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丢在风里的白篷船 <连载>

风里桐花香 收藏 17 165
导读:当那只只纸船飘飘荡荡随风而去,我知道纸船带走的不止是一种浪漫情怀,还有我今生再不会遭遇的一种叫作爱情的东西。


题记:当那只只纸船飘飘荡荡随风而去,我知道纸船带走的不止是一种浪漫情怀,还有我今生再不会遭遇的一种叫作爱情的东西。


<一>我是色狼,请多关照


初见子建是在罗天的生日晚会上。

那天我刚冲凉出来,心苑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不由分说,把我拖到了一个叫聆香阁的地方。

到了地方,我才知道,那天是罗天的生日。

我跟罗天其实不怎么熟,仅止初二时同班半年。但罗天人前人后那句很捧场的老同学,却仿佛我们有多少年的交情一般。

进门时跟罗天迎个正着。罗天于是一手一个将我们扯进了一个包间:“庄诗萦,你真不够意思,老同学过生日你都不肯赏光,你架子也未免太大了点吧!”

我说:“实在不知罗总过生日,抱歉抱歉!”

罗天说:“庄诗萦你给我滚一边去!连你都来取笑我!欠扁是不是啊?”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我:“大才女到底是大才女,瞧这双返璞归真的小脚,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啊。”

我脸上一热,急忙把脚往后缩了缩:“有什么法子?穷嘛,买不起袜子!”

刚刚出来的太急,胡乱套了一件宽松的连衣裙,湿发随意的用条丝巾一束,光脚趿着一双拖鞋就出来了。如今仔细一看自己这形像,真是惨不忍睹。

罗天笑:“明儿跟着我混吧,别的不说,袜子绝对有你穿的。”

我皮笑肉不笑:“内衣是不是也免费供应啊?”

屋内的人一片哄笑。

包间里的人其实并不很多,除了罗天的铁哥们刘军,方伟,左建明,就是罗天漂亮的女助理亚芳及另外一个青春亮丽的女孩。

我没见过那个女孩,所以多看了两眼。那是个相当抢眼的女孩,T恤衫,牛仔裤,板栗色碎发,白皙的瓜子脸,腮边有两个深深的笑涡。

一条流光溢彩的宽皮带束在纤细的腰间,越发衬得丰胸纤腰、双腿修长。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朝气与活力。

罗天笑着向我介绍:“阿梅,亚芳最好的姐妹!”

阿梅向我伸出纤柔的小手,粲然一笑,露出两排雪白整齐的贝齿:“你好,庄小姐!早听天哥提过你,很高兴今天看到你,真是与众不同呵。”

笑笑的伸出手,握住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你好你好,小美女长的真漂亮!”

罗天笑,转首看见屋内诸人:“子建还没来么?”

方伟说:“没呢,也不知这小子究竟在磨蹭什么!”

亚芳笑:“能磨蹭什么呢,还不是又在哪儿瞅见了什么漂亮小姑娘,粘着人家不放呢。”

众人齐笑:“很有可能!”

罗天说:“算了,不等他了,大家随便坐!亚芳,蛋糕呢?”

亚芳从身边提起一只精美的大蛋糕,在大家笑闹声中打开丝带,阿梅拿来一把彩色小蜡烛要往上插。

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瘦削白皙,头发微卷的大眼睛年轻人背着一把吉它出现在门口。一张微带倦怠的脸上,笑容温柔而略带几分谦卑:“请问各位要听什么歌么?”

阿梅扑哧笑了:“你都会唱什么歌啊?”

年轻人清澈的眼睛很温柔地看着她:“小姐您想听什么歌?”

阿梅扫了我一眼,“庄小姐是今天的贵客,你问问庄小姐想听什么吧。”

我心中一慌:好好的,怎么就扯上我了?尚未反应过来,年轻人已面向我:“小姐,您都喜欢听什么歌?”

刘军也在一旁笑:“庄小姐不用客气,想听什么歌尽管让他唱,反正今天天哥买单。”

我摇头:“谢谢,我不爱听歌!”

年轻人看着我,透明的眼神竟似含着种深切的期盼:“小姐您不爱听歌?爱听什么,喜欢听戏么?有些戏段子我也会的。”

我有几分狼狈,正穷于应对时,心苑踩了我一脚,低声道:“别理他!”

罗天也笑:“行了,子建,别闹了!庄小姐可是我今天的贵客,把她吓跑了,你可赔不起!”

年轻人粲然一笑,早先的谦卑之色一扫而光:“SORRY!”一边笑着,一边大步走到我面前,伸出手:“庄小姐你好,我是色狼,以后请多关照!”

耍我?!我暗暗咬了咬牙,伸出手狠狠的一握,面上却很斯文的含笑道:“色狼你好,我是猎人,以后请多多关照!”

众人大笑!

后来,很久之后,我才从心苑口中得知,那句:“你好,我是色狼,请多关照!”是张子建对初次见面的女孩子惯用的开场白。

罗天笑着走过来:“没想到庄大才女居然这么厉害!诗萦,来,我替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好兄弟张子建。”转首又向张子建道:“庄诗萦,我的老同学兼同乡,你以后可不许欺负她!”

张子建笑道:“我只求你这位庄大才女以后别欺负我就成!”

说着话走到人群中,看着亚芳:“亚芳小姐越长越漂亮了!”

转身揽住阿梅的肩:“阿梅妹妹啊,好几天没见到子建哥哥了,想我不想啊?”

未等阿梅去推他,又转向心苑:“哟嗬!心苑小姐,天仙下凡哪!瞧瞧这小模样,唇红齿白,粉面桃腮。还有这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不会是专门给我看的吧?”

心苑白了他一眼:“无赖!”

张子建大笑:“别别别,您可别再冲我抛媚眼了,我已经晕了!”

心苑薄施粉黛的脸上一片飞红:“张子建,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子!”

一边骂张子建,一边偷眼看罗天,目光甚是柔情。可惜罗天那只呆瓜只顾跟亚芳说话,竟然连跟眼皮都不曾抬。

我暗暗骂了两句罗天不解风情,陡然心中一动:亚芳可也是个美人呢,莫非?

双臂交抱在胸前,以局外人的姿态看着面前的一切,不经意间一抬头,猛然撞见一双清澈的眼眸:张子建?!他在观察我?

心中忽然一阵莫名的突突跳动,我居然下意识地避开了目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