工的准备。

只听那烧炉手说:“开炉了。”林祥和他的几个工友各自拿着一个长柄的勺子去接那炉中烧熔的铁水,然后再倒入那些摆好的砂模中去。林祥小心地浇灌着那铁水,他力求自己的一次成型,不出次品。不一会儿,他开始出汗了,虽是冬天,那汗水很快就将林祥衣服濡湿了。林祥干脆就脱光衣服赤膊上阵,他顾不得擦汗喝了一大杯淡盐水又开始了,他知多浇灌一个砂模自己就多一分工钱。很快,上午就过去了,在带班的大老根一声下,大家停下手中的活。林祥收拾好工具,伸了伸那早已发酸的腰,并用手去揉了揉那腰。这时林祥的一个叫细毛哥的工友走了上前来,他拍了拍林祥的头说:“小伙子,怎么回事,腰痛了,是不是昨天又去上发廊(其实就是暗娼店)了,搞得现在腰痛了?”林祥知他是说笑,也不反驳说:“就只准你们去,就不兴我们年轻人去找一下乐子!”一句话将在座的人惹得哈哈大笑。

一班人回到宿舍休息,林祥掏出烟来,顺便扔了几支给他们,自己也点着一支,美美地吸了一口。这时一个叫老猴哥的工友说:“细毛哥,你怎知小林子昨晚去发廊?”细毛哥说:“你们没看到他在揉背,往往去了发廊的回来,一干这体力活腰就会发酸发痛,这是有根据的!”老猴哥一听说:“啊!原来是就样,大家要相信,就是细毛哥的经验之谈。”大家一听跟着起哄了,都笑细毛哥喜欢那调调,搞得细毛哥有口难辩。真是他不说还清楚,越说越糊涂了!林祥只是躺在床上笑,不跟着起哄。

这时大老根来了,他说:“今上午又是人家小林子干得最多,浇灌了最好,没有一个次品,细毛哥和老猴哥都有四个次品,老茂有五个次品,老雪古竟有七个次品。今上午的验收情况就是这样,也不知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在这里最短的也有一年多了,还比不过人家小林子,才二个多月就比你们熟手了。真被你们几个急死!”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大老根走后,大家沉默了几分钟。这时老茂说:“小林子,还真看不出来,才来二个多有,现天天出的货就你没有出过次品,咱几个老手都会或多或少出个把二个来,还是你行啊!”老雪古说:“小林子,这个月出粮又你最多了也!你请客,请大家去洗头。”林祥笑了笑说:“无所谓,但要出粮后才行!”老猴哥却说:“老雪古,你也真是的,小林子来了二个多月,你看小林子每餐都是吃平餐,那象你天天加菜,吃了上顿忘下顿,自己什么负担没有,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家小林子家住县城,他却来我们这里干活,他一定有他的难处,他来这里那么久了,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小林子,别理他,要洗就老雪古请大家去。”林祥感到奇怪,老猴哥竟会这样说出这翻话来,于是望着他笑了笑。

工厂的生活虽然辛苦和单调,但林祥在这反觉得过得比较充实。因为在这里工友们和他相处得比较融洽,大家在空余时间吹吹牛聊聊天,虽然说的多是那些成人话题,但没有那种尔虞我诈,大家坦诚相待,其乐无穷。一转眼又一班过去了,这天中午收工就转班了,大家在宿舍等大老根给大家说验收情况。不一会儿大老根来了说:“今上午这一班次,大家完成得比较好,出现了久违的全合格,希大家以后发扬,但还是人家小林子的计件最多,你们要学下人家小林子。这次转班你们多休息一天,也就是三天后你们才来上班,因为厂里要检修那大熔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