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血人生 人生逆转 第四章 相识“棉花”

键书风云 收藏 18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9.html[/size][/URL] 对于雇佣兵们的故事以前一直道听途说,现在开始我将会用行动去亲身体会,过几天我将会被安排去“法国外籍兵团”的新兵训练营参加初步训练,那个训练营离“天之手”的地基不怎么远也就40分钟的车程。 很快就到了我去训练营的日子,这天一大早就被苏菲给叫起来了,这娘们对于折腾人的事总是乐此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9.html


对于雇佣兵们的故事以前一直道听途说,现在开始我将会用行动去亲身体会,过几天我将会被安排去“法国外籍兵团”的新兵训练营参加初步训练,那个训练营离“天之手”的地基不怎么远也就40分钟的车程。

很快就到了我去训练营的日子,这天一大早就被苏菲给叫起来了,这娘们对于折腾人的事总是乐此不疲地,早晚要收拾她,哪有她这样的女人的,一来就扯开人家的毯子,不知道人家喜欢裸睡吗,我还是“黄花闺男”呢,真是TN亏大发的。

现在我正坐在一张铺着迷彩毯子的军床,只是这里的被子不是像豆腐块似的,想想也是,豆腐块那是中国军队的特色,而现在这是在法国外籍军团训练基地的军营。看着身边各种肤色讲着各种语言的“战友”,心理有种莫名的惊奇与兴奋。

“噬人魔”这混蛋把我带到这里后,就开着他的跑车绝尘而去了,说句题外话,那么漂亮精致的车给他开,那真正是鲜花插在臭牛粪上了,完全跟他不配吗,真是的。到营地时看到这个营地蛮大,我还在想“天之手”真是不简单,有如此大规模的新兵训练营。

我就问噬人魔:“咱“天之手”有几队人马啊,咋有这么多新兵呢,看来我要好好挑挑要进哪个队才是,有没有美女当队长的队啊… …”还没等我问完,头顶就挨了噬人魔一拳,安全第一还是住嘴吧。

“你这白痴,我现在告诉你,世界上只有一只“天之手”雇佣兵组织,我是“天之手”唯一的队长你看我像美女吗,你在这里给我好好地训练,要是被淘汰出局我就崩了你,等你训练完毕我会叫人来接你回去的。”我们队长凶起来简直就跟阎王老爷一样。

听完他的一番威胁之后,我再问:“那另外这些人是干啥的,他们也是佣兵吗,真没想到佣兵这么吃香?”

“他们跟我们“天之手”不一样,我们是顶级的职业佣兵,而他们这些人是业余的是法国外籍军团的佣兵。”队长大声回答道。

“那我们之间具体的区别在哪呢?”我接着疑惑道。

“高难度的任务由我们去完成,他们这些人当中来参加佣兵的目的五花八门,最普遍的就是为了获得法国的国籍和相当不错的报酬才来参加外籍军团,以后他们会参加一些相对简单的任务,熬过几年一部分人就能拿到法国国籍成为梦寐以求的法国公民,当然也有些没等到享受生活的时候就死在了战场上的倒霉鬼。”队长的语气中充满对“天之手”的骄傲同时也表现出对另外这些人的不屑。

听完他的回答我有些不满:“那为什么你们不亲自训练我,而让我跟这些业余者一起训练呢,这不是小看我吗,哼?” “因为你现在跟他们没什么区别喽,等你在这里训练完,我会再来亲自训练你的,放心吧,嘿嘿!” 队长面露诡异的笑着说。听到他的那声“嘿嘿”我不由得咽了下口水。

“好了,我先走了。”说着他大踏步走向车子打开车门灵巧的钻了进去。

待车发动后,他摇下车窗来跟我说到:“小子好好学哦,拜拜!”说完就开着他的保时捷跑车快速朝军营大门驶去。我心里骂到:他妈的赶死去吗,这么着急干嘛,我还有话没问清楚了,混蛋!

等他走后,我转身走进营房里,这个营房在外面看就像个工厂的简易厂房,面积有个几百平方米吧,环顾四周各色人等全都有,黄白黑棕都齐了,有大个子,也有小个子,以我的身高和体形在他们当中还不算最低级别的,虽然大家来自个各大洲,但是倒是都能以英语做交流,只是这个英语都有自己的国家特色。

这时我左边床位的一个貌是南美人的矮胖兄弟跟我打了声招呼:“你好!请问你是中国人吗?”,我靠,这小子真聪明咋就知道我是中国人呢,好在他没像电视里看到的那样问我是不是日本人,要不我会想削他的。

我好奇的他:“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呢?”

“因为我来自智利,我们智利跟你们中国的关系很好,很多中国人在帮助我们,在我们国家经常能看到中国人,所以我看到你就首先想到你是中国来的!”他笑呵呵的回答我。对哦,中国跟南美洲一些国家的关系很不错,智利算是其中的典型之一。

被他的情绪所感染我也高兴的说:“是吗,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谁让我们的祖国是朋友呢,你说好吗,呵呵?”没想到他也很乐意我这个提法,我们赶紧以拥抱来表达彼此的欢喜。看到他那样子我突然想到我的死党兄弟“瘦子”他们那相似的身材,笑起来那可爱的模样,我的无限感慨尽在这一抱当中了。

“我叫余昊,你叫什么?”

“你就叫我“棉花”吧!”

就在这时边上正聚在那大声说笑的4个白人,突然停顿了下,接着就开始狂笑起来,其中一个家伙轻佻的说:“棉花,这个绰号真是酷极了,我看也只有印第安人才会用这么可笑的绰号吧。”我和“棉花”听到这话之后相互看了看对方,觉得有些诧异也有些怒意,感觉这人很明显是在挑衅,正要过去跟他们理论理论,没想到前面说那些屁话的混蛋带头走了过来,看他们那痞子样,在国内流氓见多了,没想在法国的军营里也碰上几个混混,走到“棉花”床边后他抬起右脚就想踩上去,我哪里能容忍他们如此无理,也抬起右脚去挡他的脚,别看这白人小子比我健壮,毕竟我也是练过几年功夫的人,提起一口气一用劲他就被我踹得倒了开去,好在他身边的同伙扶助了他,要不他准得来个狗吃屎,我朝“棉花”做了个鬼脸,“棉花”则回敬了我一个大拇指。

那狗东西吃了这下亏,更不可能善罢甘休了,回过神来就指挥着手下一起围攻我,即使是他们人多,我照样不鸟他们。我看他们是扯着老虎的尾巴哈救命——找死,他们哪里知道我是练过几年武功的人,在进入大学前我也是久经架场的人物,只是我从来不欺负弱者,也不主动找人麻烦,我也没有自己的团伙组织,往往都是被逼出手或者帮助弱者。中学时期,乖学生总是被那些混混学生,被社会上的地皮无赖欺负,开始时,大家不知道我的底细前也有人会来跟我要钱,只是那些不长眼的家伙被我打的满地找牙后,就再也没人敢来惹我了,之后我再出手往往都是看不惯那些无赖欺负人,当然也时常被多人围攻——所谓无赖混混就是往往以众欺寡的无耻之徒,阵势比今天大的多的我都遇过几次,这4个白人还没明白过来,就被我全打趴在地上了,他们这才惊恐的发现眼前的这个黄种人是如此厉害,在疼痛缓解后他们几乎是爬着跑出了营房,看他们跑了我也懒得再理会他们,在边上围观的人都纷纷对我表以赞许。

过了不多时,我和“棉花”正坐在一起攀谈,忽然听到身后有些骚动,我扭头过去看到一个军官穿戴的大肚子胡子走进了我们营房,在他身后是刚才被我打跑的那四个家伙,他们正气愤地指着我:“就是这黄种猪殴打我们,你一定要帮我们出这口啊… …”我听他们骂我是猪自然气愤,但是现在有长官在也只能先压下自己的怒意,先看长官怎么处理再说。

那胡子打断他们从上到下扫视了我一遍,然后才面露笑意的看着我眼睛缓缓开口:“你就是那个“噬人魔”带来的中国人?看来你们队长又得了块宝贝了,那变态的家伙命就是好,不过我希望你以后打架时要注意力道的把握,张弛有度也是实力的体现哦,呵呵!”别的倒没多说什么,他微笑对我点点头。

之后走到营房中间又环视了下大家,然后微笑说:“我是布朗中校,是这个营地的指挥官,我代表训练基地欢迎你们的到来,我希望你们全力拼搏以通过考核,以后有什么事请来找我… …拜拜!”他说完转身走出了营房。

那四个被我打跑的白人,看布朗中校就这样走了,脸都气绿了,那带头的就在他身后叫道:“布朗中校你给我等着,你这是纵容罪犯,我会向我父亲控告你的!”

我也没想到这是就这样结束了,这几个混蛋虽然气不过,但是也只能悻悻地夹着尾巴走了,这之后这4个家伙就换到了别的营房里。听其他人说,原来这4个家伙都来自法国“上流阶层”,为什么他们会来这里就不知道了。

等到午餐过后,新兵都被召集到了操场上,我来到操场后看到有两个金色短发军官与我们对面而站,右边站正中些的军官是个瘦高个,他右手握着跟橡胶辊正频繁轻击自己的左手掌,眼神冷峻地注视着正在集合着的队伍,他身边的军官虽然个子没他高但是显得比例很均匀也比他年轻一些,正在指挥大家集合。

当我们集合完毕,那瘦高个军官开始大声讲话:“我是哈里斯少校,我身边这位是沃克上尉他是我的副官,今后的四个月我们两个人将陪伴大家训练生活,废话我不多说了,我们法国外籍军团只欢迎真正的硬汉,那些孬种我希望你们自动滚出这里,要是经受不住残酷训练的家伙我劝你们早些滚蛋省得浪费大家的时间,我是你们的教官我也是你们这4个月的主宰者… …最后我送给你们两个最重要的两个字,那就是“服从”,接下来请沃克上尉给你们讲话!”说完后他就走开了。之后这个沃克上尉向我们介绍了训练科目的安排以及考核标准。

正当我们还在睡梦中就被紧急集合声吵醒,我看了下时间,妈的现在才凌晨1点,我想梦魇就此开始了。我们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平时穿衣服也不用如此快速,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穿衣服,尽管大家都知道要是衣服穿不整齐,或者迟到那是要被惩罚的,可是还是没几个达到了教官的要求,结果全都被罚了100个俯卧撑。等我们被处罚完就被命令继续去睡觉,等我们刚睡着又被集合哨吵醒了,又一次全部被罚俯卧撑,就这样直到天亮来来回回被折腾了几次,大家总算初步体会到了什么叫艰苦的军营生活。

天亮后吃完早饭,又开始集合,这次是轻装越野跑10公里,要在规定时间内跑完,超出规定时间的人将接受处罚,10公里要是不计时间那跑起来还行,但是被限定了时间,对平时缺少锻炼的人来说这是要命的10公里。我好在平时都坚持锻炼,以前每天早晨也都得跑上几千米,所以在跑的过程中我还算轻松,可是像“棉花”这样的体胖平时又缺少锻炼的人那就不同了,在跑了不长的距离后,“棉花”就感到有些吃力了,我看他那痛苦的样也忍心自己先跑了,我就跟他一起跑,给他打气,由于跟着“棉花”跑跑走走的我们两个都没在规定时间里完成10公里,不过好在不光我们没完成,几乎90%的人都没完成。等到所有人都到终点后,又被命令所有的人都一起接受体罚,每个人连续做俯卧撑100下。做完俯卧撑接着做列队练习等等,一整天下来人简直都累得要散架,等到第二天醒来全身都疼,起床都麻烦,早上起床又得去跑10公里越野,这次更惨到最后一个个都在走了,自然是全部又得做俯卧撑。

随着训练的深入,训练越来越严格甚至可以说是残酷。在初期的训练期间“棉花”都需要我的帮助和鼓励才能勉强完成任务,在负重长途行军时我会帮他背上一些装备,在他体力不支时牵着他往前,练习搏击时为了他能更快的掌握技巧我也会不厌其烦的教授他,给他当陪练等等,不过总算我们的这些努力也没白费,到后来“棉花”也不再软绵绵了,他渐渐能轻松的完成各项训练任务,到最后也与我一样跻身到了第一梯队。

在这4个月里,每天训练都是对人的生理和心理的一个挑战,在这4个月时间里要完成负重长途行军、越障、力量训练、搏击、射击等10多个高难度训练,可以说每天训练长达10多个小时,每天训练非常辛苦,能不能坚持下去都要付出百倍的艰辛。

我和“棉花”最终都通过了考核,“棉花”不再是胖子,我们都拥有了更加健壮的体魄,这4个月的时间足够我和“棉花”建立起深厚的友谊了,在得知顺利通过考核的消息后,棉花激动的抱住我动情的表示感谢:“亲爱的余昊,太感谢你了,要没有你在这4个月里对我的鼓励和帮助,我早就淘汰了… …!”

我也拍着他的背笑着说道:“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你能通过考核主要还是靠你自己的坚持,可不要把功劳都给我哦,我可受不起,呵呵!”

“棉花”听我这么说也笑着重重的拍了几下我的后背…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