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麾前行 风云变幻 小惩汉奸(2)

骨哲 收藏 3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size][/URL] 很久没有看见这样的雪了,绵绵地慢慢地,一片一片就好像大块的棉絮从天上缓缓地下降在这掖县的土地上,没有一个地方可以逃过这雪花的覆盖和侵蚀,掖县的每一个缝隙和每一个角落都被雪花无情地占据,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甚至还夹杂着一些具有神奇力量的雪花,它们可以直接飞到人们的心里,将人们心中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


很久没有看见这样的雪了,绵绵地慢慢地,一片一片就好像大块的棉絮从天上缓缓地下降在这掖县的土地上,没有一个地方可以逃过这雪花的覆盖和侵蚀,掖县的每一个缝隙和每一个角落都被雪花无情地占据,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甚至还夹杂着一些具有神奇力量的雪花,它们可以直接飞到人们的心里,将人们心中原本就已经很微弱的热度再次地降低,这是参杂了可以摧毁善良人们意志的雪花;这是包含了太多冤仇苦恨的雪花。在这连呼吸都渐渐有一点困难的可怜冬夜里,不知道又要有多少的冤魂将要产生并将循着和雪花相反的路径飞到天上,在虚无飘渺的夜空中凄惨地述说着自己的悲哀。

没有人愿意在这样的夜里在外面奔波,不仅是瞬间就可以把人冻僵的风雪让人感到可怕,更恐惧的是城门口鬼子不时射出的子弹。

“队长,前面就是县城了。”一个队员低声地对着坐在马车中间的骨哲说道。

骨哲看着马上就要接近的县城微微地点了一下头说道:“下车,进城。”

“骨大哥,我在这里等你们。”德宝紧了紧身上的棉衣和棉帽说道。

“注意隐蔽,把车藏好,我们发信号就过来接我们。”骨哲对着一脸坚毅表情的德宝说道。

“放心吧骨大哥。”德宝努力地点了点头。

“检查武器。”骨哲低声地说道,同时将自己加装了消音器的92式手枪推弹上膛。“走”看着身后五个精壮的队员,骨哲低声发出了命令。

六条黑影在瞬间就隐没在漫天的风雪中,没有人觉察到这样一支小队伍的存在,只有大地上一串或深或浅延伸向城门的脚印证明这里曾经有过几个过客。

时间不大,骨哲和五个队员就跑到了城墙的下面,这里可以很好地看见城门口站岗的两个鬼子和四个伪军,而鬼子和伪军则完全没有注意到隐藏在阴影里的小分队。

“上”骨哲对着城头甩出一个用棉布包裹住的挂钩,随即所有的队员都踩着骨哲的后背悄悄地爬上了城头,而骨哲则最后一个拽着绳子爬了上去,“下”骨哲对着伏在墙头的队员小声地说道,然后就和大家一起隐没在掖县的街道楼房之后。

“队长,那就是‘恒元商号’”一个队员对着跟在身后的骨哲轻声地说道。

骨哲左右仔细地看了看,静悄悄的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影,有的只有偶尔的一声犬吠。“走”骨哲悄声地说道,然后就快步地跑到‘恒元商号’的后院,“我先上。”骨哲低声地说了一声,随即一个队员紧靠后墙蹲了下来,骨哲一脚踏上蹲在地上队员的后背,“起”骨哲低声地喊了一句,随即顺着底下队员向上站起的力道扳上了墙头。

“呜。”一只看家的狗在受到惊吓后准备开始发出叫声,“噗,噗”骨哲对着声音发出之处就是两枪,随即一切恢复了平静,骨哲见四下再没有动静,急忙翻身轻轻地落在地上,慢慢地打开了后院的木门,“快进”骨哲低声地招呼着,然后就关上了木门,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叫李昌德吧。”骨哲对着跪在地上的一个瑟瑟发抖的中年人问道。

“是,是,我是李昌德,我是李昌德。”跪在地上的李常德还可以哆哆嗦嗦地说着话,而其身旁那满脸横肉的老婆则早已经吓得昏了过去。

“我想要你点东西。”骨哲冷冷地说道,同时将手中的手枪‘啪’的一声拍到了桌子之上。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要什么尽管拿好了。”李常德已经吓得面如土色,眼前的人明显就是土匪,“唉,谁让自己倒霉呢,舍财保命吧。”李常德在心里暗暗地说道。

“叫你的伙计把所有的皮子都给我套辆车,我要带走。”骨哲看着地上的李常德说道。

“好,好,我这就叫人去搬。”李常德缓缓地站起身来,随即两个队员一左一右地驾起了李常德向仓库走去。

“快,快搬,都搬车上去。”李常德指挥着两个刚刚被叫醒的小伙计往一辆大车上装着成捆的皮子。“大爷,这车装满了,要不要再套一辆,这里还有三捆。”李常德小心翼翼地对着骨哲问道。

“不用了,这三捆我自己背走就行了。”骨哲冷冷地说道。

“好,好,大爷您随意,大爷您随意。”李常德躬着身子答道。

“天也挺冷的,你回屋吧,别冻着。”骨哲看着眼前的李常德说到。

“不冷不冷。”李常德突然觉得眼前的土匪还有那么一丝的人情味。

“怎么不冷?我说冷就冷。”骨哲一把抓住李常德的衣襟就把李常德拽回到了屋子里,“把银元和金条都拿出来。”骨哲对着大鼻涕都已经冻出来的李常德说道。

“我拿,我拿。”李常德边说边慢慢地走向一个柜子,然后从贴身的兜里掏出一串钥匙,在找了一会后用一把钥匙捅开了柜子上的铜锁。

“等一下”骨哲喊住了李常德,“你去拿”骨哲对着身旁的一个队员说道。

“是。”被叫到的队员几步走到柜子旁边,将李常德拉到了一边,然后就拽开了柜门,将里面的一个大匣子抱了出来,放到了骨哲身旁的桌子上。

骨哲掏出身上的匕首,‘哗啦’一声就把匣子上的小铜锁给别了开来,“就这些?”骨哲看着匣子里大约四五百块的银元冷冷地问道。

“还有军票,我还有军票。”李常德颤声地说道。

“剁他一只手。”骨哲面无表情地说道,同时把刀递到了刚才打开柜子的那个队员的手上。

“左手还是右手。”接过刀的队员也是冷冷的语气。

“不要,不要,不要剁我的手,我还有,我还有。”李常德一听要剁自己的手吓得急忙跪倒在地,伸手向地面上的一块青砖抠去。

骨哲对着另一个队员使了一个眼色,这队员立刻心领神会。一把拽开半天也抠不开一块砖的李常德,然后抽出一把刺刀,几下子就把几块青砖起了开来,在抠掉一层浮土后,又一个匣子被抱了出来。

“这里是什么?”骨哲故意对着已经心疼到无法呼吸的李常德问道。

“金条,我攒的金条。”李常德半闭着眼睛答道,李常德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被别人夺去财产的画面。

骨哲用匕首把匣子挑了开了,十几根黄灿灿的金条一下子映如了眼帘,“还有吗?”骨哲把金条和银元全都倒在一块布里,包裹了一下塞到了怀里。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李常德像被抽了筋的癞皮狗一般瘫倒在地上。

“手不要了,把眼睛给我抠出来,反正留着也没有用,连自己哪还有钱都找不到。”骨哲故意拉长了声音说道。

“还有,还有。”李常德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观音像后面还有。”李常德哆哆嗦嗦地用手指着骨哲身边的观音像说道。

“老狐狸。”骨哲冷笑地骂了一声,然后就把观音像一把撕了下来,在墙壁上敲了起来,“空,空”,墙壁里传出空洞的声音,骨哲抓紧匕首一下子就刺了进去,在用劲地转了几下后,一个小洞就露了出来,骨哲随即把手伸了进去,几下就把一个用木头做的小假门给拽了开来,“还行,没白来。”骨哲看着又拽出来的一个匣子笑着说道。

“走,捆上。”骨哲看了一眼已经和死狗没有什么两样的李常德对着一个队员说道,随即就迈步走到了院子里。

“过一柱香再给他解开,告诉他,别以为有个汉奸的儿子就嚣张,老子‘骨霸天’可不吃这一套。”骨哲边说边用冰冷的匕首在两个已经吓傻了的伙计面前晃动了几下,然后就扛起一捆皮子和几个队员赶着马车消失在夜色里。

出了‘恒元商号’的后院,骨哲几人赶着马车在暗夜里向着城门的方向走去,在离城门还有五十米左右的地方,骨哲拿出了望远镜再一次地确认城门口鬼子和伪军的数量,“骏天,等会儿你用枪逼住伪军,小鬼子我来对付。”骨哲把身上的皮子放在地上对着一个队员说道。

“知道了队长。”叫做方骏天的队员从腰上抽出两把手枪,一把是盒子炮一把是小鬼子的手枪。

骨哲踮起了脚尖,紧靠着道路旁的店铺飞快地跑向城门口的方向,而方骏天也是紧随在骨哲身后,一溜小跑紧紧地跟着。

几十米的距离,骨哲和方骏天用了不到十秒钟就跑到了城墙的边上,借着城门口昏暗的灯光,骨哲侧出半个脑袋仔细地看着眼前的鬼子和伪军,鬼子依旧还是躲在两边两个木质的简易岗楼里打瞌睡,四个穿着厚棉衣的伪军则抱着步枪挤在一起跺着脚取暖,时不时地还骂上两句,只是不敢大声地骂,估计是怕惊醒两个岗楼里的鬼子。

骨哲回头看了一眼紧跟在自己身后的方骏天,然后就快步走了出去,几步就走到几个伪军的身后,“不许动。”骨哲压低了声音喊道。

一个伪军听见身后有人喊话,不耐烦地转过身子刚想骂人,可是三枝黑洞洞的枪口让转身的伪军还有其他三个伪军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颤颤微微地举起双手,然后就跪在了地上。

“老实点。”骨哲压低了声音呵斥道,随即转身来到两个岗楼前,“噗”“噗”两枪就将左边岗楼里还在做美梦的鬼子送上了西天。

“队长,这个我来。”看到骨哲利索地灭掉了一个鬼子,方骏天也手痒起来,不过方骏天用的不是枪而是有力的一双大手,在把还在迷糊的日军士兵从岗楼里抓出来后,用膝盖顶着鬼子后背的方骏天当着几个伪军的面活活地掰断了鬼子的脖子,把一具瘫软的尸体扔在了几个伪军的面前。

“发信号。”骨哲对着还意犹未尽的方骏天低声地喊道。

“是。”方骏天答应了一声,然后就从怀里掏出几张黄纸用火柴点了起来,对着远处德宝藏身的地方不停地挥舞。

“队长,这几个人怎么办?”其余的几个队员见方骏天给德宝发出了信号,于是也急匆匆地赶着马车背着皮子赶了过来。

“把枪都下来。”骨哲看着蹲在地上的四个伪军对着身旁的队员说道。

“干什么不好,给小鬼子当狗。”一个队员一边收着伪军和两个小鬼子的武器弹药一边用脚踢着几个伪军的屁股。

“把棉衣也扒下来。”骨哲继续地说道。

“好勒,冻死你们这帮王八蛋。”收枪的队员几下子就把几个伪军的厚棉衣还有鬼子身上穿的大衣都给扒了下来。

“骨大哥。”德宝赶着马车急急地从隐蔽的地方赶了过来。

“快,大家把东西平均分一下,两辆车一起走。”骨哲指挥着大家把车上的皮子一分为二地装到了两辆马车的上面,“你们,推车,两人推一辆跟着跑,谁不老实谁就吃枪子。”骨哲用枪指着身上只剩下单衣的四个伪军说道。

“唉,是。”四个伪军老老实实地答道,然后就在马车的后面推了起来。

“快点。”坐在车上的一个队员对着伪军喊道,随即四个伪军都加快了步子,谁也不想吃枪子,特别是还有两天就要过年的时候。看着马车离开县城已经有了八九里的样子,四个伪军也已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骨哲在车上高声地对着几个伪军喊道:“回去吧,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就活扒了你们的皮。”

得到命令的几个伪军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到了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妈,妈的”一个伪军咽了一口吐沫说道:“真他妈的倒霉。”

“快回去吧,还在这里骂,一会儿冻死你。”另一个伪军哆哆嗦嗦地骂了一句然后就向着城门口往回跑去。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