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非正常撤离现象加剧 四部委发文要“追责”

2009年01月01日 13:43中国经营报


年关将至,外资非正常撤离问题近期变得愈发突出。


兴利制线厂的曾老板现在只能硬撑着过日子。在2007年、2008年由于客户的恶性撤离,他这个小工厂被欠了几百万元的货款。不久前,东莞樟木头镇的龙头外资企业合俊玩具厂一夜之间倒闭,拖欠工人的工资以及供应商、加工商的货款总共4亿元,包括曾老板也有100多万元货款未讨回。


曾老板的遭遇并非个案。国内从珠三角地区到山东等沿海省份,近来都出现了不少外资企业“半夜逃跑”的恶性撤离现象,留下失业的工人以及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对此近日国家四部委联合发文,要求对非正常撤离的外资进行跨国追究与诉讼的相关工作。


“半夜逃跑”加剧


曾老板清楚地记得,2008年10月15日合俊玩具厂的7000多名工人一觉醒来面对的是工厂倒闭的通告,而随后赶到的供货商与加工商发现合俊工厂的香港老板以及管理层集体消失了。


据记者了解,合俊倒闭时欠下工人工资以及供应商货款近4亿元,除2400万员工工资由东莞樟木头政府垫付外,供应商的货款至今未讨回。


目前外资非正常撤离在外商投资集中的珠三角地区并不少见。一位在东莞开玩具厂的香港老板告诉记者,年关将至,工厂都要和工人、供应商结款,但工厂在外面也有大量应收账款,最后撑不下去就要跑路了。他估计目前倒闭的企业80%是属于“半夜逃跑”。


同样的情况在我国外商集中的地方都在上演。据山东省外经贸厅2008年初的数据显示,就在山东青岛地区,2003年以来就有206家韩资企业非正常撤离,涉及工人2.6万,拖欠工资1.6亿元人民币,拖欠银行贷款近7亿元。


至于外界关注的外资非正常撤离的规模,并没有具体的数据。业内人士认为“无法统计,更坏的还在后面”。深圳市台商协会会长黄明智认为,“现在很多企业都缩小规模硬撑着,只有过了年关,等明年开工后才知道具体会有多少企业倒闭。”也就是说,真正可怕的撤资倒闭潮还没有出现。


危及中国制造


在这一轮外商非正常撤离中,首当其冲的是我国外向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也认为,原因具体来说是受到两轮冲击波,第一轮是从2005年开始的国际油价、粮价以及原材料价格的上升大幅推高了企业的成本,第二轮是美国金融危机导致外部需求严重收缩。这两轮冲击超越了企业的承受能力。


目前珠三角的工厂正面临成本以及订单的双重压力。


事实上,现在工厂的倒闭问题已经很严重。到东莞做生意已有十多年的曾老板用“恐怖”来形容目前工厂的倒闭。他告诉记者,在他工厂所在的樟木头镇先威大道,上千人的大工厂几乎都倒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几十个人、一两百人的工厂还在硬撑。“以前这里是樟木头人来人往很繁华的地方,现在是大街上看不到几个人。”与此同时曾老板的生意也大幅收缩,为了避免客户恶性倒闭拖欠货款,他现在只做现金结算的订单,每个月的生意额也从几百万元下降到现在的十几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很多外资企业规模不小、在产业链上扮演重要角色,一旦出现倒闭可能将使产业链上的各种料件提供商以及设计、包装、运输等企业受到传染而倒闭。同时还将造成大量熟练工人流失。这极可能损害一个地区的产业链条。


政府发文要“追责”


对于外资非正常撤离问题的日益突出,近日我国商务部、外交部、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了《外资非正常撤离中国相关利益方跨国追究与诉讼工作指引》。文件对于非正常撤离进行了认定。并提出对非正常撤离的外资要进行跨国追究与诉讼的相关工作。


张燕生认为,政府出台政策的原因是外资非正常撤离后在工人的安置、企业的债权债务处理等方面都留下很多问题,使地方政府非常被动。有评论说,合俊倒闭后东莞市樟木头镇政府垫付了2400多万元的欠薪,但如果所有逃跑企业都要政府垫付工资,政府如何承担得了。


与此同时,山东大学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少安认为,政府应该采取措施维护我国有关主体利益,并在下一步招商引资的时候要有所选择。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政府已经开始与外资来源国的政府建立协调机制。如韩资企业方面,韩国政府以及我国当地政府等也都在帮助有困难的企业渡过难关。


企业希望政府发出的“追责令”可以改善目前的状况。不过有关专家认为,我国政府应该在外资进入门槛、监管等方面有相应的措施,而事后“追责”是最后一步棋。


外资潜逃数据:


2007年有87家韩国企业未经清算离开了山东。据山东省外经贸厅提供的数据,过去5年里共有206家韩资企业非正常撤离山东。其中151家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其中首饰生产厂家最多。


据媒体的统计数字,浙江省停产和宣布破产的企业已超过1200家,这其中有近1/3的企业主选择了当“逃跑老板”,这个数字大概是过去10年的总和。其中包括部分外资企业。


据世界投资促进机构协会(WAIPA)预测,2009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将比今年减少12%~15%,这一趋势反映了可获信贷减少、资产价格下降以及资金大规模撤离的现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