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淮海战役:国军14军参谋长20天内两度被擒

zjjylx 收藏 3 954
导读:1948年9月至1949年2月,是国共两方分雌雄、定胜负的最重要的5个月,此间举世闻名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正在轰轰烈烈进行着,史称“150天中国世纪大决战”。陈赓麾下4纵的10、11、12、13旅参加中原巨战——淮海战役。 在淮海战役中,蒋介石手下大将黄百韬的兵团被围,黄维率领由战车、榴炮、汽车组成的训练有速的12万大军受命挥戈驰援,结果,被周希汉率领的10旅在伍家湖挡住铁流,10旅血勇惊敌,黄维败守双堆集。经十几场苦战,4纵攻占沈庄后,又把黄维兵团的第14军军部所在地杨围子围了起来。 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8年9月至1949年2月,是国共两方分雌雄、定胜负的最重要的5个月,此间举世闻名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正在轰轰烈烈进行着,史称“150天中国世纪大决战”。陈赓麾下4纵的10、11、12、13旅参加中原巨战——淮海战役。


在淮海战役中,蒋介石手下大将黄百韬的兵团被围,黄维率领由战车、榴炮、汽车组成的训练有速的12万大军受命挥戈驰援,结果,被周希汉率领的10旅在伍家湖挡住铁流,10旅血勇惊敌,黄维败守双堆集。经十几场苦战,4纵攻占沈庄后,又把黄维兵团的第14军军部所在地杨围子围了起来。


国民党14军军长叫熊绶春,他亲率14军军部和10师、85师残部困守杨围子,激战几天,打得全军死伤一片,就连14军上千匹牲口也大部分被打死在外壕里,士兵们每天用马肉果腹,成千上百的伤兵躺在工事里没人管。但是,熊绶春拒不接受解放军的劝降,幻想凭借复杂的工事支持到援军到来,“两路会师”。


14军军部在村子的西北角,熊绶春从战斗一打响就躲在一个深洞里。在劝降无效后,12月17日下午,10旅、11旅对杨围子发起了总攻。当周希汉的10旅炮兵试射时,熊绶春还指望着蒋军11师来解围。排炮开始时,第1排炮就打在他的工事上面,工事塌了一角,他一下子跳了出来,发疯似地向西南跑。但已迟了,一颗子弹穿进了他的左肋,堂堂一个军长连喊也没有喊一声便倒下死了。


14军副参谋长詹壁陶跑出洞口,也被一颗炮弹打伤了,他狂喊着:“救命!救命!”军部的处长、科长们到处乱窜,哪顾得上他?10旅将士已经冲进来了,四面八方都是“缴枪不杀”的喊声。他们想跑也跑不了,只好一个个驯顺地做了俘虏。


14军中许多人当俘虏是有经验的。当解放军一进攻时,他们便收拾起行李,等解放军战士们一到门口,他们就自动背起行李走。其中,军参谋长梁岱、254团团长何玉林、255团团长李剑民,都事先准备好了当俘虏的行李。晚上7点钟,枪声完全停止了,俘虏都被带了出来,一行行地从交通壕走过去。


在几名高级军官俘虏中,战士们一眼就发现了十几天前放回去送信的那个“书记官”俘虏。可是,此刻他却和上一次不同,面貌修整,穿着崭新的高级军官服,手里还提着皮包呢。


他就是14军参谋长梁岱!


梁岱已经是第二次当俘虏了。他这次做俘虏与第一次当俘虏前后不过20天。


那是11月27日10旅渡过浍河向南出击时,在溃乱的蒋军中,战士们捉到了一批俘虏。其中一个广东人,个子高高的,须发都已灰白。


询问时,他回答说:“我是85师师部书记官,名叫梁岱。”


过了两天,这个“书记官”


忽然提出说:“我愿意为贵军到沈庄去劝降85师。”


10旅的战士们信以为真,当即允许了。


随后,这位“梁书记官”恭敬而感激地接过劝降信,战士们把他一直送到4纵阵地最前沿,分手前,他满口应承说:“几天后我定带回信来!”然后,走向国民党14军85师的阵地去了。


可是,十几天过去,他始终没有回来,连个“回信”都没有。直到此刻,战士们才又见到了他。


十几天前,梁岱满心欢喜地从4纵阵地走出去,自以为这一下逃出了“牢笼”,他万万没有想到才过十几天,他又照旧走回来了。


这一次他一走进10旅政治部的房间,就向里面的战士尴尬地说:“我已经是第二次进这房子了。”


然后,他从皮包里掏出了14军的军官花名册,恭敬地双手递上,说:“请贵军参考,我们全军的军官名单都在这里了!”


有趣的是,这次在战斗中打死的14军军长熊绶春在十几天前也是在梁岱等人的俘虏之列。梁岱借送“劝降信”逃走,他则是后来在俘虏被遣送时乘机逃跑的,“归队”后,蒋介石给了他一个“撤职并暂时带职戴罪立功”的处分,梁岱被他“保”了才没有受到任何处分,官复原职。


梁岱被俘后,在送往后方收容所的路上,碰见一位骑马的解放军军官,他戴着眼镜,后边跟着几个卫士。一见到梁岱,他高声问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梁岱回答说:“鄙人是第14军参谋长。”


他又问道:“你们军长呢?”


梁岱说:“已经阵亡。”


他又问:“尸体在哪里?”


梁岱告诉他在后边杨围子村里。这时这位军官叫住梁岱说:“熊军长的卫士呢?”


梁岱指了指身边一个蓬头污面的家伙,这位军官吩咐那个卫士说:“梁岱派人协同你去找,一定要找出来,好好埋葬,立个碑,让他家人好查。”


熊绶春的尸体找回后,埋在南坪集附近一个土堆上,立了个木牌,写有“第14军军长熊绶春之墓”几个字。


后来,梁岱一打听才知道碰到的这位骑马的军官,就是陈赓将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