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绝地凸击》:长歌一曲,荡气回肠[乌龙山军团]

56 收藏 5 5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书库小说:《绝地凸击》

作 者:挥戈落日

链接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飞逝的时光把一切都化成了历史,历史又把人们的记忆尘封。人们常常感叹:往事如烟——。往事真的如烟,往事真能如烟吗?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是中国人就应该记住中国人的历史,往事不能如烟!”挥戈落日如是说。这是铿锵有力的声音,这是掷地有声的话语。

“缅北丛林,那曾经是野人出没的洪荒莽林,成了十万远征官兵亡灵永久的坟墓。春去秋来,物换星移,丛林外已俨然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沉默的丛林将目睹的往事深埋,丛林里的故事正被人们一点一滴遗忘。只有蜿蜒的公路牵起挽幛,满山的鲜花开成祭品,滂沱的雨水斟满奠酒,纷飞的落叶飘成纸钱,冬日的积雪聚成花圈,无声无息地献给中国远征军的在高高的大山里的没有碑文的巍峨坟冢。”

这段饱含深情的文字,这段文彩飞扬的题记,让我的心为之所动,让我把目光投向了《绝地凸击》,让我一口气读完了《绝地凸击》的现有章节。长歌一曲,荡气回肠。挥戈落日的《绝地凸击》为我们打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让我们看到了丛林喋血的悲壮,让我们记起了中国远征军。

深陷绝地,要的不仅仅是命

一九四四年五月,由于美军提供的情报有误,导致军情错判,中国远征军孙立人部所属一一二团,在进攻于邦的战斗中,陷入日军的重围之中。为了掩护团部突围,负责殿后的一营被数倍于自己的日军割离在大龙河的东岸。营长游有志率领一营且战且退,向山梁方向攀爬。一线山梁的背面是悬崖峭壁,峭壁下就是波涛汹涌的大龙河。无疑,游有志和他手下的弟兄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绝境。

面对猖狂的敌人,险恶的环境,严峻的形势,美国联络官斯诺莱克中校想到的是如何保全性命,他歇斯底里的叫喊着:“啊,上帝,上帝!我叫你们撤退你们不肯撤,现在我们都要同归于尽了。上帝啊!摆在我们眼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投降!投降!投降——知道吗?”难道摆在他们面前的真的只有这一条路吗?不,中国军人用语言和行动告诉他,身陷绝境,他们要的不仅仅是命,还有不屈的军魂!就是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他们也不会投降,决不!面对日军的骄横狂妄,是三八大盖儿射出的呼啸的子弹,面对众敌,是中正式步枪扣动的扳机;面对枪林弹雨,是萦绕于耳的远征军歌——枪,在我们手上,血,在我们胸膛……

狭路相逢,斗的不仅仅是勇

边打边撤的一营,不知不觉撤到了山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断崖峭壁。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怎么办?“营长,跟他们拚了!”面对死亡,战士们无畏无惧。“不能硬拼,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放弃!”面对困境,指挥员不失冷静。他带领战士冲向左面山梁的一片树林。走进一看,却是一棵盘根错节独木成林的老榕树。

急中生智,游有志果断命令战士上树,潜伏在枝条茂密、绿叶成荫的榕树枝上。待到鬼子赶到大榕树下,满腹狐疑地找寻中国远征军的下落之际,一营的轻重武器如疾风扫落叶、骤雨打残荷般落在鬼子的头上。没有被打中的鬼子连滚带爬狼狈逃窜。接着,游有志又冒着风险,不失时机地命战士到树下收缴战利品,补充弹药和食品。

藏于树上,虽然解了燃眉之急,但终非长远之计。游有志苦苦思考着对敌良策。他从猴子的行动中找到灵感,意识到必须走下树去,扩大防守范围,抢占先机,以便固守待援,绝地反击。趁着夜色,一营的战士,摸到在大榕树周围构筑工事的鬼子阵地,粉碎了鬼子围困中国远征军于大榕树上的计划。接着,他们又构筑工事,建立交叉火力防御体系,与鬼子形成对峙……

常言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大敌当前,勇,是必需的,而要胜,还要靠智。

丛林争锋,流的不仅仅是血

战争是残酷的,丛林里的战争,更残酷。

轰隆——,轰隆——火光中是敌我最血腥的厮杀。战火,把敌人送回了老家,战火,也把战友从身边夺走。我的脚呢?战士宁一民摸着自己空空的下身是绝望的哭喊“我的脚没了,两支脚都没了……”;同乡战士熊熊摸着宁一民空空的下身,是巨大的震惊和哀痛。当看到宁一民拿出长命锁要熊熊转交给他母亲时说“告诉她……她的儿子没有……没有当……孬种,没有给她丢脸……” ,我的眼睛湿润了。可是,宁一民哪里知道,熊熊在后来的战斗中也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死,是可怕的,但对于丛林作战的远征军来说,还有比死更可怕的。死好受,苦难熬。 茫茫丛林,战士面临的是凶恶的敌人,奇缺的食品,弹药的匮乏,还有自然界的蛇、鼠、虫、蝗……,热带疾病的威胁。每一刻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

作者没有局限于眼前局部战斗的描写,更把我们带到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宏观战场上。入缅作战之初,由于指挥失误,十万远征军败走野人山,近五万多人的生命变成了丛林里的森森白骨……

血洒疆场,魂飞异域。没有马革裹尸还的悲壮,有的只是骸骨散于野的悲凉。长歌当哭,往事怎能如烟?怎能如烟啊!

文采斐然,写的不仅仅是字

读《绝地凸击》,我欣赏作者的文笔。小说中有情景交融的描写,有流畅优美的文字。读《绝地凸击》,我欣赏作者广博的知识。小说涉及中国远征军的征战历史,涉及广博的自然知识,涉及人文地理风土人情,涉及兵器知识。然而,读《绝地凸击》,我更欣赏作者的激情,作者的真情。

用心去写,写的不仅仅是字,用情濡墨,叙的不仅仅是事。对日寇,作者的憎恶之情溢于笔端;对将士,作者的崇敬之心跃于纸上。透过作者如刀的笔锋,我们看到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狼子野心;透过作者如火真情,我们看到了中国远征军为国捐躯的悲壮,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

作者写战争,作者更写人性。“邪战染缸”(小说的章节),让我们看到了日本庞大战争机器对人性的扭曲,“强盗逻辑”把日本侵略战争的邪恶暴露无遗。而中国远征军将士也有血有肉,有情有意,他们也有挚爱亲朋,他们也想念父母,想念家乡……。但是,他们为了祖国,为了民族,却甘把热血洒在异国他乡!

《绝地凸击》,长歌一曲荡人肠。


本文内容于 2009-1-1 19:15:16 被5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