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是怎样成为公民死难高发地的

13904306580 收藏 0 119
导读:近年来,一些地方的派出所居然成了公民“离奇死亡”、“非正常死亡”、“被殴致死”的高发地。10月5日,四川盐亭县乡干部王显成就蹊跷死在派出所楼道里。死者家属坚称其被4名警察打死,警方否认打人却主动赔偿45万,要求家属不得上访。在河南,今年10月连续五起案件当事人“非正常死亡事件”,均发生在派出所和看守所。其中,汝州市49岁刘新学“上吊”死亡、洛阳西关人54马军安“撞墙自杀”、河北魏县22岁杜学雷被殴致死---公权肆虐之下,公民生命正成为可怜的易碎品。(2008-12-17成都商报、12-16新华网) 派

近年来,一些地方的派出所居然成了公民“离奇死亡”、“非正常死亡”、“被殴致死”的高发地。10月5日,四川盐亭县乡干部王显成就蹊跷死在派出所楼道里。死者家属坚称其被4名警察打死,警方否认打人却主动赔偿45万,要求家属不得上访。在河南,今年10月连续五起案件当事人“非正常死亡事件”,均发生在派出所和看守所。其中,汝州市49岁刘新学“上吊”死亡、洛阳西关人54马军安“撞墙自杀”、河北魏县22岁杜学雷被殴致死---公权肆虐之下,公民生命正成为可怜的易碎品。(2008-12-17成都商报、12-16新华网)

派出所作为中国行政权力结构中公安机关在基层的派出机构,担当着保一方平方的神圣责任。不仅打击犯罪,更是维护法治公平,保护公民合法权利的第一道屏障。即使是犯罪嫌疑人需要采取强制性措施,派出所首先提供的当是一个人身安全,生命权利不受再次伤害的法治场所。对于无辜的公民来说,派出所更是一个能够排忧解难,提供援助的温馨所在。所以,“有困难,找警察”“有了危险,派出所是安全避难所”,“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爱人民”,可以说,正是长期以来形成的公共常识。20世纪50年代的电影《今天我休息》中马天民的形象,作为当代警察真诚为民的真实写照,就曾经感动过一两代人。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派出所的性质和警民关系发生了异化。突出的表现即是,对于公民感情上的冷若冰霜,对于公民权利的无情漠视,对于被带到派出所的对象滥施暴力,对于犯罪嫌疑人更是刑讯逼供。所集中表现出来的正是对武力和暴力的盲目崇拜,对公权力“先天正义”高于一切的盲目崇拜,对于公民私权利可以任意践踏的恣意,甚至暗含着一种凌虐生命欺侮弱小血腥的渴望和兽性的快感。于是,那些无辜的公民,会受到非人的礼遇;因伤因病的嫌疑人,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在问话笔录中稍不配合的对象,会遭到拳脚相向和电击拷问;那些在刑讯中因摧残淹淹一息的生命,甚至会被残忍地扔下楼,然后诬其自杀以开脱罪责。结果,就有了更多的“离奇死亡”、“非正常死亡”。百度一下,“在派出所被打死”9万多篇,考虑到同一事件的重复计算,更考虑到许多事件很难见诸报章,这个数据会同样惊人。

河南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秦玉海称,公安民警违法违纪、违法办案,暴露了公安机关“不作为、乱作为问题较为突出;刑讯逼供问题仍未根治;违规使用治安员问题屡禁不止”。安阳市公安局一局长助理亦认为,有的因为民警工作方法不当、责任心不强,也有的可能与当事人个人情绪、身体原因有关。我以为,并非方法不当,而是明知不当,知法违法,也不仅是乱作为,而是胡作非为,无法无天。所谓违规使用治安员,同样是一个伪问题,或者说是一种托词。这也充分说明,即使一些高中层公安干部对于派出所成了公民死难高发地也未能从根本上找到病灶。即治安暴力的滥用、公权力不受约束以及处罚不力,违法成本低廉所导致的对公民权利的蔑视,对生命价值的亵渎。

一个典型的例证是,黑龙江庆安县4名警察刑讯逼供案致公民李福祥死亡的案件,已历时8年,从“不予立案”到今年11月25日开庭,涉案警察当庭全部翻供,4被告的辩护人均做无罪辩护,并指控检方在侦查时刑讯逼供,而涉案警官朱松岩2007年居然还被评为绥化市公安机关“十大优秀警官”。这是否意味着该起一直处于公众关注的重大案件,随着时间的推移,办案人员的更迭,一些犯罪证据的消失,会变得扑朔迷离,乃至于罪恶最终得不到惩治,受害者家属盼望的迟到的正义也会成为画饼。(12-15新京报)那么,“在执法过程中造成非正常死亡的,对执法单位直接领导予以免职,分管领导、主要领导引咎辞职,拒不辞职的,责令辞职或予以免职”所谓规定,更多的时候,恐怕也会沦为空谈。基于此,派出所仍将是公民死难的高发地,所不同的只是主角由李三可能换成李四,由他会变成你和我,能不悲乎!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